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從復生花出來休息一段時間,一直在希拉星系作戰確實太辛苦你了,陸陸續續族中擁有神魂族力量的人都能夠加入神殺團,壓力需要再由你們全扛著。」

「沒事,戰鬥是我的能力,也就是責任。」金天使並不覺得很苦累,頓了頓,輕輕咬了咬下唇,深吸了口氣笑說「如果神君能多點到希拉星系見面,我就完全心滿意足了。」

恆毅怔了怔,旋即笑的開心。

過去的金天使表現的非常成熟,今天卻因為這句話而緊張。

「天使當年比現在勇敢——」

「這樣嗎?」說話間,金天使突然旋身,撞在恆毅懷裡問,主動吻在恆毅唇上——

猶如當年在東太星系基地,突然取下面具的那一吻。

剎那間,勾起了恆毅過去的回憶……

風,陣陣吹拂。

前世,今生的情感混雜在一起的時候,那不是衝突,而是一種別樣的、更美更純粹的升華……

久久,當金天使的身體被緊緊抱在恆毅懷裡,擠壓著的時候,她突然扭頭。「我先去神魂母樹,等出來了會留幾天,就怕那時候師父已經離開。」

「沒事,師父很理解。」恆毅知道金天使怕失了禮數,但大元本是系主,知道職責在身的難,自然不會怪罪金天使。

股惑宰 我先去了,聽說聯合文明的人回來,你還是趕緊去招呼吧。」金天使輕輕掙脫了恆毅的擁抱,回頭間微笑揮手,不讓恆毅陪同的逕自飛走。

恆毅知道她是怕耽誤了別的事情,飛追了一段,被金天使又催促了幾次,這才停下,目送她飛遠。

眾多聯合文明來的人一批又一批,很多還沒有安排就已經來了,寧願在無雙神族等。

而監察陣里的情況顯示,伴隨著時間的推移,無雙神族神魂母樹盛開的花朵越來越多,眾多神魂子樹陸陸續續的成長,盛開了的花朵也越來越多,不少無雙神族的族眾都不再趕來神魂母樹處,而是在族內的神魂子樹學習如何當神魂族,希望用誠意和努力讓神魂子樹的花朵盛開的更多。

無雙神族,一派欣欣向榮……

神秘花園。

李狂為首的神魂四族每天也在忙於接待眾多聯合文明的人,把一批批人送回神魂族星系。

最初以為不會落下太多,但隨著無雙神族領地範圍內的神魂子樹盛開的花越來越多,四族能夠送回去的人數相比之下,差距越來越懸殊。

面對這種局勢,李狂當機立斷的不再廣撒網,而是針對性十大聯合文明和部分特彆強盛的聯合文明,把所有的配額都分給他們,捨棄全面拉攏人心的做法,追求把影響力和戰鬥力最強的聯合文明牢牢掌握,不讓他們真正傾心於無雙神族。

這種對策的效果是明顯的,十大聯合文明在內的少數強大聯合文明一方面跟無雙神保持友好關係,一方面向李狂示好,兩面都送去強大的戰鬥力獲取著神魂族的力量。

但同時,被李狂無奈放棄的中小聯合文明意識到李狂的態度,也就全心全意的跟無雙神族來往,不願意失去這唯一能夠獲得神魂族力量的指望。

神魂聯盟內部演變成主戰派四族指向無雙神族的對抗較量,眾多頂尖戰鬥力因為追求神魂族的力量而脫離戰區,無論是兩大超級文明,還是希拉星系的戰鬥局勢都因此明顯放緩,頂尖戰鬥力陸陸續續的離開,星尊戰鬥力的也都在翹首以盼。

然而,暗影族依舊如同過去,在不斷的實施全面的反攻,試圖奪回被侵佔的星球,佔據了希拉星系諸多星球的暗影族的平均戰鬥力日復一日,月復一日的提升。

許多人都知道,伴隨神魂族力量獲得者越來越多,未來的戰爭較量將會更慘烈!

無數曾經不是頂尊的人在得到神魂族的力量后必定會一展抱負,不知道會有多少耀眼的新星名字響徹神秘花園……

許多種族在這種暫時的相對平靜中鬆口氣的放鬆自己,但是——

許問峰沒有放鬆。

相反,他不喜歡這種平靜。

亂世出英雄,沒有戰爭就沒有功績,沒有功績就沒有出眾的威望,沒有威望就無法創造更高的權力。

但是,許問峰這段期間的日子很不好過。

成為了戰神族族長,可是戰神族的情況卻遠不如他過去計劃的那樣。

在許問峰本來的規劃中,只要把對付花園精靈族過去的手段用在戰神族的族眾身上,就能夠很快打破本來的體系,創造屬於他許問峰完全掌控的體系。

可是,已經兩年了,真實的情況確實——挫敗遠遠多餘成功!(未完待續。。) 這些戰死的人的身份信息都是宇宙中神秘花園歷年來神秘失蹤的人,可能是因為懸賞通緝而隱姓埋名了起來,也有可能以沒人知道的方式死亡。

