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知道啊。怎麼了?」

「修鍊到了大成,玄侯境的攻擊打到了你身上就像是在撓痒痒一樣,你知道么?還扔出去了,也不知道這個龍族怎麼找到這個寶貝的。」十八子有些可惜的說了起來,帝天居然直接扔出去了。

撓了撓頭,萬分不相信的說道:「不會吧?這什麼淬體術真的有那麼恐怖嗎?」

「何止呢,當時有一個人把這本功法修鍊到最後的境界,一根手指就把一座大山壓垮了。沒有用任何的玄氣,你知道么?」

十八子開始誘惑起來了,雖然有些誇張,但沒有真憑實據,他也不會這麼說的。

「嘖嘖。。那得有多麼恐怖啊?」

帝天說著就想起了尊印,那一掌的風采,現在仍舊在腦海里。「也不知道和尊印比起來如何?」嘴裡這麼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不過還是被十八子聽到了,「尊印嗎?兩者都有自己的長處吧,談不上哪個好,那個差的。如果非要比的話,自然是尊印的好了,那可是玄通啊。」

「那你說這兩者結合起來是什麼樣子的?」

帝天的目光有些興奮,似乎能夠看到到時候《天龍淬體術》加上《大道印》這兩種結合在一起,去打人的話,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效果呢?

「你還是先修鍊好了再說吧,修鍊都沒修鍊,就想著以後的事情。」

ps:一更送到,求花花,求支持!~ 「我想想也不行啊?如果真的可以的話,我就可以把他融合到地決還有天決裡面。這樣的話,我的戰鬥力就會大大的增強了。」

帝天興奮的說了起來,然後就打開了《天龍淬體術》這本功法。

一行金色的大字就出現在了帝天的眼前。「卧槽,你大爺的啊。」

「怎麼了?」一臉笑意的十八子瞬間僵住了連忙問了起來。

「自己看吧,卧槽。」

把第一頁攤開,讓十八子能夠看到。

「玄候以後尚可修鍊。」



念完以後,十八子臉色就變了,「尼瑪的,怎麼這麼多破事啊?」

無奈的收到了儲物戒里,嘆了口氣,「我咋就那麼倒霉?幹啥啥都要實力。瑪德,玄宗讓我玄王,玄王又要我玄皇,現在好了,到了玄皇又要我讓我到玄候去了。」

「你這運氣。。。真好。」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表達了。「對了,我的陣法也到玄侯境以後再交給你吧,這樣到時候和《天龍淬體術》一起來的話,可能效果會事半功倍的。」

「卧槽。。你還來?」

現在帝天對於這種只有實力到了才能做的事情,極其的厭煩。

「好吧,我們可以出去了,這裡沒有什麼可以用的上的了。至於丹藥的材料。還是能你把陣法學會了,我再教你吧。」

狠狠的等了十八子一樣,粗著脖子吼道:「你給我滾回去,丫的。成心氣我不是?」

嘿嘿一笑,一個閃身就回到了破藥罐子之內。

「我說滾。。你丫的。」一腳就踹在了破藥罐頭上。

果不其然,真的「骨碌,骨碌」的滾了起來。。。

「小子,你不得好死啊!」

很可惜,十八子的叫罵聲,帝天他是聽不到了,因為已經被收回到了儲物戒里。

巫秘紀元 ,這才狠下了心,打開門,走了出去。

守在門口已經化為人形的龍,看到帝天走了出來,連忙恭敬的說道:「龍主,你出來了。龍王吩咐,你出來,就讓我帶你過去。」

淡淡的點了下頭,便跟著那條龍就朝著宮殿的大廳走了過去。

沒多久的,帝天就看到了龍王正在那裡看著手中的東西。

「龍王,屬下已經將龍主帶到。」彎著腰,朝著大廳上方的龍王拱手說道。

「嗯,很好。你先下去吧。」

「是。」

退了下去,並將門順手給帶上了。

龍王連忙站起身子,走了下來,一臉笑意的說道:「不知道龍主在藏寶地選的寶貝如何?」

成為惡役女配的我難道就戀愛禁止嗎 ,帝天就氣不打一處來。不過這話還是不能說出來的。

「嗯,還不錯,很滿意。」

「承蒙龍主還能看得起我們龍宮的寶貝。想必龍主這番前來就是來辭行的吧?」

「嗯,沒錯。現在時間很緊,我必須馬上離開了。」

話是這麼說的,其實就是想趕緊回去,去找沐清風他們四個人。在這裡幹什麼都要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太不自然了。

「那好,屬下命令整個龍族的人前來恭送龍主。」龍王心思很細膩,如何做,怎麼做,他心裡都是有數的。

擺了擺手,「不必了,你獨自送我出去就好了。搞得那麼隆重,我也不習慣。」

「是,那龍主就跟著屬下前來吧。」


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這一走又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去了,到時候后回來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呢?收回的思緒,抬起腳步,朝著龍王追去了。

來到屏障的跟前,帝天又想起了之前的情景。想到一年前自己還想方設法的怎麼逃出去,現在直接就有人送他出來的。

似乎發現了帝天的心思。「龍主,之前的事情還多有得罪,還望見諒。」如果知道帝天就是龍主的話,他打死都不會那麼做的。

「沒事,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要不是你把我弄了回來。我都不知道我還是龍主呢。」

