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師弟!」葉問龍前往勿用山的時候,剛好在路上碰到了前往幫他助陣的卓登登等人,看到葉問龍,卓登登忙對他揮手。

「卓師兄,你們怎麼來了?」葉問龍急奔幾步,與卓登登並排而行。

「我們一起前來給你加油助威呀,葉師弟,一會給我狠狠揍那龜蛋!」卓登登對著他肩膀捶了一捶笑道。

「你這個小鬼頭要讓善武學院的人降階挑戰,作為你的師兄師姐,我們當然要前來支持你了,小傢伙,可不要丟我們鍛體學院的臉啊!」說話的是姚小燕,一身貼身的高級鍛造師裙這袍,秀出她那傲人的身材,胸部挺撥,纖腰曲線柔韌,臀部渾#圓,站在一群鍛造師之中,猶如孔雀一般耀眼。

「姚師姐放心,不會丟你們的臉的。」葉問龍笑道。

「丟臉還在其次,我可是壓了10萬貢獻點買你贏,你小子如果輸了,老子扒了你的皮!」說話的也是一個高級鍛造師,跟卓登登是同屆的。

「這打架還有賭博的?」葉問龍奇道。

「笨蛋,連我都知道呢就你不知道。」姚小燕的後面突然鑽出一人來,卻是周雨辰,姚小燕長得很高,至少要比周雨辰高一個頭,周圍又是一幫師兄,是以葉問龍並沒有注意到她。

「我平時都沒注意,哪裡知道呀。」葉問龍無語地道。

周雨辰道:「你自己進龍武官,查看戰榜就知道了,真是笨蛋!」


見她罵葉問龍,卓登登等人都不禁大笑起來。

葉問龍雖然只是一個打雜的,但卓登登卻是知道一些葉問龍的身份,至少從他老師夜孤炎的態度以及只有少數幾人知道的葉問龍享受的特權上便知道,葉問龍絕對不是一般的打雜工,再加上卓登登對野老的尊敬,平時對葉問龍的照顧可以說是任何人都看得出來的。

而鍛體學院那些鍛造師們也都不是傻瓜,從葉問龍以一個打雜工的身份在鍛體學院內鬧出那麼大的風波而學院高層沒有一個人吱聲,再加上卓登登這個將來很可能接手鍛體學院的大師兄對葉問龍的「曖昧」態度,他們早就知道葉問龍在鍛體學院內的身份特殊,否則的話,也不可能在卓登登的遊說下拿出一百萬貢獻點購買問龍會1%的乾股。這與其說是看在卓登登的面子上,倒不如說是沖著葉問龍的神秘身份去的。

你見過一個打雜工享受五星弟子的特權嗎?你見過一個打雜工能夠獨自住一個鍛洞嗎?你見過一個打雜工三天兩頭想閉關就閉關也沒人管嗎?你見過一個打雜工可以擊敗幾乎所有鍛體學院的高手嗎?你又見過一個打雜工能拿出那麼多的貢獻點開辦借貸性質的會所嗎?

這是某時某地某個鍛造師在與另外幾個鍛造師說到葉問龍其人時連續提出的幾個反問問題。


葉問龍其人,身份不簡單。這是他們私下裡討論出來的結果。

鍛造師之間也是有競爭的,不過他們多是在鍛造術上競爭,對於善武修為的強弱,他們並不太在乎,就算是在善武挑戰上輸了,也少有人放在心上,在他們看來,善武學院的學生都是一幫莽夫,不值一提,只有人類最偉大的鍛造術,才是值得他們用一生去孜孜不倦地追求的風向。

