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湛森離開會場之後,趕緊叫成九一送來一套乾淨的西裝,他可不想讓那個污穢的女人沾染自己。 換好了西裝,心中還是擔心家裏的小女人,轉身離開會場。

王書音還在會場內尋找墨湛森的身影,殊不知那人已經離開。

別墅

“還沒睡?”

墨湛森一進客廳裏,看見小妻子在認真的織着東西,走進一看才知道是小孩的小襪子。

“嗯,不困。你怎麼回來這麼早?”白漱寧放下手中的針。

墨湛森脫掉外套坐在小妻子身邊,握着她的雙手,眼底盡是柔緩,語氣寵溺:“擔心你。”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總是能打動小女人的心扉。

雖然沒有華麗的詞藻,但是她知道這是她家墨先生深沉的愛!

“酸死了。”

白漱寧一邊撒嬌,一邊倚在丈夫懷裏,嘴角洋溢着幸福着味道。

胳膊上的力道緊了緊,墨湛森下巴抵在她得頭頂,聞着髮香,他覺得歲月靜好。

時間就這樣靜止了幾分鐘,兩個人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心跳。

突然白漱寧的聲音打破了靜謐:“動了,動了。”

感受着肚子裏寶寶的胎動,白漱寧很高興。

每一位媽媽都期待和肚子裏寶寶的互動,白漱寧也不例外。

墨湛森定睛看着小小起伏的肚子,心中歡喜,寬厚得手掌附上去,感受着baby的存在。

“你這個小不點,可是讓你媽媽受了不少罪,看你出來不教訓你。”

突然肚子裏的寶寶像是聽懂了爸爸的話一樣,不動了。

白漱寧瞪了一眼丈夫,在責怪。

都怪你,寶寶都不跟她互動了。

墨湛森委屈啊,他也只不過是隨口說說,誰知道肚子裏的寶寶聽懂了。

“寶寶,你放心,媽媽是你的後盾,看爸爸敢欺負你。”白漱寧說的時候,餘光掃射着墨湛森,好似在警告。

墨湛森苦笑不得,他這個“壞爸爸”人設拿定了是不?

就在兩個人眼神對峙的時候,肚子裏的寶寶又開始不安分的動了起來。

“他是順風耳嗎?”

這個當爹的調侃起自己的baby。

“墨先生,你能不能有點常識?這是母子連心你懂不?”白漱寧無情地嘲笑了他。

一句墨先生,讓墨湛森全身的毛孔舒張,突然探身過去,低頭在白漱寧的耳根處吹着氣,聲音低沉:“那墨太太,天色已晚,咱們是不是應該……”

墨湛森故意不說全,這樣的話讓白漱寧更加浮想聯翩。雖然是老夫老妻了,但是她還是羞紅了臉:“別這樣,寶寶會知道的。”

看着小嬌妻緋紅的小臉,他突然邪魅一笑:“夫人,我說的是該睡覺了,你臉爲什麼這麼紅?”

被調戲的白漱寧立馬反應過來,瞪大了杏眼,咬着小嘴,看着男人。

得逞的墨湛森,立馬起身,邁着修長的雙腿遠離風暴中心。

白漱寧站起身,掐着腰,擡起胳膊指着逃跑的當事人:“墨湛森你個混蛋!”

說着,白漱寧氣不過的快不追了上去。

Www¤т tκa n¤¢〇

餘光看見小妻子追過來,墨湛森趕緊停下了腳步,轉身往回走,黑着臉呵斥:“白漱寧,給我站在原地!”

被氣急的白漱寧哪裏站得住,一想起被調戲的畫面,叔可忍嬸不可忍!

走到小妻子面前,墨湛森彎腰輕輕抱起妻子:“讓你不老實,小心肚子裏的孩子。”

突然被抱起的白漱寧十分不配合,但是聽到孩子,老實了些許,但是嘴上依舊滔滔不絕:“墨湛森,我告訴你,別以爲那孩子做擋箭牌,我就會饒了你?”

墨湛森抱着她,走上樓梯,每一步都踏實穩健,因爲懷裏的就是他的全部珍貴。

“哦?一會兒我到要看看你是怎麼不饒過我的?”墨湛森挑眉,語氣中帶着曖昧。

白漱寧看着他痞帥的笑。

好吧,她只能投降。她知道在口才面前,她永遠敵不過他。

家裏的傭人們看着少爺和夫人的恩愛,都很羨慕。

人人都想嫁給墨湛森這樣的男人,人人也希望自己是白漱寧,擁有世上獨一無二的愛。

房間裏。

“我錯了,啊哈哈。”

“真的錯了,下次還敢不敢亂跑了?”墨湛森拉着白漱寧的腳撓癢。

“不敢了,不敢了,啊哈哈。”白漱寧眼角笑出了眼淚。

得到了白漱寧的保證,這樣墨湛森才放開了她。

得到自由的白漱寧,趕緊收回自己的腳腳,生怕再被墨湛森捉去。

“墨湛森,你今天給我去睡客房––”

白漱寧拿着枕頭扔向眼前的罪魁禍首。

看到小妻子動真格的,墨湛森一秒向惡勢力低頭,語氣緩和帶着諂媚:“墨太太,剛纔墨先生錯了,下次不敢了。你說怎麼懲罰我就懲罰我?”

