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其實不怪劉明,劉明是習武之人,自然常用爆發力,以求一擊擊殺敵人,這也讓劉明握槍扣動扳機之時均勻發力比較難以控制,這自然是不能正中靶心的原因所在。

不過其實第一次開槍,起碼沒有一槍偏離靶子,這已經是很好了,但是對於劉明這樣的天才來說來說,這種成績很差。

接着劉明,不斷的裝子彈,開槍,裝子彈,開槍…….

一直持續到傍晚之時,劉明已經可以很好的控制力道,每槍都是在八環左右,這讓一旁的慕容南再次驚訝不已,慕容南是槍的天才,毫無疑問,然而之劉明也是麼?不然怎麼可能學習能力這麼強,這下慕容南真的懷疑自己的槍神帽子會被劉明給搶去了。


劉明收槍看着已經黑了的天色,朝着慕容南笑了笑說道。

“我回去了,改天有時間再來練習,等我超越你槍神的位置吧。”慕容南這次沒有在鄙視劉明,因爲他內心裏也相信劉明可以做到。、

在劉明正要離開的時候,慕容南再次叫住他,取出3枚子彈,拿着手中的創龍說道。

“老大,這3枚就是我說的國家制造局的特製子彈,本來我有五顆,但是一顆是爲就兄弟而開,另一顆因爲被追殺逃命時所開,剩下這三顆交給你了。”

這些話說起來簡單,但是看着慕容南眼中泛起的血絲就知道其中所代表的仇恨。

劉明似是感動又像是安慰一般,拍着慕容南的肩膀,眼神有着一絲猶豫,他相信這創龍是慕容南的兄弟,自己究竟該不該接受兄弟的好意。

慕容南感受到了劉明的猶豫,輕笑平淡的說道。“呵呵,現在誰人還記得我慕容南,他們眼中的慕容南已經死了,所以這創龍對我已經無用。”


話語很輕,卻有着一絲的自嘲,一絲的無奈,更多的是一種不甘心。

劉明再次重重的拍了下慕容南肩膀,接過其手中的創龍以及三枚金光閃閃的子彈,消失在夜幕裏,留下慕容南一人站在這裏發呆,似是追憶往事。

對於慕容南的身份,劉明雖然疑惑,但已經大概瞭解,就憑他能夠和洪門長老稱兄道弟,能夠對華夏格局如此瞭解,能夠得到如此珍貴的創龍,這足以說明曾經的慕容南必是叱吒風雲的人物,一個在華夏都是有着叱吒風雲的人物。

現在已經是冬天了,再加上是晚上,即使是以清平市的繁華,路上的行人和車輛似乎也少了許多,更襯托了夜本該有的寂寥。

劉明注意到後面有一輛黑色奔馳跑車不緊不慢的跟着自己以及很久了,自從自己從情誼幫剛出來就跟着自己,劉明皺着眉頭有點疑惑,心想如今的清平市甚至整個H省有人敢觸自己的眉頭麼?他不明白是誰敢跟着自己。

緩緩的行駛着自己的這輛奧迪TT,想把後面的車帶到偏僻的地方詢問究竟,七拐八拐的在清平市各大街道巷子中行駛着,後面的那輛車子也始終緊緊的跟着自己。

“鋼鐵哥,這劉明怎麼老是走這些路,是不是發現咋麼了?要不要告訴少爺。”

“去你媽的,告訴少爺幹嘛,你甘心一輩子做最底層的小弟啊,我們今天跟蹤劉明獲得結果了,榮華富貴還不指日可待,你他媽的真笨,草擬大爺的。”

被這個叫鋼鐵哥的傢伙罵的狗血噴頭的傢伙連連點頭,不敢說一句反駁的話,一看就不是出來混的材料。

劉明通過後視鏡看着後面那不識趣的傢伙,就憑他們那跟蹤技術,如果是生活在末日那時候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既然你們不離開,那就陪你們玩玩。”劉明的嘴角掀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一個急拐,車子迅速的拐出了這條街道,向着馬路上走去,一路闖紅燈行走到藍瑟公寓後面的一出叫平山公路的地方。

