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最後的時候,他忽然用右手捏了幾個很特殊的法訣,一下子讓祖力霸和任自在的腦袋,爆痛的在地上打起了滾來,時間不長是在抵受不住那種疼痛的任自在,竟大喊著向步一層求饒了起來,而祖力霸雖然死扛了好一會兒,可時間不長,他竟因為承受不住那種難以形容的痛苦,向那個大火堆撲了過去,登時令任自在大為擔心的大叫了一聲:「十弟不要!」

可就在那時候,步一層忽然相當迅速地出掌,將祖力霸大倒在了地上,同時也鬆開了手上的法訣,才令他們二人身上的痛苦逐漸的減輕了一些。

那時候任自在忽然惱火之極的向他大罵道:「步一層!你這個惡魔混蛋,竟敢使用你的那些邪術來加害我們,這筆賬老子記下了。」

他的話剛說完步一層忽然陰森森的說道:「任自在你最好搞清楚,剛才如果不是這個莽夫大罵老子在先,老子會這樣對待你們嗎?」


聽他那麼一說,稍微恢復了一點體力的祖力霸,一下子又相當惱火的說道:「那又怎樣?難不成老子還罵錯你了不成?你個卑鄙無恥的狗賊!」

說話間他又想爬起來和步一層硬拼一場,可卻被任自在狠狠地將他按在了地上,相當惱火的說道:「十弟你不要這麼莽撞了,咱們現在都已經被這傢伙使了陰招控制住了,最好就都不要輕易的惹怒他了,否則到時候受罪的還是咱哥倆。」

聽了他那番話祖力霸一下子惱火的大吼了一聲,殺氣騰騰的向步一層看了過去,卻也沒敢在向他動手,而那時候步一層卻相當平靜地說道:「還是你任自在夠聰明,從現在開始,只要你們不再對老子有任何不利,我絕對不會輕易地啟動你們身上的蠱毒的。」

聽他說是給自己二人下了蠱毒,任自在和祖力霸登時相當恐懼了起來,但片刻後任自在卻相當平靜的說道:「老步,現在咱們都已經被東方之城那幫傢伙,打成這個樣子了,如果咱們想要,在不驚動我們風火無惡堡內的其他兄弟的情況下,儘快翻本將他們全部滅掉,奪取整座東方之城的話咱們該怎麼做啊?」

聽他那麼一說,祖力霸也相當謹慎的向步一層看了過去。

那時候似是心裡已經有所盤算的步一層,相當詭異的看了看他們,忽然極有把握的說道:「如果你們真想繼續跟著我干,並且真的不再對老子有二心的話,我可以帶著你們去找我的一個朋友,只要他肯幫助咱們去對付東方風霸那幫傢伙,咱們絕對可以將東方之城拿下,甚至可以將東方風霸那幫傢伙全部消滅掉!」

看著他那麼自信滿滿的樣子,任自在和祖力霸對視了一眼,都想不出他說的那個朋友究竟是誰,是以不覺間有十分疑惑的向他看了過去。

片刻后祖力霸忽然緊皺著眉頭說道:「老步,如果你真的有辦法讓咱們翻盤,將東方之城那幫傢伙消滅掉,並將那座城池奪在咱們手裡的話,我願意聽你的,並且還誠心的向你道歉,請你原諒我剛才對你的那些出格的舉動,更不要介意我向你發的那些牢騷!」

說完后他還向步一層一抱拳。

那時候步一層看著他,雖然並不是真心誠意的向自己道歉賠禮呢,但再怎麼說他也已經向自己道歉了,而那時候任自在看向自己的眼神,也比剛才好多了,是以稍微思量了一下,他便笑呵呵的說道:「你們放心吧兩位兄弟!只要咱們精誠合作,我老步絕對不會和你們一般計較的,而且我那位朋友,也肯定會來和咱們一起共謀大事的。」

