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周圍所有的能量都匯聚過來,以宇文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一絲絲靈氣爭搶著湧入宇文的丹田之中,入定中的宇文,感受到這股舒爽,差點發出了聲音。

能量進入大殿速度越來越快了,宇文漸漸地覺察到了不對,立即退出了入定狀態,感受了一下自身的狀態,瞬間,臉色劇變。

「不好!無法控制能量的吸納,這樣下去,不是被撐爆,就是化道!這下真的麻煩了!」

不管是被能量撐爆,還是化道,宇文都不敢想象,任何一個結果,都不是他可以承受的。

被撐爆的話,肉身就徹底毀了,丹田一破,想要修鍊,就艱難多了,即便是有補芝,也不一定挽救得了。

若是化道,那就更慘了,瞬間升華,境界飆升,肉身與靈魂都會羽化,那是徹底的死亡。

強者還有一絲生機,至於後者,那只有徹底死亡!

「怎麼辦?這樣下去會死的!怎麼辦?」宇文有些慌亂了,失去了控制力,他連自己都不是。

感受到那一股股澎湃的能量湧入自己的經脈,湧入丹田,由於自身的經脈強度和丹田與眾不同,想要撐爆可能性不大,那麼留給他的,只有一個結果,那便是化道!

「去***化道!老子何懼!老子就是道!何需要化?給我停!」慌亂之後,宇文便是大怒,甚是不由自己掌控,他心裡憋著一股火氣,大喊一聲,努力調動丹田,停止吸收能量,同時,他施展絕技,消耗著能量。

但是,能量的進入速度太快了,時間一久,他難以逃脫化道的命運。

就在這時,他的丹田忽然一陣一變,一股混沌之力出現,進入了他的經脈之中,彷彿化作了大口,吞噬著剛剛湧入的能量,,沒有一絲停止的跡象。

終於,數個時辰之後,宇文的身體恢復了正常,那些吸納機那裡的能量,全部被貪婪的丹田吸收,湧入了混沌世界之中,留給他的,還是之前自身的罡氣。

而這麼久時間,混沌丹田對能量的吸收,依舊在進行著。

不知道夠了多久,星空古道中的能量,變得無比稀疏,彷彿被吞噬殆盡了一般。

這個時候,宇文才感覺到,那貪婪的丹田,才有了一絲滿足,停止了對外界能量的吸納。

深呼吸一下,宇文站起身來,神色微微放鬆,嘆道:「真是艱險!這貪婪的傢伙,這一次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他內視了一下丹田,並沒有發現有任何不同,而丹田世界,也沒有什麼怪異之處,便嘆了一口氣,徹底放下心來。

很快,他便進入了戒備的狀態。

這裡是第九十九關,很可能是目前他遇到的最危險的關口,他不知道剛才那一幕算不算考驗,但是,絕對不能掉以輕心,或許,真正的危機還沒有出現呢。

就在宇文凝神警惕的時刻,星空中突顯九星連珠,形成一道九彩霞光,繼而衍化出一段玄奧莫測的符文,衍化地至理,萬千大道,從開闢地至萬族繁榮,無奇不有,無一不在。

半晌之後,符文泛起了九彩霞光,耀眼奪目,彷彿將虛空打破了一個巨大的口子,裡面的祥瑞散發出來了,宇文在九彩霞光中隱隱看到了當初初會命運長河時見到的彼岸仙境奇觀,如一方凈土。

