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略顯幽黑的鮮血,從墨血手中上滴落,在地面上化爲一朵黑色的血花,發出嗤嗤的腐蝕聲響,風鋼巖都是被侵蝕出一個小小的坑洞。

“哼!”

聯盟之AD必須死 ,怒哼一聲,體內玄力猛然衝出,將後退的身形止住,如同一座巍峨的山峯,站在原地絲毫未動,任憑楊元如何催動力量,亦是無法讓滄瀾戰戟從墨血的手中移動絲毫。

“滄瀾戰戟這樣的祕寶,你配不上,還是我替你保管吧!”墨血冷笑一聲,黑色玄力順着滄瀾戰戟的身軀繚繞而上,瞬間將其淹沒於黑暗之中。

剎那間,楊元便是與滄瀾戰戟失去了聯繫,面色驚慌的看着不遠處瀰漫着的黑暗,一滴冷汗順着額頭滑落,他深深的明白失去了滄瀾戰戟的後果,不僅僅是他的皇子位置保不住了,還將要面臨各種嚴懲。

“將滄瀾戰戟放開!泥岩龍絞!”驚慌的楊元瞬間用出了自己最強大的招數,雙掌按在地面上,一股奇異的波浪順着底下洶涌而出,如同實質的音浪一般,出現在墨血的腳下。

吼吼吼……!

八隻大地之龍從地面上暴涌而起,猙獰的撲向了墨血,分別以不同的位置,想要將墨血絞殺掉。

嗡嗡嗡……!

墨血手中滄瀾戰戟一陣嗡鳴聲傳出,黑色的玄力迅速地融進了滄瀾戰戟內,一道道詭異的黑色文印浮現在滄瀾戰戟之上,散發出一股另樣的邪惡氣息。

看着滄瀾戰戟的改變,楊元身體猛然一顫,面色亦是蒼白了許多,自己在滄瀾戰戟上刻畫的靈魂印記,在此時被墨血徹底的抹除!

鐺!

墨血冷笑一聲,輕輕舔了舔嘴角,右掌緊握着滄瀾戰戟,一記橫掃千軍,極具威勢,嗚咽的疾風伴隨着滄瀾戰戟橫掃而出,將八條大地之龍全部攔腰截斷!

墨血手握滄瀾戰戟,一步踏出,身影瞬間前衝,如同一道極光掠過虛空,出現在了楊元的身前,在其驚恐的目光下,手掌橫握滄瀾戰戟,一拳轟出,重重的攻擊在楊元的胸膛處。

噼裏啪啦!

一陣破碎聲傳出,楊元的胸膛處凹陷進一大塊,身體倒飛而出,鮮血不要錢似的狂噴而出,碰撞在結界上,蕩起一波波的玄力波紋,方纔摔落在地面上。

不需呂遮多說,衆人已經知道結果了,結界撤去,數人衝上前來,將楊元扶起,不過神色卻是極爲的難看,一名老者出現在墨血身前,擋住了墨血的去路。

“怎麼,老頭子,不想活了麼?”墨血冷聲說道,一股血腥之氣看是瀰漫而出,淡淡的飄蕩在周身。

“將滄瀾戰戟還給我們,你所然是三大勢力之一的後人,但也莫欺我仰天帝國無人!”老者有些怒氣的說道。

墨血冷笑一聲,一步踏上前去,一雙漆黑的瞳孔,漸漸化爲了血紅色,一股陰冷的邪惡氣息充斥在墨血眼眸中,如同幽冥深淵覺醒的怒獸,讓老者心中一顫,蒼老的身軀不由得退後半步。

墨羽繞過老者,在經過老者身邊時,戲虐的說道:“搶你東西又如何,仰天帝國在我墨氏宗族眼中,不如一隻螻蟻,我隨時可以滅殺你們!”