聽了他那番話,又看著他那變的還算和善的樣子,祖力霸和任自在對視了一下,雖然心裡真想將他立刻碎屍萬段,但為了他們自己不遭受剛才那種,痛不欲生的折磨,同時也想要藉助步一層的力量,去繼續攻打東方之城,一時間也微笑著對他點了點頭,隨後任自在便相當謹慎的說道:「老步,既然你對你那位朋友那麼看重,不知道他是哪位當時高手啊?」

他說完后祖力霸也有點好奇的問道:「可不是嘛老步!現在咱們既然都已經將剛才那些誤會說清楚了,而咱們目前共同的敵人,依然還是東方之城那幫傢伙,現在你就把你那位,本事不小的朋友的尊姓大名告訴我們吧!也好讓我們長長見識不是嘛?」

看著他們對自己剛才說的那個人,那麼想知道的樣子,步一層稍微思量了片刻,才相當謹慎的說道:「其實說起那個傢伙來,你們肯定都聽過!」

見他那麼一說任自在和祖力霸,登時更加疑惑的對視了一下,任自在忽然十分謹慎的說道:「難不成你說的是,身為世間幾大天地神獸的印壇之一,生活在西南沼澤之地的伏隱患?」

聽他那麼一說,祖力霸登時感到頭皮發麻的渾身抖動了一下。

可那時候步一層卻搖了搖頭,較為平靜地說道:「你們放心吧!我不一層再怎麼邪惡,也絕對不會找那個,只知道殘忍至極的殺害世間所有生靈,絲毫不講任何情面道義的混蛋來幫助咱們的,雖然我和他也有一點交情,但他卻不是我要帶著你們去找的那個傢伙。」

聽他那麼一說,祖力霸和任自在的心裡都稍微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絕對不想和,伏隱患那傢伙扯上一點關係,要不然弄不好的話,一個說不好,那傢伙沒準就會將他們風火無惡堡搶佔了呢!

但那時候步一層卻有點緊張的說道:「我說的那個傢伙,就是身處東南地域體內封印著,掌控著世間無線動蕩之力的,狂海藍鯨的印壇,苗小海!」

聽了他那番話任自在登時震驚的愣了一下,祖力霸更是緊皺著眉頭說道:「你說什麼?你要到我們去見那個,成天到晚攪動的很多地方都不得安寧的苗小海?」

似是知道他會有那種神色的步一層,那時候卻相當鎮定的說道:「不錯!就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成天隨心所欲的搗亂世間的苗小海!」

得到了他的確認,任自在一下子想到苦惱的說道:「好好好!不管怎樣,只要他能幫助咱們辦成咱們想要辦的事情,就算是冒著和天下間各方勢力為敵的危險,老子也跟著你去會會他苗小海,我倒想親眼見識見識,他到底有怎麼個胡作非為法!」

聽他那麼一說,祖力霸雖然仍是很不願意去見苗小海,卻也只能硬著頭皮說道:「七哥說的有道理,既然你老步認為那傢伙,可以幫著咱們辦成咱們想要做的事情,那我也豁出去了,大不了等完事之後,老子將一大幫手下送給他,由著他成天的胡鬧也就是了。」

看著他們雖然都很不情願,但怎麼著也算是答應了下來,那時候步一層稍微想了想,忽然較為平靜地說道:「那咱們就現在這裡呆一個晚上,等明天天亮了咱們立刻出發去那傢伙那裡,讓他和咱們一起再去攻打東方之城!」

聽了他那個決定,祖力霸和任自在都相繼點了點頭,不一會兒他們便因為身上的傷痛,和自身真元的減弱,相繼靠在了一堆樹葉上休息了起來。

沒多久步一層在閉上眼睛之前,忽然相當詭異的說了句:「你們最好不要和我動什麼鬼腦筋暗算老子,要不然等我死了之後,短時間內沒有人運用我的獨門法力,定期為你們鎮壓住身上的蠱毒的話,你們絕對會十分凄慘的死掉的。」

