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不是發善心的時候,揹着具屍體根本出不去,一是盜洞太窄,放不開這大胖子,二是地面有人,難免會被人發現。

“想什麼呢,快走啊。”關雙羽見我遲遲不動,催促道。

“算了,走吧。”我揮揮手,示意他先走,我馬上就來。

從盜洞中爬出,距離地面不到一米,我趕忙停了下來,示意下面二人不要出聲。

想不到我們如此謹慎,還是被人發現了。地面上滿是腳步聲,人肯定不少,聽他們慌亂的步伐,不是找人還能幹嘛。

再次退了回去,在地下商量對策。

“要不我們晚上再出去,上面有不少人,現在出去肯定不好脫身。”我建議道。

“不行,他們這麼多人,就算一寸一寸的找,用不了幾個小時,就能找到我們。一定是方磊這個老狐狸臨走前交代了什麼,家裏出了這麼大的事,外面的人肯定嚴加防範,現在院子裏斷了電,也許是驚動了外面的保安。”


“這個老王八蛋,臨走還不讓我們好過。這個時候,方磊應該在飛機上了,如果他在外面,我們早就被逮着了,也不會等到現在。”我恨恨的罵着,如果這個時候被方家抓住,我就給師父添了**煩了。

“我們必須馬上出去,就算盜洞被人發現,他們不一定敢下來,卻敢倒水填土,如果盜洞真的被封了,我們就真的出不去了。”關雙羽思考着。

“你帶青橙走,你們倆身手好,出去了放倒幾個人,跳牆就能跑,晚上回來救我,盜洞賭了,大不了再開一個。”

“你放屁,我們走了,你還有活路麼?”呂青橙有些氣急敗壞。

“那你說怎麼辦?”我是想讓關雙羽把呂青橙帶出去,小丫頭片子還不領情。

“出去肯定被抓,方磊走之前,必然留下不少人,我們只有賭一把了,就賭阿強不在。”關雙羽盯着主墓室的方向,眼神有些怪異。

“你想把方磊弄出去?”我彷彿明白了什麼。

“爲什麼不呢。”

在方磊的葬禮上,大風颳開棺材,方磊屍體失蹤,這件事,整個方家上上下下無人不知,到現在方磊的屍體都沒找到。雖然方磊嚴禁談論此事,但他管不了人心,誰提起方磊,多多少少會有些害怕。

如果這個時候,我們把一具保存完好的方磊屍體擺在衆人面前,衆人臉上的表情就可想而知了。到時候,別說一旁站的是我,就算是他們的殺父仇人,他們也未必敢衝上來。

但有一個人我們嚇不住,那就是阿強。阿強早年爲匪,殺人放火啥沒見過,怎麼會被一具屍體嚇倒。如果阿強在場,說不定能安定人心,到時候我們又會被困。

“可我們一出去,盜洞也就跟着暴漏了,方磊回來後,肯定會下來看個究竟,裏面的地圖豈不也跟着暴漏了?”我有些擔心的說道。

“那就把盜洞炸坍了,我們不是有**麼。”關雙羽指了指揹包。

說幹就幹,我跟呂青橙進墓室去搬方浩的屍體,關雙羽拿工兵鏟加寬盜洞,也好能帶方大胖子出去。

我跟關雙羽輪流開工,將盜洞整整加粗了一圈,足夠放下的肥胖的方浩。呂青橙獨自一人,在下面守着屍體也不害怕,倒令人佩服,真不知道這小丫頭到底膽子又多肥。

在鄰近地面兩米有餘,橫着打了一圈,很像防空洞,作爲暫時的棲息地。我們三人加上方浩,全都躲在防空洞.

“你們兩個躲在這裏,我去引爆**,等會兒會有濃煙,我一回來,就立刻把洞口堵上,不然我們會被薰死。”關雙羽說道。

我跟呂青橙重重的點了點頭。

幾分鐘之後,從盜洞下飛快爬上來一個人,跑進防空洞之後,我跟呂青橙快速拿揹包擋住了洞口,又埋上了不少土。

只聽得洞下傳來嘶嘶聲響,隨後便是一陣地動山搖,一股黑煙從下面冒了上來。

再看地面上,不少穿黑西服的男子正緊張的尋找着什麼,突然腳下一晃,還以爲出現了地震。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牆角處便冒出一縷黑煙。

幾個膽子大的黑西服小心靠近,用腳把上面的雜物踢開,直徑半米粗的洞口瞬間出現在大家面前,緊跟着便是更濃的黑煙。

我們三個躲在地下,本想等煙霧消散再走,奈何洞口並未堵住,已經滲透進不少濃煙,嗆的我們直流眼淚。

拍拍呂青橙,讓她趕快出去,再呆在這兒,只有死路一條。呂青橙會意,拿上揹包就跳了出去,我緊隨其後。

剛回到地面,立刻張大嘴吸了一口新鮮空氣,吐出的卻是一口黑煙。再看呂青橙,跟我表情差不多,咳嗽連連,眼淚橫流,灰頭土臉,快認不住模樣了。也沒有心思去取笑她,想必自己的模樣跟她差不多。

