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傢伙,還真是不要命的主呢,這纔是我兄弟,哈哈哈。”墨羽站在一旁暢快的大笑着,從水瑤手中接過一枚丹藥,隨手彈射進蒼跡嘴中。

水瑤與蒼痕站在一旁無奈的笑着,警惕的看着一旁瘋狂扭動身軀的幽冥獨角蛇皇。

“嗯?你們看,幽冥獨角蛇皇的左獠牙裏面,是不是捆綁着什麼東西啊?”墨羽疑惑的說着。

水瑤三人隨即聚精會神的打量了起來,。

“不錯,好像是一卷卷軸,不會那裏面也藏着功法吧,這是要我們和幽冥獨角蛇皇死磕啊……”蒼跡哀嚎的大喊着。 聽着蒼跡的哀嚎,墨羽三人也是苦澀的微微一笑,捆綁在幽冥獨角蛇皇的卷軸,想來必然不會普通了,衆人進入遺蹟中本來便是要尋寶的,又怎會因爲幽冥獨角蛇皇而輕易放棄。

“那就和這傢伙死磕了,我倒要看看清影放到幽冥獨角蛇皇嘴裏的,到底是什麼!”墨羽傲然的說着,筆直的身軀散發着沖天的戰意與決心!

翻滾中的幽冥獨角蛇皇突然停止了動作,神色猙獰的怒視着墨羽,巨大的蛇嘴中一個漆黑的球體迅速地凝聚着,陰森的氣息瀰漫在空氣中。

“小心,快閃開!”墨羽大喝一聲,身體高高躍起向高空中,水瑤三人也是衝向不同的方向,四人以一個四角形的姿勢包圍了幽冥獨角蛇皇。

黑色的球體被幽冥獨角蛇皇從口中噴出,在半空中悄然擴散開來,瞬間將方圓幾十米的位置全部籠罩在其中,黑色的煙霧充斥着腥臭的氣味,而幽冥獨角蛇皇卻是隱藏到了其中。

“這些黑色煙霧有劇毒,屏住呼吸,不要吸進去!”水瑤大喊一聲,一層層的白色寒霧夾雜着冰粒形成一個巨大的球體,將水瑤籠罩到了其中,將撲面而來的黑色煙霧盡數驅散。

玄炎衝出墨羽的身體,纏繞在墨羽欣長的身體上,凝聚出一副火焰鎧甲,把空中的墨羽如同一尊火神,炙熱的高溫將迎來的黑色煙霧瞬間焚燒殆盡。

蒼氏兄弟兩則是各自鑽進了一具凝練而出的藍色魔像之中,詭異的魔像將黑色煙霧牢牢地堵在外面。

嘶嘶嘶……!

黑霧中,幽冥獨角蛇皇憤怒連連的嘶嘯着,一隻有黑色煙霧凝聚成的巨大的黑蛇暴虐的衝向墨羽而去。

“看來是想拿我先下手了,小爺的骨頭可是很硬的呢!”墨羽輕笑一聲,龍闕巨劍揚起指向衝來的黑蛇。

御風第二道-劍破風雨!

幾十道鋒銳的青紅色劍刃,疾風暴雨般不分先後的斬出,鋒銳的劍刃劃破氣浪,斬向黑蛇。

黑蛇吞吐着巨大的蛇信,將衝來的幾十道青紅劍刃完全吞嚥進了腹中,龐大的身軀不斷地劇烈顫抖着,依舊猙獰的撲向墨羽而去。

墨羽刀鋒般的嘴角輕掀,腳下用力蹬在地面,身體高高躍起向半空中。

轟……!

巨大的黑蛇在接觸到地面的一瞬,被吞入到體內的青紅劍刃徹底爆發,將黑蛇的整個身軀撕裂開來,瀰漫的煙霧在爆炸產生的風浪推動下,急速的擴散而開。

地面顫動間,幽冥獨角蛇皇從地下衝出,洶涌的衝出瀰漫的黑色煙霧,嘶嘶的衝向半空中的墨羽,巨大的蛇嘴張開,猙獰的獠牙閃爍着森冷的鋒芒。

“原來如此,你這畜生還真是挺聰明的啊,哼!”墨羽輕哼一聲, 權臣之妻(重生)

御風第四道-天劍凌塵!

