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堡外,從山下正快速閃來一道黑影。其實這大白天的哪有什麼黑影,只因其行動非常快捷,所過之處只留下一道殘影。

但見這條黑影三晃兩晃便來到古堡前面。黑影並沒有走正門,而是一躍而起,在城堡外牆上幾個縱越便跳到古堡上的一處天台上。黑影來到天台後略一遲疑,似乎在考慮要不要推門進去。

天台里側便是大廳,此時四魔在大廳之中聊的正歡。黑影才一落地,廳里眾魔便有所感應,紛紛止住了說話。

只聽媚娘開口問道:「是魅影嗎?進來無妨。」

片刻,天台上高大的木門被推開一條縫,一道人形兔頭的身影出現在大廳之中。從外形判斷,此兔魔應已修鍊到八級了,只要突破到九級,便能完全幻化為人形,擺脫這種不倫不類的形貌了。

媚娘見魅影閃了進來,說道:「魅影,快來拜見龍魔族二公子。」

魅影忙上前一步跪倒在地,恭敬的給昊焱見禮。

媚娘接著對昊焱說道:「魅影是我一手栽培起來的後起之秀,在我兔魔一族中也算得上是資質最高的了。相信不出百年便能突破到九級了。」

昊焱看著魅影,點了點頭,說道:「嗯,不錯。你起來吧。」

「謝二公子誇獎,魅影定當努力修鍊,為二公子效犬馬之勞。」魅影本想給昊焱拋個媚眼啥的,但轉念一想,憑自己這個兔子腦袋怎麼也媚不到哪去,於是站起身,乖乖地退到媚娘身前。

媚娘問道:「影兒,今ri過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魅影躬身對媚娘說道:「回師傅,前些時,您讓我查的事情有著落了。」

「哦?」媚娘一皺眉,說道:「這裡沒有外人,你把具體情況說一下吧。」

「是,師傅。」魅影再次給媚娘施了一禮,才緩緩說道:「最近森林外圍有些區域的獸群急劇減少,造成低等魔族食物緊缺,時有相互爭奪廝殺之事。對我魔族發展大為不利。」

「前些時,師傅派我去調查此事原由。影兒不敢怠慢,先後查訪了幾十個人類部族所在的區域,但並無所獲。」

「前兩天,我在平原之地調查時,突然聽到低等魔族區域內有打鬥聲音,本以為是魔族互相廝殺,便過去查看。可是越接近打鬥之處,影兒越發現情況不對,於是我便隱藏在打鬥區域外圍,仔細查看。」

「那你看到了什麼?」身型粗壯高大的男子聽魅影啰啰嗦嗦說了半天也沒聽到重點,很是著急。

殷豪白了他一眼,說道:「梓橫,別插嘴。」

原來這身型粗壯高大的男子名叫梓橫。是遺迹森林中熊魔一族的首領。而殷豪則是虎魔的首領。兩魔都是九級的魔獸,在各自的種族中都是最強者。

只聽魅影接著說道:「我趕到的地方是一處山谷,山谷內全是蒿草,所以,我隱身在山谷邊緣的森林中視野非常好。我發現人類的部族正在山谷中跟狼魔的一個小部族廝殺。我很奇怪,以前人類的部族很少進到低級魔獸區域打獵的,怎麼這些人如此大膽?」

「正在這時,我突然聽到一聲聲的爆鳴聲,我仔細一看,發現那些人類的手中都平端著一種長筒狀的武器。我看見那種武器只要一聲炸響,前端就會噴出一團白煙,遠處的狼魔便會被擊殺,威力很是巨大。很多二級狼魔都是一擊斃命,我想,其威力恐怕在三級以下的魔族都很難抵擋。」

「哦?我也聽過有族人傳話說最近兩年在人類的一個部族中出現一種武器很是厲害,跟你描述的倒是很像。」殷豪驚訝的說道。 「哦?竟然有這種情況?」昊焱眉頭一皺,思索了一下,讓魅影接著說下去。

魅影說道:「等我發現情況不好,準備過去搭救時,卻發現只是一瞬的時間,狼魔族人已經被這種武器殺的快要滅族了,只剩下十幾個族人逃去森林。我想,逃到森林之中,人類也就追不上了。」