這些人里,有一部分其實已經死亡,是在宇宙中別人不知道的時候,遭遇到暗影族被圍攻致死,這部分只有暗影族掌握的懸賞通緝犯就是黑月挑選出來的合適人選。

以暗影族十戰帝冒名頂替,跟隨她前往無雙神星的神魂母樹,得到神魂族身體的力量后返回冰雪族,再由黑月親自帶領到希拉星系投入戰鬥,在戰鬥中製造陸續合理死亡的結果。

這些低智慧度的戰帝沒有跟智慧生物相處溝通的能力,未免被看出破綻,黑月以貼身護衛隊的名義時刻帶在身邊。

至今為止,有兩個戰帝已經在希拉星系的戰鬥中合理死亡——


合理死亡后的人就等於除名於宇宙,再回到暗影族時自然沒有任何破綻。

這批人在冰雪族中非常有名,人稱冰雪十常侍。

神秘花園方面也對十個曾經銷聲匿跡最短三百多年,最長五百多年的懸賞通緝犯組成的十常侍評價極高,稱冰雪族神冰璃月招攬頂尊人才的本領之高,猶如奇迹一般!

重生之超級學帝 ,很可能會出現問題。

原本黑月的打算是以十戰帝為種,回歸暗影族后讓眾多戰鬥力合適的女暗影族取種。

但讓她沒有想到的事情是。 女總裁的透視高手 ,還僅僅是恢復能力而已,抗打擊能力。戰鬥力的其它方面根本沒有提升。

如今黑月只能認為是單方面擁有神魂族力量沒有用,然而,當黑月好不容易把唯一一個擁有星尊戰鬥力、並且具備噬魂能力的智慧變異體調來身邊,送去無雙神族出來后,回到暗影族跟得到神魂族力量的戰帝交配之後產下的後代情況仍然沒有任何改變!

最後黑月絕望的發現,因為那些後代全都沒有神魂意志穴道!

如此一來,這個計劃被迫推進了需要長久執行的地步。

區區十個戰帝得到神魂族的力量固然不能說沒有價值。但對於種族之戰的時代,別說十個,一百個。一千個擁有神魂族力量的戰帝也無法替代整個種族都得到神魂族力量的意義大,一千個戰帝能屠滅所有異族嗎?

當然不能,十個更不能。

如何提升暗影族整體的戰鬥力這才是黑月所思考的事情,曾經以為憑藉暗影族所向披靡的遺傳和繁衍能力就能夠創造擁有神魂族力量的後代。讓整個種族的力量提高几個量級。

正因為如此。千年來暗影族對武神七月這個神魂族戰鬥力最強的戰鬥才會緊咬不放,如果單純只是通過武神七月得到一個更強的大帝,不能說沒有意義,卻絕對沒有完全得到神魂族力量來的更有意義。

無雙神族神魂母樹的開放,讓黑月發現暗影族曾經的狂想只是天真的笑話。

神魂族的力量只有通過神魂母樹才能夠獲得,即使以暗影族的強大遺傳能力也沒有辦法創造。

如此絕望的事實讓黑月不得不重新思索未來的大計,要讓暗影族整體得到神魂族的力量,只有一個辦法——擁有他們自己的神魂母樹!

宇宙中的神魂母樹只有兩棵。一是神魂族星系,但神魂族星系周圍沒有很近的星系可以搭橋。根本沒有突破口,甚至前往神魂族星系途中的虛空傳送陣都是只有神魂族裡少數人才掌握的秘密,真靠飛過去又哪裡現實?若非如此,暗影族會對神魂族星系如同對昔日的希拉星系一樣,永遠不放棄的瘋狂攻擊下去;第二就是無雙神族,毫無疑問這是最佳的選擇!不僅因為存在可能,更因為無雙神族除了有神魂母樹,還有眾多神魂子樹,而且黑月知道復生花還在盛開的越來越多,兩年後的今天復生花能夠同時容納的人數已經兩年前的一百倍!

更何況無雙神族星系本就是一塊巨大的肥肉,得到無雙神族的領地,對於如今的暗影族而言,幾乎如同得到了宇宙未來的保證。

冰璃月操縱監察陣,調出恆毅在無雙神族時候跟恆毅的微笑的情景記錄,昂頭喝乾了杯子里的酒。

「恆毅啊恆毅,我們還真是有特別的緣份,當年本沒能吞噬你的靈魂,想不到一天天你為我黑月帶來了多少幸運,到了今天仍然是非得徹底戰勝你不可。親愛的恆毅,這就是命運,一次次當我想放棄許問峰選擇你的時候,總有讓我不得不需要殺死你的理由……」