「天,我的賠率竟然是3.8!」葉問龍興奮地喊了起來。

「是啊,你就一個異類三#八公!」周雨辰掩嘴偷笑道。

「小丫頭,給我正經點。幫我辦點事。」葉問龍嘿嘿笑道。

「你想讓我幫你下注吧?」周雨辰笑道。

「正是,你幫我下100萬,買我贏。」葉問龍嘿嘿笑道。

因為戰榜有規定,參戰者不得自己投注,沒辦法,他只好找別人代勞。而且根據規定,每個人的投注點額不得超過100萬,這也是為了限制博弈惡化,造成重大影響。

「不行呢,只能買85萬。」周雨辰不好意思地道,「我……我自己買了你15萬。」

「什麼……」葉問龍無語了。

「那可是我所有積蓄,葉問龍,你可別輸了,輸了我跟你沒完!」周雨辰短暫的不好意思之後,胸脯一挺,威脅道。

「放心吧,一定能讓你賺個缽滿盆滿。」葉問龍自信地笑道,滿含感激地掃了她一眼,心中頗是感動,他知道,這是周雨辰以實際行動支持他的一種表現。

「葉會長,你如果要投注,我可以代勞。」容小晴和許彤彤從後面趕了上來。


「嗯,我也押了你10萬貢獻點啊,如果你還想加押,我也可以幫你。」許彤彤也道。

卓登登笑著介面道:「其實限制投注只是一種無奈之舉,學生私底下一樣有人代投的,由此還滋生出一個業餘代投職業來,一般都是贏了收取一定比例的手續費,如果輸的話,則是不收分文。」

「還有更甚的呢,有一些人私下裡收注代投,其實卻是自己認為看準的吃下,這性質也是甚為惡劣,都衍化為私博了。」鍛體學院的一個師兄笑道。

「那個且不管他,各位師兄師姐都投了注沒有?」葉問龍問道。

「葉師弟,不會吧,你想要我們所有人幫你投?」卓登登嚇了一大跳道。

「嘿嘿,不錯,就當是給自己打氣吧。」葉問龍抓了抓頭道。

「小鬼頭,有信心也不能這樣啊,沒有誰敢保證一定能贏的,適可而止就行了。」姚小燕勸道。

「小燕姐,你放心,我有分寸。」葉問龍自信地道。

「好吧,我倒是沒有什麼意見,各位師弟師妹你們呢?想不想幫葉師弟這個忙。」卓登登目光從眾人的臉上掃過。

「既然葉師弟想玩,我們當然沒問題,不管輸贏,我都不會收任何手續費。」其中一個鍛造師笑道。

「沒意見。」

「可以。」

「行。」

見眾人都同意,葉問龍數了數,包括容小晴、周雨辰和許彤彤三人在內,一共是二十三人,當下點了點頭,語出驚人:

「除開各位自投的,麻煩都幫我投足100萬貢獻點,謝謝大家!」

眾人皆驚! 「葉問龍,你沒有發燒吧?」周雨辰卻是急了,皺著眉頭道,「這是一百萬貢獻點,可不是一百萬龍幣,你可要想清楚了。」

一百萬貢獻點,官方兌換成龍幣,那就是十億龍幣,這樣的大手腳,哪怕是在聯邦一些大賭場里,也少有人這麼玩的,而且葉問龍下的可不止一百萬貢獻點。

「是啊,葉師弟,象我們這些師兄師姐,最多的也就是李師弟投了10萬貢獻點,其餘的都是一萬三萬五萬不等的,這裡二十多人,你這一投,可是超過兩千萬的貢獻點,這可不是小數目。」卓登登也是嚴肅地道。

「小葉,你該不會是拿我們投的乾股來博吧,那可不行。」那個投了10萬的鍛造師呵呵笑道。

葉問龍心裡暗暗感激,因為他一說出這樣投,有好幾個鍛造師臉上都露出了狐疑之色,儼然是認為他有挪用之嫌,而這個姓李的鍛造師,他認得,與卓登登同屆的,叫李鵬飛,為人直爽,甚得人緣,也很合他的胃口。李鵬飛這麼說,其實是想讓他跟大家說清楚,並不是他自己懷疑,葉問龍從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來。

「哪能,各位的入股點額00萬,我本人投入1.5億,都已全部轉入會所專用賬戶,這一點周雨辰、許彤彤和容小晴三位美女都可以作證,至於投注,都是我私人的貢獻點,大家不必擔心。」葉問龍肅然道。

「這點我們都是可以證明的,昨天下午的時候,葉會長已經把他自己入股的1.5億貢獻點轉入會所賬戶。」容小晴也是悚然動容,不過她還是第一時間替葉問龍作證。

「葉師弟,你投入1.5億貢獻點這麼多,不是說你只佔60%的乾股嗎?」李鵬飛奇道。

「這個問題我替葉會長回答。」容小晴這個總經理還是十分稱職的,一隻李鵬飛之言便道,「乾股按照每一百萬貢獻點為一股,按理應該總入股金額為一億貢獻點。但是我們做過前期調查,光是第一批借款戶需要批下貢獻點都將近9000萬,如果按照這個配股點額,一個億會所是很難運轉起來的。

