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他殺了,我一定將那個女孩還給你!甚至就連我都是你的!”

聽到這話,一直守護一旁的寧奇滿臉焦急,連忙出聲道

“卿卿,你……”

聽到他開口,周卿卿轉頭望向了他,看着她滿是淚水的眼神,寧奇張了張嘴巴卻再也說不出一句話,只聽周卿卿滿是恨意的說道

“你們姓寧的就沒一個好東西,我當時見他英雄蓋世,用了多少手段才嫁給他,一心想的就是爲他相夫教子,可他呢?新婚當天就一言不發的帶人跑去了邊界戰場,我恨他,這個寧錚是他兒子,但比他更不是東西,先是廢了我侄子,又殺了我哥哥,是覺得我這一個小女人好欺負嗎?我真恨不得吃他的肉和他的血……”

說完這些,周卿卿再次哀怨中帶着恨意的看了一眼寧奇後,幽幽的開口道

“至於你,我原本以爲你也是一位英雄,雖然比不上他,但是跟着你也不失爲一個好的歸宿,甚至就連第一次都給了你,但是你呢?連我哥哥都保護不了,難道還讓我指望你保護我一個弱女子嘛?對於他們父子兩個我心中的是恨意,但是對你,我是鄙視,是不屑,是看不起,你就是個廢物,而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廢物!”

聽完周卿卿的話,寧奇瞬間覺得渾身上下沒有一絲力氣,就連手中的長槍似乎也變的無比沉重起來,一時拿捏不穩,噹啷一聲掉落到了地上,而身體也隨之軟軟的癱坐在原地,雙眼無神的看着周卿卿。

但是周卿卿在說完之後便不再理會他,而是對着戰場中央的那頭血色饕餮大吼道

“陳曉舟,你是不是也是個廢物?怎麼還不動手?”

饕餮內的陳曉舟卻陰笑了兩聲後,隨着一聲滿是殘忍的大吼,血色饕餮再次朝着寧錚撲去! 眼見血色饕餮撲來,寧錚也不甘示弱的迎了上去,但在兩者碰撞到一起的瞬間便被撞飛出去,而血色饕餮卻沒有絲毫停頓的緊隨而來,一時間情況無比危急,眼見寧錚即將喪命饕餮口中之時,一聲大喝響起

“找死!”

伴隨着這一聲大喝,一道璀璨到使人不敢直視的雷光如同跨越了空間一般轟擊到了血色饕餮的身上,瞬間便將它遠遠的擊飛出去,不知撞塌了幾間房屋。

這一擊卻是驚呆了在場衆人,他們連忙看去,只見一直未曾言語的葛小鳳還保持着張弓的姿勢,口中正呼哧呼哧的穿着粗氣,但即便如此,他身上所散發的那股不可一世的豪氣卻是沒有絲毫折扣。

毫無疑問,剛剛的那道雷光便是由他射出。

只見他猛喘了兩口氣後,呼吸漸漸恢復了平靜,繼而嘴角咧出一個大大的弧度,高聲叫道

“怎麼,這麼久了難道我葛小鳳就沒被你們看在眼裏?當着我的面就想殺人?”

聽到他的話,一旁呆滯的寧奇驚醒了過來,滿是驚駭的指着他那兩米開外的身材喊道

“葛小鳳?你怎麼會在這裏,你不是被他給殺了嗎?”

隨後又如同自言自語一般喃喃道

“怪不得我剛剛就覺得你面熟!”

葛小鳳卻沒有理會他的話,轉而死死的盯住剛剛被饕餮撞塌的廢墟,眼神一時間極爲專注,而寧錚此時也爬起身,一言不發的拄着刀來到他身邊,兩人默默對視一眼後,再次將目光投向了那處廢墟。

陳曉舟也沒讓他們多等,隨着一聲大吼,血色饕餮的身影再次出現,身形一閃便出現在半空,踏在虛空如履平地,不過這次,它卻沒有急於進攻,一雙閃爍着紅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兩人,片刻後,陳曉舟的聲音再次傳來

“老葛,沒想到你居然已經踏入五階了,但是你爲什麼要幫他?別和我說你和他意氣相投,這我是萬萬不信的,我所聽說的葛小鳳是一個信奉強者爲尊的人,在這裏,你是毫無疑問的最強者,但是你要殺我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在你手下我還是有信心逃掉,倒不如你我聯手,將這裏的所有人斬殺殆盡,你來做城主,如何?”