「唉,還好逃掉了不少,否則可真就便宜了那些可惡的人類了。」梓橫嘆了口氣,如釋重負地說。

「不,事情還沒有結束。」魅影接著說道:「在我也產生跟梓橫師叔一樣的想法之時,卻是出現了變化。」

「哦?是什麼變化?」媚娘也禁不住插嘴道。

魅影說道:「當狼魔們快要衝進森林之時,地面卻是突然衝起了十幾支土矛,把狼魔全部釘死了。」

「什麼?那些人類里竟然還有靈師跟隨嗎?」殷豪吃驚地說道。要知道,如果人類靈師參與到打獵的人類部族之中。那將會給魔族帶來很大的麻煩,是魔族所不能允許的。

這也是為什麼在以打獵為生的人類部族之中很少能有靈師出現的原因之一。

很多被魔獸滅族的人類部族大多便是因為族內出現了靈師參與到獵殺行動,引發了魔族的怒火,所以才被滅族的。


同樣,魔族每次一出動高級魔獸對人類部族發起攻擊,之後便會有靈師出來對其進行搜捕獵殺。

這種你來我往的小爭小斗,在這廣袤的紫靈大陸之中是每時每刻都在發生的。對於人類與魔族的高層來說,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畢竟,沒有這種爭鬥,也不會有那麼多的魔晶與靈晶在大陸上流傳了。

所以,爭鬥也算是一把雙刃劍,有其不好的一面,也有其好的一面。

只見魅影看了一眼熊魔族族長梓橫,然後對殷豪說道:「不是靈師所為,是熊魔族人乾的。」

「你放屁!」梓橫聽到這裡,跳起來就甩出一句,惡狠狠地對魅影說道:「你為什麼要誣陷我熊魔族人?我的部下是決不會出賣魔族去幫助人類的。」

殷豪見梓橫要反臉,當著龍魔二公子的面,可不好鬧出事端來。忙過來勸道:「梓橫大哥別急。你先聽魅影這丫頭說完,事出必有因,切聽聽她怎麼說。」

媚娘也勸道:「是呀,梓橫大哥這火爆的脾氣就是改不了。我們影兒怎麼會無端端的誣陷你族中人呢?切聽聽影兒怎麼說吧。」

魅影沖梓橫一施禮,說道:「師叔不要生氣,我沒有誣陷師叔的意思,您聽我把話說完就知道原由了。」

「好,我就聽聽你怎麼給我解釋。」梓橫重重的坐回到位子上,瞪著兩隻熊眼,沖魅影直運氣。

「師叔先別生氣,聽我把話講完。當時我確定是看到有一隻六級熊魔殺死逃走的狼魔之後,從森林中出來。但當時正有一個人類的靈師在追殺狼魔,熊魔在殺掉狼魔之後便與這人類的靈師打了起來。」

「哼,果然有靈師跟著,我說他們怎麼膽敢進入我魔族領域打獵呢。我熊魔族人定是生氣那幾隻狼崽子不中用,才出手教訓他們的。那靈師是不是被我熊魔族人殺掉了?」梓橫得意的說道。

媚娘與殷豪互相對看了一眼,雙雙搖頭一笑。心中暗想:這個梓橫,真是不可求葯了。

只聽魅影接著說道:「梓橫師叔,很抱歉,那隻六級熊魔並沒有成功殺死那個靈師,而是讓他逃掉了。」

「唉!這個廢物!」梓橫猛的一跺腳,重重地說道:「一個小小的靈師,怎麼就能讓他逃掉呢?要讓我知道是哪個熊仔子放跑的,我一定好好教訓教訓他,唉!真是個廢物。」梓橫搖頭晃腦的嘆息道。


魅影小心的看了一眼梓橫,對於這個脾氣稟xing飄乎不定的師叔,她可是從心底里感到害怕的。

「師叔,恐怕您見不到您這位族人了。」魅影怯怯地說道:「因為就在那個人類靈師快被您的族人殺死的時候,又跳出來一個靈師。」

又一個靈師?眾魔相互看了一眼,只聽魅影接著說道。

「這個靈師靈力非常強大,應該達到六級靈尊後期的修為了。別說是您這位同樣是六級的族人,就算是我這八級的,面對那個靈尊時,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什麼?你是說?」梓橫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問道。

「沒錯,師叔,您這位熊魔族的勇士只堅持了三個回合,便被那個人類靈師殺死了。」魅影裝做惋惜地說道。

「可惡啊!這幫可惡的人類。告訴我,是哪個部族乾的?我一定要將他們部落的人斬盡殺絕,才消我心頭之狠!」熊魔梓橫咆哮著喊道。

魅影看了一眼師傅媚娘,媚娘沖她點了點頭。魅影這才說道:「師叔,在人類退走後,我按照他們退去的方向判斷,是一支叫鐵木部落的小部族乾的。」

「好,好一個鐵木部落,你確定就是他們乾的嗎?」梓橫咬碎鋼牙,狠狠的說道。

「一定不會錯。這個部落我也調查過。人口不過五百左右,除了老幼婦孺,jing壯的族人絕不超過二百人。」魅影肯定的說道。心中卻暗想:我還是別把狼魔族人吃掉幼熊的事說出來吧。好讓熊魔族的怒火全都燒到人類身上。說不定,我還能撿到什麼便宜。

