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天雷的出現,曾毅的瞳孔一聚,‘就是現在!’只見他一個閃身跳至巨獸的頭頂然後迎着天雷撞去。

曾毅的一撞,天地爲之一暗,他們只見並沒有發生驚天動地響動,只剩下曾毅一人詭異的漂浮在天空。

此時的他兇險萬分,若是換做以往,也許這對曾毅而言只不過是小菜一碟,單憑對天劫的理解就足以安然過渡。

但此刻不要忘了,他僅僅是一個剛剛修煉到術士一層的小菜鳥罷了,失去地魂和天魂的補助他根本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天劫中天雷的生機。

曾毅現在就好比一塊蓄電池一樣,而天雷就像是電壓不穩的強電流,人魂就是一個劣質的變壓器,所以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爆炸的可能。 即便如此在迎上天劫的一刻,曾毅發現自己還是小窺了天劫的威力,因爲他漏算了一點,那就是這裏不是地球,這裏是修士的世界。天雷的力量要比地球足足大了兩成。

人魂的感應在天雷入體以後就有了一絲麻痹的感覺,尋找天雷生機從而變得更加的艱難。所幸他從前有過好幾次天雷入體的體驗,所以他的身體並沒有因爲天雷入體的緣故而瞬間崩裂。

天雷沿着曾毅的經脈瞬間彙集在了丹田之中,剛剛形成的塔基,在天雷的介入,發出“咔咔!”的聲響。

一道道細紋從塔基的石磚上裂開,然後被天雷融入,化作一道道蜿蜒的紫光,雖然看上去十分漂亮,但時刻充滿着塔毀人亡的危機。

“生機!生機在哪裏?”曾毅在焦急中尋找着天雷中生機的位置。

而外邊的巨獸此時卻變了個樣子,原本觸目驚心的傷口已經在肉眼可見中癒合,一股至強這的氣息頃刻從它的體內散出,原本暗紅色的皮毛在經過天雷的洗禮後已經徹底蛻變成了銀白色,不時有霞光閃現,兩隻巨大的羽翼從背部迅速的長出。

這是北昆獸返祖的一種變化,從此以後北昆母獸就將成爲洪荒古獸中的一員。

“咕咕!”

兩隻幼獸也許是感覺到天劫已經過去,如同兩個肉球紛紛朝着母獸的身邊衝來。

“嗚嗚!”

巨獸疼愛的將兩個孩子收到腹下,繼續一臉擔心的看着漂浮的曾毅。


“啊唔!”

一聲長吟帶着沖天的霸氣從山的不遠處響起,這是另外一隻絕強的荒獸‘雙翅霸虎’,它和沒有渡劫以前的巨獸持名,它同樣感受到了北昆獸渡劫,此時正是過來看看情況。

長吟剛過,就見那形似白虎卻身穿雙翅的怪物滑翔而來,然而就在這時,北昆母獸的身上突然散發出一種神祕的氣質,隨即雙翅虎就感到一陣壓抑瞬間跌落了下來。

“啊嗚……”

雙翅霸虎再次發出叫聲,但是已經沒有了剛開始的霸氣,像是一隻小貓一般充滿了討好的意思。

“嗚嗚!”

隨着北昆母獸的一聲巨叫,雙翅霸虎卻生生的打量了一下漂浮在空中的曾毅,再也不敢多做停留,趕緊離開了此地。

從此洪荒中又有一隻洪荒古獸誕生!

而在體內還和天雷鬥智鬥勇的曾毅卻並不知道這發生的一切,此時的他臉上已經有了一絲的平復,因爲他已經找到了天雷中那一絲難得可貴的生機!