聽了他那句話,任自在和祖力霸登時真想撲過去,將他生吞活剝了,卻也顧及到了,一旦對他動手的話,他勢必會像剛才那樣折磨的自己等人生不如死的,是以最終還是將那些念頭壓了下去,準備等時機成熟了尋人解除掉了,他給自己二人下的蠱毒之後,再聯合他們風火無惡堡中的高手,一舉將他消滅掉。

不覺間他們便相安無事的休息了一個晚上,而那時候也很擔心,祖力霸和任自在會加害自己的步一層,那天晚上幾乎都沒有睡熟,但第二天卻和他們一樣在那一陣陣的風雪中。全力向東南方向進發了。 經過了被萬劫等人打的慘敗落荒而逃的那件事情,步一層和祖力霸與任自在,決定了要去東南地域尋求苗小海的幫助之後,竟連他們身上受的傷都沒有太過在意的調理,便全力向東南地域的方向趕去了,而他們那麼做,卻給他們帶去了極其沉痛的後果,而給他們製造那個後果的人,就是他們一心要消滅掉的東方之城的人,只不過那些人先前並沒有和他們交過手而已!

經過了在南方帝國的短暫休整調理之後,預感到了東方之城很可能發生了,什麼重大事情的董眾兵,率領著申有為和明復祖與練寧寧,在穿越了南方帝國的過境之後,立刻加快了向東方帝國趕回去的速度。

而向來對董眾兵與申有為大為地方的明復祖,那時候也很想趕回去向明軍復命,而沒有去過多的理會他們,徑直和他們一起朝著東方之城的放下進發了。

在某天傍晚,董眾兵等人行進到了一片,較為空曠的雪原上的時候,運用自己的靈識已經感覺到了,在他們的前方,似乎有著一個能力相當強的修行者,和兩個法力還算可以的人的董眾兵,看了看那即將落下去的太陽,忽然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向申有為等三人說道:「雖說新年將至城中的事物開始繁忙了起來,但現在天色將暗,咱們也不急於這一時的時間,今天咱們就提早休息休息,緩解一下這麼多天來的奔波疲勞,等明日天亮之後,再加快腳步趕回去吧!」


聽他那麼一說練寧寧登時相當贊同的說道:「師父說的對,現在咱們距離咱們東方之城也沒有多遠了,而且這一路上咱們也沒有遇到過,任何詭異的傢伙再向咱們發動任何襲擾,今天晚上總算可以較為安心的休息休息了。」

說話間他們便跟著董眾兵走到了一處背風的地方,還沒等董眾兵說話呢,明復祖便用他的斬月奪命刀,為他們弄出了一個較為寬敞的大洞,轉身和申有為一起去了較遠的地方,弄了些柴草回去之後,升起了篝火幾個人便在裡面休息了起來。

期間申有為還特意拿出了,他在南方帝國買的一些特色食物,讓他們幾個人美美的飽餐了一頓,期間練寧寧竟被那些美味的食物勾起了食慾,又向申有為要了好幾次,直到他緊皺著眉頭躲到了董眾兵的身邊之後,她才不再去逗弄他了。

不覺間師徒四人便在那個大洞內休息了起來,但到了半夜十分,明復祖和申有為,忽然被三道相當濃烈的殺意給驚醒了,相當謹慎的對視了一下,看了看正在熟睡中的練寧寧,和正守在洞口不遠處休息的董眾兵,他們立刻用土蓋滅了那堆篝火,全神戒備的將他們的靈識釋放了出去,追尋起了那三個正向他們所在的方向,移動著的那三道殺意。

沒過多久感覺到了那些殺意,距離自己師徒四人不足十里的董眾兵,忽然很小聲的說道:「復祖,有為立刻叫醒寧寧,有客人要來和咱們打招呼了。」

說完后他一晃身飄了出去,而明復祖與申有為也立刻弄醒了練寧寧,在她剛要不高興的向申有為發牢騷的時候,明復祖卻很小聲的向她說道:「你不要總是這麼不知輕重,現在外面有三個討厭的傢伙,正朝咱們這邊趕過來呢!一會兒動起了手來,你可不要拖我們的後腿!」