「因此,為了確保會所的前期運轉,葉會長把自己本應投入的60%乾股點額6000萬投入之後,再另外以無息借款的名義借給會所9000萬貢獻點,待會所正常運營之後再慢慢歸還給他。」

聽到容小晴之言,眾人都是不禁目瞪口呆,敢情這傢伙拉他們入伙根本不是貢獻點額不足,而是故意為之,有錢大家一起賺。就算是有人想到拉他們入伙是起到了「王牌」作用,但不可否認地,沒有葉問龍的大手筆投入,會所也很難運轉起來。

「小子仁義啊!」李鵬飛走了上來,拍了拍葉問龍的肩膀道:「以後你就是我兄弟,有什麼事你說一聲,李哥雖然沒多少錢,但人脈還是不錯的,吆喝一聲,也能幫你拉上三兩百人。」

「哈哈,小弟就等李哥你們這句話呢,以後如果遇到什麼困難,請大家多多體諒,至於宣傳方面,我也沒要求大家專門去宣傳,只是希望大家在適當的場合順便幫忙宣傳一下,比如聚會,比如你們的星塵號等等。」葉問龍笑道。

星塵號,是類似於古代微博的一種,不過其功能更加完善,涉及面更廣,可以通過星空互聯,將信息傳遞到整個星河的人類居住星球。

「葉師弟好說,我們做師兄師姐的自然沒有話說,大家說是不是?」姚小燕也是幫他造勢道。

「對,葉師弟,以後有什麼困難只管說,我們鍛體學院所有兄弟姐妹都會支持你,我看誰敢跟你過不去。」眾人盡皆附和。

代投注的事很簡單,只需要在光腦通過賬戶便可以直接進行操作,葉問龍讓他們把賬號發到自己的光腦上面,然後他逐一轉賬過去,不到十分鐘便即全部操作完畢。

「一共投了多少?」周雨辰有些緊張地問道。

「也沒多少,2100萬。」葉問龍苦笑道。

「哼,知道怕了?苦臉也沒有用。」周雨辰沒好氣地道。

「我看會長苦臉,應該是他這2100萬一押入,他的賠率立即從3.8降到了3.3。」容小晴呵呵笑道。

「是啊,本來以為三#八好當,現在變成三三,看來只好硬闖梁山了。」葉問龍哈哈笑道,說罷邁步而前,向勿用山行去。

葉問龍等人趕到勿用山之時,已經是中午11:30分,距離決戰時間只有15分鐘。而現場因為他的晚到而喧囂無比,有很多人都猜測他可能不敢來了。

而隨著葉問龍從進口處踏步而入時,現場立即沸騰起來。

「葉問龍,葉問龍,葉問龍……」

近四分之一的人都看好葉問龍,近千人的吶喊聲,如狂濤一般勿用山的空氣掀起,直衝雲天。

其實若是認真說來,以他這樣的戰績和實力幾乎是沒有多少人會看好他的,不過見過他逆天表現的那些借款戶不得不支持他,或者說對他還是有一定的信心,這些來自底層的借款戶在貧困生之中還是有一定的影響力的,兩百多人,一個拉上兩三個,再加上同仇敵愾的一些學生以及喜歡看黑馬逆乾坤的極少部分人,這才勉強拉到了近四分之一的支持率。

葉問龍一路揮手示意,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踏上了擂台。

擂台的挑戰台上,歸文宗早就坐在了那裡,聽到歡呼聲之後,他並沒有睜開眼睛,而是繼續閉目養神,直到葉問龍踏上擂台的那一剎,他才突然睜開眼來,兩縷寒光如電閃過。

小子,今天不廢了你,我歸文宗誓不為人!

那一剎那間,歸文宗身上戰意凜然,如一頭即將衝出山林的凶獸一般,露出了猙獰的獠牙和尖角。

「你就是葉問龍?」一個原已站在擂台之上的黑衫老者突然向葉問龍望過來,淡涼的目光宛若能夠滲入葉問龍的心臟之中一般,讓他有一種被人看透的感覺。

這老頭很強!葉問龍心中暗凜,不過步伐卻是不變,如閑庭漫步,邁下場中,燦爛一笑,走到老者面前,抱拳欠身一禮道:「正是,葉問龍見過前輩。」

「我是戰榜擂台挑戰賽的裁判蘇落白。」老者淡然道。

「蘇前輩好。」葉問龍陽光地笑道。

「挑戰賽將在十三分鐘後進行,我先跟你說一下規矩。」蘇老者平靜地道:「戰榜的擂台挑戰賽因涉及到博弈的因素,比賽必須保證在公平公正和自願的前提下,你只修為只有敬愛階三#級,公平之說難免牽強。但既然是你提出來讓歸文宗主動挑戰你,這又是另外一回事,請問,在公平、自願這兩項上你可有什麼問題?」