白漱寧眼睛一轉,帶着壞壞的笑,表面上還是表情嚴肅:“真的?”

“真的。”

在墨湛森期待的眼神中,白漱寧皮笑肉不笑地說:“那你去睡客房吧。”

一句話,讓墨湛森嘴角直抽,還是逃不了去睡客房的命運。

算了,看着牀上小女人笑顏如花的樣子,不跟她計較。

墨湛森假裝哀怨的眼神,抱起被扔過來枕頭可憐巴巴的往外走。

白漱寧被逗的哈哈大笑,趕緊拿起牀頭櫃的手機拍照留念。

咔嚓。

墨湛森背對着小妻子,對於她想做的事情,他會盡全力配合,嘴角勾起一抹寵溺的笑,離開了房間。

啪嗒!

門被關上的一瞬間,白漱寧哼起了小曲,今天終於揚眉吐氣一回。

帶着愉悅的心情,白漱寧把剛纔的照片發在了微博上,再配上文字,也艾特了墨湛森。

做好了這些白漱寧開開心心入睡。可能是孕婦的嗜睡的原故,她很快進入了夢鄉。

墨湛森從房間出來之後,轉身去了書房。

開玩笑,現在出去只不過是緩兵之計,一會兒他還是要回去睡覺的。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不知道白漱寧明天早上醒來看見睡在旁邊的某人,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第二天早上,陽光明媚,和煦的陽光撒進來,照在兩個人的身上。

“嗯。”因爲陽光刺眼,白漱寧在墨湛森的懷裏動了動,小聲哼唧。

“乖。”墨湛森找了一個遮擋太陽的位置,在她的眉間落下一吻。 感受不到陽光的照耀,白漱寧安靜了很多。

一秒,兩秒鐘,三秒鐘……

突然白漱寧睜開了雙眸,看着眼前不斷放大的臉啊的尖叫起來。

“墨湛森,誰讓你進來的?”白漱寧推開眼前的男人,扶着肚子緩緩坐起來,質問他。


昨天晚上她明明記得已經鎖好了門,就怕他不遵守約定,可是––

被尖叫聲吵醒的男人,睜開妖孽的丹鳳眼,清晨起沙啞的嗓音:“我夢遊了。”

這麼扯的理由,白漱寧能相信都出鬼了。

白漱寧氣呼呼地想着昨晚的事情,終於想通他是怎麼進來的。


這是他家啊,管家那裏有備用鑰匙,可以隨時進來啊!

還是她道行淺啊,看來她得跟管家把鑰匙都要來。

所謂知妻莫若夫,他知道妻子現在心中想的一定是把所有鑰匙都搜走,但是他早早就偷留了一把,再不濟還有開鎖師傅。

白漱寧要是知道就一會兒的功夫,自己的政策,早就被墨湛森研究好了對策,一定會被氣的炸毛的。

白漱寧不在理會男人,轉身下牀,她得晨練,不能當擱。

看着妻子不言不語,墨湛森以爲自己玩兒大了,小妻子生氣了,趕緊下牀去追;”墨太太,你生氣了?”

白漱寧閉上眼睛,氣定神閒。

“好了,我知道昨天是我錯了,我沒遵守約定。”

聽到男人的道歉聲,白漱寧緩緩睜開眼睛:“再有下次,趕你出門。”

“是,是,夫人說的對。”

本來夫妻之間就沒有什麼對錯之分,一個男人都做到這個份上了,白漱寧也是懂的尺寸的女人。

“暫時原諒你了。”

她一副大赦天下的樣子。

都說女人的溫柔懂事是男人寵出來的,這句話一點也沒有錯。

“那墨夫人可否賞臉共進早餐?”

“走吧。”

鍛鍊了一會兒,白漱寧覺得也該休息了。她帶着笨拙身子走向廚房那邊。

“少爺,夫人,早。”老管家看着二人幸福的樣子,心中替自家少爺開心。


自從夫人走進少爺的生活中,少爺得生活中增添了很多色彩,而且人也開朗了很多,臉上的笑容也增多了。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