平山公路原本是一條賽車道,但是由於去年賽車的時候,發生一起連環相撞,弄得足有10人死亡,**無奈之下,只有封了這條路,禁止了所有在這條路的賽車行爲。

望着空無一人的平山路,奧迪TT一個漂移,順利的拐入平山路。

那個叫鋼鐵哥的看到劉明的動作,已經確定的知道自己暴露了,但是他還是不願意放棄這個機會,咬了咬牙跟着劉明拐入了平山路。

劉明看着空無一人的平山路,將本不是跑車的奧迪開到時速500邁以上,彷彿飄起來的感覺,甩尾,飄逸,不斷的展示自己超乎常人的車技。

鋼鐵哥看到劉明的奧迪TT迅速只剩下一個點,心想自己的車比劉明的車性能好,索性一踩油門,奔馳跑車猶如離鉉之箭一般,迅速的衝出,然而本來好了 不止一個檔次的車,竟然被劉明的奧迪TT越拉越遠。

”劉明開着奧迪在平山路足足轉了一圈,等到自己轉到原點之時,嘴角的微笑消失,卻勾起了一抹陰森的弧度。

“玩好了,我到要看看誰敢來跟蹤我劉明。”

再次將油門一踩到底,不斷的旋轉着方向盤讓自己的奧迪變換着方向,眼看這前方的奔馳跑車越來越近了,劉明再次一個甩尾轉到旁邊的一個岔路之上,再次加速企圖抄近路而超越奔馳。 “鋼鐵哥,劉明不見了,我們還是回去吧。”那個軟弱犯人男人看着消失在後面的奧迪小聲的說着。

“我草你麻痹的,要走你自己走,別妨礙老子辦事。”

鋼鐵哥一踩油門,將那位膽小的傢伙放在路邊,然後一陣咒罵。“他媽的就是一膽小鬼,活該一輩子做小弟。”然後再次啓動向着前方駛去。

膽小的男子看着遠去的奔馳,連忙掏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說道。

“少爺,劉明把我們帶到平山路,我們似乎被發現了。”

“哦,這個劉明還真有意思,你們的跟蹤技術可是經過訓練的竟然會被發現,回來把,不要再跟了。”

“可是,可是鋼鐵哥跟了上去,我讓他回來他不聽。”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隨即輕聲道。

“知道了,你回來吧。”

聽到自己的老大沒有怪自己,連忙向着平山路路口走去,他心裏總有種不安的感覺,然而他等會就知道,他的膽小救了他一命。

劉明經過岔路,順利的超過了那輛奔馳,將自己的奧迪橫更在平山路一處也是必須經過的拐角路口處,等待着那輛奔馳的到來。

看到越來越接近的奔馳,劉明打開車門,一個鯉躍,跳出奧迪TT來到後方的懸崖拐角處的一個死角,等待着那輛奔馳的到來。

鋼鐵哥行駛了一會看着視線中出現的奧迪TT,心裏一喜,心想還好沒跑掉,然而看到奧迪停在路中間,眼看着自己快要撞上了。

“哼,少爺剛好想要你死,我今天就撞死你。”

鋼鐵哥心想自己的奔馳比他那輛奧迪性能好的多,當下一咬牙,再次加速,直挺挺的撞在那輛奧迪車上,繫好安全帶的鋼鐵哥也被撞的頭部出血,頭暈目眩,幾乎已經快要昏過去了,然而聽到滴滴滴滴的聲音。

鋼鐵哥一驚,知道這是油箱要爆炸了,連忙解開安全帶向外跳出,預料之中的爆炸聲果然響起,鋼鐵哥拖着虛弱的身子,真準備驚喜一番的時候,然而此時趴在地上的鋼鐵哥突然看到突然出現的一雙腳,然後有點恐懼的擡起頭,看到的卻是一臉笑容的劉明,只聽劉明嘖嘖笑了兩聲說道。

