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顏如火,人嬌似花。

沒多會,盧燕跟燕喃一起下來了,對陽頂天道:“陽陽,我們要去逛街,買幾身冬天的衣服,否則在巴黎下飛機就會凍死。”

兩女是出門的打扮,盧燕裏面一身紅色的套裝,外面加了件白色的針織長衫,燕喃則是紫色的羊毛衫配白色的小腳褲,腰間還繫了一條紅色的細皮帶。

兩人都是模特,一流的身材,這些衣服雖然簡單,在她們身上穿出來,卻是說不出的亮眼。


“東城這邊,買不到冬天的衣服吧。”陽頂天一面欣賞兩人的裝扮,一面問。

“也有的。”燕喃點頭:“這幾天寒潮來了,冬裝可能沒有,秋裝會有一些的。”

“不管。”盧燕揮手:“反正先去逛街,沒有就回來網購,啊呀,只差幾天了啊,快快快,否則來不及了。”

又對陽陽嘟嘴:“討厭,你都不陪我們去逛街。”

燕喃打他一下:“陽陽有事要做,你又要陽陽養,又要陽陽陪,陽陽怎麼顧得過來。”

“好一個賢妻良母。”盧燕反駁:“不過好象不止養我一個吧,你也有份。”


“討厭,走拉。”燕喃臉一紅,與陽頂天對視一眼,扯了盧燕出門去了。

шωш ¸ttka n ¸¢ ○

陽頂天笑着搖搖頭,心情很好,與燕喃意外的突破,讓他很開心。

當然,覺得有些對不起燕喃,讓她勉強接受他的花心,但沒辦法,他真的收不回來了。

這時還只兩點,還早,想着給夏嬌嬌打個電話,想一想,又算了。

“不急,那女人是個妖精,得防着她一手。”

要論拳頭,今天的陽頂天,不怕天下任何人,但論陰謀詭計,他自家知自家事,確實不拿手。 而象夏嬌嬌這種女人,滿身的詭心眼,一個不好就栽進去了,所以他對夏嬌嬌,一直都特別提防。

玩了半個小時遊戲,卓欣卻又打電話來了:“小陽,空了沒有,過來不?”

“這麼急。”

陽頂天樂了。

其實他心中也有些熱切,卓欣身材非常好,他昨天玩了兩個多小時,現在想來,仍有些意猶未盡。

“空了,我馬上過來。”

陽頂天掛了電話,開車過去。

卓欣今天卻沒在她辦公室,而是在地下室,有保安帶路,陽頂天跟着進去。

地下室空間很大,中間一個停車場,兩邊都有房子,保安帶着陽頂天進了其中一個房子。

這房間很大,趕上以前學校的教室那麼大了。

卓欣坐在沙發上,沙發兩邊,一邊站了兩個漢子,都是二十多歲年紀,都是一米八以上的大個子。

卓欣今天的打扮也不同,降溫了,她穿得也厚一點,上身外面是一個亮皮的短褂,裏面一件綠色小領子襯衣,下身則是一條皮褲,把小腳裹得細細的。

這樣的亮皮緊身褲,對男人有一種致命的誘惑,陽頂天一眼看見,腹中不自禁的就熱了一下。

不過他感覺今天這架勢不對,愣了一下,打個招呼:“卓姐。”

卓欣臉色有些冷,看着她,桃花眼中同樣透着冷意,道:“進來。”

陽頂天進去,身後的門隨即關上,聽響聲,竟然是鐵門。

陽頂天回頭一看,那個保安也跟進來了,抱臂站在門口,先沒注意,這會兒才發覺,這保安同樣的身高體壯,不在卓欣身邊站的四條壯漢之下。

這陣勢,陽頂天徹底看清了,卓欣今天不是要跟他約會,而是有另外的打算。

陽頂天樂了,嘻嘻一笑,看着卓欣:“卓姐,你這是唱的哪出啊,是不是昨天一個人不過癮,今天想玩五P?哦,不對,是六P,對不起啊,我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體育老師是殺豬的,說起來卓姐你可能不信,經常我們上着體育課,就有人來喊,肖老師,明天來殺個豬羅,忘說了,我們體育老師姓肖,他就會應,好咧,明天一早來。”

要是龐七七在這裏,就會知道,這是陽頂天的**病,碰上來勁的事,他就會胡言亂語。

但卓欣不知道,眼看陽頂天嬉皮笑臉,她一臉陰沉,彷彿能刮下二兩霜來。

陽頂天心下暗叫:“這纔是她的本像吧,果然是個厲害女人。”