老者身軀一顫,身體緊繃,面色很是難看,不過卻是沒有在出聲阻攔墨血的離去,深諳世事的老者,明白墨血是一個狠辣的主,滅掉仰天帝國並非不可能。

隨着墨血的勝利,接下來便是開始了四進二的比武,墨羽對戰刀立爵,墨血對戰劍蒙聖,比武到了這種階段,真正的白熱化開始到來了,觀武臺上衆人的目光緊緊的盯着四人。

“四進二,墨羽對戰刀立爵!”呂遮平淡的說着,但混濁的雙眼,卻是意味深長的掃視了一眼墨羽。

“你就是那個墨羽,你的狗命還真是大得很呢,居然活到了現在,不過就讓我來終結這一切吧,嘿嘿嘿。”刀立爵戲虐的笑着,手握着五虎斷命刀。

墨羽俊逸出塵的臉龐上,浮現着溫和的笑容,漆黑的瞳孔古井無波,徹骨的殺意隱於瞳孔深處。

“你,殺不了我,給你一次機會出手,別怪我不留情。”墨羽淡笑着說道,龍闕巨劍背於身後,雙戰微微攤開。

看着墨羽風輕雲淡的表情,刀立爵面色卻是越加的難看起來,手掌用力的緊握着五虎斷命刀。

“那我就成全你好了,詭刀技-虛空刀舞!”刀立爵怒吼一聲,全身的玄力在此時全部運轉起來,凝聚於五虎斷命刀之上。

漆黑的玄力,瀰漫在刀身之上,刀立爵的黑色玄力與墨血的不相同,乃是純粹的邪惡之力,而墨血的則是近乎純粹的黑暗屬性的玄力。

邪惡的氣息瀰漫在比武場上,讓呂遮佈滿褶皺的臉龐上,隱現出淡淡的殺機,觀武臺上的衆人也是面色凝重起來。

“這個廢物,居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前,施展幽冥之力,哼!”墨血面色陰沉的冷哼一聲。 “這個廢物,居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前,施展幽冥之力,哼!”墨血面色陰沉的冷哼一聲。

刀立爵森冷的笑着,手中的五虎斷命刀開始出現細密的裂紋,如同洪流一般,轉瞬間覆蓋了整個刀身。

啪!

五虎斷命刀啪的一聲碎裂開來,化爲了刺眼的光芒,消散於虛空不見了,一種詭異的感覺瀰漫在比武臺上,許多人都是看不出刀立爵的招數所謂何意,但卻是明白,必將不好多付!

墨羽欣長的身軀,傲立於比武臺上,如同塵封的絕世利劍,鋒芒隱而不現,但卻是令人無法將其無視掉。

攻略超凡 ,與刀邪部交戰過的墨羽,知道刀立爵此招的意圖,譏笑着,筆直的身軀沒有絲毫的晃動,但是一股無比的高溫卻是從墨羽體內衝出。

此時的墨羽如同一個火爐,不見絲毫的火焰,卻是散發出無匹炙熱的高溫,讓虛空都是虛幻的搖晃着。

“滾出來!”墨羽低喝一聲,身軀微微一震,周身的虛空都是凝固一瞬,百十把刀芒被墨羽從虛空中震出。

原來如此,竟然是空間攻擊,真是神鬼莫測啊!

不過那個叫墨羽的少年卻是更加的可怕,居然將這些刀刃震出了虛空之中。

是啊、是啊,看來這墨羽必將會是那墨血的勁敵了,真是有意思,兩個人居然都姓墨。

墨羽無視衆人的議論聲,淡淡的冷笑着,右掌伸向前方,磅礴的玄力操控着這些玄力刀刃,數百把刀刃在此時迅速的融合爲了一把鋒利的刀刃。

“怎麼可能,居然把虛空刀舞破開了,難道他的實力……”刀立爵面色有些驚慌的看着墨羽。

咻!

墨羽腳下一個晃動,身影卻是鬼魅般的出現在了刀立爵的身前,尖銳的刀刃破開了刀立爵的腹部,刺透了進去,僅僅只留下了一個細小的破洞,不會對刀立爵造成死亡。

但進入到了刀立爵體內的刀刃,卻是化爲了無數把細小的刀刃,如同一場風暴,席捲在刀立爵的體內,將其所有的經脈、骨骼、血管,全部切碎,但卻是給刀立爵留下了一絲生機,短時間,刀立爵並不會死掉。

墨羽並非不想現在便殺掉刀立爵,但是礙於比武的規矩,不得殺死對方,還是要給雲逝皇宮一些面子的。


不過,這卻是比立即殺掉刀立爵,更讓其痛楚百倍,此時的刀立爵完全成爲了一個廢人,即便是至尊強者,想要救活他,都是近乎不可能。

刀立爵如同一灘爛泥,癱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對於弒神殿的人,墨羽的恨意,可謂是達到了一種極致,下手沒有絲毫的感覺,交戰時內心如同被萬載玄冰覆蓋着一般,殺意滔天。

在墨血的示意下,劍蒙聖急忙上前將廢掉的刀立爵背起,向着呂遮說了一聲自己棄戰,便是迅速遠離而去。

劍蒙聖的話,讓觀武臺上衆人微微一驚,都到了現在了,居然放棄了比武,不過衆人卻沒有多少在意,反而很是興奮,因爲,墨羽、墨血即將交戰,比武招親的巔峯對戰即將到來!

