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湖是白蛤蟆修的,他當年在這湖中靜坐了一年,他把自己所有的虧欠都化爲了湖水。”

雲霄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溫良宮。

“那要如何破解?”

“沒有什麼所謂破解之法,想要釣到魚,就必須要打破自己的心結,你的愧疚,是趕走這些魚兒的根源。”

溫良宮頓了頓後繼續說道:“閉上眼,找到那個心結,然後打開它。”

雲霄很快再次進入自己的心境之中。

“師尊,師尊!”

雲霄大聲喊叫,卻不見他師尊的身影,這次心境終於變幻,雲霄見到的不在是他的師尊,而是另一個讓他愧疚的人,安夏。

“你怎麼會在這裏?”

“怎麼?不歡迎我嗎?”

雲霄看着安夏搖了搖頭。

“從商都到蠻古,我一直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雲霄疑惑的看了看安夏,他清楚一切都是幻象。

“你想問就問,我從來沒有阻止過你什麼。”

“在商都,你爲何要救我?”

“朋友落難,出手相救,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安夏目不轉睛的看着雲霄。

“在你心中,我只是你的朋友嗎?”


“不是朋友還能是什麼?”

雲霄不解的搖了搖頭。

“若我哥沒有屠戮崑崙,你會不會娶我?”

“娶你?”雲霄低頭想了很久,然後說道:“我自幼在崑崙長大,修道除魔是我一生的使命,我從未想過要娶妻生子,你的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

“是不願意想,還是不敢想?”

安夏緩緩向雲霄走來,她的眼中柔情似水,她的姿態千嬌百媚。

雲霄突然擡頭笑了笑,然後長嘆一聲說道:“雲霄啊雲霄,這就是你心中的安夏嗎?醒一醒吧,你的夢做的太長了。”

幻境消除,雲霄終於釣到了自己的第一條魚,但他看上去並不開心。

“恭喜你,終於釣到了第一條大魚。”

“我心中的愧疚還沒有完全消除,但我知道該如何去面對它了。”

溫良宮對着雲霄笑了笑。

“你已經找到了召喚灼華大軍的鑰匙,往下的事情,是你自己的選擇,我幫不到你了。”

“溫師叔這話何意。”

溫良宮看向遠方,沉默了片刻後說道:“灼華大軍,是白蛤蟆苦心訓練的最強戰力,他們所向披靡,卻也嗜血成性,你若將其喚出,定要做好心理準備,想掌控他們對你來說不是難事,但也絕非如你想的那般輕鬆。”

雲霄不解的看了一眼溫良宮。

“師叔帶我來這裏的目的,恐怕不只是訓練我的心境如此簡單吧。”

“你是個聰明人。”

溫良宮起身用手一指,平靜的湖面上突然涌起驚濤駭浪。

“千年之前,蠻古外的大荒,並不像今日一般荒涼,獸族也曾有過,無比輝煌的過往。”

雲霄擡頭看去,一個五彩繽紛的世界浮現在他的眼前。

“你看到的,便是大荒國千年以前的模樣。”

雲霄眉心緊鎖,畫面中的大荒,與今日截然不同,昔日的繁華與今時的落敗,讓人看上去不禁有些唏噓。

“大荒是如何變爲這般貧瘠的?”

溫良宮眉心微皺。

“那應該是在很久遠之前的故事了,那時候的荒界,還在荒神的統治之下。”

“荒神?”

溫良宮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可能現在的人們已經忘記了他曾經的強大,但像我一樣荒獸,還依稀記得,他一人殺上三十六層天的身影。”

“他便是斬斷天地靈根之人?”

溫良宮搖了搖頭。

“天地靈根的枯竭,與他並沒有太直接的關係,顓頊氏絕地天通,神族想拋棄人間界,是不爭的事實,荒只是起身反抗了他們。”

“反抗神嗎?”