聽到這話,寧錚心中暗暗的警惕起來,而葛小鳳似乎也感覺到了寧錚的異樣,微微瞥了他一眼後仰天大笑起來,隨着他的笑聲發出,身體卻如同縮水了一般急速變化起來,幾息之後便如同正常人一般大小,不復之前的高大,他再次看向了血色饕餮,滿是調侃的問道


“你猜的不錯,我確實已經五階了,但是我可不是葛小鳳,他已經帶人去了邊界戰場了,我本來還感覺挺有意思,不想這麼快就暴露的,但是你要殺我妻兒這就不行了。”

和之前葛小鳳的粗聲粗氣不同,這個聲音極爲儒雅平和,但是其中所蘊含的那股恐怖的殺意卻使得周圍衆人不禁打了個寒顫。

“老寧?”

在聽到這個聲音後,後方的寧母眼淚瞬間決堤,她捂着嘴,滿是哽咽的說道,雖然口中發出的是一個疑問句,但是語氣卻極爲的肯定。

葛小鳳轉過頭,滿是毛髮的臉上露出了一一個安心的笑容,淡淡的說道

“孩他媽,這一段時間可讓你受苦了,等我將這羣混蛋挨個宰了在補償你!”

說完,也不等寧母回話,便轉頭看向寧錚,眼神中帶着一絲滿意,卻語氣嚴厲的說道


“你給我去後面,保護好她們娘仨,要是少一根頭髮,老子扒了你的皮。”

此時的寧錚感覺自己的大腦已經有些不夠用的了,怎麼好好的葛小鳳就變成自己的爸爸了,但還是聽話的來到後方,保護起了三女,而葛小鳳或者說是齊天城主卻再次看向了前方的血色饕餮,微微笑了起來,滿臉的毛髮隨着他的微笑輕微的抖動着,依舊語氣儒雅的開口道

“陳曉舟?呵呵,當初我說過要把你凌遲十萬刀,原本以爲沒有機會了,但是沒想到老天還是開眼,居然將你送到我的面前,不錯,不錯!”

“吼!”

陳曉舟沒有回答他的話,卻是血色饕餮張口噴出一道化血神光。

眨眼間,一道遠比之前粗大許多的血色光波在衆人還沒有反應的情況下便已經來到他的身前,齊天城主微微皺眉,似乎對於化血神光上散發的腥臭極爲厭惡,擡起手對着光波就是一巴掌扇了過去

“老寧,不要!”

“爸!”


見到他的動作,見識過化血神光恐怖的寧母和寧月急忙喊了起來,而寧錚卻沉默不語,他知道,父親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那道無比恐怖的光波肯定傷害不了他。

果不其然,隨着齊天城主的擡手絲絲作響的雷光以無比恐怖的速度匯聚在他的手上,當他的手和光波碰撞到一起時,手上宛如拖了個雷霆太陽一般。

但是令人驚訝的是, 萬武天尊 ,結結巴巴的說道

“這,這怎麼可能!哪怕你是靈神天的強者也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的破掉我的化血神光,你到底是誰?”

齊天城主卻笑了笑,有些調皮的說道

“我就是我啊,我是齊天城主寧河,至於這道攻擊有什麼不能理解的,先不說雷霆乃是天之號令,專治你們這些邪魔外道,單說我手中的這個球,這叫神通,瞭解一下。”

見到衆人似乎都有些迷茫,他微微一笑,語氣平和的解釋道

“如果單論常規戰力,一些強大的四階強者,確實可以和平常的五階強者對戰,但是五階作爲境界的分水嶺,卻是比你們想的要深奧的多,因爲五階已經觸及到了精神還有神通的修煉……”

說道這裏,齊天城主掃視了一圈,見到衆人眼中都滿是迷茫,這才嘆了口氣,幽幽的說道

“算了,等你們到了這個境界自然而然的就知道了。”

說完,他再次看向了血色饕餮,見到他的目光,血色饕餮硬是被嚇得接連朝後退,沒有了一絲之前的瘋狂,但是齊天城主卻沒有絲毫想要放過他的意思,隨意的將手中的雷霆太陽拋了過去。

那雷霆太陽被拋出後便如同跨越了空間一般來到了血色饕餮的上方,無數條雷霆如同觸手一般從中延伸了出來,眨眼間便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雷電牢籠,將血色饕餮困在了中央,一道道雷霆從四周的牢籠中伸出,從四面八方朝着血色饕餮攻擊而去……

而齊天城主在將雷霆太陽扔出去之後就沒有理會血色饕餮,而是走到了周卿卿身前,看着她懷中周元的半截殘屍,微微的嘆了口氣。

而周卿卿卻是滿眼仇恨的看着他,長長的指甲已經嵌入了手掌之中,絲絲的鮮血正順着他白嫩的手掌留下,過了片刻,他開口說道

“你算計我妻女,我兒殺死你哥哥,你我也算是扯平了,你收拾一下,帶着你侄子家人走吧,走的遠遠的,別在出現了!”

