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隻能說明他很輕鬆地就取得了勝利,所以才會遊刃有餘。

對於未知的底線,更加讓人感到害怕。

許印龍現在就是這種感覺,曾經有好幾次,他都以為段志華不可能承受住他的攻擊,但是每次段志華都承受了下來,現在仍然完好地站在自己面前。

「怎麼可能,他剛才明明是剛好能夠接下我的攻擊,為什麼我一次一次地施加威力,他還能接下來,難道方才他是裝出來的嗎?」

想到這裡,許印龍後背不由地冒出一身冷汗,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就太可怕了。

忽然許印龍又想到,除了比試剛開始時段志華曾經有過一次試探性地進攻外,接下來的時間一直是自己攻,他則一直守,再沒有出過半招。

想到這裡,許印龍更加印證了自己的想法,微眯雙眼,想要將一直站在那裡的段志華看穿,但一切都只是徒勞。

「我來華青山已經十幾年了,也經常去連池峰找長青暢談,但為何對你卻一點印象都沒有?」許印龍忽然停下來問道。

「呵呵,華青山很大,連池峰也不小,我一直在後山跟隨掌門師父修行,你沒見過也很正常。」段志華淡淡地回應道。


「呵呵,看來師兄你隱藏得夠深的啊?」許印龍一語雙關地說道。

「哪裡,我只是習慣僻靜,不喜見人而已。」

「哈哈,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麼厲害吧,如果這一擊你還能接下,那我許印龍絕不墨跡,立馬放棄比試。」

