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臣和艾洛三人也沒有意見,媚婉兒說的不是沒道理。斯恩苦笑一下:「這文縐縐的事,我不擅長,木辰你有什麼好主意?」

木辰一笑:「這裡,我發表意見不太合適吧!」

左楊慕一挑眉:「木辰大哥,咱們之間,不分這個!你說說看!」

「是,公主!」木辰清了清嗓子,上前一步朗聲說道:「諸位,我雖然身份低,但是與公主的時間最長,深知公主為人隨和,沒有架子,也非常的保護我們,深知為了我們可以連性命都不顧!所以,我和斯恩,才如此堅定的和公主一起面對困難!」

木辰看著台下之人,繼續說道:「我們都是白羊星域的人,是白羊星域的守護者,不過我相信,我們公主有一天會將白羊星域變成黃道宮內地位最高,最強大的聖域,所以我提示,我們尊稱公主為白羊星聖主!」 木辰此話有兩層意思,一是告訴左楊慕,別看我和斯恩現在地位不如艾洛他們,但是我們對你的心沒變,也在暗示左楊慕;二,是告訴下面其他族落之人,左楊慕是他們值得追隨之主,可以共患難,共富貴的,為左楊慕籠絡人心。

果然,木辰的話說完之後,台上台下一片叫好聲,齊齊同意木辰的提議。

木辰退回去,名臣走出來:「請白羊星護符!」

台下露絲抬步走出人群,手中托著個木盤,鋪著獸皮,上面反射著道道光芒。左楊慕愣是沒看清是什麼物件。

今天露絲也換了一身衣裝,是左楊慕特意交代媚婉兒為露絲準備的。露絲一身白色的衣裙,頭髮紮起,留了兩縷金絲垂於胸前。退去了往日的也行,添了一份莊重。原本就嬌艷欲滴的美人,更是楚楚動人。

來到左楊慕身前,露絲身子下俯,雙手將木盤高高的舉過頭頂。礙於場合,左楊慕也沒有阻止,這才看清盤中之物。一隻藍水晶雕刻的完整公羊鏈墜,就連鏈子也是藍水晶的材質。左楊慕只看了一眼就喜歡上了,她沒有去想著項鏈隱藏著什麼秘密,她只是被這漂亮的外形所吸引。

這是名臣在一旁說道:「請公主佩戴護符!」

左楊慕面色不變,平靜如水,伸手將項鏈拿起,手指一捏,戴在了白凈的脖子上。

名臣又喊道:「禮成!請聖主賜福!」

左楊慕聞言,臉上第一次露出笑容,看著台下眾人:「如今惡魔作祟,外敵當前,行今日祭典之禮,實為不妥,來日戰場,我希望各位守護者,可以用命!統一星域,掃除惡魔,趕走外敵!為此,以我白羊星第一代聖主的名義,賜你們血脈之力,從此你們不再是守護者,而是白羊星聖使!」

說完,名臣、艾洛、冥駿、媚婉兒、斯恩還有所有守護族人,拜俯於地。左楊慕朗誦記憶里的咒語,雙手在胸前合實,美目半閉。星旋開始慢慢旋轉,就看見她合實的雙手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當光芒倍增之時,左楊慕雙手拉開,像是撒花一樣的,想四方撒去。

頓時無數的小星星向著四周散落而去。第一個改變的事台上幾人。金色星星先是落在了眾人胸前的羊頭項鏈墜,隨後項鏈墜一道光芒閃爍,瞬間就消失。在看在名臣等人的額頭上出現了那枚項鏈墜的圖案,而透骨的左目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顆泛著金色的星星,漸漸失去了光芒。

這一切雖然很快,就是一眨眼就過去了,在場的一萬多人,每個人的項鏈墜,都落於眉心,乍一看和左楊慕的差不多。而其中的細微變化,只有這一萬多人自己清楚。

名臣就覺得自己身體里某些東西好像被抽走了,這些東西好像一直在阻礙自己的力量發揮,如今,在感覺到這些東西被抽走之後,身體從來沒有過的流暢感突然生出。甚至名臣有種想要馬上大戰一場的激動。

其他人也同樣如此,這是他們在之前萬萬沒想到的!原本以為著和左楊慕能夠統一星域,就很有成就感了,而如今卻意外的改變了自己的身體,似的自己體內的守護力量更精純,而這一萬多人,從此時也徹底的成為了左楊慕日後征程的王牌力量!