“果然夠狠,我要在車上估計已經去見閻王了。”

鋼鐵哥剛站起身,還沒有反應過來,劉明突然一個肘擊,將本就虛脫的鋼鐵哥一下打的再次躺在了地上。

看着鋼鐵哥驚恐的眼神,劉明開口說道。“告訴我,誰派你來的。”

鋼鐵哥使勁搖頭,劉明再次一腳踢在鋼鐵哥的腹部,笑容消失,冷冷的看着鋼鐵哥。“說。”

鋼鐵哥再次搖頭,劉明則一腳踩在鋼鐵哥本就不英俊的臉上,頓時鮮血直流,聲音更加寒冷。“說不說。”

鋼鐵哥依然搖頭,劉明頓時一把拽起躺在地上捂着腹部慘叫的鋼鐵哥,眼神突然連冷色也消失,看着鋼鐵哥說道。

“我給你機會了,你沒有珍惜,所以接下來去和閻王約會去吧。”

提着手中的鋼鐵哥向着懸崖走去,沒有一絲的停頓,將鋼鐵哥高高的提在手中,面對的是萬丈懸崖。

“好了,再見了,不要怪我。”

鋼鐵哥看着萬丈懸崖,聽到劉明要鬆手,心裏防線被徹底擊碎,吼叫着。

“別,別,老大,我說,我說……”口腔中的血水夾雜着聲音傳出。

劉明卻彷彿並沒有聽到一般,輕輕的鬆開手,隱約可以聽到,掉落懸崖的鋼鐵哥傳出的聲音。

“是……少爺,少爺……派我來的,別殺……我”

劉明看着不見蹤影的鋼鐵哥,寒着臉自言自語。“我給你機會,而你卻放棄了,所以對不起了。”

看着一直跟着自己的奧迪TT經過碰撞和爆炸已經面目全非了,劉明拿出電話撥通了黃水剛的電話。

“黃局長,平山路這裏我的車子被撞了,要麻煩你,明天希望不要有什麼報道啊。”

…………………………….

“嗯嗯,再次麻煩黃局長了。”

黃水剛自然知道劉明如今在整個H省的勢力,就算沒有慕容家,也是他黃水剛惹不起的,所以立刻召集幾個親信,說道“封鎖消息,立刻去平山路處理事故。”

劉明打這個電話的原因是因爲他知道,這個車禍馬上就會有人報警,他不想讓別人知道,車禍的車子是自己的而引起一些 不必要的麻煩。

平山路離藍瑟公寓並不遠,看着自己報廢的奧迪TT,劉明只能無奈的步行回到了藍瑟公寓,開門而入的劉明,看到公寓女人竟然全部聚集在客廳。

李風雅看到劉明滿是灰塵的衣服,甚至還有着一絲的血跡,連忙跑過來抱住劉明,生怕劉明消失了一般。

“劉明,你哪裏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你是壞蛋。”

看着自己懷中小女人一般的李風雅,劉明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溫柔的說道。

“沒事了,我命大呢,死不了的。”

李風雅趴在劉明的肩膀上,突然想到沈瑤莉纔是這個家中真正的女主人,連忙有點後怕的離開劉明的懷抱,眼睛偷偷的瞄着也是一臉擔憂之色的沈瑤莉。

沈瑤莉看着李風雅,在李風雅身上看到自己曾經的影子,站起身來,走到劉明面前,眼中有着掩飾不住的擔心。

“沒事就好,我們都很擔心你。”

