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蕭!”

身後的榮小雅看到這一幕,臉色一變,下意識地想要去抓住葉蕭。

可還沒等到她反應過來,又是“咻”的一聲,榮小雅自己也被吸進了傳送門。

榮小雅只覺得眼前一黑,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葉蕭…”

過了許久,榮小雅悠悠轉醒。

她發現自己被葉蕭抱在了懷裏,在葉蕭的周圍,泛起一個金色的光膜,將兩人圈在了裏面、


“沒事的,你第一次經歷空間傳送,難免會有些不適應的。”葉蕭說道。

“那,我們…在哪?”榮小雅只覺得小腦袋暈乎乎的,眼前泛起了無數的星星點點。

很快,她就發現,她眼前的星星點點並不是幻覺,而是真實存在的。

她所處的地方,就是一片巨大的星空。

而葉蕭正抱着她在星空裏飛行!

“我們在太空裏?”榮小雅愣愣地問道。

人可以不借助任何東西在太空裏飛行嗎?

這一刻,榮小雅感到她的常識正在崩塌。

“不是太空,是大乘期修士開闢的小世界。”葉蕭說着在虛空中停下,擡頭看向了另一個方向。

榮小雅順着葉蕭的目光看去,只見在虛空的不遠處,有一個巨大的光膜,像是一個巨蛋,正在向兩人飄來。

這個巨蛋渾身散發着銀白色的光芒,仔細看去,竟然是由一道道符文編制而成。

在巨蛋的中央,有一個平臺。

一個紅髮怪物,盤膝而坐,在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濃郁的氣息,這氣息,可以令這世間一切生靈,爲之顫抖!

一個巨大石柱,貫穿着怪物的身體,石柱上滿是黑褐色乾枯的血跡。

此刻,陣陣呲呲摩擦地面的聲音傳出,那紅髮怪物低着頭,紅髮把其全身都覆蓋,透過間隙可以看到,他正在以其鋒利的指甲,在光膜上用力刻畫着什麼。

若是仔細看,可以發現,整個光膜已經滿是密密麻麻的劃痕,彷彿一個滿是裂紋的雞蛋,隨時都有破碎的風險。

“葉蕭,那是什麼?”榮小雅的牙關在不由自主地打架,心跳得飛快。

眼前的紅髮怪物,讓她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就像是在面對一隻洪荒猛獸一般。

“這個世上最邪惡,最狡猾的一種生物,我稱他爲——天魔。”葉蕭淡淡地說道,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與之前遇到的血祖不同,眼前的怪物,並不是僅僅擁有一絲天魔的血脈,而是真正的天魔。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葉蕭一直都以爲天魔在地球上絕跡了,但沒想到還是有漏網之魚留下。

“人類!人類的氣息!”

突然,怪物聳了聳鼻子,沙啞的聲音,從他的口中傳出。

“葉蕭,他發現我們了。”榮小雅心裏一驚,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

“別怕,他出不來的”葉蕭給榮小雅遞過一道真氣,平靜地說道。

“人類的味道,真是懷念啊…不過,快了,快了,已經七十一萬六千九百四十六天,你們困不了本王多久了。”紅髮怪物張開大嘴,露出鋒利的獠牙,獰笑着說道,“等着吧,螻蟻們,本王馬上就要脫困了。到時候你們困了本王多少天,我就要吃多少人。” 原本緊閉雙目的天魔,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血紅色的眼球,散發出詭異的光芒。

他的聲音如雷,在虛空中激盪,發出陣陣迴響。

虛空中,一股可怕的氣息激盪而出,如同一陣疾風驟雨,猛地襲來,似乎要將人壓垮。

“啊!”

榮小雅身體一軟,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

第一次見到天魔,對於心靈上的衝擊,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如果不是葉蕭在她背心輸送的真氣讓她覺得好受一點,恐怕她早就暈厥過去了。

“呆在這裏這麼長時間,看來你吃的苦頭還不夠啊!”葉蕭皺了皺眉,隨意地擡起右手,向着眼前的光幕猛的一拍。

“嗡!”

虛空中像是有什麼東西被喚醒了一般,原本靜止的星辰瞬間動了起來。

“轟!”

一掌之下,光幕發出一陣轟鳴,化作一股讓星空震動的巨響。

原本在光幕上游走的符文,立刻就爆發出了一道道璀璨的光芒。

“子曰: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一道道蒼老而又充滿威壓的聲音從符文中傳出,迴盪在虛空之中。

“這是孔聖的論語!”榮小雅驚訝說道。

她只覺得身體暖洋洋的,剛纔天魔帶來的恐懼感瞬間一掃而空。

這些聲音對於榮小雅和葉蕭兩人來說,入耳柔和,但是落入被困在石柱上的紅髮怪物的耳中,卻是無比的刺耳。

聖人之言,言之鑿鑿。

迴盪在星空裏的每一句話都蘊含了極強的衝擊,落在紅髮怪物的耳中,就猶如刀削斧鑿在他身體上一般。

紅髮的怪物哪裏還有半點囂張的樣子,渾身一震,巨大的疼痛讓他弓起了身子,他感到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在熔化。

