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在這時,一聲聲魔獸的慘叫從他們背後傳來,忍不住探了過去,而後,他們的表情就變的異常難看,媽的,又遇到一個人的,而且又是一個怪物,他身邊到處都是狼屍,足足有幾十具,全身染著鮮血,估計都是狼血,還是不要與他接觸了吧。

「各位大哥,問一下,我走的這個方向對不對?」

「這個……你是不是要找前兩個『一分鐘』?這個方向不對,橫向走兩公里,再一直走應該就可以找到你另兩個同伴,不過你的速度應該要再快點。」隊伍中的老大暗叫倒霉,但還是乖乖地說道,現在他們完全不敢囂張,太變態了!

「前兩個『一分鐘』?」

小柯微微一愣,想了一會才明白他們說什麼,趕緊問道:「他們過去多久了?」

「開始那位偽裝成大武師的超級高手已經離開了一天有餘,第二位穿著華服的公子才離開不到一個鍾而已。」老大乖乖地回道。


「一天有餘?偽裝成大武師?」

小柯再怎麼靦腆也是有爭鬥之心的,聽到他們的話,也被震的雙瞳突起,而後道:「多謝,他不是偽裝成大武師,他本來就是大武師……」

說完,小柯也急急地衝出去,並沒有橫向,那會浪費兩公里的時間,既然這個方向是正確的那就沒問題,競爭之心徹底燃燒起來,他知道蘇木很厲害,但再厲害也只是大武師,不可能牛到什麼程度,可似乎蘇木比他想的要厲害的多,當然,他只是競爭,沒有妒忌。(未完待續。。) 「本來就是大武師?」

看著小柯離開,聽著他的話,眾人獃獃地重複著,最後張大了嘴巴,有些不太相信,但似乎人家沒必要騙自己,可如果那人只是大武師,我們這些帥級豈不是修鍊修到狗身上?

要知道,他們也不是普通的帥級,參加天門演武的,除了個別另類,再弱也算小天才。

「你們說什麼?他還帶著一支帥級以下的隊伍,為那隻隊伍開路,該死,囂張!」

華服青年又遇到了一支隊伍,自然是打聽起蘇木的情況,結果,得知蘇木竟然還帶著一支隊伍前進,而帶著一支隊伍的他還把自己遠遠地甩開,心中湧出了滔天怒火。

即便蘇木隱藏了實力,最多也是武帥巔峰,自己才是武帥級同等級無敵的存在,其他武帥巔峰都不是自己的對手才對,可是這個人……華服青年越想越不爽,特別是之前在月恆小鎮的時候自己還羞辱了他,如果不能超越他,自己這臉豈不是要被拍成豬頭。

「該死,竟敢在我面前裝逼,我要殺了他。」華服青年越想越怒。

速度加快,而這一次他是尋著蘇木的足跡前進的,剛剛那支隊伍還告訴他,因為那名大武師好像不能與其他隊伍有太多接觸,因此他總是會留下腳印指引著隊伍……

只要尋著腳印就可以追上他,然後幹掉他,一分鐘之內。

華服青年心中發狠。

「呃,少年,你也是要找那位大武師是吧?順著腳印走就是。」

不久之後,小柯也追了上來,他是斜斜往上追的,終於也追到正確的方向。遇到了這第二支為華服青年解惑的隊伍,看到這人獨自前進,也有些明白,不等小柯發話,就回道。

「多謝……」

小柯點頭,知道華服青年還在他前面。競爭之心越發強烈,靦腆的臉上閃出堅毅,想了想,他突然不順著腳印前進,而是又問:「這附近有什麼速度快的魔獸?」

得到了答覆后,他便沖向了魔獸的方向。

他有一種神門天賦,可以與魔獸溝通的,他要借魔獸之力,雖然這樣會更危險。畢竟魔獸離開了牠們的領地會被其他魔獸敵視,會受到襲擊,但顧不得那麼多了。


小柯沒有選飛行魔獸,因為那樣會更危險,他又不擅長箭法……

其實很多隊伍都有考慮用魔獸,但不是很強大的那種魔獸確實會更危險,很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鬥爭,甚至會引起魔獸群攻。再說,厲害的魔獸也不可能有八隻。他們可是八個人。