澎湃的玄力充斥在龍闕巨劍中,青紅二色一左一右的纏繞着劍刃,最終在墨羽的精準控下融合爲一體,巨大的青紅劍刃,比起龍闕巨劍大出了數倍。

咻!

天劍凌塵如同一把從天而降的絕世神劍,席捲着狂暴的風浪,將玄炎的火焰擴大數倍,嗚咽的怒斬向直衝而上的幽冥獨角蛇皇。

幽冥獨角蛇皇嘶嘯一聲,兩隻碩大的蛇瞳黑光閃爍詭異的光芒,兩道黑色的光柱從蛇瞳中衝出,筆直的射向天劍凌塵。

轟!

兩者的攻擊速度快到令人難以清晰的捕捉,接觸的瞬間,便是產生了巨大的風暴,一圈圈的氣浪肆意的擴散開。

天劍凌塵在抵消了一道黑色光柱的同時,卻是被另一道光柱摧枯拉朽的轟碎成無數的碎片,筆直的爆刺向墨羽的頭顱。

黑色的光柱速度快到了令人難以想象的地步,在衆人驚恐的神色中,墨羽下意識的便是龍闕巨劍橫擋在身體前方。

鐺!

黑色光柱爆刺在龍闕巨劍上,無匹的力道兇狠霸道,將墨羽的身體衝擊向九天之上,龍闕巨劍被推動的拍擊在墨羽的胸膛處,龐大的力道,讓墨羽一口鮮血狂噴而出,面色瞬時萎靡了許多,整條右臂要不是全力施展了不動鋼巖霸體訣,險些便是要被震爆。

“不愧是七重凝魂的妖獸,果然強大,呵呵呵。”墨羽眼中閃爍着興奮的光芒,嘴角掀起一縷噬戰的笑容。

咻咻咻……!

就在墨羽被轟上高空的同時,幽冥獨角蛇皇再次怒射出數道黑色光柱,疾風利劍的奔襲向墨羽而去。

卻都是被高空中的墨羽輕易地躲閃了開來,墨羽欣長矯健的身影在空中翻騰的飄落而下,嘴角流淌的鮮血被風浪風乾。

“畜生,給我死來!”

蒼氏兄弟怒吼一聲, 五行劍體 ,幽冥獨角蛇皇嘶嘯一聲,身軀瘋狂的扭動着,一道道密集的裂紋密佈在魔像手指上,並迅速地蔓延向魔像的整個身軀。

嘭嘭!!!

幽冥獨角蛇皇瘋狂扭動的身軀,輕易地便是將兩尊魔像震碎,蒼氏兄弟狂吐着鮮血從半空中狼狽的落下,身體摩擦在地面上滑行出數十米方纔停了下來。

一道冰藍色的倩影閃爍間出現在幽冥獨角蛇皇的頭顱之上,冰舞之刃乏着森冷的寒霜怒插進幽冥獨角蛇皇的腦袋上,一場冰霜風暴席捲在幽冥獨角蛇皇的頭顱上方,在頭顱上覆蓋了數層厚實的寒冷冰霜,將幽冥獨角蛇皇碩大的雙眸冰凍住。

嗡嗡嗡……嘭!

等一個天荒到地老

凌厲霸道的黑色光柱沖天而起,水瑤的左袖瞬間被粉碎成齏粉,羊脂玉膏般的白皙手臂暴漏在空氣中,一行鮮血順着手臂流淌而下,傷口散發着黑色的煙霧,整條手臂都是微微顫抖着,水瑤腳下一個晃動,被幽冥獨角蛇皇從頭顱上摔下,翩躚的靚麗倩影,在此時猶如斷翅的蝴蝶,被風浪肆意推動着飄落向殘破的地面。

“該死的畜生!”身軀急速下落的墨羽猙獰的咆哮着,原本清澈的雙眸,在此時已經徹底地猩紅起來,黑色的髮絲也是開始轉變像紫金色,身體上的肌肉暴增,清影天軀鎧甲擴大了一份。

墨羽體內的玄力開始轉化爲紫金色,充滿了暴虐與狠戾的氣息,如同覺醒的洪荒猛獸,龍闕巨劍被墨羽隨手鬆開,額頭處一個紫金色的圓圈浮現。

墨羽的意識在此時陷入了暴怒與無識之間,蒼氏兄弟遭受到重創,水瑤更是首次在面前受傷流血,這些都刺激着墨羽在瞬間進入到了邪化狀態。

“二十重暴君勁-天崩勁!”