看到帝天沒有怪罪的意思,這才放下了心。將屏障打開了,「龍主,屏障已開,你可以離開了。」

微微點了點頭,轉過身子,看了看身後的龍谷,在這裡他度過了一年的時光。雖然就是那麼一瞬間,但又像是那麼的真實。再看向了巴波所在地方,這才收回了目光。

「那我就先行離開了。」

龍王單膝跪地,「屬下恭送龍主。」

帝天本就不是什麼拖泥帶水之人,離別以後就朝著蠻老三人所在的地方飛快的趕去。

「嗯?有人在靠近。」正準備下棋子的龍老,手中一定。

「嗯,哈哈,還是我們的老熟人呢。」蠻老坐在旁邊笑了起來。

鷹老將棋子放下,無奈的搖了搖頭。「一年了,時間真快啊。」

「也不知道那小子怎麼樣了?做了龍主了,還有心思來看我們幾個老傢伙啊。」

蠻老看著帝天趕來的方向,感嘆了起來。

「三位前輩,我回來了,哈哈哈!!」

人未到,聲先至。瀟洒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

「這小子。。」

三人苦笑著搖了搖頭。

終於,在三人的期待之下,帝天的身形終於出現在了幾人的視線中。

推開了院門,來到了院子里,看到三人呢,興奮的說道:「蠻老,鷹老,龍老。小子我又回來了。」

「你都做了龍主了,還來看我們幹什麼啊?」

鷹老打著趣說了起來。

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燦燦的一笑,「我這不是對三位放心不下嘛,這才趕來看看你們。」

「難得你有這份孝心啊,我們就收下了。」龍老站起了身子,朝著帝天微微一笑。

「怎麼樣?這一年裡,你過得還好吧?他們沒有對你動什麼手腳吧?」

一想到是自己害了帝天,心裡愧疚之意那是只增不減啊。

搖了搖頭,給了幾人放心的眼神。「我這一年裡凈提升實力了,啥也沒幹。」

鷹老這才打量了一下,笑道:「哦?哈哈,居然到了玄皇境初期巔峰了,真是令人欣慰啊。」

ps:哇嘎嘎,終於回來了,後面的大劇情終於可以展開了。慢慢期待吧,只會更加精彩的~! 「我都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他們讓我跳進什麼換血池裡,然後我就昏睡過去了。這一睡就是一年,醒來我就是玄皇境初期巔峰的實力了。」

「換血池?他們居然讓你去了換血池,你小子是怎麼做到的啊?」

龍老對龍族的事情可謂是知無不盡啊,就連詛咒,龍神都知道,換血池知道也不稀奇了。

帝天嘿嘿一笑,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出來。

這一說就是幾個時辰,憑藉那浮誇的演技,令人如臨其境一般。

蠻老聽到帝天的經過。這才放下了心,要是帝天有什麼閃失的話,他心裡不知道有多麼愧疚了。

「真是沒想到,你的實力不但厲害,嘴巴也不賴啊。」龍老眼裡泛著精光,毫不客氣的誇讚著帝天。

「是啊,想起之前在日晨洲的時候,你還是個那麼點大的孩子,現在居然到了現在的這種實力,實在是令我欣慰啊。」

鷹老想起第一次看到帝天的時候,再與現在的帝天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差距可不止那麼一點了。

聽到三位前輩的誇讚。帝天擺擺手說道:「你們別說了,一會兒我又該驕傲了,那樣我的實力就很難提高了。」

「哈哈,好。能明白這一點非常的不錯,我鷹老沒有看錯人。修鍊不能心生驕傲的,傲氣我們能有,但是嬌氣我們絕對不能留。」

「嗯,我知道了。」帝天重重的點了點頭。

龍老走上前一步,拍著帝天肩膀說道:「我們認識的時間不長。這句話之前好像說過了,但很實用。你的為人,我老龍十分的佩服,你將來的路只會越走越長的,我相信你。」

看了看肩膀上那有些粗糙的手,帝天伸出左手拍了拍。「我知道了,龍老,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發憤圖強的。」

放下了手,龍老就走回到了鷹老的身邊。

蠻老走上前一步,「小天,之前在。。。」

帝天直接斷了蠻老的話,「我知道蠻老你想說什麼,不就是我被困住了嘛。沒事的,都過去了。我還是那句話,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沒有蠻老將我留下,我又怎麼會在一年內提升的這麼快呢?」

「哈哈,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弄得我這一年,心裡都不是滋味。」


嘆了口氣,蠻老終於是把這一頁翻了過去。如果再翻不過去的話,對心境可是有所損耗的。嚴重的話,可能會導致實力都開始倒退了。


嚴肅的看了看三人一眼,九十度的鞠躬。這才緩緩的直起了身子,「三位前輩,晚輩能認識你們,非常的高興。不過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小子我就此拜別了。」

「你去哪?這才剛回來,你又要走了。」鷹老對於帝天,就像是對自己的孫子一樣,關愛有加的。現在聽到帝天又要走了,心裡十分的不舍。

帝天微微一笑,走上去,握著鷹老的手,勸說道:「放心吧,我以後有機會還是會回來看你們的嘛。怎麼搞的跟生離死別一樣啊。」

破涕而笑,鷹老抽出了一隻手,拭去了眼角的淚花。「我這是怎麼了。哈哈,沒事,有點感情用事了。你去吧,我們就是你最堅強的後盾,誰欺負你了,你就來找我們,我們削死他。」

鬆開了手,「這是肯定的啦,有人欺負我,我就會找你們幫忙。 養老職工反聘工作日常 。」

「好了,小天,我們三個老東西也不會多說什麼話。你好好保重就可以了。」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