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倒吸一口涼氣,33.28秒的成績,在三六四團這是絕無僅有的,只怕在特戰隊裏也是絕無僅有的吧。 花豹臉上得意瞬間凝固,眼中滿是難以置信,那成績連他都做不到,愣了一下,吼道:“你是不是報錯了,怎麼可能是33.28秒?”

士兵結巴道:“沒……沒錯啊,就……是33.28秒。”

花豹一把奪過手錶,他的隊員的圍了上來,表上清清楚楚的顯示着33.28。

怎麼可能?幾人看罷,臉上終於露出了震撼的神色。

“龍噬果然厲害,這一輪我們輸了。”花豹一臉頹廢,雖然他不願承認,但事實就是如此。

龍噬?難道這位青年是大名鼎鼎的龍噬特戰隊成員?

聽到花豹的話,衆人頓時震驚的看向魅影。如果這個青年真的是傳說中的龍噬特戰隊成員,那這成績就不足爲奇了,畢竟那可是傳說中的特戰隊,真正的特戰隊中的王者。

“他竟然是龍噬特戰隊的成員?不,像啊?”方涵玉看着魅影心中狐疑道,她還清楚的記得,當初自己在飛機上呵斥他時,他那詼諧的模樣。

真是人不可貌相,原來不過是人家不願跟自己計較罷了。

“連跟班都這麼厲害,那他呢?”方涵玉轉頭看向自己哥哥身邊的龍浩宇,難道他也一直都在讓着自己。

方涵玉搖頭,心中道:“不可能,不可能,肯定是這小流氓有錢,聘請的他。可是誰能請的起龍噬當保鏢啊?”

方涵玉越想越亂,越想越迷糊,連旁邊劉琴和她說話都沒有聽到。

第一場輸了,獵豹當即改變策略,決定採用田忌賽馬的規則,第二場格鬥他們的隊員對龍浩宇,最後自由搏擊由花豹對血影,他自信自己可以勝過血影。

雖然不能對陣龍浩宇,與他一決高下,有些遺憾,但爲了獵豹能勝,也無所謂了。

可惜啊!往往天不遂人願,花豹忽略一點,他都是高傲之人,那龍浩宇又該何等高傲。

所以在獵豹隊員指名道姓的挑戰龍浩宇時,龍浩宇毫不客氣的回絕了他,而且霸道非凡。

“想與我同臺競技,你還沒這資格!”

“譁——”

所有士兵聽罷都在心裏爲龍浩宇此話鼓掌,太有範了。

龍浩宇此話可謂霸道至極,也是**裸的扇了獵豹一巴掌,畢竟不管怎麼說,獵豹也是僅次於龍噬的特戰隊。

“龍浩宇,你太狂妄了!”一名獵豹隊員憤怒道:“別欺人太甚了,我們獵豹未必不如你們龍噬。”

龍浩宇笑而不語,甚至連眼皮都沒有擡一下。

旁邊的血影上前一步,冷酷道:“欺你又如何?狂妄,我們那是高傲的資格,你們,有嗎?”

“那我倒要試試,你有沒有說這話的資格了?”最先上場那人挑釁的看向血影,道。

“你?——”

血影輕飄了他一眼,擡手豎起食指輕蔑的搖搖,意思是你不行,眼中不屑絲毫不加掩飾。

“你們三個一起上吧,否則你們沒有機會。”血影指着除了花豹以外的,三名獵豹隊員。

“狂妄。”

最先上場那人怒吼一聲,跨步來到血影近前,握指成拳,勢如猛虎,拳若奔雷,擊向血影面門。

“就這水平?”血影不屑的自語一聲,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看對方起手式,血影便暗暗搖頭,死般硬套,不懂靈活變通,且破綻太多,漏洞百出。

血影微微側身,右手閃電擡起,一把擒住對方手腕,左腳順勢踢在對方膝彎節上,對方身體不受控制的單膝跪地。

“睡會吧。”血影說完,右膝頂在對方下巴,將他打暈了了過去。

二人交手看似緩慢,實則不過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衆人才看到對方出手,接着他就被血影一招撂倒了。

“靠——”

衆人驚訝的嘴巴張的老大,都能塞進一顆雞蛋了,女兵更是崇拜的看向血影,心裏發着花癡。

“好帥,好霸氣。”

“嗯——”

其餘二人相視一眼,眼中射出狠辣之色,然後同時對着血影暴衝而去,來到近前二話不說,直接擡腿,攜投鞭斷流之勢,對着血影周身要害踢去。

二人極有默契,前後夾擊,雙腿狠辣無比,勁力十足,奈何比身手血影還沒輸過誰。

不論二人如何猛攻,血影往往快人一步,像是早就看透了他們的動作一般,二人攻擊無法奏效。

“不過如此嘛,該結束了。”鬥了數個回合,血影感覺二人也快黔驢技窮了,所以不在與他們玩了,實在無趣,直接開始反擊,在血影的猛攻下,二人節節敗退,最後被血影踢飛了出去。

“哎。這就是龍噬嗎?果然是盛名之下,無有虛名。”花豹看着二人落敗,無奈的感嘆一聲。

落敗的二人起身,架起暈倒的同伴回到花豹身邊,羞愧的低下了腦袋,之前說的慷慨激昂,結果一戰之下,他們的傲氣都被打沒了。

現在勝負已分,不過大家還沒有盡興,所有人都看向花豹,不知道花豹是否會出手,爲獵豹挽回點面子。

在衆人期待的目光下,花豹起身看向龍浩宇,道:“龍噬,雖然我們敗了,但我還想向你討教幾招,希望你能不吝賜教。”

