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一路順着這些大紅燈籠找了過去,果然就看到了在大紅燈籠的盡頭,是一片豪華的宅院。

此時,在宅院門口,就站着七八個人,守在這裏,院子裏面,擺了幾十桌,不少人都在不裏面閒談。


劉波直接走了上去。

“站住,你是什麼人!”門口那七八個人,一看到劉波他們,就冷冷的迎了上來,他們都是秦家村的,並不認識劉波。

“我叫劉波,是秦璃姐的弟弟,聽說她結婚,趕過來看看。”劉波笑着說道,他這個理由倒是正當,可是,在對方聽來,卻是那麼刺耳:“不可能,秦璃結婚我們沒有通知任何人,說,你到底是誰,來我們秦家村,有什麼企圖!”

“我真的是來找秦璃姐的,你讓我進去,看看秦璃姐,一切都明朗了。”劉波認真的說道。

“呵呵,誰信!”那幾人看着劉波,劉波很年輕,秦璃其實也就是三十歲不到,在外面混跡了這麼多年,自然能夠認識幾個男人,這個男人,說不定就跟秦璃有什麼樣的關係,他們自然不可能讓劉波進去。

“這是我跟我姐的事情,你們也要攔着?”劉波面色,微微一沉,說道。

“你就在這裏等候,等秦璃結婚之後,自然是要跟你見面的,不過在此之前,除了新郎,誰都不能見新娘。”

“就是,你就在這裏等候。”

“你既然是秦璃的弟弟,在這種關鍵時刻,就不能來打攪她,在外面安靜等候吧。”

Wшw ⊙тт kΛn ⊙¢ o

一個一個聲音落入劉波耳中。

劉波算是明白了,這幾個傢伙,就是要把自己攔在外面,他面色一寒,說道:“讓開,否則我不客氣了。”

秦璃結婚,都沒有通知自己,這在劉波看來,是極爲不正常的事情。

而如今,這些人竟然不讓自己見秦璃,那問題就很大了。

秦璃,爲了療傷,回到秦家村,或許,是被軟禁了也不一定。


這般想着,劉波面色更是寒冷,看着眼前的幾個人。

“哈哈,在我們秦家村,你還敢跟我們不客氣。”那幾個人頓時笑了起來,道:“小子,就憑你這句話,今天你就別想安穩的走出秦家村。”

說着,他們擺開架勢,一個人狠狠的朝着劉波,殺了過來。

劉波眼神微微一眯,這些秦家村的人,還真的是人人會武功,不過,他也絲毫不懼,迎了上去,砰地一聲,就把那人直接擊退。

“好膽!”另外幾個人,看到劉波居然一招擊退了自己的同伴,頓時面色發狠,朝着劉波圍攻過來。

“主人!”

身後,血鷹有些擔心的喊道。


“沒事,你不要過來。”

劉波淡淡的搖了搖頭,看着逼近的幾個人,他絲毫不慌,雙手擺出搬攔錘的架勢,瘋狂殺出。

求你別升級技能了

連續幾招,每一招錘法,都有很大的威力,一招,就能擊退一個人。

十幾個呼吸之間,那幾個人全都被擊退,捂着胸口,氣喘吁吁,他們不可置信的看着劉波,道:“怎麼可能,你的功夫怎麼會這麼好!”

“呵呵,讓我進去。”劉波呵呵一笑,越過這幾個人,朝着裏面走去。

這幾個人被劉波擊敗,也沒有了理由攔住劉波,他們只能朝着一旁讓開。

血鷹帶着明月他們,跟着劉波,一臉好奇,這些傢伙被擊退了,居然就不動手了,這讓他有些看不懂。

只有劉波知道,這就是國內武術界的規矩,除非是生死大仇,否則都是點到即止,劉波搬攔錘法威力巨大,卻也沒有傷人,只是擊退他們。

此刻,他們自然也不能對劉波動手了。

這個時候,那宅院大門口,走過來一個女人,冷冷喝道:“你們在幹什麼,在外面吵吵鬧鬧的,成何體統,不知道今天是秦璃大好的日子嗎?” “三姑,是這個小子,在這裏吵吵鬧鬧,要強闖進去。”那幾個人連忙甩鍋。

把這口黑鍋,扔給了劉波。

秦餘君看向劉波,冷冷說道:“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今天不要在秦家村鬧事,否則我就讓你好看。”