見一切都完畢,此時太陽已經升起來了,仍舊是日照萬里,風平氣爽。清晨的空氣格外的醒神,連續一天一夜的祭典儀式,左楊慕絲毫沒有感覺到疲憊,見大家都恢復了常態,才紅唇輕啟:「我想大家也都接到了通知,如今,我們與雙魚星域建立了同盟!日後,我們會幫助盟友,奪回雙魚星域。其中的厲害我也不多說了!」

左楊慕收起了笑容,換上了一種威儀:「你們既然選我做聖主,就要緊隨我的腳步,現在我再給你們個機會,如果你們之間誰,還存有二心,請離去,今天,我不予追求!」

名臣、艾洛等人,也目光凌厲的看著台下的一萬多人。

這時台下也不知是誰先喊了一聲:「聖主,我們沒有二心,一定捨命追隨聖主!」

「聖主麾下,無有二心!統一星域,誓死追隨!」名臣振臂高呼道;

然後冥駿、艾洛、斯恩等也跟著振臂高呼道:「聖主麾下,無有二心!統一星域,誓死追隨!」

一時間,萬餘人的聲音齊齊響起,更多的落花被震的漫天飛舞。左楊慕抬手止聲道:「如此,就讓名臣頭領宣布下族內的規矩!違反者,別說我左楊慕到時不講情面!」

其實守護者的戒條規則早就有,如今只不過搬過來,加以修改,原本是守護金色公羊和王子,現在改成左楊慕,另外也加強了統一,服從調度的紀律明細,如此,白羊星域的雛形已經形成,力量也就凝聚了很多。

而現在,左楊慕手下的勢力已經遍布了白羊星、子羊星兩個星域。作為聖主,名臣也建議左楊慕將和慕婉依聯盟的儀式推遲,準備等到左楊慕入住白羊星時,再舉行。而左楊慕卻堅持:「信譽第一!我說過的話,不可更改!」

而當天下午,稍作休息之後,左楊慕邀請慕婉依上台,兩個人正式的盟誓,聯盟關係,就此建立起來。慕婉依的心也徹底放了下來,而兩個人私人的感情也相當的融洽,可謂是公私都相處的很好。

名臣最後宣布,所有族人歡慶三天。於是,擴建后的寨子里,燈火通明,歡聲笑語,每個人的心裡都熱乎乎的,身體里的勁也憋的足足的,好像沉睡的公羊,再次煥發了青春一樣。

坐在打通的木屋裡,十幾個人飲酒交談,坐在上面的,是左楊慕和慕婉依。這段日子,左楊慕一直保持著與慕婉依平起平坐,這是對慕婉依的一種尊重,另外也是左楊慕性格使然,其實她並不喜歡那種理解過多,有繁瑣的形式,但是,名臣們顯然已經習慣,她也不好去改,畢竟沒有威嚴,是無法統領下面人的。 「如今,屬於我們的力量,已經有了,聖主您看我們什麼時候去支援好?」名臣等人紛紛將目光投向左楊慕,一個個早已摩拳擦掌迫不及待;

左楊慕含笑的看著諸人:「我們的力量還是很小啊,不夠去支援雙魚星域。」

「那怎麼辦,我們就這麼看著?」艾洛和冥駿詫異的說道,顯然他們不認同左楊慕說的力量小一說;

「我們現在全部的聖使加上你們算算大概有多少人?」左楊慕將問題回踢給了幾個人;

名臣認真的思索了一下:「如果全算上,五十萬人是有了!」

「五十萬?咱們白羊星域的聖使只有這麼點么?」

「不是!聖主,這次來的人只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是杜衡那些老頑固,還有一些隱於荒僻之地,如今,我們手中的人也不過是四分之一左右,五十萬已經不少了!」

「太少了,你們現在要做的是,掃除白羊星域的惡魔,這是第一戰,一定要打的漂亮才是!另外,安排人將隗桑送回獅子星域!」左楊慕一邊思索著,一邊說道;

隗桑一聽提到自己,大腦袋一搖:「丫頭,我還不想走,他們就那麼幾個人,我還是留下吧!幫幫忙!」

隗桑孤僻的性格有些轉變,現在他有些不願意走了,他被這些人的團結所吸引,畢竟不管是什麼人,什麼身份,都不會喜歡孤獨的,有時候,只是被動接受罷了。而且,隗桑離開獅子星域已經很久了,再回去,隗桑心裡總有一種陌生感。

左楊慕理解的看著隗桑,最後搖搖頭:「隗桑大哥,你必須要回去,如今是形勢所迫,你需要成為我們兩個星域之間的橋,使得獅子星域和我們白羊星域也達成聯盟,日後在對敵黃道十二宮以外星域,能使力量發揮到最大!」

