他口氣強硬,完全容不得血魔有半點反抗,無奈之下,血魔纔好不情願的散開了手。

被鬆開的剎那,慕容兄弟便在那兒喘起粗氣,他們實在不相信,血魔竟然會這樣絕情?所以,心中不由對血魔敬畏起來。

在他們敬畏同時,玉龍飛也拖着虛弱的身體,緩緩站了起來,之後才走到慕容兄弟跟前,略有愧疚的望着兩人:“多謝兩位的救命之恩,我這個兄弟,脾氣有點暴躁,還望兩位能夠見諒!”

對於有恩與自己的人,玉龍飛絕不會用拳頭去打他們的臉,因此他對慕容兄弟,還是客氣的很。

本還滿心抱怨的兩人,在他的道歉下,心情也好了許多,之後一臉恭敬的望着玉龍飛:“龍飛兄弟,這點小事算不了什麼,不過能否告知在下師父的去向嗎?”

聽到他們的話,玉龍飛心頭一顫,之後再次笑盈盈的望着兩人:“慕容前輩,剛纔打鬥太過激烈,你們師父,有點吃不消,受了點傷,後來被前來的凌波救走了,而我這傷……”說道這,玉龍飛故作難看之色。

聞聲,兩人的臉色纔有點好轉,怪不得凌波,能夠出現,敢情是爲了救鍾和尚?想到這的兩人,才恭敬向玉龍飛一拜:“謝謝龍飛兄弟!”之後,便要轉身離開。

可就在他們剛剛轉過身時,玉龍飛的聲音,再次喊住了兩人:“不知兩位前輩,能否帶在下去一趟鑑定師部落?”

“他還敢去?”他話音剛落,血魔等人臉色都綠了,剛纔他可是打傷了鑑定師部落老祖,他現在去,對方能放過他?

想到這,噬魂也攔在了玉龍飛跟前:“龍飛兄弟,你這是要去?”現在的玉龍飛,已經虛弱到了極點,凡是個普通人,都能將他打死,沒想到,他竟要去鑑定師部落!

不過玉龍飛並沒搭理他,而是繞過了他,一臉恭敬的望着慕容兄弟:“兩位前輩,不知可否?”


兩人本就與玉龍飛沒有仇,再加上玉龍飛剛纔喝住了血魔,兩人才得救。感激之餘,兩人也默默的點了點頭:“好吧!”

“那多謝了!”話音剛落,玉龍飛便率先走了出去。

緊接着,慕容兄弟也跟了過去。

望着走出去的玉龍飛,血魔不由甩了一下胳膊,緊緊追了出去。

經過那段歇息,此時的馬克城,已漸漸恢復,剛纔黑暗的天空中,幾顆星星,不斷跳動着。伴隨着他們的跳動,一股股血腥,也衝進了幾人鼻中。

聞着這股濃重的血腥味,慕容兄弟便知這次的搶奪是多麼的激烈。

望着從藏經閣中走出的四人,許多癱在地上的修煉者,不由慌亂起來:“他沒事了?”

聞聲,許多即將昏迷過去的修煉者,都睜大着眼睛,慌慌張張的朝四周爬去。

“我有這麼可怕嗎?看到衆人都向四周逃散,玉龍飛也是傻傻一笑,之後帶着衆人,徒步朝鑑定師部落的方位行去。 “咯咯”隨着他們的前行,天色漸漸明亮起來。

此時,幾隻公雞,正站在鑑定師部落坐落的山脈上,向這邊鳴叫着。

在這陣鳴叫聲的干擾下,渾渾噩噩的衆人,不由打起精神,饒有興趣的望着打鳴的公雞。

這段時間,整個馬克城太亂了,一直被混亂的氣息,壓的喘不過氣來,現在這些氣息,已經淡去,是可以喘息的時刻了。

對着公雞凝望一番後,玉龍飛虛弱的身體,忽然有了力氣,頃刻間,精神力暴漲,身體也隨着他精神力的暴漲,竄到了半空中。

“這怎麼可能?”站在他跟前的慕容兄弟,實在不敢相信,玉龍飛在這麼短時間內,就恢復到這種程度,要知道,在離開藏經閣時,他可是連呼吸都困難,但現在竟能御風飛行?

懷着滿心懷疑的兩人,在血魔飛起後,也跟了過去。

……

鑑定師部落四個院子中的弟子,此時正聚集在一起,聽着小道講述他們老祖被打傷的事。

聽到這的他們,都把牙咬得吱吱作響:“玉龍飛,他到底是誰?竟有這般膽子?”

他們乃鑑定師中,拔尖的弟子,所以他們瞧不上別人比自己強,但沒想到的是,比自己強之人,竟是一名不經傳之人。這種怒氣,你們怎能嚥下呢?

