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局長!”

在局長的命令下,警局裏竟是開始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掃除,五六個警察,拿着手電,如逮老鼠的貓一般,輕手輕腳,朝無人的辦公室走去,邊走邊拿着警棍,那架勢,要是碰到衝出來的人,定然第一時間給他一警棍。

看着浩浩蕩蕩回來的警車,帶着三百來人前來的胖子,也是一臉疑惑,“警察們都回來了,還要鬧警局?”

葉宗會的成員,大多數都是學生,實戰少,因此他們戰鬥能力差,與這些警察打鬥,顯然很吃虧。畢竟,警局中也有幾個能打的,若是惹怒了警察,他們開槍那就不好了。

所以,胖子也在猶豫,該不該進去。隨即,他便朝杜飛投去疑問的目光,“杜飛,你說我們該不該進去?”

“慫貨!”杜飛怒罵一聲,“揚哥都衝進去了,我們若不進去,那他還不死在裏面啊!”

說着,他就朝陳三槍吩咐道:“三槍哥,這種事你經歷的多,就進去看看情況吧!”

陳三槍、蠻牛、嚴幹,這三人,雖是肖磊的得意助手,可自從跟了葉飛揚,這三人就對葉飛揚忠心耿耿,畢竟葉飛揚曾救過他們。

所以,對於葉飛揚的話,他們從不反對。葉飛揚讓他們聽胖子跟杜飛的,三人果然非常聽話。

杜飛命令聲剛下,陳三槍就帶上了墨鏡,將衣領一拉,整個人如黑幫老大一般,就朝警局內走去。

驚得其他兄弟,讚歎聲不斷,“好帥啊!”

“好爺們兒啊!”

“廢話,揚哥找來的人,哪一個不像爺們兒?也就你,娘娘腔一個!”

“我不是娘娘腔!”

隨着陳三槍朝警局內走近,出現的警察也越來越多,並且看到陳三槍的剎那,數名警察還張大了嘴巴,如傻子般叫喊起來,“哥們兒,你是哪個電影公司的,喂,哥們兒,能不能給個簽名照啊!”

顯然,這些警察,都以爲走出來的陳三槍是演員,畢竟他太有範兒了,如此人物,若不去拍電影,簡直可惜了。

當然,非要說讓去拍島國電影也不是不可,畢竟,他名字內帶着個槍字。

而在警察們驚歎中,一隻手也是從陳三槍身後伸出,拍打了他一下,隨後手的主人,就縮到了牆後面。

“誰?”回過頭的剎那,陳三槍已將手放在了衣兜中的扳機上,好似要打死拍打他之人。

“幹嘛那麼激動!”看到對準自己的槍筒,葉飛揚也是沒有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揚哥,你沒在警局?”警局內,至少有一百多名警察,陳三槍還擔心,若是看到葉飛揚在裏面,該如何辦,現在看到葉飛揚,不由鬆了口氣。

葉飛揚叼着菸捲,將手放在嘴上,擺了個噓的手勢。

陳三槍心有神會的走到牆後面,詢問道:“嫂子,在裏面沒有?”

葉飛揚搖搖頭,“沒有!在博雲商業街地下室!”

“博雲商業街地下室?”陳三槍跟着肖磊好幾年,對於那裏的構造,更是瞭如指掌,“那裏好像有幾個國際刑警!”

“國際刑警?”葉飛揚眉頭一皺,詢問道:“他們窩在那裏幹嘛?”

陳三槍一臉爲難的指指他,“當然是抓你嘍!”

“抓我?”葉飛揚險些沒一板磚拍死陳三槍,“我都消失三年了,這些刑警怎麼還不放過我!你確定,你沒記錯?”

陳三槍點點頭,“當然沒記錯!是肖磊跟我們說的,說,若是你不能殺死沙鷹,就向那幾名刑警求救!”

“如此說來,這樣的事就難辦了!”聽到陳三槍的回答,葉飛揚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雖說國際刑警的能力,比凌蘭市這些警察,能力高不少,但要想抓住葉飛揚,可能性爲零,但葉飛揚爲何害怕呢?因爲,他習慣了平靜的生活,他可不想再過不安分的生活了。

還記得三年前,葉飛揚名震世界時,基本每個國家,都派殺手來殺葉飛揚,畢竟,葉飛揚被譽爲世界第一殺手,只要他收了某個人的好處,他想殺誰,就殺誰。

所以,如此危險人物,不可能被世界所容納。因此,葉飛揚的每一天,都是危險重重。

如今,他剛剛適應這種平靜,他可不想再引起別人注意,成爲人見人追的殺手,所以,這幾名刑警的出現,讓他感到了不安。

但……丁雨涵是他上過的第一個女人,他若不把他救不出來,就對不起男人這個稱號!