隗桑雖然憨厚,但腦袋也不是不靈光,他明白左楊慕說的意思,其實如今的局勢,十二宮位的星域都有或多或少的外敵,能夠聯盟,形成鐵桶,自然是好事,隗桑不再堅持,而是反問道:「我什麼時候走合適?」

「明天吧!」安排完隗桑的事,左楊慕繼續說道:「讓其他族落首領也進來!」

木辰起身出去,不一會兒,木辰領著進來了四五十人的樣子,施禮之後,左楊慕起身朗聲道:「三日後,你們各自回到自己的星球,限你們半年之內掃清自己管轄內的惡魔!然後率領自己的族人,到與雙魚星域接壤的麥時星與我匯合!」

接下來左楊慕開始具體分派每個人負責的星域,名臣負責白羊星,斯恩負責子羊星,冥駿被派到無塵星,又派出兩位不是直系血脈的聖使,一個叫吉隆,一個叫太叔拔,去往朝楚星,而木辰、艾洛、媚婉兒、露絲隨同左楊慕前往麥時星。

這樣的分派左楊慕並不擔心會有什麼意外,畢竟戰惡魔,所有白羊星域的守護者都會支持,不然,就是有辱使命,當即,左楊慕先行派人發出聖迅,通知白羊星域里所有的守護族人,統一剿滅所有勢力自己管轄內的惡魔。

大家在斯恩的寨子中休息了三日,第四天清晨,各路聖使帶著自己的族人紛紛和左楊慕告辭離開,回去到被派往的星體和勢力內剿滅惡魔,其賞罰說的很清楚,無論誰剿滅的地域所獲得的戰利品就歸自己所有,但禁止搶掠和騷擾當地凡人百姓,違者按聖規處置。

隗桑是和名臣最後一批走的,臨走時,大腦袋直晃,眼睛好像失去了什麼色彩似的,看著左楊慕、斯恩等人,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剛直的硬漢,眼睛里也流露出了一絲柔和,略帶著若隱若現的濕潤。

斯恩上前抱住隗桑:「保重!「


左楊慕的心裡也不是滋味,但是,既然已經走到如今,就只有堅持下去,同樣也抱了一下格桑,身材的差別,有一種小鳥依人的感覺:「隗桑大哥!我等你的好消息!「

露絲早就一把把的眼淚,嘩啦啦的流著,抽泣的說道:「隗桑大哥!早點回來!「

「走了!「虎目里晶瑩更勝,身子一轉和名臣上了一個特殊的東西。

這個東西看上去外形就好像是一隻飛船,船頭上是一個巨大的公羊頭標誌,象徵著白羊星域。乍一看上去,船身似乎用木質材料做的,但是很顯然在星際里行駛,不可能是木製的。

轟隆隆,大船平地拔起。隗桑躲進船艙里,眼角滑落了一滴淚水。名臣陪在他身邊,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喂!怎麼,堂堂的隗桑也會掉眼淚!「

「狗屁!我是沙子進了眼睛!「隗桑的眼睛一瞪,將眼中的淚水楞是瞪了回去。


見船穿破星空,左楊慕一擺手:「諸位,我們也走了,我們麥時星見!「

她沒有和諸位一一話別,她也不喜歡這個,本來內心就脆弱的如紙,所以,她一直都避開這種事情。

名臣同樣的也給左楊慕等人留下了一首白羊頭的飛船,只不過,飛船看上去要比名臣的大一些。為了保護左楊慕的安全,跟隨左楊慕去麥時星的聖使也多達一萬人,飛船小了明顯不夠用。

上了船,左楊慕第一次看到船艙內是什麼樣子的。一進去,眼前就豁然開朗,清香撲鼻,淡淡的木槿花香充滿了船艙。艙內很到,前後一看十分通達,往船尾走去,名臣告訴過她,那裡有給首領準備的小卧室。而一路上,一排排的座位上,此時已經陸陸續續的被一萬聖使坐滿。

等人都上來以後,左楊慕又回到艙門前,轉身看著地面上的斯恩,一揮手:「保重!「

斯恩帶著留下來的族人也揮手道別,一時間,濃濃的離傷,充斥在空氣里。左楊慕還是沒有控制住,留下了離別的淚水。

慕婉依也跟著左楊慕準備一起去麥時星,眼下看到左楊慕的眼淚,心中也是一動,暗自到:沒想到,這位年紀輕輕的白羊星域聖主,也如此重情,是個可信任的盟友!

