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火甲築成的火色壁壘卻彷彿一點也沒有什麼改變,依然堅硬如鐵般。

“呵呵,你還有兩把刷子嗎?居然能躲我的“劍花雪夜”!真……”

“火闢乾坤!”

肖明劍的話語聲一出,只是沒等他講完,雷動就感覺到不耐煩了,一聲低吼,身形瞬間向前一挺。

手中火龍一出,瞬間一股強大的吸力就從雷動掌中脫出。

火龍向着那肖明劍射出,可是又帶着一股強大的吸力,將他的身形給吸了過來。

“啊!”

肖明劍一下就被雷動擊中,大聲喊叫起來。

兩眼睜大,好像是不相信此刻自己居然會被雷動給擊傷。

“天雷地火!”

還沒等肖明劍反應過來,雷動一聲低吟,腳步突然旋轉了一下。

那手上緩緩升騰出一個紅色的球體,還有一個黑紫色的球體。

火球煩着一絲殘暴的火焰光芒發出“嗤嗤”的響聲,而雷球則是帶着一絲恐怖的“吱吱”聲在雷動的雙手上盤旋。

“魂羽”!

心中武技一動,雷動的身形猶如一道閃電,飛向天空。

只是那些人,包括那肖明劍還在尋找雷動的時候,突然一塊巨大岩石製成的石牢從天而降,直接將這肖明劍蓋住。

隨即而來的是一聲震天的轟炸響聲。

這個鬥場泛起了白色的光芒,這天雷地火產生的爆炸,讓全場與之沸騰。

許久之後,隨着白光的消失,那間石制密室卻依然立在鬥場之中。

“卡擦!”

輕微的裂動響聲後,那石制密室突然一分爲二散裂開來。

只見雷動真雙手抱胸,嘴角微微笑着。

而那肖明劍眼神有點呆滯,傻呆呆的眼睛空洞的看着前方。

“雷哥威武!”

“這就是那個輝耀創始人嗎?”

“哇!好厲害!”


“雷動,威武!”

全場突然開始洪東起來,一下子將雷動這名字叫破了天。

“安靜,安靜。這場,雷動勝!”

天老雙手在空中武動了兩下,對着看臺上的那些激動的學院輕聲說道。

但是其臉上此刻也是掛着一絲慈祥的微笑。

天賜這想試探一下雷動的實力,可惜啊,雷動居然是沒讓他這個陰謀得逞。


在就要釋放天雷地火之時啊,雷動用了一個障眼法。

除了一些品階略微高一點的學員,或者例如天賜一樣的學院導師,其他人都是沒看見。

那爆炸其實靠着雷動此刻強大的內氣能量,夾雜着一種特殊的武技施展而開的。

這讓天賜不禁的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

“老咯,老咯!”

天賜心中喃喃一句,笑着道。

上午的比試,在雷動後面啊,就沒什麼看點存在了。

雷動比試完之後,直接是回去了龍錫鎮。

“主人,我感覺那些人,又追過來了。你看怎麼辦?”

龍錫鎮雷動的房間之中,胸口一道白光緩緩而出,隨即一個白衣老者對着雷動輕聲問道。

臉上帶着的一絲緊張,使得整個房間此刻的氣氛有點壓抑。

“我知道。我現在只想快速進去內院。我聽以前那個白老說過,內院其實是一個巨大的空間結鏡,我在那裏,肯定是沒有人找的到我的!”

雷動隨即點了點頭,輕聲說道。

只是兩眼不斷的掃視了四周,看了看四處的牆壁,雷動右手一動,一絲紅色內氣緩緩升騰起來。

“哎,既然你執意要去內院,那我也沒辦法。你要是進入內院了,那麼到時候,你可不能和我說話了。我就擔心……”

牌魂搖了搖頭,無奈的道。

“擔心什麼?”

雷動身形緩緩向前走了一步,對着牌魂輕聲問道。

聽着雷動這麼一問,牌魂還是有點猶豫,捂着自己的鬍子,許久之後,緩緩擡頭看着雷動說道:“擔心整個龍錫學院,其實早就被一個人掌管了。只是那個人一直不出現罷了!”

“哦?不可能吧?你是猜測,上次我們聽到的陰謀,其實是龍錫學院裏面的人策劃的?”