隨着那一絲生機的融入,丹田處的塔基開始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有的裂紋肉眼可見的消失一空,而原本還灰暗的紋路,也在天劫的加入後顯得鮮明靈動。就連石磚的縫隙間都有電光閃現。

但是精神上的睏乏和,肉體上的痛楚讓他從空中掉落,並且昏睡了過去。

三天之後,曾毅被一陣濃郁的清香驚醒

“這是哪裏?”曾毅虛弱的叫道,緊接着就見兩個可愛的圓臉出現在了曾毅的眼前。

“你已經昏,昏睡,睡了三天!”一個人言並不熟練的聲音引起了曾毅的注意,話雖又些磕磕巴巴,但卻帶着一絲嫵媚。

聲音的出處正是已經蛻變的北昆巨獸,此時的她已經渡劫成功,成爲洪荒古獸中的一員,而這同人類交流的能力,也正是洪荒古獸的象徵。

再見到北昆母獸已經不在是那巨大的獸體,只見她身穿一身獸皮,豐滿的巨峯又怎是一張獸皮可以遮掩,白皙纖細手臂和雙腳顯露在外,雖然沒有穿鞋,但是腳上卻沒有沾染一絲的灰塵。

嬌媚的面容讓曾毅一時間無法將眼睛挪開,只有那對紫色的眸子說明這她並不是人類,但卻同樣有着這異樣的美感。

此時北昆母獸看向曾毅的眼睛同樣充滿了母性的光輝。

“呃,大姐!”曾毅再次見到巨獸還是有一些尷尬。

“別說那麼多了,先把這個喝了!”隨即就見化形了的巨獸將一罈青色的液體推到了曾毅的跟前,剛纔的清香正是出自這裏。

“咕咕!”

兩隻幼獸一同發出了討好的叫聲,嘴角處的口水已經順着嘴角流了下來,緊緊的盯着曾毅說不出的可愛。


“呵呵!一起喝,一起喝!”曾毅的話讓兩隻幼獸高興不已,親密的在曾毅的手邊磨蹭了一番,這才紛紛對着壇中喝去。

幼獸十分懂事,每人只是輕喝了兩口,就戀戀不捨的離開了罈子。

“咕咕!”兩聲幼獸的催促讓曾毅的肚子也感到有些空蕩蕩的,隨即端起罈子對着一陣痛飲。

壇中不知何物,充滿了荷花的清香並且元氣十分充沛,喝完之後曾毅立刻感到元力在體內動盪,趕緊閉目運功修煉起來。

兩隻幼獸在看到曾毅將罈子方向,本能的衝了上去,然而卻失望的發現,罈子中已經沒有一滴液體。

“咕咕!”

幼獸孩子氣的對着北昆母獸委屈叫道,而母獸的眼中卻露出了一絲慈愛的神采。

經過一番鞏固,曾毅的塔基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打牢,並且還有一絲增高的趨勢!再一次睜開雙眼, 大仙救命啊

“怎麼了?”曾毅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一時不知道原因。

“呵呵! 本來它們說好的要將最後一罈獸奶留給你喝,但是現在有些後悔了,正耍性子呢!”北昆母獸的話頓時弄的曾毅有些臉紅耳赤,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喝下的竟然是眼前**的奶水,一個邪惡的想法讓曾毅的腦子一混。

原來那美味的液體竟然是北昆母獸的乳汁,因爲渡劫成功的緣故,北昆母獸的乳汁也隨之沒有,這也正是因爲它一直不肯渡劫的緣故。而剛纔的那壇液體,正是它所留下的最後一罈。

“呃!”曾毅下意識的看向兩隻幼獸,結果卻見兩隻幼獸紛紛對着他不滿的“咕咕”叫道,然後扭頭不去理他。

對於孩子氣的兩隻幼獸,曾毅自然有着自己的辦法,只見他眼珠子一轉,對着兩獸喊道:“想吃好東西的給我走!”然後就一步不停的走出了洞穴。

幼獸畢竟還小,又怎麼能經得起曾毅的這番誘惑,在猶豫了片刻後,還是撅着屁股緊緊的跟在了曾毅的後邊。

北昆母獸看到這一幕後,長長的嘴巴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此時的她並不擔心三人會受到什麼危害,在這方圓千里,都將在她的掌控之下。