卓欣下巴偏一下:“讓他閉上嘴巴。”

她沙發左邊的兩個壯漢聞言向陽頂天走過來,成一左一右夾擊之勢。

很顯然,卓欣昨天見識了陽頂天的氣功後,並沒有輕視他,一出馬,就是兩個。

但赤手空拳的話,別說兩個,就二十個,也不夠看啊。

兩名壯漢走到陽頂天面前,左邊的一個搶前一步,手一晃,但真正動的卻不是手,而是腳,一腳就向陽頂天小腹踹來。

這是個練家子,而且一定是練傳統功夫的,纔有這些陰招。

要說他這一式虛招,還確實是比較陰狠的,但他對上的是陽頂天,所以,並沒有卵用。

他用腳,陽頂天就直接用手,一個閃身,同時左手電閃般抽出,抽在壯漢的太陽穴上。

壯漢啊的一聲,身子撲通就倒了,直接暈了過去。

另一個壯漢愣了一下,陽頂天一招就把他同伴打暈,顯然讓他有些意外,但他並沒有退縮,而是一聲低吼,一拳護胸,往前跨一步,另一拳直接向陽頂天面門打過來。

這是練拳擊的,防護得很好,拳力也很重,卓欣找來的這幾個人,都是好手。

如果是得到桃花眼之前的陽頂天,一個打一個,就算能贏,估計也要半天,一打兩,鐵定輸,他以前在紅星廠稱王稱霸,出了門才知道,外面有很多練得好的。

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對付練拳擊的,那就用中國的傳統功夫好了,陽頂天身子霍地往下一矮,用熟了的老招式,一個掃堂腿,撲通一聲,那壯漢一個屁股礅,結結實實的坐在了地上。

陽頂天順腳一掃,掃在他腦袋上,沒用多大力,壯漢卻也暈了過去。

卓欣昨天見識了陽頂天的氣功,知道他有真功夫,所以找來的這幾個人,確實都是好手,但她無論如何想不到,陽頂天功夫能強到這個程度,居然兩招打暈了自己兩個手下。

她臉色一變,桃花眼本是風流眼,天生嫵媚的,這會兒卻射出煞氣來,她騰地站起,叫道:“一起上。”

得到她的命令,沙發另一側的兩條壯漢,還有守在門口的保安,前後齊撲過來,甚至她自己也搶前了兩步,凝着了勁。

陽頂天注意到了她這個動作,倒是暗暗訝異了一把:“難道她也練過?可以啊,難怪身材這麼好。”

心下想,手下不停,往前進一步,卻突地一個回身,剛好迎上後面那保安,那保安胳膊斜舉,運臂如斧,斜着向他砸過來。

陽頂天一看就知道,這是練傳統劈掛的,而且練得不錯,勁力相當強勁,整隻胳膊就如一條鋼鞭一樣,這比單純的拳頭打人,勁力要足。

但陽頂天比他更快,不等他胳膊砸下來,陽頂天直接一腳踹出去。

陽頂天個子沒有那保安高,保安一米八多呢,他才一米七,其實一米七都還差一點點,但無論如何,他的腳總比那保安的胳膊要長一些,當然,最主要是速度更快。

所以,那保安胳膊沒下來,他的腳先到了,一腳踹在那保安小腹上,踹得保安倒飛出去四五米,在地下又打了幾個滾,撞到鐵門上,這才停下來。

那保安雙手抱腹,身子倦縮如一隻煮熟了的蝦米,口中發出痛苦的申呤,再也爬不起來了。

陽頂天踹出後面保安之際,前面兩條壯漢也已經撲了過來,陽頂天不等身子迴轉,直接往下一蹲,一個後向掃堂腿,最近的一個壯漢一下給他掃得雙腳騰空。 另一個沒掃到,但陽頂天身子一起,已經到了他面前,沒有花巧,直接一拳打在他胸口。

這一拳,居然把那壯漢打得飛了起來,拳力好象比腳力還重,那保安半空中鮮血直噴,落到地下,手抱着胸,滾了兩滾,不動了。

至於那給掃倒的壯漢,更簡單,陽頂天順勢上腳,一腳踢在那壯漢腦袋上,那壯漢嗯的一聲,暈了過去。

前後五條壯漢,花費時間不到兩分鐘,全部打倒,三個暈了,兩個沒暈的,一個抱肚,一個抱胸,也只能在那裏痛苦申吟。

陽頂天轉頭看卓欣,嘻嘻笑道:“幾隻小蒼蠅,解決了。”

他邊說,邊向卓欣走過去。

卓欣臉色大變,往後連退兩步:“你要做什麼?”

