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理他,他嫁人的時候肯定更緊張。”封華說道。

“噗!”方芳一下子就笑了起來。

張漁和張橋反應過來也哈哈大笑。只有方強苦着臉:“我纔沒有嫁人的時候…..”

“彆着急,今天就給你嫁出去。”封華道。

“哈哈哈~”歡樂的笑聲傳遍山谷。

部隊駐地在郊區,而公交車只到3環外,剩下好長一段路需要他們步行。

爲了避免給方遠找麻煩,封華這次沒有展現她的能力,弄來汽車自行車什麼的,而是老實走路過去。此時衆人已經進山,離部隊不遠了。

“那邊有幾個人,哪個是你媳婦?”蘇哲站在高處朝山腳瞭望着。他和幾個戰友,聽說了方遠媳婦今天來探親,死活要跟他一起出來接人。

方遠微笑着看着笑得歡快的封華,他的小丫頭就應該這個樣子,什麼時候都能無憂無慮地笑出來。

“最漂亮那個。”方遠說道。

蘇哲和幾個戰友都抻長脖子往下望,可惜太遠,能從清一色的灰衣服裏分出男女,已經是他們專業素質過硬了。

“那不漂亮那個是誰啊?你媳婦的妹妹嗎?有對象了嗎?”一個戰友問道。

不怪他們這麼問,跟過來的都是單身,而且是幾年見不到一個雌性生物的人,突然見到一個小姑娘,第一時間就往這方面想。

方遠同意跟過來的,都是他物色好的準妹夫。其他有主的或者他看不好的,就不要往方芳跟前湊了,萬一方芳看上了怎麼辦?徒增煩惱而已。

“那是我妹妹,沒對象。”方遠說道。

“什麼?那是方芳嗎?那真的是方芳嗎?哇~”蘇哲驚呼起來。他對方芳,可是神交已久了,雖然是他單方面的。


這麼多年來,因爲方芳他捱了多少揍他都數不過來了!每次一提起方芳,一開什麼玩笑,方遠就要揍他一頓,他都習慣了。

今天他終於要見到方芳的廬山真面目了嗎?

其他人眼睛也亮了,看方遠的模樣就知道他妹妹肯定長得不差,期待! 兩方人在半山腰相遇。

封華見到方遠一下子就笑了起來。方遠也是彎起嘴角,快步走過去,接過她的行李。

“累不累?”方遠問道。雖然知道這點路程對小丫頭來說肯定不算什麼,但是他還是忍不住想問。

“不累!”封華嘻嘻笑着。要不是周圍人太多,她真心給他一個擁抱。雖然昨天晚上剛剛見過,但是她覺得她每次見方遠,都跟一輩子沒見了似的。

方遠身後地人傻眼地看着封華,老大這媳婦可是真漂亮,咋長得?竟然有人可以這麼漂亮!

衆人瞄了幾眼就不敢看了。有一種美,炫目逼人,讓人不敢直視。而且神經敏銳的他們,潛意識地感覺到了封華身上那絲與衆不同的氣勢,更讓他們不敢再看。


還是看看老大的妹妹吧,也挺漂亮的!他們長這麼大,也沒見過幾個這麼漂亮的人。

今天真是開眼了。

至於幾個小夥子,都被他們忽略了。老爺們有什麼好看的?他們天天看,膩死了。

“你好,你是方芳嗎?”蘇哲做了幾秒鐘的心理建設,過來跟方芳搭訕。

方芳看着眼前這個皮膚黝黑,眼睛很大,笑起來一口白牙的年輕人一下子紅了臉,他怎麼知道她的名字?肯定是三哥告訴他的!那他就是三哥給她物色的對象嗎?

好黑啊…..不過笑得挺燦爛,看着就喜慶。

蘇哲多少年來就想讓自己的娃娃臉看着老成點,一直簡直陽光浴,在海邊那幾年更是一頓猛曬,結果似乎曬過頭了,皮膚黑下去之後再也沒白過。

現在看着臉色紅潤美麗的方芳,他心裏突然莫名地涌起一絲絲後悔。

“快走吧,外面冷。”方遠看了一眼方芳道。他很久沒見過方芳了,怎麼上了大學還是這麼害羞?

