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他在第七層的中心祭壇,進入第八層的傳送門之處,遇見了倪彩與祁關炎和慕容復三人。

遇見他們三人之後,豁然發現他們的修為竟都是有著大幅度的提升!

倪彩與祁關炎二人,現在的修為竟是提升至了六階武尊,而慕容復竟也是將修為提升到了八階武尊!

對於他們的進步,林天龍也是欣慰不已,而林天龍的修為,此時也是到了六階武尊的位置,與祁關炎、倪彩二人相同。

但他們三人在到達此處之後,便是再也無法打敗守門之靈。

不過這樣他們也並沒有灰心,而是決定繼續挑戰守門之靈,直至成功。

他們發現,雖然無法戰勝守門之靈,但他們卻是能夠從與守門之靈的戰鬥之中發現自身的不足之處。


然後便是能夠慢慢的改正,這也算是一種不錯的歷練了!

在閑聊了一會兒之後,林天龍便是打敗守門之靈,進入了第八層之中…… 進入第八層之後,林天龍便是沒有再向之前幾層那般,到處找強大的妖獸來戰鬥。

也沒有直接的前往第九層入口,而是在這一層之中找尋了起來!

至於要說他在找什麼東西么?那便是敖坤、敖雪的孩子了!

在進入第八層之後,林天龍胸口掛著的龍鱗便是有了動靜,許久不見其有什麼動靜的龍鱗此時卻是突然的變得亮了起來!

見此情形,林天龍頓時便是心念一動,一縷神識便是附庸在了龍鱗之上。

然後,龍鱗便是指向一個方向,順著那個方向看去,林天龍的心裡居然是莫名的有著一絲血肉相連的感覺!

想想之後便是明白了,那是因為自己將神識附在龍鱗之上,而這龍鱗則是敖雪的逆鱗,甚至其上還有著敖雪的精血。

母親與孩子之間的血脈相連,正如現在這般,雖然逆鱗不是敖雪本人,但這上面她的精血卻是能夠感應到孩子,能夠有著一種微妙的聯繫!

「想來應該是坤叔和雪姨的孩子了!」林天龍喃喃的道,其實現在他的心裡也是莫名的有些高興。

坤叔和雪姨將這個任務交給自己,那是對自己的信任,如今就快要找到他們的孩子了,也算是沒有辜負坤叔和雪姨的信任!

順著龍鱗指引的方向,林天龍一直左彎右拐的,而且為了能夠順利和快速的尋到坤叔他們的孩子,這一路他可是錯過了不少的天材地寶!

甚至遇到了能夠與自己一戰的妖獸,都是繞道而行!

不過,跟著龍鱗的指引,一路上也是變換了不少的方向,而每一次變幻方向之後,再前進一段距離便是發現目標又是改變了方向!

「難不成它還會移動不成?」在林天龍的認知里,一顆蛋應該是不會自己移動的。

之前他就了解過,龍蛋想要孵化,那是非常難的!

一顆龍蛋最短的孵化期都需要好幾萬年的時間,而且光憑這一點卻是還不夠的!

地理環境、溫度等等都是不可缺少的!

這也是龍族唯一的弱點,那便是不能夠大量的繁殖!

上天給予了他們強大的身體,卻是不可能再給他們大量繁殖的機會!這就是有所得,有所失!

而若是它們能夠大量繁殖的話,恐怕現在屬於人類掌管的地界都是成為了他們的地盤了!

但聽樊老說起過,龍族現在在仙界貌似主要是佔據了大部分的海洋!比起陸地的面積都是要大上許多。

扯遠了……


按照林天龍的推理,敖坤與傲雪的孩子應該是還沒到孵化的時間,怎的現在就能夠隨處移動了?

林天龍的腦海之中閃現著各種的可能性,最後他在其中找出了最有可能發生的一種。

那便是,現在還是個龍蛋的雪姨的孩子,極有可能是被一些強大的妖獸給掠走了!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便是麻煩了!要是在自己找到它之前便是被妖獸給當成補品給吃掉了怎麼辦?

