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說!」雲邱南雲淡風輕地笑道。

既然有人要強出頭,這些老傢伙當然沒有意見,所以一行人移駕到了演武廳。

「子航,你覺得王子陵有幾分勝算?」王子陵一直都是不惹眼的那位,很低調,所以王子越對他並不了解。

「他是中高級初級魔法師,土火雙修,而且是同齡人之中最努力的,就算輸應該也不會太難看。」子航一雙眉目盯著雲邱南,總感覺他身上有種危險的氣息,就像有一頭猛虎正在沉睡,隨時都會蘇醒。

「不管怎麼說,在這麼多兄弟中,我看他最順眼。」王子越笑道。

「哦,原來王子越哥一直瞧我不順眼啊!」子航抓住王子越的語病,打趣道。

「哪有,我才不是這個意思!」王子越一糗。


演武場上,王子陵與雲邱南各就各位。

「請指教!」

「請指教!」

禮儀過後,兩人從空間戒指中召喚出魔法杖,周圍靈力洶湧澎湃。

「火球術!」

王子陵不發一言,直接開打,直接拿出看家本領--三星連珠,三個熊熊燃燒地火球一往無前地向雲邱南衝去,而且封死了他的退路。

「好!」

王子陵一出手,滿場鼓掌,一是為他非凡的實力喝彩,二是為自己喝彩,這種時刻當然要站在自己家族這邊。

躲不過,就只能防禦。

但是雲邱南顯然有其他想法。

「彈力牆!」

「什麼,他竟然想用水系魔法把火球反彈過去,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這下子不僅僅是小傢伙門大呼小叫,老傢伙們也長大了嘴巴。


水系魔法一直是最不具殺傷力的,可是不要小看了人的創造力,絕代風華的魔法師通過研究,針對水系優越於其他任何魔法的柔性,開發出了強大的反彈法術,這被稱為魔法史上最偉大的創造。

只是因為條件苛刻,要掌握這種法術,必須要有強大的心力修為和靈力修為,不僅僅能夠精確的掌控魔法元素,還要讓他們保持自由意識。

大多數魔法是硬魔法,也就是裹脅著魔法元素橫衝直撞,或者是通過壓縮,破壞魔法元素之間的平衡,引發爆炸力。

而反彈術則屬於軟魔法,他們是通過讓魔法元素之間保持合理的間隙,從而生出一種家族感,一起眾志成城地守護。

一粒魔法元素的反擊可能不值一提,可是成千上萬個呢?

「天啊,他成功了!」

戰場瞬息萬變,王子陵的殺手鐧被反彈回來,成為了雲邱南的攻擊手段。

王子陵一臉見鬼的神情,古井無波的臉龐被錯愕替代,這種手段他只是聽說過,但從來沒有見過。

就是學院里的教授,也只有幾個會使。

直到火球已經飛到他跟前,王子陵才手忙腳亂地發動「地之守護」,匆匆凝結而來的法術,怎麼可能抵擋得了精心準備的三星連珠。

不過幸好這些魔法元素與他有很強的親和力,加上「地之守護」的阻攔,王子陵快速把他們一一分解,總算有驚無險地度過了這場交鋒。

「你的心理承受能力不行!」雲邱南沒有趁機攻擊,而是點評道。

「對付你綽綽有餘!」

「地刺!」王子陵不敢再用火系魔法,轉而使用地系魔法。

雲邱南腳下,突然長出一個個尖利的突刺,足足十厘米,要不是他反應的快,一躍而起,腳掌就要被洞穿。

雲邱南剛要落地,就發現腳下一個個突刺正在冒出,他當機立斷,將魔法杖插進地里,人飛身在上。

「冰牆!」

隨著雲邱南的吟唱,地面結了一層十厘米的冰面,剛好把這裡召喚出的突刺都包裹進去。

「他為什麼不用泥沼術瓦解這些地刺?」王子越問子航。

「你想站在一堆泥濘里嗎?」


「子航就是聰明,不過,這傢伙竟然學會了比水系更高級的冰系魔法,不簡單啊!而且王子陵的兩種魔法都被克制,接下來怎麼辦?」

王子陵突然身體一陣搖晃,心裡驚訝極了,怎麼可能?

他剛剛本想再次發動「地刺」,可是卻被地系魔法元素反噬,這層冰面的強度肯定非常不一般。

「你就這麼一點本事嗎?」雲邱南似乎很失望,搖頭說道。

「還有,霹靂球!」王子陵身體旋轉,手中一顆小型火球被扔了出去,而它的軌跡卻無法捉摸。

「雕蟲小技!」雖然無法判斷火球的軌跡,但是雲邱南一點壓力都沒有,直接召喚「水之結界」,火球以一個刁鑽的角度砸在上面,卻只是引起一點漣漪。

「火爆!」

當兩顆小型火球在雲邱南身前相撞,竟然爆發一股衝擊波,把水之結界撕開一道小縫。

不過很快就被雲邱南補上。

「王子陵兄,你這是戲弄我嗎?」如此毫無威力只見技巧的攻擊,讓雲邱南索然無味,有一種儘快結束戰鬥的心思。

王子陵沒說話,但是卻面色一肅,一咬牙,「大型霹靂球!」

還是之前那一招,但是卻是大型火球,而且這一次是,三顆齊發。

頭一回的三星連珠都是從正面攻擊,但是這一次的,雲邱南無法預言他的落腳點,也就無法用反彈術。

「加強版水之結界!」雲邱南加強防禦。

「這是魔武!」王子越旁邊,子航突然凝重地說道。

「什麼?」王子越迷茫。

「王子陵似乎是在走一條武技與魔法相結合的道路,魔法師只有修鍊到異能者,才能精神力外放,去控制魔法在空中的軌跡。但是如果借用武技的發力技巧,扔出魔法,就能達到現在的效果!」