所以,這一次不論多麼危險,他必須要去。

“揚哥,實在不行,就將這事交給我們吧!”見葉飛揚臉色有點難看,陳三槍也是請求道。

葉飛揚點點頭,“這事,不但需要你,更需要我!你們要做的是,擾亂警局的注意力,救丁雨涵的事,就交給我了!畢竟,她是我老婆,若是連自己老婆都保護不了,我還怎麼做男人!”

“嗯!”陳三槍點點頭,不覺更是歎服眼前的男人。

葉飛揚擺擺手,“這些警察,奔波了幾小時,想必累了,你們就趁機去騷擾他們!”

“明白!”陳三槍點點頭,說着就摸出了大衣中的手槍。

葉飛揚按住了他的手槍,“是騷擾他們,不是殺掉他們!記住,不能開槍,只要開槍就會引出更多的麻煩!現如今的葉宗會還很渺小,所以,你要按我說的去做!不要開槍!不然,警察們就會開槍!”

“我懂了,揚哥!”被葉飛揚這麼一說,陳三槍不覺明白了什麼,隨後就將手槍裝起,朝胖子等人走去。

而在他走後,葉飛揚也是朝自己的摩托車跑去。

“站住!” 在葉飛揚衝向摩托車的剎那,幾名傻乎乎的警察,也是發現了他,頓時朝他喊道:“快給我站住,不然我就開槍了!”

“嗯?”葉飛揚瞥了他們一眼,之後就跳到了摩托車上,使勁一攥油門,竟是衝了出去。

望着衝出去的葉飛揚,其中一名警察,還抱怨個不停,“TMD,這貨不要命了,敢搶警察的車!TMD,老子得好好教訓教訓他,不然,他還以爲我們是吃軟飯的呢!”說着,這名警察,就朝自己的摩托車跑去。

但還沒等他跑幾步,同步的提醒聲,也是鎮住了他,“兄弟,他好像是變態殺人犯啊!”

“變態殺人犯!”發誓要追上葉飛揚的警察,不由頓了頓,朝葉飛揚望去。

只見此時的葉飛揚,跟之前看到的變態殺人犯一模一樣,穿着女士上衣,女士褲子,特別是,他如風般的車速,更是讓朝摩托車跑去的警察,不敢向前一步,大大張着嘴巴,如看異物一般,看着離去的葉飛揚。

“他不會認出我了吧!我不是故意的,你可不要回來找我報仇啊!”

生怕葉飛揚找他報仇,他頓時癱倒在地上,大聲哭了起來,“兄弟,我這人就是嘴賤,你可不要報復我啊!”

“小李,你這是在幹嘛?”這名警察跪地的剎那,在不遠處的警察,也都走了過來,朝他提示道:“他走遠了,你下跪沒用!”

“啊?”

跪地的警察,險些沒昏死過去,“那我該怎麼辦啊?”

“怎麼辦?”其中一名年紀稍長,還算鎮定的警察,不由指了指警局,“趕快告訴局長,出動所有警力抓住他,不然,你就等死吧!”

“好好好,我這就告訴局長!”說着,跪地的警察,便猛的站了起來,之後如瘋狗一般,就朝警局內跑去,邊跑邊喊道:“局長,變態殺人犯跑了,變態殺人犯跑了!”

“變態殺人犯跑了?”局長正在辦公室內思忖,該如何找出變態殺人犯,聽到他的驚叫,不由跑了出來,一把抓住他的衣領逼問道。

“騎着摩托車,往那邊去了!”被抓住衣領的警察,神色慌張,生怕局長一氣之下,殺掉自己,只好指着葉飛揚奔去的地方。

“你確定沒看錯?”局長有點質疑。


被嚇破膽的警察,點點頭,“沒看錯,沒看錯!”

“好!”得到這個答案的局長,不由鬆了口氣,之後就朝在警局中找殺人犯的警察們呼喊道:“大家都停下來,變態殺人犯跑了,全體出動,繼續去追他,這次不要讓他跑了!”


“不不不,還是出動一半吧!”有了之前的經歷,局長可不想再犯同樣的錯誤,趕忙改口道,“編號從1到80的跟我去追變態殺人犯,剩下的留在警局,發現殺人犯,立馬通知我!兄弟們,跟我走!”

安排好後,局長帶頭就上了警車。

但……還沒等他上車,三百來人卻是出現在警局門口,在那兒大笑起來。

“哇……這就是傳說中的警車,真漂亮啊!”

“要不我們去坐坐?”

“喂喂喂!快讓開!”

被三百人堵住出口,其中一名警察也是連連擺手,示意他們讓開。

門口的三百來人,很識相,隨即給他們讓了一條小道,“警察叔叔,路給你們讓出來了!”

原來愛情很快樂 快到一邊兒去!”