霞光一閃億萬里之遙,直接跨越無數星河星域,掠過星空古路,將宇文包籠,一閃而逝。

至此,星空古路失去了宇文的蹤影。

九彩霞光散去,宇文感受到了一方如夢如幻的世界,這裡的地法則完完整整,彷彿沒有一絲瑕疵,生靈生活於此,彷彿有無量壽命,不死不滅。

這是一個彩霞環繞,紫氣瀰漫的凈土,空氣中儘是長生的元素,吸一口彷彿可以直接晉級一般。

宇文剛一看到這個世界,立馬就愣住了,感覺自己在做夢一般,不停地掐著自己的大腿,直到痛得自己倒吸涼氣,才知道眼前的景象是真的。

常言道大衍五十,遁去其一。完整的大道,彷彿是不存在的,只因那「一」遁去了。

而這一方凈土,彷彿就是那遁去的「一」,與諸萬道結合,衍化真正的完美世界。

當初看到的命運長河對岸的仙境,明顯是這方凈土的投影。

震驚地看著眼前的一切,許久之後,宇文才緩緩地吐出了一口氣,將目光移到了不遠處那道極為醒目的高挺建築物上。

這是一座石碑,與血戮秘境中的留名碑極為相似。不過,這道石碑更為高大,更具氣勢,也更為古老。


這道石碑上,有零星幾個古字,共分為兩種字體。

石碑最上面的一個古字,最是顯眼,似乎也是最古老的,宇文見過這種字體,當初得到《大衍經》的時候,是以這種文字衍化的。

這是一個「道」字,佔據了整塊石碑的十分之一,彷彿就是大道的顯化。

而在「道」字下方,還有十五個古字,這十五個古字,是同樣的一種古老字體,宇文也見到過這樣的古字,當初在通台上,看到的昆吾玉鑒,就是這樣的字體。

石碑正面分為三個區域,上中下三部分,最上面的區域空白,中間的區域有三個字,分別是「釋」、「虛」和「玄」。


而在最下方的區域,則是十二個字,這十二個字,並不是單字,而是兩兩一組,六個名詞,從左至右分別是「誅」、「弒」、「通」、「封魔」、「雷罰」和「荒蕪」。

看到這六組名詞,宇文忽然感覺這是六個絕世大能的封號,就像那「荒蕪」,很有可能是荒蕪神帝,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一些名字,比如一些勢力聖地的名字,或許也有可能是絕技之類的。

如此一來,那中間的三個單字,應該也是三位絕強者的封號,傳聞古老的絕世大能,其封號往往是一個字。

比如傲骨尊,封號便是「骨」,通稱為骨尊。

又比如大自在王佛尊,封號便是「佛」,被稱為佛尊,後世又有佛宗大能證道,被稱為「釋」尊,遂以大自在王佛尊代替佛尊,以便於區別。

如此一來,這「釋」、「虛」和「玄」,很有可能是三位大能的封號,不定這個「釋」,便是那釋尊。

這種封號,傳聞是由大道賜予,並非自封,當然也有強者不滿意封號的名字,自行更改。

這樣看來,這道石碑很有可能是傳中的「道碑」,由大道衍化的神物,闡述大道法旨。

不過,這也只是宇文的推測,或許,這些字還有其他一些意思,只是自己意會錯了。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這絕對是一座神秘的石碑,稱為一部古老的史書也不為過!

宇文看著這道與傳相似的龐然大物,有些發懵。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被帶離古路,來到這裡,而且還看到這樣的神秘之物。

「難道這是傳聞中的第一百關?怎麼可能?」宇文猛然想到,不覺震驚萬分。



… 如果這裡真的是傳聞中的最終試煉之地,那麼,只能他的運氣好了。

以龍皇的絕世之姿,都沒有機緣見到這第一百關,他卻有幸看到,這不知道是大道有意所為,還是碰巧。

震驚的同時,宇文也沒有忘記警惕。如果這裡真的是最後一關,那麼,接下來迎接他的是更為艱難的考驗。

仔細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宇文並沒有發現其它的生靈,頓覺奇怪,便緩緩向著石碑底部走去。

那石碑上遍布玄奧的道紋,參透一條,便是不可估量的收穫,這麼好的機會,宇文可不會錯過。

半晌之後,宇文站在了石碑底下,與偌大的石碑相比,他就是滄海一粟,深深地感受到其浩然的氣勢,宇文心中感嘆連連。

正當他進一步靠近石碑的時候,其頂部的「道」字泛起九彩霞光,匯成一束,直接投影在地面。

數息之後,霞光散去,宇文身前百丈處出現了一動身影,看到這道身影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

「這傢伙快要出來了!」看著留名碑上宇文的名字,蠻荒戰虎激動不已。

「花貓!你激動什麼?不定傢伙是以失敗而結束的!」嘯月狼看到蠻荒戰虎的樣子,有些不滿的道。

「怎麼話的?你是不是希望他失敗?」聽到嘯月狼的話,蠻荒戰虎一怒,氣憤地瞪著對方。

嘯月狼瞬間感覺到自己錯了話,有些訕訕然,解釋道:「怎麼可能!我當然希望他通關了!要知道,這種奇才億年難遇,被你我碰到,這也是你我的機緣!不定我們會因為他而證道成功!」