說完后他便快步走了出去,登時令練寧寧滿臉委屈的,搶在了申有為前面跑了出去。

不多時在那片荒野上,運用隱身術藏在了一片積雪中的董眾兵師徒四人,在那較為明亮的月色中,忽然看到了有三個體型各異的黑影,行動相當迅速地,走到了他們的不遠處同時停了下來,緊接著站在最前面的那個寬袍大個子,忽然相當陰森的說道:「前面是什麼人,竟敢使用隱身術來阻擊我們,簡直是自不量力!」

聽到了那個聲音董眾兵忽然渾身一震,因為他很清楚的記得,那個聲音他以前絕對聽過,而且他從那個聲音,和那個人散發出去的那種陰森詭異的真元中,也知道了那個人是誰。

就在那個人舉起了右手,想要向他們發動攻擊的時候,他忽然解除了隱身術露出了真身,相當鎮定地說道:「步一層,想不到多年不見你居然還存活在人世間,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在他說話的時候,明復祖等三人也相繼解除了他們的隱身術,走到了董眾兵的身側,全神戒備的向那三個人看了過去。

當時間董總兵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還沒有認出他是誰的步一層登時一愣,但隨即卻又相當陰森的說道:「老子現在還活在這世界上,的確出乎很多人的預料,但老子卻依然活著呢!而你們那些成天盼望著老子死的蠢材,還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突然死翹翹了呢!」

聽了他那些話,祖力霸一時間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登時令明復祖和練寧寧大為惱火了起來,但礙於董眾兵的威嚴,他們也沒有立刻發作!

聽了他那麼狂妄的話,董眾兵卻依舊相當平靜地說道:「步一層,你帶著這兩個人從何處而來?為何偏偏找上了我們?」

看著他那處變不驚的樣子,步一層思量了好一會兒,忽然有點感到意外的說道:「好小子,原來你是董眾兵!想不到老子千辛萬苦,率領著一幫弟兄剛剛被白樂那幫傢伙算計了,現在居然在這裡遇到了你們!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的周圍忽然冒出了一圈,淡灰色的骷髏頭影子,頓時令練寧寧相當惱火的說道:「你這惡賊休得猖狂!念在你們已經被白樂那老頭教訓過一頓了,如果你們識趣儘快離開這裡的話,我們可以饒你們一死!如若不然!」

說到了那裡她忽然冷冷的笑了笑,一下子激的祖力霸砰的一下子錘了下他的大鎚子,相當惱火的說道:「若不然你想怎麼樣?」

與此同時任自在也相當強橫的,揮動了幾下手中的大鏟子,登時令練寧寧十分惱火地說道:「要不然我們立即將你們斬殺殆盡!」

說到最後的時候,她忽然張開了雙手,變出了兩把晶瑩明晃得冰晶寶劍,一下子令任自在惱怒之極的喝道:「臭丫頭你找死!」

說話間便要揮動著手中的大鏟子向練寧寧打過去,可那時候申有為忽然語氣不善的說道:「昔日我們東方之城,第四代城主的首席大弟子步一層;一人屠城任自在;魔錘無敵祖力霸,你們三人休得在此作亂,既然你們已經和白樂將軍等人交過手了,想來你們肯定是進犯過我們東方之城了,是不是?」

在他說話的時候,明復祖忽然打開了他那雙梅花形狀的百靈之眼,頓時令步一層等人倒退了一步,但轉瞬間步一層卻滿含殺機的說道:「不錯!我們前不久已經率領大批手下,將你們東方之城的很多混蛋打成了肉醬,而且在那些混蛋當中,就包括明氏一族的明軍,和董眾兵的老搭檔白樂那兩個傢伙!」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和祖力霸等三人,一下子十分狂妄的大笑了起來,登時激的明復祖殺機四起的說道:「你們如果想死的話,我現在就可以成全你們!」