馴服魔獸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又不是從小養……

蘇木同樣考慮過魔獸,但也有同樣的考慮,他是不怕群攻,但很可能會更浪費時間,得不償失。再說,如果不是擅長速度的魔獸,可能速度比自己還慢,而後面遇到風子秋的隊伍就更不考慮了,如果獸皇夾還在的話。蘇木倒是可以考慮捕捉一隻王級巔峰的……

「帥級以下的隊伍,竟然來到這裡,身上還背著這麼多東西,搶了。」

蘇木在前進,遇到的隊伍越來越多,越來越強,而風子秋等人現在也很引人注目,因為他們八人身上個個背著一個大袋子,搶來的東西超來越多,沒辦法,他們又沒有儲物神門空間,只能一個個分擔起來,背著這麼多東西,再加上他們的實力,不惹眼才怪。

「又有找死的。」

風子秋等人現在是無論遇到什麼隊伍都很淡定,有蘇木在,背靠大樹大乘涼啊!

「你們說什麼,找死,你們知道是在跟誰說話嗎?」

「啊……」

這支隊伍有一個剛剛把話說完,就聽到了慘叫聲,而後,就看到了一個身上散發著大武師的氣息的男子出現,幹掉了他們其中的一個人,干,大武師敢對他們出手,還偷襲轟倒了一個人,是可忍孰不可忍,開干……不到一分鐘,他們就都倒了。

風子秋等人的任務又來了,搶東西,什麼都搶,後面的隊伍越強,東西就越多。

蘇木也沒有時間廢話,前進、前進再前進,對於風子秋等人總是會惹麻煩的特性,他也不是很在意,本來吧,如果不是風子秋他們,他也是要找機會來幾場戰鬥,驗證一下自己的實力什麼的,同時戰鬥也可以不斷領悟自己的勢……

再說,還有天門高手跟著,自己高調一些也可以引起重視。

而如果沒有風子秋他們,自己要高調點還要想一想方式,如果故意發起攻擊會不會惹得天門強者的反感之類,現在是別人要搶風子秋他們,自己被動出手,又怎麼會引起反感?

眨眼,一天又過去……

四天半了,蘇木已經忘記遇到多少支隊伍,總之,後面的隊伍真的不好對付,最後遇到的兩支他都要爆發出戰魂才能在一分鐘之內搞定,不然,太難了……武帥巔峰的對手,還不是普通的武帥巔峰,果然厲害啊,而且,幾乎個個都有底牌和神門天賦……

這一天,他走的並沒有像前面那麼快,因為戰魂的使用,他開始需要休息時間。

同時,他偶爾也會遇到強大的魔獸,小金也偶爾會提醒他,某某處有好東西,速度自然就慢了許多,當然,後面無論是蠻族還是魔族都要厲害許多,還要幫風子秋等人渡過呢!

幸好風子秋等八人有護體玄寶,不然還真幫不了。

只是即便如此,又過去一天,後面的華服青年和小柯還是沒有追上來,當然,蘇木是不知道華服青年和小柯正追著他,即便知道,他也不會改變自己的前進方式。

「最後關卡,也就是前面魔族和蠻族建立起來的小要塞,通過要塞即可抵達目的地,在這裡,解除一個小時接觸的限制,可以聯手,不可再內鬥。」

四天半,蘇木和風子秋等人在走出一片兇險的魔獸聚集地之後,前面出現了一條與最初進入月恆谷時有些相似的峽谷,不過這條峽谷比進來時那條充滿「勢」的大的多,也險峻的多,同時,在峽谷的中央還有一座不算巨大的要塞,上面赫然有魔族和蠻族的存在。


魔族和蠻族聯手,這可不是常見的事情,畢竟魔族和蠻族間也是敵對關係,但這些被捕捉回來的,想要活命,想要找機會逃出去,那隻能聽話地成為人族磨練的對象……

蘇木和後面百米之外的風子秋等人聽到這話都是稍稍一愣,忍不住往前面看去,又看到前面多了一些帳篷之類的,足足有上百人在帳篷的周圍,大多數都觀察著峽谷內的要塞,似乎還有七八個人聚集在一起商量著什麼,這些人個個都有武帥巔峰的實力,比之那些沒有參加討論的都要強大的樣子,雖然都是武帥巔峰,可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就是不一樣。

「勢……」

蘇木輕輕地道,這七八個商量著事情的人都散發出「勢」的氣息,都擁有「勢」,而其他人,即便有也沒有他們來的強大,看來,「勢」確實是非常重要的東西。

「當然,遲到的人該怎麼做還是怎麼做!」

說話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身上散發著恐怖的氣息,一看就知道是天門的導師,最開始的話是對著風子秋等人說的,而後面這句則是對著蘇木去的……


「導師,這……」


風子秋也看到那要塞,竟然還要蘇木獨自一人通過那要塞,這怎麼可能?