(編者按:看來這隻兔魔一定還是狐狸的串種,又是狡猾,又是媚惑的,太複雜了。ok,我閃了,客串一下,各位看客請繼續。作者逃跑中…)

熊魔梓橫聽完,沖龍魔二公子一抱拳,說道:「二公子,您在堡內多留幾ri,待我帥領族人去去就回,回頭定會送您一份大禮。」

昊焱一擺手,說道:「梓橫兄請留步,我跟你一道前往,你看怎樣?而且,我對那個人類的新式武器很感興趣。到要看看是什麼東西能有此威力?」

虎魔殷豪說道:「既然這樣,我等也陪二公子一道前往吧。」

「不用,有梓橫兄陪我前去足矣,想那區區幾百人的部族能有什麼厲害。六級靈尊?哼,我還不放在眼內。」

媚娘起身說道:「那也好,我與殷豪大哥就在堡內給二公子設好酒宴,回頭請眾兄弟同來,為二公子接風洗塵。」

「好,那就有勞媚娘了。梓橫兄,你去集合族人,咱們馬上動身。」昊焱吩咐道。

「那我們就在堡內靜侯二公子的佳音了。影兒,你去為二公子帶路。」媚娘與殷豪一同向昊焱行了一禮,昊焱帶人轉身而去。

遺迹大森林外圍。

紫矅東升,熾靈西落,馬上就要天黑了,鐵木部落中心廣場內早已堆起了一處處篝火。族人們殺豬宰羊,正在準備著一場盛宴。

遠處的土坡之上可以俯覽到整個部落的大概輪廓。此時,土坡上孤零零的立著三頂建築,兩頂氈房和一間部落中少見的石室。

此時,在其中一頂氈房的外面正站立著三人。一個瘦小枯乾的矮小男子和兩個身材高挑,長相俏麗的女孩。如果離近了,便能發現這兩個女孩長的竟是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便是她們的裝扮。

其中一名女孩身著緊身毛皮三點式勁裝,頭上烏黑的秀髮在腦後束成一條馬尾,一根白sè皮毛絲帶在馬尾處綁了個蝴蝶結,很是乾淨利落。

另一名女孩身穿一身紅sè粗布漢服,一雙漂亮的大眼睛下面用紅sè分別抹了一條紅線沖耳根處甩去。頭髮在腦後盤起,上面插了一根一尺余長的羽翎,向上高高豎起。

這個女孩就是秋紅。在部族之中,只有女孩在出嫁時,才會在頭上插一根長長的羽翎,表示女孩已經長大了,要飛走了。

明天就是秋紅要出嫁的ri子了。今晚也是她在鐵木部落生活的最後一個晚上。明天一早便會跟著丈夫哈雷古奇離開這裡,到啥雷族去過新的生活。

這身漢服是宣兒親手為她穿上的,本來這身裝束並不是部族的規矩,但宣兒說,這是宣兒的娘家在嫁女兒時的規矩。所以為秋紅也準備了一身。

此時秋紅眼中正隱含著一絲淚水,獃獃的看向空中。淚水晶瑩,在眼框中閃動,映出空中逐漸淡去的點點靈光,那是木宇修鍊時引發的靈力波動。秋紅知道,自己以後再也看不到這一幕了。

靈光逐漸隱沒,空中恢復了一片黑暗,只有旁邊的大鐵爐不斷發出噼啪的聲音,向空中送出一股一股的火星子。

木宇緩步走出了氈房,來到三人面前。

「秋紅姐,你今天真的很漂亮。」木宇看著秋紅的裝束。這種漢服以前只有自己的母親才會在族中偶爾穿一次,但卻是素白sè的。看慣了秋紅獸皮裝束之後,突然看到她穿上這身衣服,木宇突然有種時空穿越的感覺。

如果是在自己以前的世界中,秋紅姐應該是穿著潔白的婚紗吧,木宇不禁想到。不知秋紅姐如果穿上婚紗會是怎樣的效果?畢竟秋紅姐的皮膚比普通女孩的皮膚要黑很多。木宇偷偷一笑,輕輕地甩了甩頭。