雷動聞言,兩眼震驚的看着牌魂,低聲說道。

窗外風聲蕭蕭,大風四座。

龍錫鎮的晚上卻沒被這喧鬧的風聲給阻止,今天聽說是龍錫鎮祭祖日。

這風聲越大,說明祖先來看望他們了。

一個個眉開眼笑,本地的龍錫鎮人啊,用着好的工匠給他們打造的紅色長藤,這長藤猶如一條盤旋的龍一般,將那些人的手給緊緊包裹了起來。

“雷哥,今天很熱鬧吧!哈哈!”

孫洪手上拿着兩串糖葫蘆,對着雷動笑着說道。

也不知道是孫洪犯二呢,還是雷動不懂,這孫洪吃糖葫蘆的樣子,好像特別的噁心。

一吞一吐,一吞一吐的,那種節奏感,讓雷動身體都是哆嗦了一下。

“俺說,孫洪,你別鬧的好像在吃什麼似的,這麼噁心。你看雷哥,都看不下去了。”

李博東右手擡上前,將孫洪手中的糖葫蘆給搶下,諷刺的道。

只是那孫洪不以爲然,拿着另外一串糖葫蘆吞吐,吞吐。

搖了搖頭,雷動看了一眼孫洪後啊,也是不想看他了。

他們現在處於一家酒樓,也是聽着今天晚上很熱鬧。

而且孫洪說,每年的這個時候,晚上天空都有意象。

東方處會有一條金色影子劃過,而且會有一隻巨大的手出現在天空之上。

那條金色影子最後會纏繞在那隻巨大的手臂之上。


“雷哥,我們來了!”

遠處一席身穿白衣的男子此刻正緩緩走向雷動,也是因爲下午臨時的主意,王倩她不知道雷動等人來這裏。

所以白羽就讓雷動幾人先走,他一個人等着。

“來了啊,坐啊!”

見白羽和王倩二人過來了,雷動直接起身,示意他們坐下。

現在雷動的身旁可是已經被黃素和林琳兩個丫頭佔領了。

聽雷動的話語一說,那王倩想也不想走到了雷動的身後,坐在了雷動的凳子上。

“這個位置我坐了,你去那邊吧!”

王倩小嘴一倔,指了指李博東身邊那個空餘的位置嬌聲說道。

這女人啊,你永遠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生氣,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就那樣的粘着你。

見狀李博東幾人都是低頭嬉鬧的笑着,只剩雷動一人在那裏尷尬的發呆。

“哎!”

輕聲嘆了口氣,雷動兩眼環顧四周,其他的這酒樓的人啊,此刻也是已經被雷動幾人的鬧劇,吸引了過來。

都是盯着雷動瞎看着。

緩緩的坐在了李博東的位置上,雷動笑看着那三丫頭。

“雷哥,今天你可得慢慢吃,你看,現在才8點。那種奇觀意向,要11點纔會開始。”

孫洪舉着手中的時表對着雷動笑說道。

對於雷動的吃法啊,這幾人都是知道的。

雷動吃飯,只是圖一個吃飽,各種狼吞虎嚥的。

聽聞孫洪的這麼一席話語啊,幾人都是鬨堂大笑起來。

“喲,這不是王倩學姐嗎?”

雷動等人正嬉鬧傻笑着,突然一道聲音緩緩滲透道了雷動等人的耳邊。

“白羽師兄,李博東師兄,孫洪師兄,還有各位師姐你們好。我叫楊浩。”

還沒等雷動幾人問話,這眉清目秀的少年就做起自我介紹來了。

“楊浩!你有完沒完了?一邊呆着去!”

楊浩的話語一完,王倩妮子突然暴脾氣就上來了,本來就吃着醋的,被這礙眼的人一來,心情又不好了,對着楊浩就是一聲爆和。

“王倩師姐,怎麼了?我得罪你了嗎?”

聽着王倩的話語,楊浩愣了愣,他雖然喜歡王倩,但是舉止還算文明,疑惑的看了一眼王倩,輕聲問道。

見着王倩突然的暴脾氣一起,雷動幾人也是偷笑了一下。

特別是雷動,本來被搶了位置,心中還有點鬱悶呢!

可是此刻一個替死鬼來報到,剛好把本來降在自己頭頂上的罪過啊,給被人帶了過去。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