“哦?你要怎麼讓我好看?秦家村好大的排場,我姐結婚,我想要進去看一看都不可以?我走遍全國,都沒有聽說過這樣的規矩。”劉波冷冷看向那個女人,那女人四十來歲,但保養的極好,白嫩的肌膚下面,似乎隱隱有一層黑色的光芒在流轉,劉波知道,那是皮下的筋膜太過於強韌,所散發出來的顏色,這個女人,也是一個大高手。


但他劉波,又有何懼,冷冷看向對方,道:“讓開,今天我必須見到我姐。”

“你姐?”秦餘君掃了一眼劉波,道:“秦璃什麼時候成你姐了,她所有的親戚,我都認識。”

“我是她在外面認的弟弟。”劉波說道。

秦餘君聞言,頓時冷笑了起來:“外面認的弟弟?怕不是在外面找的野男人吧。哈哈,秦璃這個女人,讓她嫁人她不嫁,原來是找了一個小白臉當姘頭,如今可好,自己結婚大喜的日子,竟然讓一個小白臉打上門來,真是丟盡了我秦家村的臉面!”

“你找死!”劉波面色頓時變得極爲寒冷。

冰冷的目光落在秦餘君身上,使得秦餘君都是心中一跳,他感覺到劉波的眼神,彷彿真的可以將它殺死一般,極爲可怕。

“眼神可怕又有什麼用!”秦餘君心中冷冷笑了一聲,隨後說道:“你既然是秦璃的姘頭,那就不能讓你安穩離開了,否則誰知道你會不會鬧出什麼幺蛾子來,說不得,就只能把你關起來了。”

秦餘君說着,只見到身體猛然擺出一個架子,隨後,衆人只聽見一聲猛烈的心跳聲從秦餘君身上傳來,秦餘君渾身皮膚下面,筋膜高高鼓起,眨眼間就充血成爲了青黑之色,她腳步一動,朝着劉波急速而來。

秦餘君雙手,如同兩隻大蒲扇,朝着劉波扇了過來。

劉波淡淡的躲開這一擊,一手搬攔錘再度施展而出。

秦餘君眼神微眯,這小子居然還會這種猛烈的錘法,不過,在她面前,這種功夫,只不過是小道而已。

她朝着劉波狠狠殺來,雙腳緊貼着地面,每一次攻擊,衆人都能感覺到腳下的地面,似乎都在震動,這是她攻擊的力量太大,必須從地面借力的關係,否則一擊打出去,根本造成不了多少傷害。

如果不能在地面站牢,她一擊哪怕有千斤巨力,自己也會被反震之力震退,造成的威力,遠遠沒有一千斤。

可是,如果腳下用力,抵消了這一股反震之力的話,腳下的力量也會加持上來,腳下的反震之力,再加上本身的力量,兩種力量結合,加起來就是兩千斤了。

劉波搬攔錘施展而出,一手攔在胸前,朝着秦餘君的拳頭搬了過去,可是,他只感覺到秦餘君這一拳威力巨大無比,他的手掌剛剛一接觸,就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完全扛不住,身體猛地後退,但依舊被秦餘君這一拳的拳風給掃中,感覺到胸口生疼。

秦餘君一擊得手,不依不撓,朝着劉波而去。

劉波雖然在秦璃這裏學了很多功夫,但畢竟只有一年的功夫,哪裏能夠跟秦餘君這樣的高手媲美,哪怕對方是一個女子,他也不可能是對手。

只是十招不到,劉波就被狠狠的擊飛,倒在地上,口噴鮮血。

“主人!”血鷹看到這一幕,連忙上來救援,但他的功夫比之劉波,也是差不多,很快,也被擊倒在地。

“打得好!”不遠處的明月,激動的叫出了聲,她這幾天過的可不好,雖然劉波沒有對她怎麼樣,但畢竟還是言語威脅,而且,階下囚的感覺,任何人都不會感覺到好受。

此時, 撩愛成癮:帝少寵妻夜夜忙 ,她自然是興奮不已。

“咦?這小子的同伴,居然還叫好了?有意思。”秦餘君聽到這個聲音,心中就微微一笑,這一幕,可真是有意思,劉波帶來的同伴,在劉波他們被擊倒之後,竟然大聲叫好。

秦餘君這般想着,轉頭朝着明月看了過去,下一秒,她就愣在了當場,怔怔的看着明月。

明月被她看得有些心底發毛,顫巍巍的說道:“你,你想幹什麼!”

