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爲曾經經歷過大學生涯的林肖,自然知道校園中有一種名爲“校園霸凌”的現象存在。

這種現象,通常出現在那些家庭條件差一點,或者性格軟弱的學生身上。

而且這種霸凌行爲並不僅限於毆打,像言語侮辱同樣也屬於其中之一。


相比於肉體上的疼痛,精神上的折磨可能更加致命。

流言是一把殺人的刀。

殊不見有多少正值青春年華的人,都是被人有意捏造黑料,到處被人指指點點,最終忍受不了自殺身亡?

而此時的袁幼薇,她怕的不僅是精神上的折磨,還有來自學校的壓力。

如果這件事持續發教下去,連學校都會爲了校園風評而開除自己!

“帶我去找你們導師,我倒要問問他,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就敢下定論,將責任全部推到無辜受害人的身上,這就是他教書育人的態度?”林肖深吸了口氣,目光中已經有了一絲怒意。

“我不想把這件事搞大……等過了這段時間,他們自然就會忘記的。”袁幼薇笑的有些悽慘:“他們現在只是圖個新鮮,罵幾天就無聊了。”

袁幼薇從小家庭貧苦,早就體會過人間百態,而且造成她的性格也有些懦弱,對待不公平的待遇不敢反抗。

“你越示弱,他們就越來勁。”林肖卻不認同袁幼薇的看法。

他在非洲荒原上見過鬣狗捕食獵物,越是不敢反抗的獵物,它們就撕咬的越是兇猛。

人雖然高級一點,在在劣性根上同樣是欺軟怕硬!

“你放心,你的導師和那些同學們,我去跟他們談。”林肖拍了拍袁幼薇的腦袋,說道:“你越怕,他們罵的越狠,你要懂得反擊,他們纔不敢碰你。”

這件事其實很簡單。

原因就在於袁幼薇性格溫和,如果換了一個性格潑辣的女生,即便真的被人包養了,別人也不敢多說什麼。

“還是算了吧,林先生,您先把車開回去……”袁幼薇還是有點害怕。

啪嗒!

正當兩人說話時,咖啡廳的大門再次被人推開。

一對學生情侶走了進來,其中那名男生穿着一身名牌,染着焦黃的頭髮,神態傲然,看起來異常囂張。

而他旁邊的那個女生長相只能算是一般,但卻十分會打扮,妝容很濃,看上去樣子像公關小姐比像學生更多一點。

袁幼薇看到這兩人之後一愣,下意識的就低下頭去。

而那名男生則雙目放光,盯着袁幼薇,呵呵一笑,語氣極度嘲諷:“誒呦,這不是十二路大小姐嗎?”

十二路,是欒城大學門口的公交車。

他是在罵袁幼薇……給錢就能上。

“怎麼,今天沒去陪那個送你寶馬的老男人練練腰?”男生雙臂在腰間比劃了一下,下體前頂,做出一個極爲不雅的動作。

袁幼薇咬了咬牙,眼眶通紅,兩行清淚順着臉頰淌了下來。

“可能是因爲那個男人年紀大了,受不了咱們袁大小姐的折騰了唄!”旁邊的女生翻了個白眼,親暱的靠在男生的肩膀上說道:“真看不出來平時文文靜靜的,居然給人當情婦!想想都覺得噁心!”

“嘻嘻……”

兩人放肆的笑着,笑聲將咖啡廳裏的人目光都吸引過來。

袁幼薇悲憤無比,捂着臉就要往外跑。

啪!

林肖伸手攔了一下她,說道:“在這等我。”

說罷,他邁步向那對情侶走過去,站在對方面前,衝着那名男生問道:“你說幼薇被人包養了,你親眼看到了嗎?”

那名男生目光奇怪的看着林肖,不屑的撇了撇嘴,說道:“你他媽誰啊?嘴張在我自己身上,我愛說誰就說誰!你聽好了……袁幼薇,就!是!個!爛!貨!”

嘭!

一聲巨響!

那名男生倒飛出去三米,直接撞翻了咖啡廳的前臺!

“你有句話說的很對。”林肖漠然甩了甩手說道:“手長在我自己身上,我愛打誰就打誰。” 咖啡廳裏,當那名被男生被林肖拳捶倒之後,旁邊的那個女生就傻眼了。


其實對林肖來說,捶倒一個大學生比捏死兩隻雞崽子並不難,這些年輕人在大學這種象牙塔的溫牀裏被呵護的太好了。

“你他媽敢打我?”男生瞪着眼珠子衝着林肖喊道。

“打你,怎麼了?”林肖眯着眼睛問道。

“你給我等着!我今天不找人削死你,我就不叫程龍!”男生擦了擦滿臉的血污,掏出手機就開始撥電話。

“老公,你沒事吧……”那名妖豔女生滿臉擔憂的就去扶男生。

而一直站在旁邊的袁幼薇看到這一幕之後,頓時就慌了。

她上前拉住林肖的衣袖,口氣急促的說道:“林先生,你快走吧!程龍有個哥哥是外面混社會的,勢力很大,在我們學校沒人敢惹他的!”

“現在害怕了?晚了!”程龍挑着眉毛獰笑道:“你們今天一個都跑不了!”

“程……龍哥,我求求你,看在都是同學的份上,我向你道歉,這件事算我不好行嗎?”袁幼薇都快急哭了。

雖然林肖手裏有錢,但他可能只是一個有錢的商人而已,而程龍的哥哥卻是有名的社會大哥。

商人也怕黑道的。

這是亙古不變的定律。

“想道歉啊?那就誠懇一點!”那名妖豔女生惡狠狠道:“跪下來,給我老公磕頭!”