話音剛落,在他的周圍忽然出現了四顆赤紅色的烈火骷髏頭,一下子將他們所在的那片地方照亮了一大片,一下子惹得祖力霸惱火之極的喝道:「小兔崽子!你是不是活膩歪了!」

說話間便要揮錘向明復祖等人攻打過去,但那時候步一層卻伸手攔住了他,相當謹慎的說道:「先不要動怒,雖然以咱們的實力,想要消滅掉他們四個人,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不過咱們還是發發善心,讓他們留下些遺言,再和他們好好的玩玩吧!」

聽他那麼一說,練寧寧一下子更加惱火的將手中的冰劍舉在了胸前,可那時候任自在卻相當狂妄的說道:「老步說得對,現在你們還有什麼遺言趕快說出來,免得到時候去了冥界後悔都來不及了!」

說完后他們三人又哈哈大笑了起來,看著他們那越發狂妄的樣子,董眾兵忽然冷冷的說道:「你們三個人在我們面前就不要撐面子了!就憑你們身上所受的那些傷,二十招之內我一定將你們全部消滅掉!」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還極其自負的將雙手背在了身後,登時惹得步一層大怒道:「董眾兵,你個小兔崽子不要太狂妄了,就算老子再怎麼不濟,今日也絕不會放過你們幾個!」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忽然將雙手一晃,變出了一根一人多長的喪門棍,刷的一下子指向了董眾兵等人,與此同時祖力霸和任自在也殺氣騰騰的,將手中的兵器向明復祖等人指了過去。

就在那時候,明復祖忽然相當自負的說道:「有為,打發這三個已經喘不了幾口氣的老狗,你有幾成把握?」

聽他那麼一說,步一層等人一下子又惱火之極的向他看了過去,但那時候申有為卻相當輕鬆的說道:「好了復祖,我知道你本事大,如果他們真的不想活了的話,我是絕對不會介意,和你一起將他們這三條老狗幹掉的!」

說完后他們二人還相當不屑一顧的,向步一層等人看了過去,頓時令祖力霸惱火之極的大喝道:「小兔崽子,你們太不知死活了!」

可他的話音剛落練寧寧卻更加不屑一顧的說道:「我們知不知道死活這並不重要,因為我們一會兒肯定還會活得好好的,到是你們如果不想找死的話,還是立刻滾蛋的好,要不然我們可要滿足,你們想成為三個死人的美好願望了!」

說完后她還相當不屑一顧的,看著步一層等三人大笑了起來,頓時令他們三人殺意沸騰的,向他們揮出了手中的兵器,可就在那時候,明復祖身上背的那把寶刀,忽然爆射出了一種相當絢麗的光芒,一下子震懾的步一層等三人,向後面倒飛出了好幾丈。

而那時候就連董眾兵和明復祖本人,也都對那件事情感到了一絲驚訝,不過片刻后那把寶刀又收住了那些光芒,就在所有人都為那件事情感到相當疑惑的時候,申有為卻相當平靜地說道:「復祖,看來經過了,咱們和伏隱患那些人的大戰之後,你這把寶刀所具有的殺伐之念,已經被啟動了出來,這次剛好可以拿這三個傢伙來祭刀!」

聽了他那些話,就在步一層等人感到更加難以理解的時候,明復祖卻相當冷漠的說道:「就憑他們這三個快要死掉的傢伙,還不配讓我動用這把寶刀!」

說話間他忽然將右手一曲展出了一個爪勢,陰森森的向步一層等人看了過去,而就在那時候步一層忽然相當陰森的說道:「小子你身上背的那把刀,是不是就是傳說中世間第一寶刀,斬月奪命刀?」

