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知道如何安慰人,更不知道如何安慰女人。

他心中雖有詩書千萬,有才華萬千。面對任何的辯論和咄咄逼人,都能夠利用心中的知識才華,將更多的話送給對方。

他會做飯,他會開玩笑,他會拼搏,會努力,可就是不會安慰女人,尤其是哭泣的女人……

這就是李浩然!

碧落抬頭看了眼滿是愧疚的李浩然,嘆了口氣,接著哭泣著說道:「你這人好壞,明知道人家心中有你,你卻始終不咸不淡,遠遠看著。現在卻跑來抱著人家,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是單純,我是沒有心眼,可經歷了那些,我以前的朋友都背叛了我,我的叔叔伯伯們也都背棄了宗門,我的心好痛,好像有一個流血的傷口,始終無法癒合,好想找一個人好好的安撫,可我不敢靠你太近,你的態度讓我無法確定,你是否願意和我在一起,你心中是否有我……」

聽著碧落念念叨叨,沒有思緒,沒有條理的話,李浩然心頭更痛,他緊緊的抱著碧落,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腦袋裡面一片空白。 第三百八十四章那一瞬的柔情

「告訴我,好不好!你心中,到底有沒有我?」

碧落抬頭看著正緊緊抱著她的李浩然,感受著李浩然身上傳遞出來的那一股溫暖,看著那一張令她在無數個夜裡,日思夜想的臉。

眼角的淚水滴落,哭泣讓碧落心情好了一些,可被李浩然抱著,撲在李浩然的肩頭哭泣,卻讓碧落心中更為複雜,更加的想要知道那一個答案。

「……我也不知道,可是我見你傷心落淚,見到這裡的幻象之後,我很自責,很心痛……我覺得,我不該讓你這般的傷心!你應該高高興興的活著,不該將這些虛妄的壓力,都放在自己的肩頭!」

李浩然淡淡一笑,他也不知道自己心中到底有沒有碧落,只是將心中的想法說出。

話音落下,碧落眼中泛起了一抹喜意,竟踮起腳尖慢慢的將嘴印在了李浩然的嘴上。

親密接觸之間,好似有一股電流從兩人的皮膚間流過,讓李浩然那久久未曾有過蕩漾的心,蕩漾了起來。

好似一粒石子,打亂了平靜的湖面一般,李浩然不自覺的將碧落抱的更緊了。

親吻帶來的奇異感覺,讓初次嘗試的碧落心頭亂跳個不停,她已經不能夠控制自己,只想著倘若永遠都是這般的該多好。

「要了我把!」

不多時,兩人微微分開,碧落大著膽子,將手深入了李浩然的懷中,輕輕撫著李浩然堅實的肌肉,呼吸略顯厚重的說著。

李浩然雙眼迷離,這一刻不知道為何,他竟也生出了一絲衝動,那緊緊抱著碧落的手,竟胡亂的開始作為了起來,且他看向碧落的眼睛裡面,多出了一股猛獸般的慾望之光。


碧落的話好似魔咒,讓李浩然的血液在這一刻沸騰了起來,他腦袋裡面已經沒有了思考,僅剩下了碧落的那一句話。

厚重的呼吸,在兩人的鼻口中傳出,又一次的親吻,讓李浩然更加的放肆。

他的手已經探入了碧落的衣衫之內,放肆的在那如羊脂玉般的肌膚上,輕輕的揉動著,他從未觸碰過這樣的肌膚。

情亂迷離,心神皆動。

李浩然的手慢慢向著上方遊走,輕輕握住那盈盈如同棉花一般的奇異果實,輕輕的搖動了起來。

嗯!

碧落忽地嚶。。嚀一聲,小臉變得更加的火熱,整個人也跟著輕快的附和了起來,她的腦袋裡面也是一片火熱。

這個時候的兩人拋開了世俗成見,拋開了一切,完全沉溺在了情動之中。

接著,李浩然更加的放肆了起來,那一雙手肆意妄為了起來,兩人身上泛起了濃濃烈火,讓李浩然更為衝動了起來。

嗡!