想到這裡,林天龍頓時便是加快了速度,以最快的速度,跟著龍蛋移動的方向追去。

再次經過了幾次左拐右拐的彎路之後,林天龍在一座大山面前停了下來。

到了此處,前方也是再沒有了路,而這座大山也是有著數百丈的高度,除非是帶走龍蛋的那頭妖獸它會飛,否者,斷然是不可能在林天龍以及龍鱗的感知下逃離他的追趕的。

想到了飛,林天龍看著山上的目光便是一凝。

這座山上只有少許的幾顆已經死去的老樹的枝椏,在山腰處,有著一顆目視起來比起其它樹丫都要大上許多的巨型樹丫。

而在這顆老樹枝椏之上,則是有著一個巨大無比的鳥窩!

對,就是鳥窩!

一個巨大無比的鳥窩!大到足以容納十數人的鳥窩!

看到這個鳥窩,林天龍心下便是一沉,若是這鳥窩的主人帶走了龍蛋,那自己要面對的豈不是比自己身體大上十數倍的大鳥?

這麼大的體型,那它的實力該有多強大啊?自己能夠對付嗎?

一時間,,想到即將面對的可能是自己也應付不了的擁有龐大體型的怪物鳥,林天龍心中便是萌生了些許退意。

不過下一刻,他的腦海之中便是出現了雪姨和坤叔思念孩子時的痛苦,頓時便是下定了決心。

「幹了!不就是一隻鳥么?我難道還能怕一隻鳥?」林天龍給自己打氣道,但心裡卻還是撲通撲通的跳,有些緊張。

若是有外人在場,肯定會認為像這種送死的事情,或許就只有林天龍這種傻子才能做得出來吧!

不過林天龍卻不是傻子,他的目的首要便是將龍蛋拿到手,保護坤叔跟雪姨的孩子。

其次,這種挑戰對於林天龍來說雖然有些太那啥了,根本就是相當於送死,但千萬別忘了,林天龍可還是有著許多的底牌呢!

比如說,在施展千幻劍法之時,用的乃是實體的劍,破天!那威力會達到什麼地步?

就算林天龍底牌盡出也都是沒有用,那麼,這鴻蒙塔的主人,鴻蒙!他會讓林天龍死去么?

甚至,現在林天龍倒是有些懷疑,那將龍蛋帶到此處的那人,便是鴻蒙親自出手,亦或者是他出的主意!

基於這些原因,林天龍便是決定冒險攀登上去看一看。

根據逆鱗的指引,也是顯示龍蛋就在那個鳥窩裡。

林天龍的打算是,要是大鳥沒在,自己也正好將龍蛋偷走,也會避免不少的麻煩!

若是大鳥在,那麼便沒有其它辦法,只好打過再說!

林天龍想到便做,立馬將全身修為灌注到雙腳,隨後整個身子微微往下一蹲,瞬間彈起。

這一彈跳便是數十丈的距離,當他落在山壁上的一個凸起的地方之時,接下來便又是一彈而起,往著下一個落腳點飛去。

如此反覆十數次之後,林天龍終於是接近了鳥窩,在最後一次彈跳之前,他先是四處張望了一會兒,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之後,便是一躍而起!

這一躍,令得林天龍直接朝著鳥窩所在的那顆大樹飛去,最終落在了距離鳥窩僅數米的位置。

站在巨大的樹枝上,林天龍小心翼翼的朝著鳥窩靠近,隨著越來越靠近鳥窩,他的心便是緊張了起來!

他擔心龍蛋會有什麼損傷!



最後,視線落在了鳥窩之內,看著那顆有著籃球大小的橢圓形的蛋,林天龍心下便是一喜!

看上去這顆蛋完好無損,而胸前的逆鱗此時也是有情緒般的閃爍著光芒,這便是讓得林天龍堅定了眼前這顆橢圓形的蛋便就是龍蛋,而且是坤叔和雪姨的孩子!