葉問龍笑道:「沒有,我認為很公平,而且也是我自願的。」

這個時候,歸文宗也走了上來,與葉問龍相距兩米,等待蘇老者宣布規則。

「好。」蘇老者贊了一聲道:「兩位聽好了,根據潛龍台規則,這裡不接受生死戰挑戰,所以原則上在潛龍台比賽不會出現死亡情況,但為了讓你們雙方都能發揮出最強戰力,所以才會出現我這個裁判,我的職責,只是觀看你們的比賽,並在認為雙方中有同歸於盡或者一方受擊之後可能會死亡的情況下強行終止比賽,我出手相助的一方即判為輸,你們可有意見?」


「沒有。」兩人同時答道。

「雙方戰鬥之中,有一方主動提出認輸,另一方不得再行出手,否則的話,同樣判為輸,情節嚴重的,作為裁判,我有以任何方式阻止的權力。明白了嗎你們?」蘇老者肅然道。

「明白!」葉、歸兩人同時答道。

蘇老者點了點頭,又道:「在比賽之中,你們可以使用除了禁忌武學之外的任何手段,如若是使用禁忌武學大手印,老夫為出手阻止,到時一切後果自負,明白?」

「明白!」兩人再答。

「挑戰賽勝方,可以獲得博弈投注額百分之五的獎勵,投注將會在比賽前十分鐘停止,現在還有十五秒,稍等……」蘇老者一邊說著一邊在看時間。

「我酸你個妹啊,百分之五的投注獎勵,這回大發了!」葉問龍可不知道這一點,聞言心中熱血澎湃不已,他知道賠率是根據雙方的博弈投注總額來計算的,先前賠率歸文宗的賠率是1.2,而他的是3.8,說明絕大部分的投注都是投在了歸文宗身上,也就是說賭歸文宗贏的佔了大部分,賭他贏的只佔了一小部分。

後來他又給自己加註2100萬,但自己的賠率也只是從3.8降到3.3,這說明他砸這2100萬進來並沒有起到多大的攪棍作用,所以他十分期待蘇老者報出總投注額。

「好了,投注時間停止,據戰榜戰神堂統計,此戰最後賠率,歸文宗:1.25,葉問龍:3.42,此次挑戰賽總博弈投注額為12.56億貢獻點,也就是說,贏的一方將會獲得6(0萬的獎勵,兩位可要加油啊,潛龍台已經很久沒有博弈投注超過10億貢獻點的比賽了。」蘇老者的臉上終於是露出了一絲笑容,本來連他都不是很看好這場戰榜之戰,卻是想不到竟然突破了10億的投注額。

「6(0萬,再加上我自己的賠率上升了0.12個點,如果我能贏的話,又可以獲得7182萬貢獻點的賠付,這一來一去,1.3億貢獻點到手,我酸你的妹妹呀,這可比放貸來錢快多了!」

葉問龍內心激動不已。 「開始!」

隨著蘇老者右掌劃下,身形陡然消失而去,大戰一觸即發,全場瞬間寂靜如死,針落可聞。

「砰」

驚人的跺腳聲傳來,似乎連那勿用山都是震了一震,高大魁梧的歸文宗猶如一座山嶽般地呼嘯而出,一隻巨掌呼嘯而出,磅礴的善力快速凝聚,而後化為一個十丈巨大的宮殿,轟然向葉問龍碾壓而下,周圍的空氣,生生被擠壓而去,空間都是有些晃動起來。

四十小手印第十二手,化宮殿手!

《金剛部》有云:若為生生世世常在佛宮殿中,不處胎藏中受身者,當於化宮殿手。

歸文宗的化宮殿手小手印與其餘人不同,不但有著一種極為厚重之感,而且其善力波動,更是達到了極為驚人的地步,彷彿那一掌不再是再是虛幻的宮殿,而是實實在在的,沉重如山嶽般的真實存在,其威力,比之以前王海峰所使的金剛杵手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破!」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