這種感覺,比死還要難受一百倍。

“怎麼會這樣,你…你怎麼會操縱聖言封天陣的!”紅髮怪物捂着耳朵,發出痛苦的哀嚎之聲,看向葉蕭的眼神充滿了恐懼。

他本能地想要逃離聲浪的包圍,可是釘在他身上的石柱讓他動彈不得,根本沒法逃離。

密集的聲浪無孔不入,彷彿潮水一般,將他瞬間淹沒。

“啊~別念了…該死!真的該死…”紅髮怪物臉色一白,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劇烈的疼痛已經讓他快要暈厥過去了。




十五分鐘後,陣法中的聲音漸漸散去。

“卑鄙的人類,你們居然敢這樣對待我!等本王脫困,一定要把你們一個一個統統吃掉!”見聖言消退,紅髮怪物再次怒吼,威脅道。

只見他猩紅的嘴脣翻開,露出了一排排鋒利的牙齒,給人一種瘋狂的感覺,好像只要靠近,就會被立刻撕扯成肉泥。

“哦,是嗎?”葉蕭面無表情地冷哼一聲,右手一拍光幕。

“嗡!”

虛空中,論語的誦讀之聲再次響起。

“啊!”

紅髮怪物再次發出一陣陣慘叫。



這次聲音持續了大概十分鐘。

十分鐘後,聖人之音散去,紅髮怪物猶如一條死狗一般,躺在地上,連動彈一下的力氣也沒有了。


“果然陣法的威力變弱了,難道是這些裂縫造成的?”葉蕭皺了皺眉頭,心道。

隨即他在虛空中邁開步子,向着光幕走去。

“停,停,你到底想幹什麼!”見到葉蕭向他走來,紅髮怪物急忙喊道。

他是徹底怕了!

他的血紅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葉蕭的右手,深怕他再次激活陣法。

聖言術雖然殺不死他,但是給予他的痛苦卻是深入靈魂的。

如果讓他選擇的話,他情願立刻死去,也不願在承受靈魂被撕裂的痛苦。

“不幹什麼,就試試這個陣法到底還管不管用。”葉蕭一臉淡然地說道。

從剛剛開始,他就一直在觀察眼前的陣法。

經過兩次激活陣法的嘗試,讓他心中隱隱有了一個猜測。

“等等,小輩,你既然可以操縱孔老頭留下的陣法,不如你放我出去。作爲回報,我會賜予你無盡的生命,無窮的力量,甚至你想統治整個世界也不是什麼難事。”紅髮怪物急忙換了一副語氣,充滿誘惑地說道。

“統治世界!?呵呵,如果你真有那個本事,你怎麼會被困在這裏了。”葉蕭不爲所動地說道,

他右手輕輕撫摸着陣法的邊緣,眼中光芒流轉。

“你不相信?要知道,兩千年前,我們天魔就是人類的王,你們人類不過是被我們奴役的螻蟻。如果不是那個殺神,你們人類還是我們天魔族圈養的雞犬!”紅髮怪物搖了搖頭,嘆氣道。

“可惜,你們天魔族最終還是失敗了。”葉蕭搖着頭,冷笑着說道,“不僅在華夏被殺的片甲不留,就連老巢——域外世界也被人類攻佔。現在你們天魔還剩下些什麼呢?最多也就是留下一點殘兵在見不得人的地方苟延殘喘罷了。”

“這個封印困不了本王多久了!到時候,我會帶領我們天魔族重新回到世界的巔峯!那個殺神不在了,人族變得異常弱小,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止本王了。”紅髮怪物跳了起來,興奮地吼道。

“看來你對外面的情況挺了解的。”葉蕭隨意地說道。

“小輩,本王可以給你一個登上巔峯的機會,只要你打開封印,我可以讓你成爲我的盟友,到時候天魔王朝的疆土,分你一半!”紅髮怪物說道。

“真能分我一半?”葉蕭漫不經心地問道。

“你不相信我?”紅髮怪物抿了抿嘴,用誘惑至極的語氣說道,“只要你放我出去,本王用本命真血起誓,剛纔的承諾統統作數!”

“你就不要在這裏裝了,你們天魔的信譽怎樣,我還是很瞭解的。”葉蕭不以爲然地說道。

這一會兒工夫,他已經將陣法的裂痕都查探了一遍。

“那你想要什麼?”紅髮怪物問道。

“對我來說,只有灰飛煙滅的天魔,纔是好天魔。”終於,葉蕭收回了目光,淡淡看了紅髮怪物一眼,冷笑着說道,“我本來想把你放出封印,直接撲殺你的。不過,沒想到孔聖居然佈下了聖言封天陣,對於你們這些邪惡成性的天魔來說,倒是不錯的折磨。所以我改變主意了,你在這裏面多呆些時間吧。”

“你到底跟天魔有什麼仇!”聽了葉蕭的話,紅髮的怪物原本充滿希望的心瞬間沉了下去。

這到底誰纔是惡魔! 葉蕭沒有理會天魔的抗議,回過頭,對着榮小雅淡淡地說道:

“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我們走吧。”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