也在這個時候,待李浩然就要更近一步的時候,深深烙印在李浩然記憶中的筆墨正氣書忽然運動了起來,浩然正氣瞬息流遍了各個元竅,進入了經脈之內,將李浩然體內散發出來的奇異熱量,讓他那迷亂的精神,在這一刻忽地安靜了下來。

他停止了動作,好似發獃一般,雙眼中的瞳孔不斷的放大,看向碧落的眼中閃爍出了更多的愧疚。

「我該死……」

忽地,李浩然將手收了回來,他臉上一片紅霞,不敢去看碧落的眼,拋下了一句話,轉身離開了房間。

哐當!

房門關閉,房間裡面僅剩下了碧落一個人,她獃獃的看著眼前的房間,腦袋裡面浮現著李浩然的話,念頭正一遍遍的翻動著。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竟然做出了這樣的事情,這讓她很是羞愧。

細細想著方才的一切,碧落忽地一顫,臉頰上的紅雲飛動,她的心頭跳動的更為厲害:「好羞人……」


說著,碧落趕忙朝著房間深處行去,這個時候她才發現,自己……

……

離開房間的李浩然心頭狂亂不已,他沒有在學堂裡面停留,徑直飛上了天空,又一次來到了月影湖前。

這裡依舊是一片安靜,湖面上更是平靜無波。

「我這是怎麼了?」

李浩然獃獃的看著前方的一切,喃喃的說著,感受著手指間傳來了一股涼意,想著方才的感覺,李浩然心中忽生衝動。

這股衝動,緊接著就被他體內的浩然正氣洗刷掉。

那種感覺很奇怪,讓他有一種奮不顧身,忘記一切的感覺。

那一刻,那一瞬,他沒有別的想法,只想和碧落永遠的這般在一起,那種溫柔,那種溫馨,讓他久久無法忘懷。

他不是一個容易動情的人,可卻在面對碧落的時候,竟一下子失去了自己的沉穩,想想他方才肆無忌憚的樣子,李浩然不自覺的露出了一笑。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天色漸漸灰暗下來的時候,李浩然心情平靜,起身返回了學堂。

這個時候,幻馨正在和碧落在廚房裡面,張羅著一桌子的好菜。

雖然,學堂裡面的人並不齊,可李浩然的安全到來,讓他們十分的高興。


「唉!梅林老先生他們呢?」

進入學堂,看著空蕩蕩的院落,李浩然徑直走入了廚房,看著正交談甚歡的兩女笑著問道。

幻馨聽后猛然轉身,嘻嘻笑著說道:「老師們去了彌陀寺,幫助那些和尚們整理卷宗去了!」

在幻馨說話的時候,碧落將頭低下,一顆心砰砰的跳個不停,好似有一隻小鹿在心間狂跳一般,讓她不自覺的想到了先前白日裡面發生的那件事情,讓她的臉頰紅霞更艷。

李浩然呵呵笑著,見碧落並未轉身,以為碧落在生氣,心念一轉,轉身又回到了餐廳裡面。

不多時,滿滿一桌子十二道菜依次端上,李浩然和幻馨、碧落分別坐落在桌子的各個角落。

「這一次呀!哥哥你運氣超然,能夠從這場亂事中,安然回來,也讓我們懸著的心放下了!這一杯我和碧落姐姐敬你!」

說著,幻馨拿起身邊的酒杯,舉杯看著李浩然說道。

她的話音落下,碧落卻仍舊在低著頭,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引的幻馨一動,笑呵呵的看著碧落問道:「碧落姐姐,你想什麼呢?咱們不是說好了,要敬哥哥一杯酒的么?」