劉明看着這個表面似乎很平靜,內心卻有着掩飾不住的擔憂的沈瑤莉,劉明只能給她一個最溫暖的擁抱,面對劉明的懷抱,沈瑤莉並沒有躲閃,眼中有着一絲幸福瀰漫。

至於李馨和小依關心了一下,就覺得他們兩人有點插不進劉明三人之間而各回房間了。

當劉明躺在自己的房間之時,劉明才覺得確實疲憊襲來,其實他今天能夠逃過一劫的原因,他自己認爲是自己天門三通的結果,自己從情誼幫出來的時候,就覺得今晚可能會有人跟蹤自己,在平山路的時候腦海中突然閃現出撞車的念頭,如果不是這接連閃現的念頭,劉明今晚或許逃不過此劫。 一處別墅裏,歐晨憶看着面前的膽小男詢問事情的經過,歐晨憶此時的臉上完全沒有一絲的陽光笑容,眼神陰沉的看着面前的膽小男說道。

“剛纔去調查了,平山路發生車禍,鋼鐵不知所蹤,這段時間你也收斂點吧,不要跟蹤劉明瞭。”

聽到少爺沒有責怪自己,膽小男連忙說着謝謝少爺而離開了這棟別墅。

歐晨憶看着面前低眉順眼的另一個人,說道。“鬼魅,你覺得劉明這人怎麼樣。”

鬼魅擡起頭,眼中帶着似乎與生俱來的陰森,長長的頭髮幾乎可以遮住他的半張臉了,看着自己的少爺說道。

“靜如處子,動如脫兔,看似人畜無害,實則震懾天下的梟雄人物。”

歐晨憶臉上展現出從未有過的驚訝打破裏他極力保持的平靜,他怎麼也想不到鬼魅會給劉明如此之高的評價,劉明固然不簡單,但是有必要讓整個世界聞風喪膽的殺手鬼魅如此評價麼?

鬼魅似乎感受到少爺震驚,再次低下身子,低眉順眼,聲音平靜的到。

“梟雄要的不僅是實力,還要知道隱忍,知道把握時機,知道殺伐果斷,知道兄弟爲重,知道什麼是大義……,而反觀劉明的做事風格,這些他都具備,梟雄並不爲過。”

歐晨憶想要反駁鬼魅的話,然而想了想,又知道鬼魅的性格,知道他既然這麼說,就一定是真的這麼認爲,自己反駁也無用,只是心裏覺得堵得慌。

眼神有點森冷的看着整棟別墅,他不甘心鬼魅對劉明的評價如此之高,他要超越劉明得到梟雄的評價,堅定陰狠的說道。


“我要將他取而代之。”

說完就離開了這出大廳,向着樓上走去,鬼魅擡起頭,眼神微微眯起,看着上樓的歐晨憶,想笑卻笑不出來,似乎那陰森的臉上從來不應該出現笑容一般,隨即用點頭取代了笑容而離開了大廳向着別墅外走去。

他鬼魅是行走在黑夜中的生物,這別墅的光太刺眼,不適合他。

車子報廢的劉明,早上只能早早的起牀,帶着沈瑤莉和李風雅兩人搭起了公交,這如今最普遍的交通工具始終有着它存在的價值。

劉明看着擁擠的公交人羣,還是決定在明天的週末去汽車銷售市場在買一輛車。

“嗨,劉明,早上聽宗林說你小子回來了,果然啊,怎麼樣,出去那麼多年,有沒有帶幾個嫂子回來啊。”

剛來到華夏大學,就看來迎面而來的葉青給了自己重重的一拳,劉明看到葉青回來似乎也是異常的開心。

李風雅看到葉青回來,朝着他笑了笑,隨即率先的離開了,向着教室走去。

“行啊,把校花李風雅又泡到手了啊,果然不愧是老大,馬上要超越我了。”

看到葉青無比風騷的賣弄,劉明懶得理他,也不接話。,直接轉移話題說到。

“最近去哪了,這麼長時間纔回來。”

“哦,回老家了一趟,有點事要處理下,呵呵,兄弟,是不是想我了啊?”

劉明看葉青很是自然的回答,沒有多想什麼,帶着葉青就向着教室走去,不過剛走一會,就聽葉青突然似乎是剛想到一般的說道。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