見他提到了那把寶刀,祖力霸和任自在的臉色一下子大變了起來,同時不自覺的脊背發涼的想要轉身逃走了。

可那時候明復祖卻相當不屑一顧的說道:「不錯!我這把寶刀的確就是斬月奪命刀!」

他剛說到了那裡,就連步一層也相當害怕的向後面倒退了幾步,但那時候明復祖又繼續十分不屑一顧的說道:「不過你們大可放心,就憑你們現在這點實力,還有你們身上這些傷,還不配我動用它來取你們的性命。」

聽了他那些話,雖然步一層等人一下子又火冒三丈了起來,但他們的心裡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很清楚,以剛才那把寶刀爆射出來的那種光芒來看,縱然是他們沒有受傷且攻擊都達到頂峰的時期,也絕對無法承受住它的一擊之威的。

而那時候任自在卻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相當強橫的說道:「小兔崽子你的口氣還真不小啊!既然你這麼說了,那如果咱們交戰的時候,你動用了那把寶刀該怎麼辦?」

他說完后祖力霸也氣呼呼的說道:「狂妄至極的小兔崽子,你如果在和我們交戰的時候,動用了那把寶刀的話,就立刻用它在我們面前自刎,要不然你們就不是真英雄,你敢答應嗎?」

看著他們那種明明就是害怕得要死,卻還死撐著面子的架勢,明復祖登時更加不屑一顧的說道:「都這個時候了,你們無論說什麼都別想從我們手中逃走!而我用不用這把寶刀,那完全有我自己決定,你們就沒有必要為我瞎操心了!」

聽了他那番話祖力霸一下子大怒道:「小兔崽子,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說話間猛然揮動著他的大魔錘,向明復祖等人打了過去,登時惹得練寧寧惱怒之極的嬌喝了一聲:「傻大個你休來作怪!」

說話間就在明復祖和申有為,剛要出手迎戰祖力霸的時候,她忽然揮劍向祖力霸掃出了兩道銀白色的寒光,刷的一下子竟將他的雙腿冰凍在了地上,一下子令他因為揮出去的大鎚,製造出的那種強大的衝擊力,砰的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惱火之極的大罵道:「臭丫頭片子!你太可惡了,老子今天一定要滅了你!」

說完后他猛然奮力一掙,咔嚓的兩下子掙脫掉了腿上的冰塊,瘋狂的向練寧寧打過去了一道暗紅色的鋒芒,卻一下間被練寧寧揮劍劈出的一道冰牆,硬生生的反彈到了別處,一時間他們二人便相當激烈的大戰了起來。

那時候看著練寧寧一個小丫頭,居然都能和祖力霸打成平手,任自在和步一層登時相當謹慎的,揮動著手上的兵器向董眾兵等人撲了過去,可就在那一瞬間,明復祖猛然將他的右手向步一層揮了出去,瞬間打出了三顆赤紅色的骷髏頭,十分詭異的環繞著他噴出了三道火焰,燒的他登時發出了一聲大叫,趕忙震動出了一大片淡灰色的迷霧,呼呼呼的將那些烈火全部吞噬了下去。

可那時候明復祖卻快如閃電般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揮掌出招向他打出了十幾個赤紅色的骷髏頭,登時令他相當謹慎的應付了起來。


與此同時申有為那時候卻相當鎮定的將左手一攥,砰的一下子向任自在打過去了一團,非常綿柔的白色雲團,一下子惹得任自在大喝了一聲,揮動著手中的大鏟子將它打向了遠方。

看到了他那麼強橫的招數,申有為忽然感到有點意外而說到:「呦呵不錯嘛任自在!想不到你受傷之下,居然還有這種強橫的法力,看來我還真的和你好好玩玩了!」

說話間他猛然將雙手一展,剎那間竟有數不清的拳頭般大小的白色雲團,呼嘯著向任自在打了過去,一下子令他相當惱火的大喝道:「死小子,你不要太狂妄了!」

說話間他猛然將一種暗紅色的真元,運轉到了手中的大鏟子上,剎那間從它上面爆射出了無數把,銀光閃閃的短劍,猶如暴雨一般向申有為射了過去,緊接著他又相當迅速的揮動著他的大鏟子,瘋狂的拍打起了那些雲團。 就在任自在被那些雲團攪和的手忙腳亂的時候,申有為卻相當輕鬆的,將雙手在頭頂上轉動了一圈,剎那間在他周圍出現了一片相當綿厚的白雲,無聲無息的將那些短劍全部吸入到了裡面,再也沒有向飛出去。