「嗯!嘯狼的有道理!這傢伙很有可能是我們的機緣!」孔雀王點點頭,道:「希望他通過第九十九關!」

就在這時,位於第九十九關區域的「宇文」三個字,忽然間消失了,瞬間,三王的目光盯在了最上方的空白區域,震驚無比。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消失了?」蠻荒戰虎失聲道。

「難不成闖關失敗了?不可能?即便是失敗了,那也應該在九十八關的區域,為何會消失?」嘯月狼喃喃道。

而孔雀王,直接看向老樹方向,不解地道:「老樹!這是怎麼回事?他的名字怎麼會消失?莫非是隕落了?」

此時,老樹也是十分不解,道:「不應該啊!他怎麼可能隕落?自古以來,沒有闖關者隕落的事情發生,即便是求死也不行,闖關不過,一定會被傳送出來的,哪怕是一具屍體也不例外!」

「什麼?那為何會這樣?宇文怎麼還沒有出來,莫不是這試煉場出現問題了?」孔雀王不解道。

「不知道!先等等看吧!或許,他真的失敗了!」老樹微嘆一聲,道。

這時,蠻荒戰虎似乎想到了什麼,道:「你們他是不是進入到了那傳中的試煉場?」

「什麼?不可能!那只是傳,誰知道有沒有那一關存在!無盡歲月以來,無數才英傑至此,闖過第九十九關的大有人在,都沒有見到傳中的那一關,他怎麼會有這樣的實力!要知道,傳聞中龍族的那傢伙可比他還要強勢霸道啊!」孔雀王立即搖搖頭,否定了蠻荒戰虎的猜測。

而老樹也開口了,道:「如果他真的進入到那一關,那留名碑最頂部應該有名字!你們看仔細了,那裡空空如也,像是有人闖入到最終關的情形嗎?」

「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傢伙可是不可多見的才,即便是闖不過第九十九關,也不應該隕落啊!「嘯月狼痛惜道。

「先不要急!等等看!名字消失,也不一定明他隕落!」老樹沉聲安慰道,但是他自己也失去了希望,認定宇文一定發生了什麼意外。

他只是一個看守者,對試煉場有一些了解,但卻沒有能力掌控試煉場,不然,他一定會想法設法進去找找看。

……

看著眼前的人影,宇文感覺有些不真實,揉了揉眼睛,看到的依然是這道身影。

與他一樣的衣服,一樣的面容,一樣的髮型,一樣的體形,甚至連神態都一樣。

這完全就是他自己!

「你是誰?」震驚之後,宇文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冷冷地盯著這道身影,道:「你是誰?」

那道身影倒也平靜,打量了一下宇文,便淡淡地道:「我是你!」

「什麼?你是我?騙鬼去吧!模仿我也就罷了,我大人大量,不跟你計較,但是,你敢你是我,這可就不能原諒了!」宇文面色微變,稍顯怒容,冷聲道。

「我就是你!為何要騙!」對面那個「宇文」道。

宇文一聽,眼睛微眯起來,盯著這人不語,十多息后,他才開口道:「你應該是大道的投影吧!為何來此?」

「不錯!我就是大道的投影,但我也是你!完完整整的你!這裡是血戮百關終極試煉場!你我之間,只有一個可以存活!你死,我也死!我死,你才能活!通過最後一關的考驗!」那道身影淡淡地道。

瞬間,宇文的臉色變了,他沒有怎麼想,便已經明白了其中的真意。

這裡果然是第一百關的試煉場,而他面對的考驗是,戰勝自己!

或許,有不少豪傑稱雄一方,戰力無匹,但是,卻無法戰勝自己。

連自己都戰勝不了,如何能屹立在武道巔峰不倒?

宇文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穩穩地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出手吧!」

完,他立即調動了罡氣,身後金蓮佛影綻放,右手成掌,霸道拍出,憑空一隻三十多丈的金色大手對著那道身影拍去。

大力金剛掌!

宇文一出手便不留情,不管面對誰,他不會留手,無比做到一擊必殺。

但是,讓他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對面的那道身影身後,也出現了金蓮佛影的異象,與他一般無二,而且,對方施展的,也是大力金剛掌,同樣的力度,彷彿是自己在照鏡子一般。

兩隻手掌狠狠地撞在一起,虛空激起了一陣能量漩渦,消散之後,兩道身影依舊挺身而立。

「嗯?竟然與我的攻擊手段一模一樣!這大道,太不是東西了!」看到那道身影跟自己一樣的狀態,宇文暗自震驚。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