眼前不少人,全都瞪着大眼睛盯着我們倆,甚至有幾個,像發現了外星人一般興奮,眼睛直冒綠光。

“壞了,關雙羽嗆死了。”我盯着冒黑煙的洞口,遲遲不見關雙羽的身影。

呂青橙也擔心的往洞口看,雖然她不相信我的話,擔心總寫在了臉上。

“他就是米家的那個敗家子,抓了他給強哥送去。”對面還是有人認出了我,帶着人就想往上衝。

心裏一陣緊張,都薰成這樣了,他們怎麼還能認得出我。關雙羽也不上來,我們到底是走還是不走。

聽到喊聲,從屋子裏跑出不少人,不一會兒,後院密密麻麻聚集了不下百人,這回不用焦急了,肯定走不了了。


突然,從盜洞鑽出一個黑人,不僅臉上,渾身上下都是一個顏色,身後還拖着另一個黑人,正是關雙羽把方浩的屍體託上來了。

儘管情況緊急,看到關雙羽如此打扮,我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鼻子、嘴裏全都冒着黑煙,除了眼白,其他地方全都變成了黑鍋底。

“少,少爺。”幾個距離我們比較近的小弟,還是認出了躺在地上的方浩,驚恐的瞪着雙眼,似乎不敢相信這一切。

幾個人的喊叫把衆人的注意力全都引到了方浩身上,對我們幾個熟視無睹。看他們一個個嚇的臉色鐵青,心裏一陣好笑。早知道你們害怕這個,早拿出來給你們玩兒了。

院子里人雖不少,卻沒有阿強的影子,就連方辛未都沒出現,這樣的話,事情就好辦多了。

“給你們磊爺帶句話,愛子的屍體,米玉兒幫他找到了,以後再死了兒子,一定要看好了,可不能再丟了。”

關雙羽呂青橙無奈的笑笑,我這嘴真夠損的。

“你,你們不能走,全都留下。”見我們收拾東西要走,對面有人結結巴巴的喊道。

“你們還是看好你們家少爺吧,如果再弄丟了,你們就等着捲鋪蓋滾蛋吧。”我冷冷的看着他們,這些人被方浩嚇得不輕,還能站在這兒,就證明對方家忠心。

“讓他們走。”還算有人鎮定,板着臉不耐煩的說了一句。

我們三個從容的收拾好東西,在數百人的注視下,淡然離場。至於身後的爛攤子,就交給方家這些人了。

出了方家老宅,大家苦笑一聲,這都乾的什麼事。 “喂,小馬,限你十分鐘之內趕到方家老宅,超過一秒,我就扣你一年的工資。”在路邊攔不着車,只好再次麻煩小馬,現在就想趕快回家,再多呆一秒,就會被路人怪異的目光殺死。

“老闆,我車上還有人呢,好歹讓我拉完這趟活。”

“你需要多長時間?”我強壓怒火詢問。

“一個小時。”

“我就給你十分鐘。”強行掛斷電話,收了我十萬塊錢,還跟我討價還價。

十分鐘之後,小馬垂頭喪氣的趕了過來,一看到我們的模樣,瞬間打了一針雞血。

“老闆,羽哥,還有這位小兄弟,你們,你們這造型挺特別啊,曬可曬不出這個效果,讓我猜猜,撲哧。”隨後便是一針狂笑。

小馬一隻手捂着肚子,另一隻手扶住車門,眼淚就笑出來了,一會兒看看我們仨,一會兒使勁搖頭,嘴就沒合上過。看着他這麼歡樂,一股掐死他的衝動油然而生,我這都找的些什麼人。


我們仨就這樣無語看着小馬笑完,等他笑的實在沒有力氣了,這才很關切的給了他一拳,這可不是挑釁,我是怕他一口氣上不來,再笑過去了。

“哎呦。”小馬一聲哀嚎,笑聲也戛然而止。

“送我們走。”我陰沉着個臉,你如果被人嘲笑了三分鐘,心情肯定也不會美麗了。

“是,老闆。”小馬臉都扭曲的變了形,我這一拳頭到底有多重,小馬肯定領略透了,保證讓人笑不出聲。

小馬鑽進了車,我們仨看了看對方,忍不住失聲一笑,其中苦澀的自嘲肯定更多一點。


關雙羽坐在副駕駛,跟小馬討教了幾招開車精髓,他們倆聊的還算投機,小馬也很識時務的沒有再提剛纔的事。我跟呂青橙安安靜靜的坐在後面,一路無話。

把我們送到了家,小馬獨立離開了,臨走前還不忘狠狠的瞪我一眼。對於剛纔的舉動,確實感覺很對不起他,攪了小馬的生意不說,還下重手打了一拳,往車裏扔下一千塊錢,就當是精神損失費了。小馬見錢眼開,瞬間笑臉相迎,突然感覺損失費給多了,看他的表情,十塊足矣。