說著,許印龍右手將仙家橫於眼前,左手劍指在仙劍上慢慢抹過,隨著劍指的移動,沿著仙劍中央的細線閃出一道極細的白光。

滑過劍尖,許印龍將先將向上一扔,仙劍飛到天空盤旋一圈,落在許印龍頭頂之上的半空,劍尖指向了段志華。

許印龍雙手食指指向自己的太陽穴,嘴裡咪咪嘛嘛地說著什麼。


然後就見仙劍四周靈力四射,五顏六色煞是好看,擂台下的眾人見狀紛紛喝彩。

沒有一會兒功夫,在仙劍的四周就出現了一把由靈氣匯聚成的小氣劍。

隨著第一把氣劍的誕生,很快其他的氣劍也陸續出現在了人們的眼前。

氣劍的生成速度越來越快,剛開始是幾秒一把,到後來是一秒一把、一秒幾把,最後更是誇張到了一秒幾十上百把。

眨眼間擂台上空就被密密麻麻地氣劍佔據,粗略數上去,至少有成千上百把。

所有的氣劍均保持了一個姿勢,隨著許印龍的仙劍一齊指向段志華,氣勢非凡。

所有人都在想許印龍這是要來一個萬劍齊發啊,真夠狠的,但看對面的段志華,古井無波的臉上仍看不出來半點緊張。

眾人不得不佩服他這種泰山本於前而面不改色的膽氣。

但是預料中萬劍齊發的場景卻沒有出現,只見上空的氣劍停止出現以後,一個個小氣劍開始向仙劍靠近。

然後其中考得最近的一柄氣劍竟然和進入了仙劍之中,和仙劍融為了一體。

其他氣劍也依樣效仿,成千上百的氣劍像是回潮的蜜蜂,而仙劍就是它們的蜂巢。

晴朗的天空之下,一把把透明地氣劍爭先恐後地融入到仙劍之中,讓人看得嘆為觀止。

隨著氣劍地不斷融入,仙劍逐漸爆發出一陣嗡嗡的自鳴聲,好似它也在蠢蠢欲動。

當最後一把氣劍融入仙劍之後,仙劍盤恆在空中已經開始上下抖動,下方的許印龍拚命地催持,才能將它控制住。

此時,這最後一場比試的擂台下變得靜悄悄,勝負的決鬥即將開始,眾人都屏息凝神,靜靜等待。

許印龍沒有讓眾人等待多久,他將兩手食指向前一指,大聲吼道:「去吧!」

頭頂上仙劍像是聽到主人號令的凶犬,波的一聲留下一道殘影,刺向段志華。

眾人彷彿可以看到仙劍急速飛行時撞擊原地空氣產生的震動,但只能辨認出仙劍的飛行軌跡,看不清仙劍的模樣,其快至於斯。

在許印龍剛剛動手時,段志華便雙手在面前畫了一個圓圈,最後雙手手掌停於先前,就好像在虛空中抓著一個大圓球。

雙掌間的空氣由透明瞬間變得顏色泛黃起來,其間的土元素已經實質化,像是水鍋中不斷騰起的小水泡。


段志華剛剛完成這一切,仙劍便到了胸前,叮的一聲刺在段志華的雙掌間。

段志華啊的一聲,吐出一口血箭,但卻沒有就此倒下,雙腿和雙掌用力,下巴和太陽穴處的肌肉都高高隆起,臉上的表情很痛苦。

擂台下的觀眾可以清晰的看到段志華雙掌間的黃色變成了土褐色,更加的實質化。

雖然段志華小腿用力頂在擂台上,但在仙劍的力量下,段志華仍然不斷向擂台邊緣處後退,在擂台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鞋痕。

眾人的心也隨著段志華的不斷後退提了起來,離擂台的邊還有三米了,還在後退,其勢不減。

兩米!

一米!

雖然速度有所放緩,但還在後退,他會掉下來嗎?

到底是許印龍獲勝,還是段志華留在了這個擂台上,都隨著將段志華的後退被揭開。

半米了,還在退,眾人睜大了眼睛,生怕錯過了這一幕。

只見在離擂台還有一隻腳的距離時,段志華停了下來,擦擦臉上的汗珠,段志華狠狠地呼了一口氣。

「換做是你,這一劍你能接下來么?」柳長青向旁邊的劉風問道。

兩人比試結束后就碰到了一起,所以乾脆一起看起段志華和許印龍的比試來。

「五五分,但就算能夠接下來,也絕對不會像他這般輕鬆。」說完兩人互相望了對方一眼,寓意不言自明。

這時許印龍雙手合十說道:「段師兄的本事小弟算是見過了,這場比試我輸了。」

段志華還禮道:「沒想到許師兄你真的認輸,其實能接下這一劍我也實屬僥倖,」說著指了指擂台的邊,繼續道「我看我們還沒有分出勝負。」

「不用比了,我輸了就是我輸了。」

說著也不等執法的長老宣布結果,竟自從擂台上跳了下來。

段志華見狀,不由地對許印龍的乾脆生出幾分好感,執法長老走到擂台中央,宣布了這個讓所有人感到意外的結果。

不被人看好的段志華,打敗了奪冠的熱門許印龍,闖進了大比的前四強,這個消息在華青山不脛而走。

許印龍跳下擂台後,正好看到柳長青和劉風兩人,於是上前招呼道:「兩位好啊,明天我就不用上擂台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柳長青道:「是啊,我們還得上去拚命,真是苦命。」

說罷三人都哈哈笑了起來,許印龍問道:「長青,你們連池峰真是人才濟濟啊,這個段志華之前怎麼我一點都沒有聽說過呢?」

柳長青用只有三人能夠聽到聲音說:「我告訴你們,但你們一定要守口如瓶,這個秘密大比結束前最好別讓別人知道,其實這個段志華,我也沒見過!」

「啊!」 至此華青山首次大比的四強席位已經全部誕生,分別是連池峰的柳長青、段志華,小相峰的劉風還有玄女峰的呂芸兒。

翌日,天氣晴朗,陽光明媚。老天爺似乎特別照顧華青山,此次大比期間一直是這樣的好天氣。

一大早,雲海廣場就熱鬧起來,人們都期待著今天的精彩比試,各自猜想著今天的對陣如何。

抽籤儀式卻遇到了麻煩,因為只有兩名選手到場,呂芸兒和段志華都遲遲沒有出現。

就在眾人等得心焦時,兩個年輕的弟子跑過來,一男一女,不過兩人說話的內容卻極其相似,呂芸兒和段志華因傷決定放棄接下來的比試。

眾人聽罷一陣嘩然,眾人猜想了各種對陣的情況,但是誰也沒有想到一場半決賽變成了決賽。

柳長青和劉風之間的勝出者,將直接摘得本次大比的桂冠。

「你昨天那招真的有那麼大威力,段志華身受重傷?我怎麼沒有看出來。」劉風狐疑地問道。

「別說是你,我也沒有看出來,以他的實力,受輕傷我還能相信。身受重傷,呵呵,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許印龍說道。