“這……這太強人所難了吧?”袁幼薇身旁的那名胖女生忍不住叫道。

刷!

程龍的臉色陰沉了下去,他直接撥通電話:“喂,哥!我被人揍了,嗯,現在就在我們大學門口的咖啡廳裏,你快帶人來吧!”

掛斷了電話,程龍踉蹌着站起身來,看着林肖說道:“是男人你就別跑!”

“我就在這裏等。”林肖聽着程龍這句話之後,十分平靜的坐了下來。

在林肖人生的前二十四年,他爲各種各樣的事情困擾。

但唯獨沒有因爲打架發過愁!

他在入伍之前性格就無比強悍,經過部隊的血火鍛鍊之後,身體素質和心智都已經達到了巔峯。

別說欒城裏的所謂“社會大哥”,就算是日本的山口組,林肖也沒怕過!

很快!

欒城大學門口有一臺奧迪領着七八臺麪包車停滯。

一幫手臂上紋龍畫虎的社會青年從車上跳了下來,其中從奧迪車上走下來的那個中年留着十分別致的髮型,頭皮周圍都被剃光了,中心位置留着一小塊桃心寸頭,看上去就像郭D綱的放大版一樣。

而中年身後的那些小青年們,也都是穿着緊身褲、跨欄背心,頭髮染的五顏六色,就像農村非主流一樣。

咖啡廳裏。

中年領着一幫小弟走了進來,程龍立馬迎了上去,然後在對方耳邊竊竊私語了片刻,指了指林肖的位置。

中年點了點頭,臉色陰沉的直奔林肖走了過來。

而咖啡廳的兩名保安見勢不妙,邁步就走了過來,趕忙在中年面前攔了一下,陪笑道:“大哥,咱們這是自家的小買賣,給點面子別鬧事。”

“滾蛋!”中年皺眉罵了一句。

“大哥,你聽我說,我們老闆是……”保安硬着頭皮說道。

“老子南道街程飛!”中年瞪眼怒吼了一聲,“在這一片,還有人敢欺負老子的弟弟?今天誰攔我,我砍誰!”

“飛哥,飛哥,小弟聽過你的大名,這樣,你要是有什麼事的話出去解決行嗎?”保安顯然也聽過程飛的名號,表情非常爲難。

啪!

程飛身後的一名小弟直接薅住保安的衣領,用手中的棒球棒頂住他的肩膀罵道:“飛哥跟你說話,你耳朵聾了是嗎?讓你滾蛋就趕緊滾蛋,一會兒崩你一身血!別他媽多管閒事!”

“……”

保安停頓了片刻,還是無奈的轉身走開了。

而程飛和帶人來到林肖面前,然後眯着眼睛問道:“你剛纔打我弟弟了啊?”

“你想說什麼?”

林肖嘴角微微翹起,看着程飛輕聲問道。

“你小子挺囂張啊,在欒城大學城敢打我程飛的弟弟,知道什麼後果嗎?”程飛用手指杵着林肖的肩膀,一字一頓的罵道:“哪隻手打的,我就剁你哪隻手!”

“剁人手不犯法啊?”林肖眯着眼睛問道。

“法律?”程飛聞言,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指着林肖的鼻子衝着自己身後的小弟們問道:“你們聽到了嗎?這小子跟我談法律,老子在南道街就是法!”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看他那副傻樣,估計也是個楞種!”

身後的小弟捧腹大笑。

他們的笑聲早已經引起了周圍人們的注意,而當程飛表明身份之後,周遭人們臉色一變,紛紛躲在角落的桌子上。


程飛的惡名在這一片早已經深入人心。

他家裏有點小錢,後來靠做建材發的財,開着一家小公司。

而且他作風蠻橫,手下籠絡了一些社會青年,靠暴力搶活,將不少競爭公司都搞黃了。

所以道上有風傳,程飛也算是個黑道大哥。

但實際上,他的級別和“大哥”還差不少,但在這些普通人和學生面前已經算是大人物了。

“我看你的樣子,你好像不信啊?”程飛眯着眼睛,直接從自己兜裏掏出一沓現金,在林肖臉上拍了拍說道:“小子,我今天就告訴你一個事實,叫錢能通天!老子砍你一雙手,能拿十萬塊錢出來平事!”

林肖眯着眼睛看着程飛,忽然冷笑了一聲,說道:“你很喜歡拿錢砸人是不是?”

“我程飛別的沒有,就是錢多,就是喜歡用錢來搞定所有事。”程飛眯着眼睛說道。

“那你打算怎麼搞定我?”林肖問道。

“你跪下用膝蓋走到我弟弟面前,給他磕三個響頭,叫三聲爺,今天這事就算完了。”程飛語氣十分不屑的說道:“但如果你不答應,那我把這十萬塊錢撒出去,打斷你的腿,扶着你跪在我弟弟面前!”

程飛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大鈔,他覺得在精神上對林肖進行折磨比肉體上來的更加徹底,所以放棄了之前想要毒打林肖一頓的想法。

“這樣吧……我給你一百萬,你和你弟弟一起跪過來,給幼薇道個歉。”林肖淡淡的說道:“不算欺負你吧。”

“誒呀!你他媽還跟我槓上了?”程飛聞言,忍不住罵了一句,然後直接薅住林肖的衣領子。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