可是,秦餘君就彷彿沒有任何知覺一般,愣愣的朝着明月走了過去,明月嚇得瘋狂後退,可是,她手腳都被綁着的,雖然穿着裙子看不出來,但卻是影響行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秦餘君,走到了自己面前。

秦餘君伸出白嫩的小手,朝着明月的臉龐摸了過去。

“這個女人,該不會是拉拉吧?覬覦我的美色?”明月絕望了,她被劉波抓住,還以爲自己落入了魔掌,可劉波沒有對她怎麼樣,可是現在,眼前的這個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正常。

魔掌,在明月那絕望的目光之中,落在了明月的臉上,明月感覺到,秦餘君的手掌,都微微顫抖着,她好奇的看着秦餘君,這個女人,好像也太過於激動興奮了吧?

只聽見,秦餘君說道:“姐,這麼多年了,我沒想到還能見到你。”

“姐?”明月直接傻了眼,大聲說道:“喂喂喂,你不要亂認親戚啊,我可不是你姐。”

巨大的聲音,頓時讓秦餘君回過神來,她看着明月,仔細看了好一會兒,才搖了搖頭說道:“對不起,是我認錯人了,你雖然跟我姐長的很像,但仔細看的話,還是有區別的。”

秦餘君搖了搖頭,心中嘆息,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自己還是這麼不淡定,她應該記得,自己的姐姐是死了纔對,怎麼剛剛,會露出那樣的表情來。

“哦。”明月鬆了一口氣,看來對方是認錯人了,而且,也對自己沒有特殊的企圖。

秦餘君看着明月,說道:“你叫什麼名字?從哪裏來?”

“我叫明月,從……”明月回答說道,可是,她剛剛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就看到秦餘君極爲激動,看着自己,說道:“你今年,多大了?”

“我不知道。”明月搖了搖頭,她的確不知道自己多大了,就連自己的生日,她都不知道:“大概是二十一,或者二十二吧。”

“跟我走!”秦餘君聽到這句話,想也不想,拉着明月,朝着村子裏面一邊走去。

明月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能呆呆的跟着秦餘君而去。

至於劉波等人,則是被嚴密的監控起來。

秦餘君帶着明月,直接來到了村子祠堂裏面。

她帶着明月來到了祠堂的靈位前面,指着前方的那個排位說道:“明月,你看看這幾個排位。”

明月仔細看去,只見到在秦餘君指着的那個排位上面,寫着秦餘雲三個字,生卒年月,也寫的很清楚。

明月算了一下,秦餘雲死亡的日期,應該是二十年前。

在秦餘雲的排位下方,還有一個排位,名叫……秦明月。

霸道總裁之嬌妻很可愛 ,明月……

明月心中,產生了一種很奇特的感覺。

明月從小就是孤兒,不知道自己來自何方,只知道自己從小就孤苦伶仃,靠着垃圾堆裏面的食物維持生命。

十歲那年,她被人收養,本以爲日子從此會好起來,對方卻把她送到了一個如同地獄一般的地方,在那個地方,有許多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她們每天競爭,每天都要死人,每一個死人,都是死在她們這些人的手中。

因爲手中的食物,只有那麼多,她們必須殺死另外的人,才能吃到一口飽飯。

最後,明月脫離了那個地方,加入了殺手組織,雖然靠着殺人謀生,但至少,不用過那種地獄般的生活。

可是此刻,看到那個靈位的時候,明月突然有一種感覺。

她突然對於那個名叫秦餘雲的女人,格外的好奇,不知道對方,是怎樣的人。

“看來你也意識到了。”秦餘君平淡的說道:“二十年前,我姐外出,死在外面,她一歲半的女兒,則是失蹤了,我們找了許久,沒有找到,所以也立了靈位。”

“所以,我就是秦明月,我是屬於秦家村的?”明月有些激動,這麼多年,她,總算知道自己來自何方了。

“不能這麼說。”秦餘君搖了搖頭:“雖然我從心裏,相信你就是明月,是我姐姐的女兒,但我們還是需要進行進一步的確認。”

“明月,你屁股上面……”秦餘君遲疑片刻,說道:“是不是有一個梅花胎記?”

明月愣住了。

她屁股上面……的確是有一個梅花胎記,她很確定,自己跟秦餘君是第一次見面,秦餘君不可能亂認親戚。

她激動的點了點頭,說道:“的確有……”

“那你能脫給我看看嗎?”秦餘君說道。

明月自然答應。

兩個人很快,就確定了身份。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