偷偷的進了家門,但願米粒兒她們不在,不然看到我們這副模樣,又要出現第二第三第四個小馬。

“米粒兒,藍雪兒,小孟佳。”喊過幾聲,無人應答,這才確信他們不在。

шшш▪ тt kan▪ C ○

“青橙,你去那個房間,”我指着米粒兒的房間,“裏面有浴室,先把身上洗乾淨。”

“哦。”呂青橙猶豫了一下,估計她也猜到那是米粒兒的房間,不太想去,可是看看自己身上,無奈的走了進去。

“羽兄,只能暫時委屈你一下了,先在這兒呆會兒吧,我洗完過來喊你。”說着我便走進自己房間,丟下更爲無奈的關雙羽。

等我再次出來的時候,已經換了身乾淨的衣服,扔給關雙羽一身我的衣服,他比我略微高一點,若不合身我就沒辦法了。

“米玉兒,你過來一下。”呂青橙的聲音從房間傳來,不用問,肯定是沒衣服穿了。

“幹嘛?”我佯裝不知,茫然開口,隨後走了過去。

“我穿什麼?”

“光着吧,反正在我家,又沒人看到。”

“放屁。”呂青橙不滿的罵了一句。

打開米粒兒的衣櫃,想找件適合呂青橙穿,確實有點兒難度。米粒兒的衣服以運動裝爲主,這小丫頭對男生的衣服情有獨鍾,買的差不多都是偏中性的。呂青橙身材矮小,但並非發育不善,米粒兒的衣服,幾乎都穿不了。打開另一個櫃子,裏面的衣服可就張揚多了,這肯定是孟佳的,孟佳個頭也不高,隨便拿起幾件還算中意的,就給呂青橙遞了過去。

“給。”

只見一隻嫩滑的胳膊伸出浴室的門縫,吹彈可破的肌膚上沾滿水珠,一滴一滴往下落,讓人不禁浮想聯翩。

呂青橙胡亂抓了兩把,都沒碰到衣服,突然腳下一滑,虛掩的房門便被撞了開來。只見一名妙齡少女,一絲不掛的出現在我面前,前凸後翹惹人上火。

呂青橙面無表情,平靜的盯着發呆的我,緩緩說道:“你看夠了麼?”

“你就不能穿點東西?”等我反應過來,扔下衣服趕緊跑,多等一秒都會有生命危險,我敢保證,這小丫頭絕對敢啥都不穿把我打倒在地,目前,我還不是她的對手。

把衆人的髒衣服扔在洗衣機,先在那兒洗着吧,幹了帶給他們就是了。

不大一會兒,米粒兒她們三個姑娘便回來了,圍着我們三個轉了幾圈,一頭霧水卻得不到解答。兩男一女,明顯剛洗過澡不久,關雙羽穿着略小的衣服,一看就不是他自己的。呂青橙穿着孟佳的衣服,雖然還算合身,卻被孟佳一眼認了出來。

不是他們多心,這個場景,實在是信息量有點大。

“咳咳,那個啥,你們去哪兒了,怎麼現在纔回來?”我開口說道。

“我們去哪兒了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剛纔在做什麼,三,喔喔喔。”


我趕緊堵住藍雪兒的嘴,這丫頭看着挺漂亮,怎麼內心一點兒都不乾淨。

“玉兒,我們先回去了,明天見。”關雙羽帶着呂青橙要走,對着衆人笑笑,算是告別。

等他們走後,這三個小祖宗這開始嚴刑逼供。

“玉兒哥哥,你怎麼把我的衣服借出去了,我就這麼一件,還讓你送了人情。不過,你若是告訴我,剛纔這間屋子裏發生了什麼,我權當沒發生過。”孟佳率先開口。

“行啊,小玉兒,姐姐這幾天沒看住你,都敢往家裏領女人了,是不是打算明天把我們趕出去,好你們在這兒逍遙啊。我現在就去告訴爺爺,明天就去告訴師父,後天就去告訴爸媽,你就等着吧,哼。”米粒兒還跟着火上澆油。

“我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男人每一個好玩意兒,全是王八蛋。”藍雪兒氣鼓鼓的,我也不知道怎麼招惹她了,總是針對我。

“且。”懶得跟他們解釋,站起來就回了房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隨她們怎麼想,反正我不承認。

半個小時之後,藍雪兒怒氣衝衝的殺進房間,做出一副要吃人的架勢:“米玉兒,是不是你用了我的沐浴露?”

“那個是你的?”我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你竟然用嬰兒潤膚露。”

“你管着嘛,王八蛋。”

一夜安睡,還不知道明天等待我們的會是什麼,趁着還有時間,趕緊睡。




Views:
5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