溫良宮眉心緊鎖。

“千萬年前,巫妖二族大戰,神族爲了偷取天庭,便將巫妖永久的關押在了虛妄之地,他們爲了徹底抹滅強大的巫妖。讓荒神從亙古引出天雷,便答應荒神,事成之後,將分一層天界給我們荒獸一族,可他們食言了。他們欺騙了我們,他們雖然將最富饒的荒界給了我們,但同時也帶走了我們荒界最強的戰士。” 幾分鐘后鍾長老血糊糊的肉身不動了,身上都是小石子和灰塵,如同燒烤的羊肉串一樣。兩名刑罰人員走上前踢了鍾長老幾腳,確定他死亡后,立即彙報道:「稟教主,鍾長老已經斃命,請教主過目!」

這還用過目嘛,鍾長老死的不能再死了,葛濤揮了揮手,望著被嚇壞的教徒道:「這就是背叛教主下場,你們以後誰敢背叛教主,還有比這更加殘酷的刑罰等著你們!」

「教主萬歲,教主聖明!」眾人立即喊叫起來。

江帆立即小聲地喊著:「教主狗屁,教主混蛋!」

一旁的姬護法嚇得提醒道:「你膽子真大,這要是被人聽到,報告教主,你就完蛋了!」

江帆呵呵笑道:「沒事,不會有人聽到的。」

片刻之後,眾人散去,教主領著盛凌雲去了後殿的議事廳。江帆、黃富、納甲土屍三人回到住處,「帆哥,沒想到盛凌雲來了,她到這裡來有什麼事呢?」黃富道。

江帆搖頭道:「不知道盛凌雲來天魁教的目的,我用千里耳術偷聽他們談話,就知道盛凌雲來天魁教的目的了。」

江帆打開天眼穴,他看到了葛濤和盛凌雲剛剛走進議事廳,立即使出千里耳術偷聽他們的談話。

葛濤進入議事廳后,立即招呼盛凌雲就坐,「盛小姐,盛部長的信函我已經收到了,你們想請但原始太上長老幫忙,可是他老人家已經失蹤多年,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在什麼地方。」葛濤微笑道。

「呵呵,葛教主,我知道天魁教的原始太上長老在你們後山懸崖下閉關修鍊,要不了多久就要出關了!」盛凌雲微笑道。


葛濤頓時大驚失色,「你怎麼知道的?」這可是天魁教中的機密,這個機密只有歷代的天魁教主才知道,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盛凌雲笑而不語,葛濤無奈搖頭道:「其實以你們盛家的勢力完全不用請原始太上長老出手,你們盛家不是也有一位頂級高手嗎?他出手還搞不定嗎?」

盛凌雲露出疑惑之色,搖頭道:「葛教主,在下不明白你說什麼,我們盛家要是有頂級高手還用得上請你們的原始太上長老出手嗎?」

「呵呵,你們盛家的那位頂級高手已經閉關六百年了,只要他出關,還有什麼事情搞不定的!」葛濤笑道。

盛凌雲驚訝道:「葛教主,你開玩笑吧,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此事呢?」

「呵呵,你也許不知道此事,但是盛部長肯定知道此事,他想請我天魁教的原始太上長老出手,無非是想利用他老人家對付高家的頂尖高手而已。」葛濤笑道。

江帆越聽越迷糊,什麼時候盛家還有一位閉關的頂級高手,還有一位什麼高家的頂尖高手?這都是什麼呀?

盛凌雲完全不明白葛濤說什麼,「葛教主,在下根本不明白您的意思!」盛凌雲疑惑道。

「盛小姐,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我會給盛部長回信說明的!既然來了,你就在我這裡玩幾天再走吧!」葛濤嚴肅道,他給了虞靜雅一個眼色。

「是呀,盛小姐,我就陪你到通天谷四處走走吧,我們這裡的風景可漂亮呢!」虞靜雅微笑道,她當即明白教主的意思,是要把盛凌雲引開。

盛凌雲還想說什麼,但是她被虞靜雅拉著走出了議事廳,她只好作罷,她打算晚上的時候再找教主商談此事。

盛凌雲出去后,葛濤立即換了副臉孔,冷笑道:「你們盛家還想奪天下,這個天下是我天魁教的!你們想利用我,做夢去吧!」他眼睛骨碌亂轉盤山如何在坐山觀虎鬥,然後來個漁翁得利。