秋紅並沒有說話。低下頭,偷偷地把淚痕抹掉,然後沖木宇一笑。

秋霜說:「公子,咱們快點過去吧。晚宴已經開始了。母親讓咱們早點過去。」

「好,咱們這就過去吧。猛瑪叔,我讓你做的東西做好了嗎?」木宇沖猛瑪問道。

只見猛瑪從旁邊拎起一個鐵盒子送到木宇眼前說道:「你看看。是這樣子嗎?」

只見鐵盒子是用薄鐵皮做成的,是一個呈長條狀的凹槽,下面通了兩排小孔。在鐵盒子下面的四個角有鐵杆支撐。吃過羊肉串的人一定一眼就能認出,這分明是烤串用的架子嘛。

木宇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就是這個。猛瑪叔幹活我最放心了。秋霜,把咱們串好的肉帶上,今天我給大家露一手。」

鐵木部落的中心廣場上。

此時,族人們早已圍坐在幾十座篝火旁,邊唱邊跳,還有專人負責燒烤著整隻的獵物。到處是一片歡聲笑語。

木宇四人快步來到木拓等人所在的火堆旁。此時,木拓夫妻正陪哈雷公子等人談笑。

啥雷古奇在鐵木部落這幾ri可謂是表現良好,成為了深受廣大人民群眾歡迎和愛戴的五好男人。不但得到了木拓一家人的肯定,也贏得了眾多族人的稱讚。尤其是古奇的靈師修為以及在打獵時的英姿,更是被族人們所津津樂道。 「父親,母親,孩兒有事來晚了。」木宇單膝跪倒,給父母請了安。然後對哈雷古奇說道:「哈雷公子,讓您久等了。」

哈雷骨奇哈哈一笑,說道:「木宇兄弟,從今天開始,我可是你姐夫了。這公子公子的,以後就免了吧。」

秋紅聽的臉一紅,羞愧地低下頭,閃身躲到宣兒身後。在秋紅心裡,儘管有120個不願意,但古奇給她的印象卻也出奇的好,秋紅知道,自己可是找了個好歸宿。

「好,姐夫好,叫起來親切。」木宇回道:「那姐夫請稍侯片刻,今天弟弟我就露一手,給姐夫做點好吃的。」

說完,木宇讓秋霜搭把手,兩人一起把燒烤架支好,從篝火中取來炭火,就開始烤上了。族人們以前都是整支獵物或是取獵物的一部分來烤著吃。像這種把獵物的肉切成小塊串起來烤還從沒有見過,一時間,身邊圍起了一大群族人過來看熱鬧。

魔獸的肉就是比羊肉要香的多,一會功夫,烤肉串特有的香味就傳了開來,因為肉串上刷了獸油,還放了調味用的幾種葉子的汁液,那味道,可比直接烤整隻的獵物要來的香多了。

木宇抓起一把烤好的肉串,只見肉串上滋滋地閃著油光,冒著熱氣,那香味,好傢夥,寫的作者都饞了。在眾族人期盼的目光中,木宇把肉串分到了父母及啥雷一行人的手中。

只見拿到肉串的人,有的先是聞了聞,小心的咬到嘴裡細細的咀嚼著,有的則是三口兩口就是一串下肚,還大呼著過癮。饞的遠處眾人掉了一地哈喇子。


木宇又親自烤了一會,教會了秋霜烤串的幾個要點,便拿著烤好的肉串去與父母及古奇等人吃喝去了。秋霜那自不用管,那些年青力壯的小夥子們爭先恐後的幫著她一起烤,不光能親近美sè,還能偶爾偷個饞,何其美哉。

鐵木部落主要以打獵為生,基本不經營種植之事,所以並不產酒。族中的酒都是用獵物換回來的,所以族人很少有機會能喝上幾口。

今ri秋紅出嫁,木拓把壓箱底的酒都搬出來了,讓族人們都能盡興,所以這一晚下來,族人們載歌載舞,興奮異常。

酒過三巡之後,木拓等人的交談也從天南海北慢慢轉入了正題。

只見木拓一拍哈雷古奇的肩膀,說道:「古奇呀,今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我可要jing告你,紅兒自幼就非常可憐,我們夫妻一直都很疼她。嫁到你族,你可不能讓她再受什麼委屈。」

「岳父說的哪裡話來。能娶秋紅為妻,是我古奇的福份,誰,誰要是想動她一根汗毛,我,我就找誰,唔,拚命!」哈雷古奇顯然有點喝高了,說話直咬舌頭。

按說靈師有靈力修為在身,是不容易被酒jing所麻醉的,由此可見古奇這一晚可真心沒有少喝。那些羨慕嫉妒恨的鐵木族勇士們,可是一整晚都在卯足勁輪著灌古奇喝酒呢。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