人老成精的呂遮面色一冷,自然明白了劍蒙聖爲何棄賽,刀立爵與劍蒙聖皆是弒神殿的人,此次前來,便是爲墨血清理障礙的,到了此時,自然要棄賽,爲墨血讓出一條道路來。

“小傢伙,你要小心了,此人不好對付。”呂遮看着墨羽,靜靜的傳信說道。

墨羽收到傳音,英俊的臉上溫和的向着呂遮一笑,感激的點了點頭。


“比武招親,最後的比試,墨血對戰墨羽!”呂遮高喝一聲,音蓋全場,讓整個觀武臺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都是目光熱切的看着比武臺上的兩名少年。

兩人皆是天縱之才,如此年紀,實力便已是冠絕同齡人,甚至遠超了許多修行十幾年,甚至更多的修行者,兩者的一戰,意味深遠,不僅僅是比武第一,也將意味着衆人心中不敗的墨血,是否會衰落下神壇。


“多年不見,你依舊是如此讓我感興趣,我會毫不猶豫的撕裂你的身軀,飲盡你的鮮血,將你的身軀淬鍊成一個傀儡!”墨血冷笑着說道,體內的血氣肆意的瀰漫着,在這一刻,墨血不再保留,近乎要傾盡全力。

墨羽風輕雲淡的笑着,對於墨血,墨羽也是一直都想將其擊殺,如今再次交戰,墨羽也必將不會再遵守所謂的比武規則了,對戰墨血,如若再手下留情,那麼結果難以想象!

“這次你依然會敗給我!”墨羽淡淡的說着。

墨血面色陰冷,充血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墨羽,數年前,自己便是敗給了墨羽,只是沒有流傳出去而已,從那之後,墨血再無一敗,成爲了世人眼中的不敗天才。

“呵呵,你身邊的女子呢,爲何不見了呢?”墨血突然笑了起來,很是好奇的看着墨羽。

墨血提到水瑤,真可謂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讓墨羽原本平淡的臉色漸漸陰冷下來,面龐冷峭。


“你是不是不知道那女子的真名啊?你還真是可憐呢,居然與她在一起,不過也對呢,你們兩還真般配呢,都是些雜種,哈哈哈。”墨血繼續猖狂的笑着。


墨羽依舊是沒有出聲,只是目光越加森冷,頭顱微微低垂着,雙拳隱於黑色袖袍內,咯咯作響着,一條條血光怒龍般爬起。

“看來你真是不知道呢,我告訴你好了,那個女子,她的真名是,墨水瑤!是墨氏宗族之人,乃是我那個天才老爹墨鼎寒,醉酒時與一名卑賤的侍女發生關係,生下了那個卑賤的墨水瑤,你們兩隻雜種,真是有緣呢,不過墨水瑤始終是我墨氏宗族之人,將來必將會成爲我的俾人,哈哈哈哈哈!”墨血肆無忌憚的大笑着,彷彿是發泄,神色猙獰的笑着,讓觀武臺上的墨氏宗族之人,都是面色驚愕。

咻!

咚!

墨羽化爲一道驚鴻,疾光電閃間出現在墨血的身前一側,右拳兇悍之極的打出,將空間都是震動的絮亂起來。

墨血嘴角掀起一輪嘲諷的笑容,左掌緊緊的握着墨羽的右拳,兩人的手臂都是不斷的顫動着,瘋狂的較勁着,剛硬無比的地面上,列出一條條細長的裂縫,無數的風鋼巖崩碎開,化爲漫天的碎石,四散而開。

“百重暴君勁-碎宇!”

墨羽低沉的自喃着,右臂的力量瞬間暴增百倍,即便是擁有了龍骨,墨羽依舊是感受到了一縷鑽心的刺痛。

不過,墨羽並沒絲毫的痛感,此時的他心如刀割,心中緩緩的低着鮮血,這一刻他想起了那個少女,清靈動人,但眉宇間卻是經常微微緊蹙,彷彿有着化不開的悲傷。

那個較弱的少女,讓墨羽發自內的心疼,明明知道與自己不能一生在一起,仍舊是隱瞞着身份,伴隨着自己出生入死,從不言苦!

心中的痛楚,讓墨羽喘息都是有些停滯,雙眸開始漸漸涌上密集的血絲,體內玄力近乎要暴動一般,無數層冰霜覆蓋在墨羽的臉龐上,透徹到極致的冰寒。

轟!