墨羽的身影快若閃電的落在了幽冥獨角蛇皇的頭顱之上,勢大力沉的一拳帶着狂風與無匹的力道,兇狠的轟擊在了幽冥獨角蛇皇的頭顱上。

轟……!

幽冥獨角蛇皇都沒有來得及發出痛楚的嘶鳴聲,便是上脣碰下脣了,墨羽身軀閃動間,一拳轟擊在幽冥獨角蛇皇的獠牙之上,巨大的力道將半刻獠牙都是轟成了齏粉。

漆黑的卷軸脫離束縛,旋轉着從高空中落下。 咻!

水瑤身影落地後,踉蹌的搖晃了幾下,玉足輕點地面,靚麗的身姿扶搖而上,手臂甩動間,將黑色的卷軸緊握在了手中,面色緊張的看着邪化的墨羽。

劇烈的疼痛感,徹底的激發了幽冥獨角蛇皇的兇性,怒瞪着黑色的蛇瞳,欣長的蛇信子如同一個分叉戰戟,閃電般蜿蜒的吐出,纏繞在墨羽的喉嚨處,死死的拉緊着。

墨羽血氣上涌,面色憋得通紅,鮮血順着嘴角緩緩流出,猩紅的雙眸中,有的只剩下狂暴的憤怒與邪異無情的光芒。

轟!

體內的玄炎在此時轟然爆發,順着欣長的蛇信子繚繞而上,炙熱的高溫讓幽冥獨角蛇皇痛楚的嘶嘯一聲,疾光電閃間將蛇信子收了回去,一團黑色的煙霧從身軀中涌出,聚集在燃燒的蛇信子上,與玄炎的力量抗衡着。

哼!

墨羽怒哼一聲,身影在空中一個輾轉,落在了幽冥獨角蛇皇的頭顱之上,緊繃的雙拳上,一根根血管盤龍般爬起,勢大力沉的轟擊在幽冥獨角蛇皇的頭顱上。

轟轟轟……!

每一拳落下,幽冥獨角蛇皇的頭顱便是在空中下降一份,陷入了邪化之中的墨羽,不知疲倦的揮舞着雙拳,拳拳到肉,幽冥獨角蛇皇巨大的頭顱上,被墨羽轟擊的地方已經變得血肉模糊,隱隱將似乎能夠看到森白的骨骼。

嘶嘶嘶啊……!

幽冥獨角蛇皇龐大的身軀不斷的扭動着,碩大的蛇瞳怒瞪着瘋狂的墨羽,眼瞳深處有着微弱的恐懼閃爍着。

咻咻……!

黑色的蛇瞳中黑光凝聚,兩道粗壯的黑色光柱爆射而出,險些將墨羽從頭頂上掀飛下去,墨羽的手掌上佈滿了墨綠色的鮮血,蒼勁有力的深入到頭顱裏,狠勁的抓着森白的骨骼。

轟轟轟……!

扭動的蛇頭瘋狂的晃動着,兩道黑色的光柱肆意的怒射,殘破的大地再次被巨大的力量蹂躪着,水瑤三人不斷地躲閃着閃來黑色光柱。


“啊啊啊啊……!”

墨羽歇斯底里的狂吼着,身體中暴增的力量全部涌現而出,身體緊繃着,兩腳蹬在蛇頭上,雙手死命的拉扯着手中的白骨。

這種生抽骨骼的疼楚,讓幽冥獨角蛇皇瘋狂的扭曲着身軀,淒厲的蛇鳴着,蛇瞳中黑色光柱也是力盡消散。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響,瘋狂的墨羽硬生生的將手中的白骨掰斷抽了出來,手握着白骨,墨羽站在幽冥獨角蛇皇的頭顱之上,昂天怒嘯着,宣泄着心中的滔天怒火與無窮無盡的戰意!

抽骨的痛苦無法言明,幽冥獨角蛇皇扭動的身軀也是緩和了許多,鮮血如同噴泉般從破碎的洞口中噴涌而出,腥臭的氣息肆意的擴散在空中。

雙手各自緊握着一個森白的斷骨,墨羽神色猙獰的緩步走向幽冥獨角蛇皇的雙瞳處,如同一尊絕世殺神,傲然而立!


噗噗!