「遲到的規定就是這樣,如果怕死,現在就可以回家!」中年導師冷冷地回道。而後不理會地閃了,只留下欲言又止的風子秋等人。

倒是蘇木不是很在意,這本來就是預料中的事情,不過還真難啊。

一眼望去,要塞上的魔族和蠻族就有上百之多,也不知道裡面還藏有多少,不過,再怎樣王級以下組的對手都不可能太強,群戰,如果只是低等級的,再多也無懼。

「就到這裡吧,我們月恆谷中心再見。」蘇木思量了會後,就看向風子秋等人道。

「蘇木兄弟,要不你在這裡等等,到時候等那些武帥高手攻過去,你再順帶過去……」

「想的倒美,遲到的,如果借他人之力通過要塞,作廢。」

風子秋的話還沒有說完,原本不知道閃到哪裡去的中年導師又詭異地出現,冷冷地說了一句,而後再看向蘇木,再道:「不要取巧,即便你在這裡等,即便其他沒有遲到的人將要塞衝破並殺掉很多敵人,天門也會再補充新的蠻族和魔族,也只有等補充好你才能挑戰,說不定等補充好,七天的時間就到了,我勸你還是現在就去衝擊要塞,要不就滾回家去。」

話音一落,他又不見了,真是神出鬼沒的導師……

「導師,不是還有一分鐘的接觸時間?只要在一分鐘之內跟著大部隊前進不就行了?」

這時,那位對蘇木很崇拜的女生忍不住叫了起來,是啊,還有一分鐘呢,等大部隊把要塞沖的差不多,蘇木再借著這一分鐘的時間,高速衝擊過去,還是有機會的。

因為崇拜,那女生對導師的苛刻也很不憤,才開口叫道。

「哦?從現在起,一分鐘的接觸時間也作廢……」中年導師的聲音傳了下來。(未完待續。。) 「怎麼可以這樣?」

瞬間,風子秋等八人幾乎都張紅了臉,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簡直就是**裸的打壓,壓根就沒有想過要讓蘇木繼續參加天門演武嘛。

「蘇木……」風子秋忍不住要說兩句什麼……

「一分鐘的時間已經作廢,不能再接觸,我先走了。」

蘇木起步,向要塞的方向走去,這句話他也是邊走邊說的,他不知道為什麼天門會這麼苛刻,但很顯然,用嘴是不能辯駁的,只能用實力來駁!還有……搏!

「當然,如果你能獨自衝過要塞,還可以通過後面第二重考驗,彌補你遲到的過失,那麼也會有別人所沒有的獎勵,天門賞罰分明。」中年導師的聲音再次傳了下來,而蘇木的身形只是稍稍頓了下,並沒有回應,繼續朝小要塞的方向走去……

「咦,又有新的隊伍來了,歡……呃,帥級以下!」

與此同時,那邊正商討著怎麼衝破要塞的天才們也發現了蘇木等人的出現,並派人迎了過來,可是當迎過來的人看到蘇木和風子秋等人的實力的時候,卻瞪起了眼,話也說不下去了,怎麼可能,帥級以下的隊伍怎麼這麼快就到了這裡,他們開了什麼外掛?

此時,迎過來的那人注意力都放在帥級以下怎麼可能這麼快到達的疑問里,忘記了蘇木和風子秋等加起來是九個人,天門規定,任何隊伍都只能有八個人,也無視為何蘇木和風子秋等人距離拉的那麼遠,終於,再愣了好一會後還是有人問道:「你們怎麼來到這裡的?」

問的是蘇木。因為蘇木走在最前面……

可是蘇木卻回都不回,因為一分鐘的接觸時間作廢,因此,他不再跟任何人說話,剛剛最後跟風子秋等說了那句,他還有點擔心被天門詬病呢。幸好天門導師默認了。

對於天門對他的態度,蘇木心裡肯定還是很不舒服的,或許還是因為對他潛力太低的一種輕視吧?要逼他離開天門演武,但還是那話,他被輕視的還少嗎?既然你們要逼我離開天門演武,我就是不離開,我就是要用實力來解決你們的輕視……

至於後面補充的那句賞罰分明,恐怕是天門導師為了找平衡的緣故?