就在他們抱怨中,四道人影,忽然從空中掠過,直接朝鑑定師部落的訓練場而去。

正講到不爽處的小道,看到飛過的四人,大喊一聲“不妙!”,之後他身體猛的一蹬,便竄了過去。

望着離去的四人,曾威脅過玉龍飛的白虎,不由用手碰了碰跟前的男子:“這傢伙,你見過沒?”

在他提醒下,這名男子,纔開始打量起四人。

“啊!”

不看不要緊,這一看這名男子,頓時大叫起來。這傢伙不是被白虎欺負的那小子嗎?他怎麼會飛呢?龍師,還是龍主?

頃刻間,能飛的修煉者,都在他腦中過濾了一遍。

在他尖叫聲中,曾與白虎嘲笑過玉龍飛的鑑定師們,臉色驟然大變,不顧周圍人的嘲笑,毫無力氣的癱坐在地上:“完了,完了!”

“這羣傻B!”鑑定師們,向來都是高傲的很,望見這些一級學員,都癱坐在地,那些二級、三級、甚至四級學員,都開始謾罵起他們,之後,才朝訓練場跑去。

看到後邊追來的成羣人,玉龍飛嘴角不由一動,之後速度暴增,猛的竄出了數十米。

見狀,血魔等人,只好迅速跟了過去。

“刷刷”伴隨着踏風聲,他們也穿過了一級學員、二級學員和三級學員的訓練場,進入了四級學員的訓練場。

就在這時,抄近路趕來的小道,也出現在幾人跟前,滿臉氣憤的望着玉龍飛:“玉龍飛,你把凌老祖打傷,你敢擅闖,難道以爲我們鑑定師部落沒人?”

“啊?他是玉龍飛?”他話音剛落,緊跟他而來的學員們,臉色頓然變得難看起來。

他就是將老祖打傷之人嗎?可是他這般年輕,怎麼可能呢?頃刻間,一種種不可思議的聲音,便從他們間傳了出來。

在這陣鬨鬧中,玉龍飛才從空中飄下,一臉冷漠的望着小道:“小道,要是不想死的話,就離我遠點,否則!”

話音剛落,他手中,不由多了一撮龍火,之後狠狠砸向了旁邊的樹木。

“轟隆!”被龍火砸中的幾棵樹,巨響一聲後,便化爲了灰燼,隨即一股熾熱的能量,也是從爆炸處,向衆人撲擊而去。

見狀,衆人便把龍氣上提,震驚的望着玉龍飛:“好恐怖的龍火!”

他們同爲鑑定師,他們對龍火的瞭解,自然要比普通人多很多,光玉龍飛這一擊,他們便知,跟前的玉龍飛要比他們的副院長強不知幾倍。

早就領略過玉龍飛實力的小道,並沒被這一擊嚇得慌張起來,而是穩重的望着玉龍飛:“玉龍飛,我不管你實力多恐怖,但只要到我鑑定師部落鬧事,就別想活着出去!”話音剛落,他也是朝幾個四級學員擺了擺手,見狀,幾人沒有猶豫,就竄了出來。


“哈哈,你們到挺有魄力的!”在這種時刻,這幾人還能站出,足以證明他們是訓練有素的鑑定師,但即使這樣,又能怎樣?

他話音剛落,慕容兄弟也落了下來:“小道,怎麼着,今天非要和我們動手了?”

之前的打鬥,慕容兄弟什麼都不知,見到小道跟前站出的幾人,隨即臉色變得陰沉起來。

“忘恩負義的東西!”慕容兄弟的師父,死在玉龍飛手下,他倆竟還幫玉龍飛,只要有點人性的人,都會這樣說。

聞聲,慕容兄弟不由陰沉起來:“小道,你再給我說一遍?”昔日,小道與兩人還以兄弟相稱,如今見面,竟是這樣相待,不由讓慕容兄弟惱火起來。

隨即,兩人精神力暴漲,頃刻間,一股股強大的壓迫力,便是席捲四周。


“你們給我上!”在小道跟前的四人,都是四星鑑定師,雖說比小道差點,但還是能與慕容兄弟抗衡。

他話音剛落,旁邊的四人,精神力同樣暴漲,手中突生一龍火,好似要將慕容兄弟燒化一般。

“不知死活的東西!”慕容兄弟四星鑑定師的實力,不是吹噓的,兩人龍火剛冒,他便把對方的實力,看透了。

隨即,兩人一咬牙,兩隻由精神力匯聚成的猛獸,頓時朝四人奔去。

“精神獸?”能將精神力匯聚成猛獸,說明對方的實力,已經接近五星鑑定師,所以正想拿他們出氣的四人,臉色驟然大變。

精神獸,雖說看上去很普通,但他們的攻擊,卻是恐怖的很,要是被它們咬到的話,不說自己會死去,但精神力被它們絞殺是避免不了的。

見狀,四人剛想邁出去的腳步,忽然停了下來,不由向小道求助:“副院長,他們是五星鑑定師,我們打不過他們!”