誰知在他說完後,周卿卿卻冷笑了起來,語氣中滿是殺意,但是聲音卻極爲平淡的說道

“寧河,這齊天城誰不知道我纔是你妻子,若是你從一開始就接受我,我們至於走到今天這一步嘛!”

齊天城主卻沒有理會,轉身朝着寧錚等人所在的地方走去,邊走邊語氣冰冷的說道

“我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接受你!今日若是還沒離開,死!”

齊天城主這話說的極爲決絕,沒有一絲緩和的餘地,其中所流露出來的煞氣極爲恐怖,饒是以周卿卿的城府和寧奇的實力,在聽到這話後,也不由的齊齊打了個哆嗦,但隨即都流露出不同的眼神……

幾息之後,寧奇眼中閃過一絲猶豫,但不過瞬間便堅定了起來,起身對着齊天城主喊道

“城主大人,請您允許我和卿卿一起離開!”

說罷,便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眼中滿是希冀的望着齊天城主的背影。

在聽到這話之後,齊天城主終於停下了腳步,似乎在思考着什麼,但在片刻之後卻化爲了一聲長長的嘆息,他並沒有回頭,只是擺了擺手,便再次朝着妻兒所在的地方走去。

後方的寧奇在看到他的動作後,眼中的神色很是複雜,有些失落,有些興奮,又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深深的磕了一個頭後,帶着周卿卿和周元的屍體快步離開。

不過小半天的時間,一支拖家帶口的隊伍便在一羣跨騎異獸的男人的護衛下從周家開出,朝着城外走去,這支隊伍人數不少,足有近百人,但是他們一個個低着頭,不言不語,看起來氣氛十分低落,身上揹着的包裹顯示他們這是搬家。


此時的齊天城內,無數的人羣正在議論着剛剛在城主府所發生的戰鬥,在見到他們的隊伍後,沒有了以往的懼怕,反而對着他們指指點點了起來,而有些脾氣暴躁的人則已經辱罵了起來,其中甚至有些人的眼中閃爍着冰冷的寒光,冷冽的殺意好不掩飾的瀰漫開來,使得周家衆人心中又驚又怕。

畢竟寧河在齊天城的地位和寧錚在鎮海龍城的地位一樣,都是被奉若神明一般的存在,而周卿卿等人的所作所爲卻是使得齊天城內的民衆極爲反感。

“姑姑,接下來我們去哪裏?”

聽着周圍衆人的議論,沐浴在這冷冽的殺氣中的周少爺沒有了以前的囂張跋扈,顯得有些縮頭縮腦,小聲朝寧奇懷中的閉目不發一言的周卿卿問道。

周卿卿睜開眼睛瞥了他一眼,眼神中的那種恨鐵不成鋼的失落深深的刺痛着周少爺的內心,他有些畏懼這種感覺,隨即低下了頭,不知想些什麼。

見到他這種表現,周卿卿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小聲的說道

“我們聽寧奇的,他說去哪,我們就去哪!”

聽到這話,寧奇蒼白的臉上閃過一絲喜意,隨後便恢復了平靜,但是眼中的欣喜卻怎麼也藏不住,他乾咳了兩聲說道

“卿卿,在我們西北大約千里之外還有一座城,我和那座城城主的弟弟曾經有過交情,我們就去那裏吧,就憑我四階的修爲在那裏怎麼也會有一席之地的!”

周卿卿柔弱的對他笑了笑,那股柔弱而又嬌媚的樣子使得寧奇的小腹中隱隱有一團火焰在瘋狂的燃燒着。

似乎是感覺到了身下的異樣,周卿卿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怒氣,不過卻在瞬間消散,轉而以更加楚楚可憐的語氣對寧奇說道

“阿奇,不要這樣,我哥哥剛走,我不想那樣的,你會理解我的對嗎?”