「小子,問你話呢!」

迎過來的人看到蘇木無視。惱怒地道,一個大武師小子竟然無視他的問話,很遺憾,這個大武師小子還是無視,鳥都不鳥他,徹底怒了,迎過來的人也是武帥巔峰的實力,而且還是那個討論小組中的一員。也就是被公認的領導之一,不過。在領導中屬於最弱的,因此才會被叫來迎接新隊伍,本來因為最弱心裡就憋氣,何曾想到了這裡還被大武師無視。

「大武師小子,給臉不要臉……」

怒火中燒,就要動手教訓下這個大武師。可他剛剛出招,大武師小子就一個閃身沖向了要塞,是要逃跑嗎?很好,就看你一個小小的大武師能不能逃的過……

追……

迎來的人果斷無視風子秋等,只想教訓蘇木。可他越追越驚,越追越怕,慢慢地,他停了下來,再追下去恐怕就要面對魔蠻聯隊的利箭了,這小子是要去找死,還是瘋了嗎?

「劉兄,怎麼回事?那個大武師怎麼……」

「不知道,可能是瘋了吧?」

這邊的情況自然也引起了整個大部隊的注意,都走了過來,看了看在前進中的大武師又看了看那個追著大武師的人,疑惑地問道,但這位怒火中燒的傢伙又怎麼可能知道,甚至他的怒火已經不見了,跟一個瘋子較什麼勁,哦,很可能他還是一個聾子……

「娘的,看來我是要被所有人敵視了,但規定我不能與任何人接觸,我有什麼辦法?」

蘇木停了下來,對後面的變化自然瞭然於心,有些鬱悶地暗道,但很快又搖了搖頭,被敵視又如何,他還被無數人輕視呢,以現在的境界來看,他也不可能贏得什麼人的好感,現在還是想辦法通過要塞再說,其實,如果動用奇門之陣,還是可以輕鬆地潛過去的,但這裡可是天門,周圍都是天門的高手,奇門之陣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能暴露。

「既然如此,那隻能衝過去,以最快的速度,同時備好『回氣』的丹藥。」

蘇木思考了下便冷冷地抬起頭來,死死地盯著要塞上面已經蓄勢待發,只要他再前進一步就會射出利箭的魔蠻聯軍,而後便是緩緩盤坐下,他需要調息和休息了一會。

「他這是要幹什麼,看樣子似乎是想要獨自一個人衝破要塞?」

「呃,除非他瘋了。」

天才們也被蘇木給搞疑惑了,恰在這時,之前迎向蘇木的那個劉兄又指了指後面的風子秋等人道:「對了,那邊還有一支全由帥級以下組成的隊伍,我去問問……」

「魯老,是不是太狠了?」

就在那個劉兄走向風子秋等的時候,在某個在場所有人都發現不了的地方,中年導師看著旁邊魯老問道,事實上,三天的遲到考驗,並不包括獨自衝破小要塞這一項,是魯老新添加進去的,也就是說,本來獨自一人來到這裡,雖然還不算真正通過遲到的考驗,卻可以取消一分鐘的限制,與其他人一起聯手衝擊要塞,但魯老卻臨時改變了注意。、

連中年導師也弄不懂魯老是要幹嘛,但是魯老就是月恆谷的老大,他說啥就幹啥,之前的那些話,全是魯老授意的,他當然不會認為魯老故意刁難蘇木,畢竟沒有那個必要,很明顯是對蘇木的考驗,可是這個大武師就是再厲害,也不可能沖的過要塞啊。

「狠,狠才能讓這小子給我更多驚喜,當然,我也不認為他能衝過要塞,我只不過想看看他的全部實力而已,放心就是,我可不想讓這樣的寶貝死。」

「可我剛剛話說的那麼滿,沒衝破就滾蛋,到時候該怎麼說?」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