百倍的力量,瞬間將墨血擊飛出數百米,墨血纔是手持滄瀾戰戟,不斷地摩擦着地面停了下來。

“看來你很關係墨水瑤呢,不過她遲早會回到墨氏宗族,讓後成爲我的俾人,甚至妻妾也說不定哦,嘿嘿嘿。”墨血冷冷的笑着,緩緩站起身來,戲虐的看着墨羽。

“水瑤姓墨也好,不姓墨也罷,我都會找到她的,傷她者,死!”少年低垂着頭顱,依舊保持着出拳的姿態,森冷的聲音如同極地冰淵般陰寒! “水瑤姓墨也好,不姓墨也罷,我都會找到她的,傷她者,死!”少年低垂着頭顱,依舊保持着出拳的姿態,森冷的聲音如同極地冰淵般陰寒!

墨羽一拳轟飛了墨血,足足將其轟退了數百米,瞬間讓觀武臺沸騰了起來,雖然不知道兩人說些什麼,但這已經並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衆人體內的血熱開始漸漸沸騰了。

墨羽的一拳,讓他們看到了擊敗墨血的希望,很多人都期待着出現一名與墨血同齡的天才,將墨血擊敗,如今,希望出現!

“就憑你,別讓我笑了,在弒神殿的襲殺下,如同螻蟻般的逃命着,想要帶走墨水瑤,真是天大的笑話,當年墨鼎寒斬殺墨天軒,今日,我墨血斬殺墨羽,真是天意如此,你必死無疑!”

墨羽沉默不言,但身體卻是在微微的顫動着,好似有一尊殺神要衝出,滔天的殺伐氣息,破開墨羽的束縛,直衝扶搖九天而上,數名皇室長老佈置出結界,在此時劇烈的震顫着,隱隱將四是要崩碎一般。

嗡嗡嗡……

呂遮出手了,澎湃的玄力灌入到了結界之中,使得原本將要破滅的結界再次牢固了下來,青光閃爍,呂遮竟是退出了比武臺上,與剩餘的皇室長老一起起立控制結界。

對於墨羽、墨血兩人的交戰,他很是明白,如今兩人必將生死交戰,就算是自己在裏面,也難以阻擋他們的攻擊。

滔天的殺伐之氣充斥在結界之中,如同一尊狂魔,肆意的衝擊着結界,但卻是沒有產生多少效果。

無處發泄的滔天殺伐之氣,在墨羽的引導下,開始逼向墨血的方向,與墨血周身散發着的血腥之氣抗衡起來。

殺伐之氣與血腥之氣各自佔據了比武臺的一半,身處其中的兩人如同風暴中的神靈,面色冷峭,操縱着強大的氣勢,互相猛烈的廝殺着,一刻鐘過去後,兩人仍舊像是乞立於大地的萬丈山峯,巍峨不動。

“哼!真是想不到,你居然也修出了勢,不過勢的比試就此結束了,讓我來嚐嚐的你的鮮血吧!”墨血森冷的笑着,手中的滄瀾戰戟舞出一個漂亮的槍花,猛然將滄瀾戰戟擲出,好似一干無堅不摧的藍光,爆刺向墨羽,墨血的身影亦是緊隨在滄瀾戰戟後面。

墨羽淡漠的臉龐上,沒有絲毫的表情,雙眸古井無波,讓人看不出深厚,龍闕巨劍握於手中,一記斜斬,猶如劈山裂地般,斬擊在了滄瀾戰戟無比鋒利的槍尖之上。

鐺!

猛烈地交擊,炫目的火花四溢閃現着,龍闕巨劍與滄瀾戰戟的碰撞,可謂是針尖對麥芒,憑藉着令人恐懼的蠻力,墨羽揮舞着龍闕巨劍,硬是將滄瀾戰戟斬的倒飛而去。

緊隨其後的墨血冷笑一聲,將滄瀾戰戟一把抓住,腳尖一點地面,速度再次加快了許多,黑光閃過,墨血抖動着滄瀾戰戟,化爲無數個黑點,衝擊向墨羽的周身要害。

鐺鐺鐺……!

無數道黑點,充滿了致命的氣息,狂風暴雨般點擊在了一面泥土之牆上,土屑紛飛,地面不斷的震動着,終於滄瀾戰戟猛力的一擊,將土牆摧毀,如同無堅不摧的神器,暴虐向前方。

不得不說,滄瀾戰戟在墨血手中,比起在楊元手中強過了無數倍。

嗤嗤嗤……!

虛空突兀的散發出濃烈的高溫,讓人呼吸都是無比艱難,近百朵赤紅的火焰飄蕩在虛空之中,迅若奔雷般的匯聚向墨血身後。

墨羽鬼魅的出現在了墨血身後百米的距離,無盡的空間之火凝聚在食指之上,化爲了一個百丈巨大的火焰手指,仿若火神的一指,炙熱的高溫足以讓普通的玄丹強者絕望。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