而那時候任自在每次揮動著大鏟子,將一塊雲團打飛出去的時候,都被它們上面蘊含著的,一種相當厲害的衝擊力,震得手臂發麻的皺一下眉頭,時間不長竟累得他,幾乎都快要握不住那把大鏟子了。

也就是在那時候,申有為忽然相當平靜的喊了句:「復祖,寧寧現在時間差不多了,都別再和那兩個傢伙玩了,趕快收送他們去敢去的地方,咱們就可以回洞里去喝杯暖茶吃烤肉了!」

聽了他那番話,步一層等人一下子大怒了起來,而那時候董眾兵卻又相當平靜地說道:「現在我去抓點野味,你們手腳麻利點!」

說完后他一晃身竟真的走了,想不到他對申有為那麼放心的,步一層等人的心裡,登時對他那種對自己三個人,極其不屑一顧的事情感到十分惱火了起來,不覺間便將那種怒火,全部向明復祖三人發泄了過去,更加狂猛的向他們打過去了,好多恐怖的殺招。

可沒一會兒工夫,明復祖忽然撲到了步一層面前,猛然沖著他瞪了一下他那雙梅花形狀的眼睛,剎那間向步一層的雙眼中,射過去了兩道赤紅色的光芒,一下子竟令他的整個頭顱,冒出了一股相當狂猛的烈焰,燒的他發出了一陣陣的慘叫,沒一會兒工夫竟化成了灰燼飄散向了各方。

而那時候申有為猛然將他的雙手,對著仍在揮動著手中的大鏟子,拍打著那些雲團的任自在一合,剎那間那些雲團竟迅速的組合成了一大片,相當綿厚的白色雲團球,無聲無息的將任自在包裹在了裡面,一下子擠壓得他連呼吸的力氣也沒有了。

也就是在那時候申有為猛然將雙臂一震,砰的一下子向那個大球打出了兩道掌風,噗的一下子,將任自在活生生的擠成了一灘肉醬,隨著那些白雲的消散噴濺到了大地上。

那時候正在和練寧寧大戰著的祖力霸,看到了那番情形,頓時猶如一頭髮瘋的猛虎一般,悲痛憤怒的大罵了一句:「混蛋小崽子,你竟敢殺了我七哥,老子現在讓你為他陪葬!」

說話間他竟捨棄了練寧寧,揮動著手中的大魔錘,爆射著一陣陣的黑氣,向申有為攻擊了過去,可就在那一瞬間,練寧寧忽然飄到了他的背後,快速狠絕的將一把寶劍刺入到了他的後背上,一下子將他連同他手上的大魔錘,冰凍成了一具相當詭異的冰人,緊接著又相當迅速地向他拍出了一掌,轟隆的一下子將他打成了一大片小冰塊,很快步了步一層和任自在的後塵。

看到了她那麼厲害的法力,申有為不禁相當讚許的說道:「寧寧,想不到現在你的法力,居然已經達到這種境界了,看來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和復祖的實力並駕齊驅了啊!」

他的話剛說完練寧寧一下子相當開心的說到:「那還用說嗎?本姑娘可是差一點將《某人》的小丫頭,打敗了的高手哦!」

說完后在申有為相當無奈的搖頭的時候,她便笑呵呵的向明復祖走了過去,而明復祖那時候卻向地面上打出了一記掌力,砰的一下子震起了一片積雪和塵土,將任自在化作的那片肉醬,和祖力霸化作的那片小冰塊掩埋了起來。

登時令申有為有些讚許的說道:「還是你想得周到!」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