這條小道,顯然不能通車,不要說摩托車了,就連胖子單獨過去,都不可能,但它畢竟是條路。

見讓開的路很小,帶頭的警察也是從車上下來,擺手道:“你們不知道我們要執行公務嗎?快點讓開啊!”


“喔?”杜飛故裝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警察叔叔,要去抓變態殺人犯啊!好厲害,好厲害啊!老師不是讓我們,要跟警察叔叔學習嗎?同學們,都上警察叔叔的車去!”

說着,三百多人,竟興高采烈的朝警察們圍去。

氣的還沒上車的局長,就要怒罵,但考慮到對方的身份,又怕影響形象,只能開口道:“同學們,你們是哪個學校的?難道你們今天不上課嗎?”

杜飛微笑着走過去,恭敬的跟局長開口道:“警察叔叔,我們是凌蘭初中的學生,這節課是社會實踐課,老師讓我們到警局參觀,順便看看警察叔叔是怎麼辦案的!同學們都非常想知道,你們是怎麼辦案的,所以,您就讓我們上車,讓我們幫忙吧!”


說這話的杜飛,更是縮着脖子,故意降低自己的身高,讓局長誤認他是初中生。

“你們真是凌蘭初中的學生?”杜飛態度誠懇,外加身高又矮,就算警察想反駁,也找不出理由,轉而看向旁邊的胖子等人,他眼中也是充滿了疑惑。

胖子肥嘟嘟的,又胖又高,外加最近伙食好,打架的事沒少參與,這一刻顯得很成熟,完全與杜飛不同,不由引起了局長的注意。

可就在局長疑惑間,辦公室門口的孟良也是走了過來,一臉微笑的看向杜飛,“同學,你們怎麼來了?”

“警察叔叔,原來您是這所警局的啊?”雖說不知孟良的身份,但杜飛還是心有領會的點點頭,隨後就裝出跟孟良很熟的樣子。

孟良點點頭,“沒想到你們還記得我!”

說着,孟良也是朝局長說道:“局長,這些學生確實是凌蘭初中的學生,前段時間,他們學校舉行校園安全活動,我見過他們!”

“哦!原來是凌蘭初中的同學啊!”孟良跟局長的關係近,聽他這麼一說,就算局長再怎麼懷疑,只能點頭到。生怕杜飛他們耽誤事,他也是小聲朝孟良吩咐道:“既然你認識,那就讓他們在這兒參觀吧!”

“謝謝局長!”孟良鬆了口氣,轉而朝杜飛遞了個眼色,似是在說,“揚哥走了,你們還來胡鬧什麼?”

杜飛感激的還了個眼色,不過,他並沒走,而是朝胖子等人擺了擺手,之後胖子等人,就朝警察們的摩托車跑去。

“哇——好威風的摩托車啊!”

“想不到,我也能跟警察叔叔一起辦案啊!真是幸福,太幸福了!” 在胖子等人的阻攔下,一路狂奔的葉飛揚,竟沒人再阻攔,隨後,便以二百五十邁的速度,衝到了博雲商業街。

生怕再讓別人把他當做變態殺人犯,剛進入博雲商業街,他就將車扔到了角落中,之後跑到一服裝店,買了一套衣裳,最後才朝博雲商業街的地下室走去。

剛下地下室,就看到兩名穿着警服,腰間別着槍的警察,朝他喊道:“小子,不許進來!”

“爲什麼?”葉飛揚故裝一臉疑惑,便向警察走來,邊詢問道。

警察怕他耽誤事,趕忙說道:“因爲這裏正在辦案!”

黑化歧途 我怎麼不知道呢?”葉飛揚故裝吃驚的樣子,可手掌已來到其中一名警察跟前,微微一橫,就見那名男子躺在了地上,接下來,葉飛揚又輕易將另一名警察撂倒了。

生怕不引起懷疑,將兩人撂倒後,他又換上了警服,這才朝地下室走去。

而在地下室行走的過程,葉飛揚也是碰上了不少的警察,他們有說有笑,顯得很淡定,可當葉飛揚走過的剎那,他們頓時變得嚴肅起來,如獵犬一般,緊緊盯着葉飛揚。

可是,當他們看到葉飛揚身上的警服時,不由鬆了口氣,問候道:“兄弟,有煙嗎?”

“有!”葉飛揚點點頭,隨後掏出幾支煙,朝他們遞去。

“謝了,兄弟!”接住煙的幾人,相當滿意,生怕葉飛揚再往前走,不由提醒道:“兄弟,前面那間房裏關着重犯,你可小心點,別讓領導看見啊!不然,我們可不好交代啊!”

異世界軍火系統 ,一臉壞笑的說道:“其實不瞞兄弟們說,我就是聽別人說,那重犯漂亮想去看一眼!”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