還沒開戰,四人便投了降,不由讓小道惱怒起來:“一羣廢物,他們只是四星鑑定師,要是不想死的話,就給老子上!”

話音剛落,小道精神力,同樣化成一隻精神獸,與對方目目相視。

“真不是五星鑑定師?”望見小道也幻化出了精神獸,四人臉色纔好轉起來。

只要對方不是五星鑑定師就好!

頓時,四人手中龍火驟生,狠狠的指着朝這邊而來的精神獸。

“小道,就你的精神獸,還想在這兒撒野?”看到小道幻化出的精神獸,身體虛幻,慕容兄弟,不由得意起來。

真正的精神獸,只有五星鑑定師才能幻化出,不過有些實力在五星鑑定師附近的四星鑑定師,也能幻化出精神獸,而他們幻化成的精神獸,也與他們實力相關,他們實力越強,幻化成的精神獸越強。

眼前,小道雖說也幻化出了精神獸,但它很虛幻,好似只要一擊就破。

被兩人嘲笑到的小道,臉色一沉,之後被他召喚出的精神獸,便狂奔向慕容兄弟。

“吼吼!”

這隻跑出去的精神獸,好似很笨拙,每跑動一步,都會將地面跺的錚錚作響。


一直沒有說話的玉龍飛,望見奔馳嚮慕容兄弟的精神獸,不由大喜,之後在他紫金戒中的赤焰槍,也跑了出來:“呼呼!”

它的上面,永遠閃動着不可熄滅的龍火。

這一次,它也不例外,一出來,便表現出高傲的姿態,在半空中跳了個舞,才朝那隻精神獸跑去。

“玉龍飛,你……”凌波乃五星鑑定師,他召喚出的精神獸,可謂恐怖的很,但卻被玉龍飛跟前的赤焰槍,擊成了粉末。

見狀,他不由朝玉龍飛喊道:“玉龍飛,是男人的話,就他媽的別用赤焰槍,和老子拼!”

聞聲,玉龍飛微微一笑,之後從他跟前飛出去的精神獸,速度倍增,還沒等小道反應過來,便刺到了精神獸上。

“嗤嗤!”

剛纔還比較威武的精神獸,在他這一擊下,也變成了粉末,飄在了空中。


做完這一切後,玉龍飛才掃了他一眼:“小道,你有資格和我說話嗎?”

“你……”小道身爲鑑定師部落副院長,守着所有弟子的面,竟被玉龍飛這般數落,這讓他情何以堪。

隨即,他再次伸出顫顫巍巍的手,指着玉龍飛,臉色蒼白的說道:“玉龍飛,老子再說一遍,要是男人的話,就和我幹一場!”

“哈哈,手下敗將,你說這話虧不虧,要有本事的話,你也可以弄一把武器,與我搏鬥!”話音剛落,那把刺破精神獸的赤焰槍,再次迴旋到小道面前。

赤焰槍飛來的剎那,小道脖子一涼,好似自己瞬間就將躺下一般。

不過,就在他以爲自己要躺下時,那把赤焰槍忽然插到了他跟前的地上:“小道,這把赤焰槍送給你怎麼樣?”

“你……”聞聲,小道猶如受到了多大侮辱一般,玉龍飛能這般操控赤焰槍,說明這把槍,已經認他做主,沒想到他竟然這般數落自己? 被憤怒衝昏頭腦的小道,雙手緊攥,眼睛目視前方,片刻後,一團龍氣,忽然衝到他的體表,將他包裹在內,做完這一切後,小道的精神力,才慢慢暴漲。

“滋滋”他精神力流動的很慢,一點一點往外滲透。

“副院長在幹什麼?”緊緊盯着小道的衆人,不由被小道詭祕的動作,困惑起來。

不過,就在他們陷入困惑時,小道跟前的精神力,忽然暴增十倍,頃刻間,整個天空,便凝結在一塊,從天空劃過的鳥兒,在他精神力作用下,直接從空中砸下。

“砰砰!”

隨着鳥兒的一一降落,天色再次變得昏暗起來。

望着這一幕,慕容兄弟臉色不由陰沉起來:“他瘋了,他要自爆精神力!”

四星鑑定師的精神力,不是一般的強悍,要是他自爆的話,那整個鑑定師部落,就將夷爲平地!

不過此時的衆人,已顧不得了這些了,都紛紛朝遠處撤去。

可是,當他們準備逃離時才發現,自己的身體,已被小道釋放出的精神力,固定在了原地,怎麼都無法移動半步。

此時的小道,臉色蒼白,頭髮在精神力的作用下,飄灑着擋住了眼睛,半露着臉,得意的望着玉龍飛:“今天,誰都別想活着出去!”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