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寧開車,把岳父岳母送回家,又來華庭公司接林淺雪。

華庭公司、總裁辦公室。

一身白衣的林淺雪正低着頭仔細閱讀文件,沒有注意到葉寧的到來。

“呼……”

林淺雪嘆口氣,擡頭頓時被近距離的葉寧嚇一跳!

“啊!”

“你怎麼來了,嚇我一跳,也不說話。”

林淺雪拍着胸脯,幽怨的瞪了一眼葉寧。

“要勞逸結合。”葉寧倒了一杯茶水放到她近前。

和孔氏集團簽約,林淺雪就開始變的忙碌起來,工作量加重,經常加班加點的工作。

“哼哼,嘴巴變的挺甜,你這是在心疼我嗎?”林淺雪皺了皺鼻子。

“林總。”

這時,祕書小趙進來,衝着葉寧微微一笑。

葉寧初次到公司,亦是引起公司的員工議論,誰都知道林總有個神祕老公,可從未見過。

今天,看到葉寧,引起不少的人好奇心。

“這是項目部遞交的,共有五塊地皮進行拍賣。”

林淺雪仔細瀏覽一遍,頓時不禁蹙眉緊皺,驚訝道;“ 五塊地皮,地段倒是都不錯,報價出來了沒有呢?”

“沒有。”

小趙搖頭。

“趕緊打電話催一下,然後問一下都有哪些公司參加拍賣,讓財務部再催一下集團的審批資金。”

“這……”小趙神色僵住,有些爲難。

“怎麼了?”林淺雪擡頭。

“林總,財務部催了,可集團直接給拒了,說集團如今用錢的地方很多,資金不充足,讓再等等。”

“再催,項目不能等。”

地皮對公司很重要,目前華庭還沒有生產線,集團這點是知道的。

“好的,林總。”

小趙立刻去了財務部。

“唉。”

林淺雪嘆口氣,一臉愁容。

“怎麼了,有心事麼?” 葉寧看向她。

“可不唄,向集團申請一個億的項目資金遲遲批不下來,拖延好幾天了,地皮也無法進行購買,生產線也沒着落,我能不愁嘛?”

林淺雪蹙眉緊皺。

她知道集團有錢,是大伯不讓財務部批這筆資金,故意拖着自己違約這個項目。

“別多想,先回家,總會有辦法解決的。”葉寧微微一笑。

“嗯。”

下班後,回到家,李雪梅飯已經做好了。

吃完飯後,一家人閒聊,葉寧抽空上了個衛生間,撥通了青龍的電話。

“青龍,通知孔濤,向林氏集團施加壓力。”

彼時,孔濤正在吃飯。

“叮—”

看到來電號碼,孔濤立刻接通。

“龍哥,有吩咐嗎?”

“哼!林氏集團太囂張,不給華庭公司批項目資金,神王很生氣,讓我通知你立刻給林笑施加壓力。”

“好,我馬上辦。”

掛斷青龍的電話,孔濤沉着臉,給林笑打電話。

“林董什麼意思,以爲孔某好欺負是嗎?”

正在泡溫泉的林笑,接到孔濤的電話頓時一驚。

“孔總,這是何意?”林笑走出溫泉披着浴巾。

“哼!”

“林董,項目簽約半個月,爲何華庭的項目資金還沒有到賬?”

“孔總,別急嘛,再等等。”

“我等你姥姥!”


孔濤怒了,直接破口大罵,道;“浪費老子的時間,你賠得起嗎?”

果然!

下午,林淺雪剛到公司,財務部就收到了集團的批款,正好一個億。


並且,地皮的報價也出來了,參加拍賣的公司也隨之公佈,舉辦方是崑崙地產商,拍賣地點定在了星皇酒店。

“競爭者好多,江陵八大家族的公司都有參與,還有一些其它企業。”林淺雪感到巨大的壓力。

星皇大酒店。

葉寧和林淺雪來了。

今天,葉寧一身中山裝,林淺雪則是一身白色長裙。

拍賣會,在酒店頂層,此時來了不少人。

這也是葉寧消失六年,第一次出現在公衆場合。

此次地皮拍賣,吸引了不少公司參加,八大家族的人還沒到,會場就已經坐了不少人。

“淺雪。”

突兀,金羽迎面走來,一身筆挺帥氣的白色西裝,朝着林淺雪揮了揮手。

葉寧皺眉,有些膩歪,立刻拉住林淺雪的手。

愛你成癮,甘之如飴 幹嘛?”

林淺雪蹙眉,臉頰嬌羞,有些不自然,想要掙脫葉寧的手。

“宣示主權。”

葉寧淡然道,非常強勢,看到金羽就膈應的慌。

“把手撒開!”

看到葉寧拉住林淺雪,金羽頓時大步上前,心裏很不是滋味,冷着臉喝道。

“有病?”

葉寧盯着金羽,嘴角上揚。

“我拉自己老婆的手,你算什麼東西,輪得到你管?”

“你?”

金羽惱火,臉色鐵青,拳頭緊握。

的確,林淺雪本就是葉寧老婆,六年前都已經結婚了,就差行禮拜堂。

如果,不是葉家出事,此刻葉寧兒女都有了。

“金少,需要幫忙嗎?”忽然,一個面向粗獷的青年走來。

青年威武雄壯,濃眉大眼,不怒自威,渾身都是爆炸的肌肉,一身軍裝,肩扛一星,腳下是黑色的軍靴。

關虎。

金羽眼睛一亮,露出一抹喜色,迎了上去。

“是他回來了?”

林淺雪亦略微吃驚。

葉寧眯着眼睛,道;“淺雪,你認識他麼?”


“關虎,江陵關家的人,據說此人兇猛如虎,三年前神祕消失,後來有人證實,關虎去了北荒服役。”林淺雪美眸凝重。

“北荒?”

葉寧笑了,他就是從那出來的。

北荒,一處神祕之地,深藏大漠,是關押窮兇極惡之地。

那裏,號稱北荒監獄、鎮壓着兇徒、瘋子、變態等可怕人物。

不是窮兇極惡之徒,都沒資格被關在北荒!

不遠處,金羽和關虎交談,不時向葉寧這邊投來不善的目光。

“葉寧,小心此人,他絕非善類。”

林淺雪在葉寧耳畔小聲嘀咕,這一親密舉動讓金羽看到更窩火。

“放心,你老公也不是好熱的。”

葉寧輕笑,帶着自負。

突兀,關虎走來,彷彿一頭猛虎出閘,帶動着一股兇狂的氣息。

“葉寧?”

關虎止步,居高臨下,俯視着葉寧。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