曾毅被埋的湖邊,兩隻幼獸果然神奇,竟然能站在水上讓不墜入水中,此時它們正按照曾毅的意思,捕捉這水中的魚兒。

但其中明顯玩耍的成分居多,一條條肥美的大魚,在二者的蹂躪下慘死無數。

“吃飯嘍!”樹旁火堆旁的曾毅對着水上玩的興起的兩獸高聲喊道,頓時岸邊的香味將兩獸的注意力吸引。

三條被烤的外焦裏嫩,面色金黃的大魚,被掛在一隻巨大的木叉上面,一滴滴魚油滴落火中,瞬間飄起一陣油煙,引得一人兩獸食慾大振。


兩隻幼獸絲毫不畏懼火光,一人一角將烤好的魚搶了下來,不顧的魚溫,快速的吃了起來。

“慢點!”曾毅一邊吃着剩下的那隻,一邊笑着對兩隻幼獸說道,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兩隻幼獸會這麼喜歡吃魚。 接下來的日子,曾毅曾詢問過北昆母獸,如何走出這片洪荒以及回到大夏的方法,但是北昆母獸卻告訴他,依他現在的修爲即便是進入修士的社會也沒有一絲自保的可能,至於回到大夏它更是無從得知,畢竟它一直生活在洪荒之中。

從未曾毅只好暫時先留在洪荒提升一下修爲在說。

有了兩隻北昆幼獸的陪伴,給曾毅的生活增添了幾分的樂趣,修煉至於曾毅有多了一個任務,就是給兩隻幼獸烤魚,有時他烤魚的香味甚至能將母獸吸引。

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過去,曾毅的修爲在這個元氣充足的世界進步的很快,此時丹田處的塔基已經完全建好,寶塔的一層也已經顯現了一般,一股古樸而又神祕的氣息從寶塔中自然而然的散發,使得他整個人彷彿迷霧一般讓人琢磨不透。

又是一個早晨,洪荒中的天氣永遠是那麼陽光明媚,在兩隻幼獸的糾纏下曾毅再一次給它們烤起了魚來,但是曾毅的臉上不時有一股憂愁顯現,因爲不知不覺中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整整三個月了。