「沒想到呂芸兒也放棄了,昨天她可是好好的啊,倒是把回望峰的喬虎打得夠慘。」

「難道是她良心上過意不去,所以放棄了今天的比試。那也不對啊,對我這個大帥哥當年她都沒有良心發現,怪哉,怪哉。」

柳長青哈哈笑道:「正是因為呂師妹良心發現,才替廣大的師姐師妹教訓教訓你。」

許印龍滿不在乎地說道:「我可只是站在美學的角度欣賞她們而已,這是多麼榮幸的一件事啊。」

其他人聽罷為了自己的名聲,紛紛作鳥獸散。

玄女峰,百草園。

夏季正是百花盛開的季節,百草園內四處飄蕩著花香,沁人心脾。

許多蜜蜂和各種不知名的小昆蟲盤旋在花朵周圍,貪婪地吮吸著甘甜的花蜜。

一片盛開著白色小花的葯蒲前,呂芸兒縴手中拿著一株藥草,拇指和食指不斷捻摸著草莖,眼睛看著地面怔怔出神,對來來往往的小昆蟲視而不見。

白色小花在呂芸兒手中來迴轉動,花瓣時不時會擦上呂芸兒的紗衣,像是一個調皮的小孩子。

因為沒有參加今天的比試,呂芸兒又換上了往常穿的黃色紗衣,亭亭玉立如仙子降臨。

風兒吹過,將花香傳至更遠處。白色的花朵輕輕擺動,像是河水上翻起的小波浪,異常好看。

但為何龐天的佳人卻沒有向這裡看上一眼,只是獨自在那裡想著心事。

又是什麼心事,大過了眼前的一幅美景。

想著想著,呂芸兒忽然就笑了,聲音很輕,但笑容卻很純真,純真得甜美。

天上路過的白雲,到了這上面似乎也停了下來,猜想佳人心中所想何事。

睜大了眼睛奮力躍起,然後閉著雙眼靜靜滑落,這個畫面不斷地在呂芸兒腦海內重複回放著。

她發現喬虎原本普普通通的一張臉回想起來竟然那麼的傳神。

越這樣想,呂芸兒越覺得喬虎非常好,至於哪裡好,她自己也說不上來。

說不上來,她就笑一笑,因為她心裡確實很開心。

只是一想到現在喬虎生死未卜,呂芸兒原本高興地心情立刻化為烏有,轉為深深地憂愁。

於是剛剛還陽光明媚的臉上一下子又變得陰雲密布起來,厚厚地憂愁讓人覺得即使再用力,也撥不開這層陰霾。

她真想此刻立馬動身,飛到回望峰親自看看喬虎的傷勢如何。

但她又不敢,因為她不害怕回望峰眾人對她言辭刻薄,她覺得將人家傷得那麼重,說上一兩句又怎麼樣,這些她都可以承受。


她是害怕到了以後聽到的是噩耗,再也看不見他睜開眼睛,她覺得她承受不了。

「他應該沒有事吧,第一次的九天穆雷他都硬生生扛下來了,他怎麼會有事,呂芸兒你別自己嚇唬自己了。」

這樣想著,呂芸兒的臉上又開心了幾分。

「可是第一次的時候我只是試探,沒有真正發揮九天木雷訣的威力。

第二次的時候我是負氣運功,九天木雷訣的威力真正發揮了出來,而且距離那麼近,他一個築基期的小弟子,怎麼可能倖存下來。

早知道這樣,當時我就不再催持功法,將仙劍從手中扔掉,電死我一個人好了,這樣他就不會有事了。

呸呸呸,我才不關心他有事沒事,我只是不想欠他人情而已。

不過看不出他長得普普通通,丟到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出來了,但是還挺勇敢的。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