斷裂的白骨被墨羽兇狠的插進了幽冥獨角蛇皇的雙瞳中,在其淒厲的蛇鳴中,滔天的赤紅火焰從墨羽體內洶涌而出,順着森白的骨頭燃燒進幽冥獨角蛇皇的頭顱內。

轟!

一聲悶響自幽冥獨角蛇皇頭顱內響起,炙熱的高溫將其腦海中的神經與腦海瞬間燃燒殆盡!

幽冥獨角蛇皇龐大的身軀搖晃着從高空中摔落,一個巨大的坑洞出現在殘破的地面上,漫天塵埃夾雜着無盡的碎石瀰漫了整個風揚鎮。


水瑤三人神色驚愕的凝視着眼前的塵埃,心中的震撼卻是無法言明,他們使盡了手段,在幽冥獨角蛇皇面前,依舊是不堪一擊,狼狽之極。可是這種狀態的墨羽,卻是能夠將其擊殺,雖然手段極端的殘忍,但墨羽已經陷入了無識之中,有的只是本能!

“不要輕易地靠近他,現在的三少應該進入到了邪化狀態,而且不是普通的邪化,額頭上已經凝現出邪印。”蒼痕大喝一聲,將前衝的水瑤與蒼跡喊了回來。


兩人心臟砰砰的跳着進入邪化狀態人,根本不會分敵我,只要進入到了他的攻擊範圍,便是會本能的出手。

漫天的塵霧依舊飄蕩在空氣中,但以是能夠依稀的看見裏面的情景,幽冥獨角蛇皇巨大的身軀癱死在地面上,一道筆直的身影靜靜的站立着,腦袋昂望着天空。

最終目光投射向了水瑤三人,一種莫大的壓力席捲而來,將三人體內的玄力都是壓制的停止了許多,少年那披靡天下的眼神,森冷的嘴角始終掛着邪魅的笑容,鬼斧刀削的臉龐剛硬凌厲。

“水……瑤!”

嘭!

墨羽低聲呢喃一聲,隨即身體向後摔落而去,雙掌上的鮮血灑落在半空,怦然一聲摔落在殘破的地面上。

水瑤手掌輕輕一抖,腳下一個閃爍,身影以是出現在了墨羽的身旁,看着昏睡過去的墨羽,殘破的黑色衣袍上沾染着猩紅的鮮血,少年俊美的臉龐上充滿了安逸的神色,嘴角始終浮現着淡淡的笑容。

“水瑤姑娘,三少的傷勢怎樣?”蒼氏兄弟兩急忙趕了過來,焦急的問道。

水瑤白皙玉質的手掌不斷地觸摸着墨羽的傷口,精神力量仔細的探知着墨羽身體內的狀況,清美的臉龐上神色越加的凝重與擔憂。

“傷勢本來很嚴重,但是邪化似乎在最後的瞬間,幫助墨羽恢復了絕大多數的傷勢,所以並不嚴重,但是精神力卻是極其的疲憊,短時間內將難以醒來。”水瑤輕柔的說着,手中閃現着淡藍色的光芒,覆蓋在墨羽的傷口上。

“精神力疲憊?我明白了,剛纔奪取陣法的時候,三少確實消耗了較多的精神力量,再加上與幽冥獨角蛇皇交戰時邪化,更是對精神力產生了一個負面消耗。”蒼痕沉思的說着。

水瑤略顯驚愕的點了點頭,對於蒼痕的睿智越加的佩服。

“那怎麼辦呢,有沒有辦法幫助三少恢復精神力量啊?”蒼跡半跪在墨羽身前關切的問道。

墨羽之所以會陷入邪化之中,完全是因爲他們的貿然出手,並且被幽冥獨角蛇皇重創,蒼跡心中不斷地責怪着自己。

“不要太過自責了,你是他的兄弟,所作所爲並沒有錯。我的實力沒有辦法幫助他恢復精神力量,只能讓他一直陷入沉睡中,依靠充足的睡眠自己來恢復。所以,在墨羽清醒來這些時日裏,只能待在這裏了。兩位先行前去深處吧,我留在這裏照顧墨羽就好了。”水瑤微微一笑,輕輕的說着。

“這怎麼行,你也說了我們是這小子的兄弟,就算前方有萬丈金山,我們兄弟兩也會留在三少身邊的!”蒼跡拍着胸膛正色的說着。

一旁的蒼痕也是儒雅的笑着,微微地點着頭,同意蒼跡的說法。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