說完,便以一種滿是信任的的眼神盯着寧奇,見到這個表情,寧奇感覺心中的那團火被瞬間澆滅,心中暗罵自己衝動,嘴上卻連忙說道

“卿卿你別生氣,我以後什麼都聽你的,我們的事等過一段時間再說!”

周卿卿感激的點了點頭,隨即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窩在了他的懷裏,但是誰也沒見到她臉上的那一抹噁心和殺意……

另一半,一間敞亮的大廳內,寧錚正在和一個男人聊着什麼,這個男人看起來不過三十餘歲,相貌和寧錚有些相似,但卻不是寧錚那種清秀,而是一種棱角分明的帥氣,但是他的氣質卻是更加吸引人的眼光,他臉上和寧錚一般,總是掛着淡淡的微笑,相比起寧錚的人畜無害,這種微笑在他臉上所展現出來的卻是一種飽讀詩書的儒雅感覺,但是當他斂去笑容時,卻是呈現出一種截然相反的威嚴,這種威嚴極具侵略性,哪怕是被他看上一眼都會有一種利劍刺身的感覺,不由自主的想要低下頭,不敢與其對視,而儒雅和威嚴這兩種相對的氣質卻在他的身上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使得這個男人渾身都散發着強大的魅力,而他便是寧錚的父親,寧河!

誰動了我媳婦 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可以和我說說了吧!”

待到兩人落座,寧錚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而寧河卻沒有急於回答,而是滿意的看了他一眼後,這才笑着說道

“其實也沒什麼,老頭子念兒心切,在打下了這座齊天城後,就動了心思想去南邊看看,然後……” 從寧河的話中,寧錚得知父親在安排好這齊天城的一應事務後,在一年之前就已經南下,去過了一趟鎮海龍城,不料那時候他卻已經離開,正是失去修爲在蘇穆那裏養傷的時候。

而無功而返的寧河歸來後不久便得知了邊界戰場的事情,本來是打算自己率衆前去支援,但是卻隱隱的發覺了齊天城內還有些隱患,而且更是考慮到寧錚在不久後必定會回來。

於是,在各種心態的驅使下,他便和自己暗中收服的葛小鳳調換了個身份,讓葛小鳳帶兵前去邊界戰場,而他卻來到城外,一邊潛修,一邊等待寧錚回來。

聽完之後,寧錚擡頭激動的望向寧河,眼中居然已經帶上了絲絲的淚光,略帶些許哽咽的說道

“爸!謝謝你!”

而寧河卻瞥了他一眼,有些無所謂的說了句


“謝什麼,老子是你爸,去看看你怎麼了?”

說完便站起身朝外走去,邊走邊道

“飯應該快好了,吃飯去吧!”

剛要起身的寧錚卻沒有發現,寧河的眼中也有着點點的淚光閃爍,不過卻被他巧妙的避過了寧錚的視線。

“對了,爸,老是聽你們講邊界戰場,邊界戰場的,這個邊界戰場到底是什麼地方?”

聽到寧錚的問題,寧河的臉色頓時有些肅穆,他止住了腳步,猶豫了一下後再次轉身回到座位上,思考了片刻後,有些低落的說道

“邊界戰場是在大西北平原上一處連綿不絕的巨大要塞,那是抵抗異獸入侵的最前線,現在不知道已經有多少將士血灑疆土了啊……”

說完後,他擡頭看了眼寧錚後,再次說道

“怎麼說你也是一城首領,這件事遲早你是要知道的,現在左右無事,我就給你講講吧,據說就在異獸降臨後的不久,有一頭無比巨大的神龍橫空而出,他的身體遮天蔽日,所散發出來的威壓更是無比的強橫,但是誰也想不到,他在空中盤旋了幾圈後居然轟然落地,化爲了一座延綿數萬裏的巨大要塞將無數的異獸擋在了城外,我暗自猜疑,這座要塞應該是一件極爲強大的法寶,而那個神龍不過是它幻化出來的而已,當然,若不是這座要塞,恐怕我們現在早就被異獸給殺光吃盡了,這座要塞一直由當地的勢力負責鎮守。但是,就在半年之前,有一名自稱斯顏的年輕人,渾身是傷的一路從邊界戰場來到這裏,告訴我原本鎮守要塞的人類已經全部戰死,請求我出兵入駐要塞,而作爲交換,他可以給我數套功法……”




Views:
4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