“你說呢?”陽頂天笑:“昨天我們做了什麼,你今天叫我來,不就是發癢了嗎?”

這時卓欣已退到沙發邊上,看他逼近,她一下踩上了沙發,似乎是要翻身逃到沙發後面去,但她這其實是個假動作,身子上了沙發,微微一蹲,嘴中突地嬌叱一聲,身子騰地跳起,凌空一個掃腿,向着陽頂天腦袋掃過來。

她居然真的練過功夫,不過陽頂天一看就知道,她練的不是傳統功夫,而是所謂的跆拳道。

卓欣練得還不錯,而且這假動作做得非常好,又是站在沙發上再跳起來掃腿,陽頂天要是色迷心竅,沒提防之心,真有可能給她這一腳掃中。

這個女人,陽頂天當時看照片,就覺得她很厲害,到這會兒,算是真正領教了。

別的不說,眼見陽頂天眨眼間打翻了五條壯漢,她一個女人,在這種情況下,竟仍然想着翻盤,這份心智謀算還有狠辣,一般的女人身上,根本找不到。

不過碰上陽頂天,半沒有用。

她騰空跳起,陽頂天索性就一蹲,等她腳掃過,身子轉過去,雙手在她翹臀上輕輕一推。

卓欣身子騰空,本來有一個橫掃的力,掃空了,力還在,沒有御掉的,再給陽頂天這麼一推,身子直飛出去,一下撲倒在沙發上。

這一撲,到了沙發盡頭,上半身已經伸出去了,等於是肚子橫擱在沙發扶手上,雙腳落在沙發上,上半身卻落到了地面,不過她手一撐,加上沙發有一定高度,臉沒有撞到地板。

卓欣給沙發扶手擱得差點背過氣去,口中啊的一聲,雙手撐地,急要爬起來時,突地覺得背上一痛,一個重物壓了上來。

她拼命扭轉頭,卻原來是陽頂天擡起一隻腳,踩在了她背上,陽頂天正笑嘻嘻的看着她。

“放開我。”卓欣身子掙了一下,仍不服輸,狠狠的看着陽頂天:“要不,你殺了我。”


“殺你,那不可能。”

陽頂天笑嘻嘻的搖頭。

wWW¸ тt kǎn¸ C ○

卓欣這個姿勢,整個人分爲兩段,雙腿在沙發上,上半身在沙發外面,小肚子擱在沙發扶手上,她屁股本來就翹,這會兒更是高高頂起。

偏偏她今天穿的又是那種彈力緊身皮褲,更是格外的吸晴,陽頂天忍不住,就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板,嘖嘖讚道:“卓姐,說真的,你身上最性感的,就是這個屁股,嘖嘖,這手感真的好,我都沒玩夠,怎麼捨得殺你。”

“你混蛋。”他這麼一說,卓欣卻罵了起來:“你玩就玩,又沒說不讓你玩,可你玩了之後,還拍了照片想要要挾我,我跟你說,除非你殺了我,否則我絕不跟你罷休。”

她這話一說,陽頂天頓時就尷尬了。

先前卓欣誘他過來,一聲不吭,就讓手下動手,他多少有點惱火,有什麼事,哪裏不滿,至少先吭一聲嘛,所以他下手也沒客氣。

這會兒卓欣說出來,他就知道原因在哪裏了,同時也明白了,卓欣臥室裏,肯定裝了監控。

他先前沒想到這一點,這會兒想到了,明白卓欣是誤會了,但無論如何說,是他的錯。

“沒有,我要挾你做什麼。”

陽頂天明白卓欣動手的原因,就不好再踩着她了,鬆開腳,扶她起來。

卓欣坐在沙發上,咳了兩聲,眼光卻仍然凌厲的盯着他:“你不是想要挾我,拍我照片做什麼?”

“真不是要挾,只是你太漂亮了,我留個紀念。”

陽頂天陪笑解釋:“這是我一個壞毛病,跟冠西哥差不多,得手的女人,特別漂亮的,我就會拍她們的照片,但你放心,我吸取了冠西哥的教訓,即便拍照,也不會讓她們露點,你即然有監控,自然看到了,我昨天拍你的照片的時候,特地給你穿上了內衣褲的。”

卓欣確實是看了監控,陽頂天拍照,確實也是給她穿上了內衣褲,但她眼光仍然不鬆:“先也拍了幾張。”

“先拍的幾張,只拍了你小腹上的紅……紅桃花,沒拍臉的。”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