“走走走。”方強和張漁張橋走過來,隔離開蘇哲和方芳。

真是不矜持!剛見面就過來搭訕!他們也誤會了,以爲蘇哲就是目標人物。

連封華都多看了蘇哲兩眼。她跟蘇哲可是見過的,認識的。只不過她當時在蘇哲眼裏是個少年。多年不見,蘇哲還是老樣子,只不過更黑了一些。

而蘇哲的爲人她經過短暫的相處,也是認可的。

蘇哲突然回頭,看向封華。敏銳的他感覺到了封華的視線。

真是的,這不是給他找事嘛…..老大的媳婦沒事盯着他看幹什麼!回去他是不是又要“加餐”?冤枉啊!

不過只看了一眼,蘇哲就皺了一下眉。大嫂這眉眼,怎麼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讓他一下子想到了一個人。

蘇哲猶豫了再三,冒着捱揍的風險靠了過來。


“老大,嫂子叫什麼名字來着?”蘇哲問道方遠。他跟方遠的妹妹說句話,就惹集體不高興了,他要是敢跟嫂子搭訕,那不是找死?所以還是問方遠吧。

現在的社會風氣就是這麼嚴苛,夫妻走在馬路上都不能手拉手,要拉開距離,最少一個拳頭寬…..夫妻兩個人在信裏訴個相思,稍微開個車,都能被抓出來批鬥,逼死一個兩個。

所以哪怕是戰友的媳婦,他們也不敢輕易跟對方說話,更不敢說貌似搭訕的話。

方遠看了一眼蘇哲,他交戀愛申請的時候自然寫了封華的名字,但是沒人在意也沒人好奇,包括蘇哲,他只要知道方遠有媳婦了就行,他不好奇方遠的媳婦叫什麼。

現在倒是好奇了。

封華看着蘇哲,笑了一下。

蘇哲眼神閃了閃,這一笑,那熟悉感更強烈了:“你是封華的姐妹嗎?”蘇哲忍不住問道。

他認識的時候,封華就是叫封華的。

封華搖搖頭。

“不是嗎?但是你長得跟他很像啊!”蘇哲疑惑道。

“我就是封華啊。”封華又笑了一下。

蘇哲張大嘴看着封華,又看看方遠,驚呆在路邊。

幾個戰友對視一眼,都放慢腳步,圍着蘇哲小聲道:“你認識嫂子啊?”

蘇哲還是有些懵:“我認識封華。”

聰明人都聽出這裏面有故事了:“快給我們講講,你是怎麼認識嫂子的?什麼時候認識的?”

蘇哲張了張嘴,想起了曾經的一幕幕,他不但見過嫂子,他還跟嫂子睡過一個炕呢!不過當時嫂子正在老大的被窩裏……

不行了不行了,明明很正經的事情,說出來怎麼這麼不正經?所以堅決不能說!

方遠正好回頭,意味深長地看着蘇哲。他也想聽聽蘇哲怎麼說,曾經他就怕封華女扮男裝的時候跟他一起夜宿老家的事被她的丈夫知道,有什麼誤會。

現在誤會不會有了,但是說出去還是不好聽,不利於封華的名聲,哪怕跟她在一起的那個人是他。

“也不算認識,我就是聽說過。”蘇哲說道:“老大的心上人嘛,他念叨過很多回。”

這裏都是心眼多的人,沒人信:“我們怎麼沒聽說過。”