這些談話以及葛濤最後一句話都被江帆聽見了,「我靠,這位事情越來越複雜了,原來盛家還有一位隱藏的高手沒有露面,聽葛濤的口氣,這位高手十分厲害呢!還有一個高家,難道是京城的高老頭家裡?這個怎麼沒有聽高雅倩提到過呢?」江帆自言自語道。

「帆哥,怎麼了?你說的話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明白呢?」黃富詫異道。

江帆立即把剛才偷聽葛濤與盛凌雲的對話講述了一遍,黃富立即疑惑地搖頭道:「盛家怎麼還有高手呢?從來沒有聽說過呀!至於京城的高雅倩家族更沒有聽說過了!」

「等把這裡的事情了結后,我要找老宋好好談談,也許他知道盛家和高家的一些事情。」江帆道。

「嗯,老宋是組織上的元老,他應該知道一些鮮為人知的內幕。」黃富點頭道。

夜幕降臨了,通天谷被黑夜籠罩,天魁教總部已經燈火明亮,江帆、黃富、納甲土屍三人正在閑聊的時候,突然有人敲門,江帆打開門看,敲門的是小娟。

「小娟,有事嗎?」江帆驚訝道。

「夫人要見你,請你去鳳甲閣!」小娟微笑道。

「教主不在嗎?」江帆驚訝道,虞靜雅找自己有什麼事情呢?竟然要自己去鳳甲閣,她不怕教主撞見呀。

「教主到後山修鍊去了!」小娟道。

「哦,我馬上就是見靜雅!」江帆道,心中暗喜,靜雅肯定是想自己了,嘿嘿,又可以親熱了!

江帆隨著小娟到了鳳甲閣樓下,「黃門主,夫人在客廳等你,你快去吧!」小娟道。

「好的!」江帆應了一聲,心情十分激動,三步兩步就上了樓,人還沒到門口就輕聲喊道:「靜雅,我來了!」

客廳里燈光微弱,門是虛掩著的,江帆立即推開門沖了進去,她看到虞靜雅神色焦急坐在椅子上的時候,突然感覺不妙了,因為他的天眼穴急劇跳動起來。

剛才疏忽大意了,一心想著見虞靜雅,沒有打開天目穴透視鳳甲閣樓上的情況。江帆發現虞靜雅神色不對后,立即掃視客廳,震驚地發現教主葛濤坐在客廳的左側,他臉色鐵青,雙眼望著江帆,如同刺刀一樣。

「教主!」江帆吃驚道,葛濤怎麼在這裡?江帆大腦急速運轉起來,難道虞靜雅出賣了自己?還是葛濤嗅出了什麼?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溫良宮沉默了很久,他似乎想到了一些悲痛的過往。

“神族的貪婪與無恥,超過我們所能忍受的極限,他們將我們視爲他們的奴僕,肆意調用我們的軍隊和勞力,富饒的荒界也被他們不斷的侵蝕,直到最後,只剩下一片又一片的荒涼。”

雲霄面色凝重,他有些不敢相信,但事實就在眼前。

“神族,爲何要這樣做?”

“因爲貪婪是他們的本性,”溫良宮看着雲霄,有些憤怒的說道:“他們侵佔了巫妖的天庭,爲了褫奪人性,他們絕地天通,斷絕與人族來往,爲此還制定了紀律森嚴的天規。”

雲霄心中的道義逐漸崩塌,曾經的信仰,在某一刻,一點點消散。

“在他們眼中,我們都只是他們卑微的奴僕而已,我們供奉他們,卻得不到他們的庇佑,這本就是不公平的事情。”

“那天界的通道爲何會徹底關閉?”

“因爲落敗的神族,他們期望自己散落在人間界的仙靈們,可以重新恢復天界秩序,他們用一座足夠大的監牢,將荒神永遠的困在了裏面,荒界一直想去打破那些封閉的大門,卻被人間界的人四處阻攔,崑崙、古森,他們都是最強勁的敵人。”

“不,真相絕非如此,我們守護的是道義,那些禁制裏,有毀滅天地的力量,我曾經親眼見過。”


Views:
2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