蕭媚和林雪被葬在那裏?父親過的還好麼?老爺子的身體是否還安康?對家的牽掛無時無刻不與他的心相連。

不知何時北昆母獸已經出現在了曾毅的身後,巨大的翅膀在太陽的照射下泛着銀色的光,母獸落地時掀起一陣狂風將沉思的曾毅驚醒。

不遠處的兩隻幼獸只是往這邊看了一眼,再次被水中的魚兒吸引,並沒有一絲要過來的一絲。

“大姐!”曾毅對着母獸熱情的喊道,這段日子他之所以沒有受到別的荒獸欺凌,完全是因爲受到眼前巨獸的招撫。

“烤魚呢?”母獸絲毫沒有洪荒古獸的盛氣凌人,在幻化成人身之後和藹的說道。

“恩?兩隻小傢伙纏着要吃。”曾毅的話,讓母獸的眼睛看向了正玩得高興的兩隻幼獸,經過這短時間的成長,幼獸又長大了許多,已經初現王獸的氣勢。

“這段日子辛苦你了!”收回寵愛的眼光,母獸對着曾毅說道,但卻又有些欲言又止。

“你老人家有事?”母獸的神態全部被收錄他的眼中。

北昆母獸並沒有立刻回答,眼神閃爍的看着曾毅,因爲它所要說的事情確實有些強人所難,但是對方提出的條件也確實誘人。

原來就在前天,曾經出現在母獸渡劫現場的另外一隻雙翅霸虎找上門來,爲的就是當日北昆母獸渡劫之事。因爲他也即將面臨渡劫的考驗。

前言說道,洪荒之中珍奇遍地所以誕生了獸王無數,但是真正能夠渡劫成爲洪荒古獸的卻是少之又少,面臨渡劫雙翅霸虎雖然同爲上古異種,同樣也沒有多少的把握。

因爲以前同北昆母獸走的較近,所以雙翅霸虎就想向北昆母獸討教渡劫的經驗。結果北昆母獸就將一切的功勞推倒了曾毅的身上。

母獸的話頓時讓雙翅霸虎的眼睛瞪的滾圓,同時也想起了當時曾毅臨空而坐的場景,立刻相信了北昆母獸。

緊接着雙翅霸虎就將希望能的到曾毅幫助的事情說了出來,並且許諾贈予母獸二十滴玄清玉露。

雖然北昆母獸同雙翅霸虎爲鄰多年,並且頗有交往。不過天劫的兇險,那種面對天地偉力的無助和絕望,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真切的感受,所以它並不想再讓曾毅去冒這種風險。

但是一聽到對方提及玄清玉露,頓時又有些那不定主意,其實也是雙翅霸虎早有預謀,知道北昆母獸的軟肋。

要知道每當荒獸們進化爲洪荒古獸時,在一定時日之後就要前往洪荒深處,接受荒神的洗禮,所以此時北昆母獸定將最爲擔心的就是兩隻幼崽。

而玄清玉露又被荒獸們稱之爲成長神藥,每一滴都能使得荒獸增加近百年的修爲,如果有了它,北昆母獸就不在需要那麼擔心自己的孩子。

隨着曾毅的逼問,母獸將整件事情娓娓道來,最終不安的看着曾毅,等待這對方的回答。


而曾毅也陷入了沉思之中,曾毅面無表情的一動不動,看不出一絲喜怒,就連已經到達洪荒古獸的母獸也陷入焦急當中。

天劫,自然是兇險的,但曾毅卻已經習以爲常,之所以面無表情,是因爲他聽到了關於母獸在不久之後就要離開的問題。

“等你走後,兩隻小傢伙怎麼辦?”片刻之後,曾毅答非所問道。

母獸爲之一愣,隨即眼中有些暗淡,聲音也變得有些低沉:“洪荒自有洪荒的規則,適者生存,強者爲王!”

雖然母獸沒有將話說明,曾毅卻已經聽出了其中的意思,看着不遠處依舊無憂無慮的兩隻幼獸,它們還並不知道即將要面臨多麼殘酷的現實,隨之曾毅的心不由的跟着一沉。

“小傢伙的父親呢?”這段時間曾毅一直不敢詢問這個比較隱私的問題,生怕觸及母獸的痛處。然而曾毅的話,卻讓母獸一臉的迷惑?

“父親?什麼父親?”母獸奇怪的說道,隨即她明白了曾毅的一絲,白皙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晚霞色的羞紅“我們北昆一族只有女性,都是在到達年齡後自行產子。”

“那你還能在這裏待多久!”曾毅帶着淡淡的離愁道。

“二十多天吧!等接引古獸來了,我就必須離開。”帶着對幼獸的不捨,母獸的聲音有些沙啞。

二十多天!曾毅的眉頭一皺,他沒有想到,母獸會這麼快就要離開,眸子中流露出一絲的不捨,這段日子異地他鄉的相處,不知不覺中曾毅已經將北昆獸一家當做了自己在修士世界的親人。

“帶我去見雙翅霸虎!”曾毅深深吸了口氣道。

母獸聽到曾毅這麼一說,眼中不由的一亮,心中的感激使得修長的身軀如同**一般一陣顫抖。

隨即母獸也不多說,托起曾毅帶着沖天之勢,向着太陽升起的方向飛去。

每個荒獸根據實力的強弱都會有這自己的領地,而北昆獸作爲一方強者,自然領土遼闊,兩人在空中整整飛了一個時辰,這纔在一個山頭落下。

最美遇見你 嗚嗚!”

北昆母獸嬌媚的身姿中傳出一聲巨吼,使得山上的碎石一陣掉落,聲音在山脈間迴響,震得曾毅的耳朵嗡嗡直響。

“啊嗚!”

山脈中傳來一聲霸氣十足的獸名,片刻後就見一直插翅的白虎帶着呼嘯的烈風飛了過來。

一陣晃動之後,白虎落地,地面上出現了一條條深不見底的裂縫。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