武技是最重技巧的,而魔法是最沒有技巧可言的,就是兩個魔法師之間的對轟,誰的魔法強,誰就能堅持到最後,這也是為什麼那些老傢伙一聽雲邱南是中級魔法師,就戰意全無。

王子陵之所以堅持到現在,是因為雲邱南一直在防禦,根本就沒有攻擊。

但是,這一次王子陵卻逼得雲邱南不得不出手。

兩顆火球竟然在雲邱南背後相撞、爆炸,第三顆在他右邊爆炸,巨大的衝擊力把雲邱南擊飛。

乘著雲邱南身在空中,王子陵打出了一套連擊。

「飛龍在天!」

王子陵用出了他目前掌握的最高級的魔法--飛龍術,一條熊熊燃燒地黃金古龍騰空而起,朝空中的雲邱南撲去。

「要贏了嗎?」觀眾都有這樣的疑問。

「哇偶,飛起來了!」

本來正在下落的雲邱南的身體竟然開始上移,震驚全場。

「風系魔法!」

金木水火土是五大基本魔法,但是還有更勝一籌的魔法,風系魔法、時間魔法、空間魔法、雷電魔法、黑暗魔法等等。

只是這些特殊魔法需要特殊的體質,而且很多咒法已經失傳,也就說你攜帶這種天賦,也沒有方法檢測出來。 現在魔法大陸上,特種魔法師已經成為了瀕危物種,非常珍貴,因為他們可能創造奇迹,補全一系魔法。

「冰隕術!」

身在空中,雲邱南大喝一聲,只見王子陵頭頂馬上落下數十塊大冰塊,根本無法躲閃。

剛剛發出一個大魔法,卻被人家輕易躲過,心裡、身體都異常疲憊,王子陵竟然難以作出有利的防禦。

「冰下留人!」

正在這時,王子越突然沖了出來,跑到王子陵身邊,給兩人套上一個地之結界。

「不要!」場上幾個關心王子越的人都大叫出聲,王子越區區一個初級階段的初級魔法師衝上去不是陪葬嗎?

數十塊大大的冰塊淹沒了兩人,眾人預想地慘烈場面並沒有出現,只見王子越正弓著身子,大口大口的喘氣。

而他身邊,王子陵正不可思議地盯著他。

好吧,不只是王子陵,而是全場的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看向王子越。

這是他們知道的那個廢材嗎?不是說只有低級中級魔法師的水平嗎,怎麼可以抵擋中級魔法師的攻擊。

不少人揉揉眼圈,以為出現了幻覺。

而魔法王則是激動地搓著手,這小子,難道一直都在隱藏實力嗎?

「別看著我,我也不知道我怎麼做到的!」其實不僅僅是眾人震驚,連王子越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剛剛所作下的事情。

他已經有一年時間沒有與人交過手,所以對自己的能力並不了解,他覺得自己一個低級初級魔法師去和人交手,就是找虐,所以為了不被好事者欺辱,他都是常年一個人躲起來修鍊,連課都很少去上。

「不管怎麼說,謝謝你!」王子陵先是苦笑,然後伸出手,感激道。

「別這麼說,我是看你順眼,當時沒多想就跑出來了,其實現在想一想太欠考慮了,最後要不是你加了一層防禦,咱倆都得玩完,這是我們共同努力的結果!」王子越和王子陵握手,拍拍胸口,心有餘悸道。

王子越不了解自己的實力,所以也不可能發揮出所有實力,他抗住了第一波第二波冰降,但是第三波的時候卻是搖搖欲墜,這個時候還好王子陵緩過了氣,接手過來。

場外,雲華長老笑著問魔法王,「看不出來,你們王家很團結啊!一對一的挑戰竟然都有人出手幫助。」

笑裡藏刀的責問啊!

魔法王也只能賠禮道歉,「雲華長老說笑了,這場較量,大家都知道是雲邱南勝了,我們王家心服口服。王子越只是上去救人,這種小小的較量,如果釀成流血事件,會傷了王雲兩家的和氣!」

魔法王也不是吃素的,話里暗藏著著話,雲邱南雖然天賦出眾,可以說是年輕人之中的翹楚,但是現在不過中級魔法師,難道還能影響到什麼嗎?

當年王子越也是天賦出眾,但是現在成了一介廢材,當然,現在廢材的名頭可能要摘掉了吧。

以低級初級魔法師對抗中級魔法師,這樣的戰績可能高級初級魔法師也辦不到吧。

天才這世上多的是,但很少有人能夠一直天才下去,最終問鼎王座,所以現在的雲邱南並不能增加雲家的實力。

也許未來雲邱南可以成為第二個魔法王,但最少他現在不是。


「哼!」雲華長老沒有再多說什麼。

「王子越哥哥,你嚇死我了!」子航跑到王子越身邊,本來紅潤的小臉現在毫無血絲,看起來剛剛確實嚇得不輕。

「好了,是我的錯,讓你受驚了!」王子越一陣安慰。

然後子琳也過來慰問,接著就沒有其他人了,現在王子越的朋友就這麼寥寥兩三人而已。

「王子越,這次的黑森林試煉名額,我支持你!」王子陵已經把王子越當成過命兄弟,在回會議室的路上,摟著他肩膀,在他耳邊說道。

王子越搖頭,這給他一種攜摁求報的感覺,「王子陵哥,不用,大家公平競爭,而且不是有三個名額嗎?王子陵哥如果退出,說不定我也會被別人擠掉。」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