這個時候,碧落才猛然醒來,她的眼神裡面有一些慌張,臉頰更是滾燙無比,也不敢去看李浩然和幻馨,低著頭舉起了酒杯,怯生怯語的說著:「……浩…然!這杯酒,敬你!」

說完她也不等幻馨,徑直一口將杯中之酒喝完。

「呀!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酒量了!」

幻馨見碧落一飲而盡,也發現了碧落的異樣,知道白日裡面定有事情發生,也不點頭,笑呵呵的說著,將她杯中的酒也一飲而盡。

李浩然見此,看著各有心思的兩女,鄭重的端起酒杯,當話到嘴邊的時候,他忽然無語了,不由呵呵一笑,也跟著一飲而盡。

接下來的桌前,幻馨好似一隻活躍的鳥兒一般,不斷的活躍著氣氛。

一杯杯的酒下肚,讓三人略微有些醉意侵襲。

而幻馨更是喝的極猛,喝了大約七八杯之後,再也支撐不住酒意,噗通一下子歪倒在了桌子上。

倒是碧落略顯醉意,她看著磕在桌面上的幻馨,大叫了一聲,趕忙上前將幻馨扶起。


這個時候,李浩然也來到了幻馨身前,他也將幻馨的另外一條手臂抱起,接著他和碧落對視在了一起。

短暫的停頓之後,碧落將頭低下,用力的扶住了幻馨。

李浩然尷尬的一笑,抬手一動,將幻馨從碧落手中背到了他的背上:「白天的事情,對不起……」

「呵呵!不要說了,其實我也有錯!」

碧落聽的心頭慌,白日裡面的事情,更是一遍遍的回蕩著,讓她那一顆剛剛安靜的心,又一次狂亂了起來:「走吧!別讓她著涼了……」

說著,碧落搶先走出了餐廳。


不多時,兩人七手八腳的將幻馨送到了卧室裡面,將房門輕輕關閉。

站在二樓的走廊裡面,看著遠處夜空明朗的星空,李浩然和碧落沉默了下來。

就這般,兩人誰都沒有說話,抬頭看著前方夜空中的星星,他們沒有誰離去,整整一個夜晚,都這般站在各自的旁邊,靜靜看著夜空。

這種感覺很幸福,很微妙,讓兩人的嘴角在不知不覺間勾起了一抹微笑。

愛情就是這般的詭異,來的快,卻刻骨銘心!

第二天一大早,學堂的外面來了一個穿著暗黃色僧衣的和尚,他看著李浩然雙手合十,宣了聲佛號,帶著一抹敬意的說道:「李先生,我奉空閑師祖之命,前來請您前往金剛寺一見!」

「有勞大師了!還請大師,等我一下!」

李浩然心頭一動,趕忙拱手一抱,認真的說著。

接著他轉身,回到了學堂的小樓內,向內中的碧落和幻馨簡單的交代了一下,這才跟著和尚離開了這裡。

在離開蓮台鎮后,和尚拿出了一枚金魚,將金魚朝著空中一拋,接著金魚化作了一個三丈長的大魚。

啪噠!

「李施主,此乃我佛門飛行法器,速度快的很,可以省卻一路的時間浪費!」

和尚看著略顯驚愕的李浩然,微微一笑,認真的說道。

李浩然知道這金魚定是和他手中的天車一般的東西,也沒有任何猶豫,徑直跳上了金魚。 第三百八十五章百刃山中破壁壘

金魚的速度極快,幾乎是瞬息之間,已經帶著李浩然從蓮台鎮來到了金剛寺的山門前。

金剛寺位於一座高山的半山腰上,若是放眼萬佛之山,這裡定沒有什麼稀奇的,可若是有望氣極為厲害的強者遠遠看向這裡,定會發現,這一處地方,乃是萬佛之山的源頭,眾佛之祖的所在,氣勢非凡,大有一領群山的氣概。

往常的時候,金剛寺都是寺門封閉,謝絕香客入內。此刻,封閉了多年的寺門被打開,重新迎接香客的進入,山道上稀稀拉拉的香客相扶而上,更有磕長頭的信徒前來。

不過,萬佛之山遭逢劫難,恐怕短時間內,金剛寺內的香客會很少。

從山腳下,一路走到山門前,李浩然和昨日的感覺又是不同,昨日他只顧遠方,並未發現山道的不同,可今日這一走,卻發現這山道擁有一股奇異的力量,這股力量可以洗凈人的心靈。

進入金剛寺,李浩然被帶到了空閑大師居住的僧舍前。

吱呀!

還不等李浩然去敲門,房間的門自行打開,空閑大師背著一頂草帽,拄著一根禪杖走出了房間。

「拜見前輩!」

李浩然見此躬身一禮,趕忙說道。

空閑大師倒也沒有什麼架子,他平淡的笑著:「小娃娃,見我不必如此約束,咱們兩個可是朋友,朋友之間不用如此!」

見空閑大師放得下身段,肯和他如此說話,李浩然心中一陣激動,笑著說道:「那晚輩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哈哈!你這孩子不錯,比其他的人都要放得開!寺中晚輩見我如虎,一個個的心驚膽戰,就怕我吃了他們,其實老夫溫和的很,也是一介肉體凡胎,哪裡有那麼可怕!只不過是,比你們先走了一段路,多看了一段的風景而已!」




Views:
2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