轟隆隆!飛船拔地而起,艙門隆隆而關。向著天際,疾馳而去。 深藍色的星空,布滿大大小小的星星,曾經在夜空中無數次看到的璀璨,如今看在眼裡,卻變成了破舊不堪,醜陋無比的大石頭,或大或小,看得左楊慕有些失望。

注視著好似從身邊擦過的星石,左楊慕忽然很想能看一眼地球。離家已經快兩年了,一切還都好像是昨天發生。原本,自己只是地球上一個默默無聞的小打工妹,雖然樣貌還說得過去,但是也是很大眾化的,沒想到如今到了這白羊星域,卻成為了別人口中的『聖主』,這一切,宛如夢中一般。

慕婉依同樣的站在左楊慕的身邊,眼睛同樣看著星空的深處,似乎在看著自己的雙魚星域,一顆心,遙遙牽挂,還在星域里,殊死戰鬥的愛人----文雙。

雙魚星域,與白羊星域不同,其傳說也更充滿了浪漫色彩。愛情是雙魚星域里,最為讚美的感情。相傳,在古老的神話里,雙魚星域是十二黃道宮裡,代表愛情的象徵,而其守護神,也是偉大的愛神。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清晨,一塊未知名的大陸,花正盛開,大路上美景無數。一位姿色美麗的女子,靜靜的走在草地上,無數的蝴蝶飛舞,圍繞在她的身邊。臉上卻有一抹悲傷。

一身粉紅色的羅裙衫,棕色的頭髮,有些卷亂。儘管如此,腳下的步子卻十分的堅定,每一步都走的十分決絕。她要去尋找,尋找她心中完美的男神,這是她的摯愛,一生要追尋的身影。


一路向著前方而行,一天、兩天,不知走了多久,前方出現了一片黑色的天空。轟隆轟隆的打鬥聲,不停的傳來。女子身子一震,步子更加快速的移動。不多時,一個偉岸的身形,出現在她的視線里。

遠處的草地上,原本碧綠而艷麗的花草,早就枯萎了一大片,露出了一大塊空地。空地上,一個男子,後背的肌肉發著亮光,皮膚黝黑,雙手正揮舞著寶劍,強勁的對抗著一個身高數丈的惡魔。


那是一隻怪物,一隻身上布滿眼睛的怪物。男子的腳步不動,如同紮根一樣的堅立在那。劍,崩飛了,怪物卻被男人狠狠的拋到了女子的腳下。尖叫聲剛一發出,怪物惡狠狠的張開漆黑的大口,要掉了女子的手臂。

鮮血殷虹了土地,男子即使再疾馳,卻也晚了一步。惡魔被男子的兇悍嚇的生了的退心,一陣黑色的風煙滾起,怪物逃之夭夭。

這是整個雙魚星域流傳的傳說,從那以後,男子一心保護著女子,兩個人墜入愛河,許久后,化身成雙魚星域,至死不離不棄。

也就是在那之後,每一代的星主,都是兩個人,每個人在出聲的時候,身上就會出現三顆白色的星星,這也兩個人只有在相愛以後,聚到一起,才會真正的成為雙魚之主,有著雙魚星域至上至純的力量。

如今,慕婉依在這裡,而文雙還在雙魚星域里,抵禦外敵,在慕婉依來的時候,雙魚星域的所有星球和碎星,已經損失了十之六七,眼下,還不知道,進展如何,雖然,還有為數不少的守護者,保護著雙魚星域和文雙,但是,慕婉依卻仍舊擔心。

左楊慕長嘆一聲,看了看目露憂慮的慕婉依,輕聲說道:「別單,雖然如今雙魚星域表面看起來,打量丟失星體和碎星,但是實際上,力量也就更集中了,天狼星的人想要有所作為,也不那麼容易,而且他們的戰線很長,後繼肯定吃力,所以,雙魚看起來勢危,但卻更加的堅固了!」

慕婉依收回目光,轉眸一笑:「我知道,我沒擔心!」

左楊慕沒有再接著這個話題說下,有時候,不是每個人的脆弱都是願意被人看穿的,特別是那種意境在骨子裡就有了上位者尊嚴的人:「我們去吃點東西!路程還很遠!到了麥時星,怕是如此安靜的時候就沒有了!」

艾洛、木辰、媚婉兒、露絲也都隨著左楊慕來到了船艙里的一個偌大的卧室。這件飛船內的設計非常好,給左楊慕準備的卧室是個套件,外面還有一個小客廳,別以為聽著小,就十分窄小。其實容納下他們六個人,一點也不擁擠。叫人上來酒肉,六個人團團圍坐,一邊喝著,一邊商議著到了麥時星的計劃。