“你們能跟我比嗎?”蘇哲嘴硬道。反正說什麼他都不會說得。本來他就不打算說,被方遠看了一眼之後他更不敢說了。

“那是比不了。”衆人點點頭。他們挨的揍都沒有蘇哲多,這個還真不能比。

衆人沒有再問什麼。他們的餘光裏都接收到了方遠那一眼。方遠不只是在警告蘇哲,也是在警告他們。

這裏面有故事,方遠不讓蘇哲說。他們哪敢再問啊?再問就得跟蘇哲一樣了,隔三差五地就被拎到外面嗷嗷嗷一頓慘叫…..那可享受不起。

又走了半個小時,纔到駐地大門口,這是個隱藏在羣山裏的駐地,規模不是很大,但是裏面都是精銳。

見到他們回來,大門口等候半天的人都聚了過了。烏泱泱一片,數不過來。

“臥槽,怎麼這麼多人?不光我們營的,半個駐地都來了吧?”一個戰友驚訝道。


差不多吧,方遠在這裏可是個名人,他的媳婦,不但自己營裏的人好奇,其他營的人一樣好奇。

封華看着方遠英俊完美的側臉,突然想到個問題,這麼多年,有沒有戰友跟他表過白? 肯定有的,因爲封華從無數的視線裏,感覺到了幾股酸酸的惡意。是幾股,不是一股。

也是,性取向是個先天遺傳問題,而且自古就有,沒道理這裏沒有。有人喜歡上完美的方遠,一點都不奇怪。

突然,方遠和封華都扭頭看向東南角方向,那裏有股惡意,極其強烈。

王正澤愣了一下,方遠能感覺到他的目光奇怪,奇怪的是他的“未婚妻”也能感覺到,這就有意思了。

王正澤朝兩人笑了一下,態度親和,彬彬有禮,連眼神都是善意的。

要不是那棵樹下只有他一個人,剛纔的惡意又太明顯,封華都要以爲自己誤會他了。

“誰啊?影帝啊。”封華小聲道。

方遠的眉頭及不可見地皺了一下:“回去說。”

“哦。”封華又看了那人一眼,跟方遠一起去門衛登記,進了大院。

善意的目光還是最多的,封華一行人被熱烈地迎回了方遠所在的營地。到了這裏,就趕緊不到惡意了,頂多是有點酸酸的。

而這些酸,在見過封華之後,慢慢都淡了。對方戰鬥力太強大,他們一點點勝算都沒有!

一行人穿過營地,來到了方遠的宿舍。

封華看着前後加起來300多平的小院子非常滿意,院子比她想象中的大,最關鍵是在山裏,房前屋後的風景非常好。

把多餘的人打發了,方遠這才正式跟張漁張橋見過禮。這是來給小丫頭送嫁的孃家人,他很感動。每個對小丫頭好的人,他都感激。

封華嘻嘻笑着,一邊聽着他們聊天,一邊裏外屋查看着。這裏需要一個花瓶,那裏需要一幅畫,門前要種兩棵茶樹,門後要栽幾棵果樹…..

要忙的事情好多啊!

“看把你高興的,眼睛都亮了,第一次結婚也沒見你這麼高興啊。”方芳一直跟在她後面,打趣道。

“去去去,什麼第一次結婚!這就是我第一次結婚!”封華道。

“對對對,是我說錯了,該打!”方芳裝模作樣地打了自己一下。

封華也沒生氣,拿出自己帶來的大包小包,開始往外倒騰東西。

窗簾要掛上,牀單要鋪好,被套也得換,這些明面上的東西,她都帶着呢,而且是從老家一路帶過來的。


至於爲什麼什麼的不用打掃,方遠已經打掃過不知道多少回了,連門框上面都不見一絲灰塵。

坐在外面聊天的方遠不時朝封華看一眼,眼角眉梢都是歡喜。

張漁和張橋徹底放了心,沒想到這個農村出身的方遠這麼出色,對封華也這麼上心,那眼裏的溫柔寵溺,他們都感覺到了。

而且心裏既高興又難受。那隻單身狗被活生生地硬塞了一肚子狗糧都不帶高興的!

等封華例外看夠,外面也到了午飯時間,方遠帶着他們去了食堂。

伙食一般般,土豆白菜沒有肉,清湯寡水地一盆裏,只飄着一丁丁的油花。

封華有些心疼,方遠都是抽空進空間的,根本來不及在裏面吃什麼補一補,而他幾乎從來不把空間裏的吃的喝的帶出去用,所以她的方遠也受苦了。

不過沒關係,等他們結婚以後就好了,他可以隨便吃!

封華剛要笑起來,就感覺到了那股熟悉的惡意投在她身上。在她看過去的同時,視線轉開了。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