情景記錄符關閉的時候,黑月猛然回頭,背後十常侍中還剩下的八個,本是清一色戰帝所偽裝。

然而就在剛才,黑月感覺到八個戰帝里有人動了一下。

「怎麼?」黑月冷漠的目光掃過一個個披袍遮體的戰帝,卻沒有找到是誰莫名其妙的微微動作。

那不應該,低智慧度的戰帝平時習慣以神遊狀態修鍊,身體的動作都是充滿目的性的本能,絕不會有隨便做無意義動作的事情。

那是智慧度高的暗影族才會有的動作,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

八個戰帝幾乎同時抬頭,披袍下是一如往常的冷漠目光。

「噢?是不是得到了神魂族的力量讓你們擁有了智慧?」黑月打量著八個戰帝的目光,神態,清一色冷漠沒有表情的臉上,幾乎同時開口。「不明白大帝的意思。」

黑月撲哧失笑,不再理會八個戰帝,然而心裡卻仍然暗暗警惕……

神魂母樹的包容,對他們暗影族也不例外?

原本黑月認為神魂母樹簡直愚蠢透頂,更奇怪的是作為暗影族的他們進入神魂母樹出來的平均時間還更短。

但是,當確定根本無法通過繁殖能力得到神魂族的力量時,黑月才發現神魂母樹很可怕……

因為神魂母樹,神魂族的力量,過去暗影族從沒有把神魂母樹作為優先順序極高的目標,對神魂族星系的無可奈何一直讓暗影族智慧變異體制定的是先滅亡宇宙中其它種族,最後再對付神魂族的方略。

而現在,黑月卻必須以無雙神星的神魂母樹為優先順序最高的目標。

縱然事先,暗影族仍然是環繞在神魂母樹周圍……

黑月不由推想,是否對於神魂母樹而言,追隨神魂意志的可以是任何種族,神魂意志的普及也可以是任何種族去實現,因此並不介意暗影族為得到力量而成為以神魂母樹為中心的種族?

這答案只能猜想,當然不可能有人能夠肯定。

但黑月卻沒有大意,得到神魂族力量的十戰帝一直讓她在很小心的觀察,恐怕會出現不利於暗影族的、意料之外的變化。

儘管從復生花里走出來的她自己並沒有任何異常變化,但黑月仍然沒有疏忽大意。

就在黑月回頭后,她背後一字站開的八戰帝里,有一個袍帽遮擋的戰帝眸子里,原本的冷漠中,流露出持久的、迷茫和困惑……

……

無雙神族。

依孜姿從復生花出來,分擔了很多事情。

聖王去了冰雪武神族不久,也開始替恆毅處理無雙神族的內務。

如此平靜的過去了幾天,希拉星系的一息送來消息。

恆毅原本被李狂安排帶領和平隊在希拉星系,但無雙神族的情況變化后他原本帶領的和平隊本來就被分散投入到戰鬥工作,實際上並沒有調派權,神魂母樹的事情讓李狂索性連面子工作也不做,道理上原本也說得過去,成為神魂族的無雙神族有自己的神魂族戰鬥力組成的和平隊。

但實際上兩年過去了,無雙神族如今擁有神魂族力量的頂尖戰鬥數量還沒有突破十萬,許許多多星尊一重、二重、三重戰鬥力的都還在復生花里沒有出來,當這些出來的時候自然都屬於頂尖戰鬥力範疇,只是時間長度跨度太大,根本無法預料具體日期。

「我很快過來。」

無雙神族內部的情況很穩定,眾多種族都有神魂子樹成長,雖然子樹上盛開的復生花等數量存在懸殊差距,但眾多種族都充滿熱情和希望,都在自發主動的學習那些神魂子樹盛開花最多的種族。

神魂聯盟里陸續而至的戰鬥從過去眾星之尊以上變成了星尊以上,離開復生花的周期增長,而且經過兩年的適應一切都已經穩定,根本沒有什麼必須恆毅坐鎮領地內的事情。


依孜姿和聖王、徐自在三個人分擔了很多。

恆毅早就在希拉星系有事情的時候親自過去,把無雙神族的內務交給她們三個一起負責。

「赤影,出發希拉星系,多久能趕到邊境星系傳送陣?」

「抱歉,這次我不能陪同族長同行,曾經跟族長說過,說不定哪天我就會離開,最近正在思考這個問題。」(未完待續。。) 歷練珠中赤影的回復讓恆毅意外,卻又並不很意外。

赤影是個很特別的人,當年跟隨恆毅的時候就說過將來會有這麼一天。

一直只跟隨恆毅行動,在無雙神族沒有戰鬥的時候赤影就會一個人在無雙神族星系領地內到處走,當有可能面對戰鬥的時候他才以貼身護衛的身份跟隨。

「我明白了,如果做出明確決定的時候,可以向三位夫人知會一聲。」恆毅沒有挽留,這也是當初的約定,如果有一天赤影要走的時候,他不能留。

「非常感謝族長信守約定。」

「理所當然的事情,願你實現夢想。」


「……但願。」

……

歷練珠中,結束了通訊后,赤影看著聚集在神魂母樹枝葉間形形色色的種族。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