大鳥沒在!

林天龍心中想到這鳥窩的主人,現在不在此處,便是生出了執行先前所制定的計劃。

偷!不知不覺的將龍蛋給偷走!

想到此處,林天龍便是加快了身體行動的速度。

「唳!」

然而就在他靠近鳥窩邊緣之時,一聲唳嘯聲突然傳進林天龍的耳中。

抬頭一看,正前方正有著一隻巨大的鳥朝著自己飛了過來,爪子直朝著自己的面部抓來。

看得那一爪就能夠將自己的頭完全抓在其中的大爪子,林天龍頓時就向後方快速退去。

就在他離開剛才站立的地方之後,那隻大爪子便是拍在了那裡。

等那隻爪子收回之後,林天龍剛才站立的地方竟然是出現了一個爪印,而且直接是穿過了樹枝,將整個樹枝都是打了一個通透。

看著那個爪印,林天龍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氣:要是自己晚退一步,恐怕已經是被剛才那一抓給拍成了肉餅了吧?

光是想想林天龍就覺得有些后怕!

隨即抬頭看向了那隻大爪子的主人,一隻大鳥!

這隻大鳥看上去有些頗為猙獰的樣子,有些嚇人!

但當林天龍看到大鳥站在鳥窩前面,伸展雙翅將龍蛋保護在身後之時,林天龍的心中便是對龍蛋為何在此處有了一個結論。

想必是這頭大鳥將這龍蛋給當成自己的孩子了!

但仔細想想也不對,龍蛋上面的氣息很明顯與它的氣息不同,那麼它為何會如此的保護龍蛋呢?

對此,林天龍想不出答案!但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從這頭大鳥面前將龍蛋給帶走!

問題是,要怎麼做才能帶走龍蛋?難道真的與眼前這頭連自己都看不清修為的大鳥戰鬥?

那不是找死么?沒有任何的把握,林天龍是無論如何也是不敢輕易動手的。

而現目前是,林天龍就這樣小心謹慎的盯著大鳥,而大鳥也是虎視眈眈的看著林天龍,兩者就這麼僵持在了這裡!

誰也沒有動,似乎是在做大眼瞪小眼的遊戲一般!

現在的情況貌似也還真是大鳥的大眼瞪著林天龍的小眼!

僵持了越一刻鐘的時間,林天龍便是首先按耐不住了,於是便開口道:「晚輩不知前輩為何如此保護這枚龍蛋,但晚輩卻是答應了它的父母要將之帶回去見他們。」

林天龍知道眼前這頭大鳥一定是懂得人類的話語的,修為連自己都是看不清,恐怕至少也是在帝級以上。

那麼,它就一定能夠變成人形!

它也一定聽得懂自己說的話! 不出林天龍所料的是,這頭大鳥果真是開口說話了:「人類小輩,你的來意我知道,但是,想要帶走龍蛋,則必須將我打敗!」

聽著這有磁性的聲音,林天龍便是肯定了這頭鳥定是公的!

「打敗?」

林天龍愣了一下,道:「前輩您這可是在說笑了,以晚輩區區六階武尊的實力,跟您交手,恐怕連您的一招都是接不下!」

大鳥沉默了一會兒,道:「這樣,我將修為壓制到與你相同的境界,只要你能將我打敗,那麼你便是能夠拿走這枚龍蛋!」

要不是因為那位交予自己的任務,以及在見到眼前這人類小輩之時有一種看不清的感覺,恐怕他早就是將林天龍給一巴掌拍死了!

而在林天龍眼裡也是莫名的閃著,眼前這頭大鳥明明能夠一巴掌將自己拍死,而它卻是沒有這麼做!反而是主動的提出降低自身實力與自己比試!

「這其中,莫不是又有那鴻蒙的安排吧?」林天龍心中如是想到,要真是鴻蒙安排的,那麼現在這頭大鳥的舉動那就說得過去了。

「既然如此,那便請前輩賜教!」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