艾洛說:「在麥時星,也有血脈正統的守護者,只是,相隔時間太長,沒有來往,具體是誰,都已經不知道了!」

「沒事,我想名臣的通知早就到了,我們到了麥時星就會有人接我們,到時候,就知道當地的守護者是誰了!只是不知道,他們對我這個聖主如何看!我覺得怕是沒有在子羊星那麼順利了!」

「怕什麼!我們不都被你給征服了么!」露絲傲氣的揚起下巴:「不服就打服,反正,你現在的實力,也不輸於任何一個守護者!」

「傻丫頭,蟻多咬死象的!到時候只能看情況再定,該鐵腕的時候,就要殺一儆百!但是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想殺人!我長這麼大,連雞都沒殺過呢!」

「噗!」聽了這話,在場的人都笑了出來,就連一向沉默少言的木辰,也淡淡的笑了出來。

和左楊慕接觸的久了,大家對左楊慕的性格也有了一些了解,知道私下裡,這位所謂的『聖主』其實是最不喜歡那些繁文禮節的,所以大家在一起的時候,也都十分的隨便,基本上就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不過……」左楊慕的面色一正:「如今我們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惡魔的人卻沒有動靜,和不符合常理,怕是這路上,也不會太平,我們要做好準備才是!」

他們六個人在屋子裡吃喝談聊,外面新封為聖使的守護者們,也都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有說有笑,誰也沒有想到,這路上會發生什麼意外,所以大家也都很放鬆。

惡魔就是在這些人失去警惕之心的時候,悄悄的潛入到了飛船內,化作一縷黑煙,隱於暗處,任誰,都沒有發現。 惡魔屬於黑**法,它存在於任何的空間,可以自由穿梭。它既有形又無形,心完全被魔化,嗜血,冷酷,殘忍,黑暗無數形容陰暗的傳說都屬於惡魔的形容。

相傳,撒旦因為驕傲透頂,妄自想與其父耶和華爭鋒,又**亞當和夏娃吃下**。上帝震怒,拍下大天使米迦勒帶領天堂眾天使與撒旦決鬥,最終撒旦和追隨他的天使一同被禁錮在上帝開闢的地域里。

從此撒旦便不斷的有了新的名字,路西法是最常用的一個名字。隨著他墮落到地獄的天使也成為了暗天使,而他則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地獄之主,從此,在撒旦的暗中慫恿下,建立了反基督派,所有的一切都與上帝的相反,這也是在左楊慕來之前,許多黑暗教派的由來,其根源就是源自撒旦!

所以,惡魔的來去總是無聲無息,若非有相當厲害的巫師一類的任務,是很難防反的,就算現在全白羊星都在剿滅惡魔,怕是效果也微乎其微。因為,你在惡魔的裡面沒有自己的眼睛,而相反的,惡魔在左楊慕的隊伍里可以隨便安插眼睛,這就是敵暗我明的優劣勢!

如今就是這種情況,左楊慕的一舉一動,乃至她的部署計劃,都在惡魔的掌握中,而對惡魔,左楊慕所了解的幾乎就是沒有,但是,想要發展到白羊星域鐵板一塊,內患是必須要剷除的,不能知道難就不前進了。

飛船還在前行,在白羊星域內,飛船行駛的非常平穩,而且所有人的心裡都覺得非常安全,但是,危險卻在悄悄的靠近。

一顆看上去和其他隕石差不多的石頭,在不緊不慢的向著飛船行駛的前方靠近,而飛船的速度卻沒有絲毫的減慢,軌道上,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附近有隕石移動,其速度快,其實是很平常的事情,這對於常年在星際里穿梭的人來說,都不會很在意。


可下一秒,就是幾個呼吸的時候,那個奇怪的隕石突然加速,向著飛來的白羊船隻狠狠的撞了過去,看樣子就像是一個意外一樣。

所有的聖使,都通過兩邊的水晶窗戶看見了疾馳而來的隕石。幾乎所有人都驚呼出聲。左楊慕等六人也被驚呼的聲音驚動,陸續的從左楊慕的房間里走出來,來到聚集了很多人的窗邊問道:「怎麼了?「

一個沒有看清樣貌的聖使看到來人,因為緊張也忘了施禮,更忘了稱呼:「有一顆巨大的隕石正在像我們靠近,不對是撞來!「

而與此同時六個人也透過窗戶看到了外面的情況,慕婉依皺著眉頭聲音好像不太確定的說道:「不會是天狼星域的派人來偷襲我們來了吧!「

「哦?「左楊慕沒有其他人那樣驚慌,雖然心裡也緊張,但是臉上卻沒有帶出來,眼睛盯著窗外,聲音卻對艾洛等人說道:」你們可有什麼辦法?「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