“你想自取其辱嗎?”龍浩宇毫不留情,問。

“今天就算敗在閣下掌下,我也雖敗猶榮。”花豹堅定道。

“對不起,我沒有那麼多閒工夫,所以請恕我無法如你所願。”龍浩宇說完直接起身離開。

衆人見狀頓時面露失望之色,同時在心裏鄙視龍浩宇,甚至有人懷疑他是不是龍噬特戰隊的。

“懦夫,不敢應戰就明說,裝什麼裝。”女兵隊列裏,方涵玉看着龍浩宇背影,心裏微怒道。

花豹面色陰沉的看着龍浩宇的背影,對方這是**裸的藐視自己,這讓他高傲的自尊受到了傷害。

“我今天非要試試你的身手。”

話落,三步並做兩步追上龍浩宇,左手拍在他的右肩上,不讓他繼續前進,同時身形一轉,擋在了龍浩宇身前。

龍浩宇看眼肩膀上手掌,用力一抖,同時喝道:“撒手。”

強大的力道,頓時震開了花豹的手掌,接着踏前一步,肩膀看似輕輕的撞了花豹一下,可是花豹卻是臉色一變。 “噗——。”

花豹張口噴出一口鮮血,狼狽的落在了地上。龍浩宇淡漠的從他身邊經過。

躺在地上的花豹,臉上滿是難以置信之色,望着龍浩宇離去的背影,擡手道:“怎麼可能,這麼強。”

“這是真的嗎?”

衆人不信的擡手揉揉眼睛,沒錯這是真的。龍浩宇只是輕輕的用肩膀撞了他一下而已,花豹竟然就……敗了。

這下所有人都不敢輕視龍浩宇了,看着他離去的背影,眼中除了崇拜還崇拜。

“老大又變強了。”方俊自語一聲,對李東風說了一句繼續訓練,然後笑着追了上去。

李東風也很好奇,可是他只能繼續訓練士兵。

“靠,這傢伙原來一直在讓我啊,否則就自己這三腳貓的功夫,還不是隻有捱打的份。”方涵玉心裏自語着,轉身憤怒的離去了。

“哎!涵玉你去哪?”劉琴喊道,然後見她不說話,趕緊追了上去。

中午,龍浩宇請方俊,方涵玉,李東風等認識的人,一起吃了個飯,除了已經去s市與星海影業談合作的許茹霜,全都到了。

龍浩宇已經決定下午離去,因爲楚門還有許多事情處理,北盟盟主謝玉也到了j市,他不敢耽擱,怕對方起疑心。

吃過飯,龍浩宇說明去意,方俊極力挽留,想讓他多留一日,畢竟戰友久別重逢不容易,都還沒有好好的談談心,儘儘興,就要分離了。

龍浩宇只能說,等他有空再來。方俊也知道,楚門現在是關鍵時刻,他這個門主肯定忙的不可開交,他也沒有在過分挽留,暗示龍浩宇有事打電話,能幫的一定竭盡所能。


龍浩宇自然明白,二人會心一笑。

方涵玉若有若無的看向龍浩宇,有些欲言又止,龍浩宇有看到,但他並沒有點破,一笑置之。

下午兩點,龍浩宇三人乘飛機離開了f市,他沒有直接回j市,而決定是繞道回R市,這樣可以迷惑敵人的眼線,同時他還想去看看韓子文那邊的情況,他已經提前與韓子文聯繫過。

下午三點,龍浩宇抵達了R市,接機的正是韓子文,還有炎龍與蒼狼,一行人直接回到楚門據點,一家酒吧。

許久未見衆人自然少不了一番寒暄,龍浩宇將自己與柳巖鬆的結盟,和韓子文說了一遍,想要徵求他的意見。

出乎龍浩宇意料的是,韓子文非常支持他的盟約。

“子文,你不覺得柳巖鬆是個,反覆無常的小人嗎?”龍浩宇問。

韓子文只是笑着說了一句,小人好擋,僞君子難防。龍浩宇知道他說的僞君子是指北盟。

韓子文指出,北盟人才濟濟,且謝玉胸懷大志,腹有良謀,這從他在短時間裏,就將北盟發展成,可以與東閣並駕齊驅的超級勢力,就可以看出,所以韓子文一直防着北盟呢,而且他斷言,未來可以與楚門爭鋒的,絕對是北盟。

龍浩宇以前還真沒有重視過北盟,聽韓子文這麼一說,他倒是在心裏對謝玉這個人提高了警惕。

“門主,我聽說謝玉想要見你?” 韓子文問。

“對啊,有這回事,我讓項傑先拖住了他,這不準備回去見他。”龍浩宇沒有任何隱瞞。

“門主,這是個機會。”韓子文說着,面露殺機,對着龍浩宇做出個抹脖子的動作。

龍浩宇見狀陷入了沉思,既然謝玉敢來,他肯定有所準備,否則怎麼可能會自己以身犯險呢。

“先看看他來的目的吧,到時視情況而定。”龍浩宇道。


韓子文知道他的顧慮,直接請命想隨他回去。

“子文,現在你能離開嗎?”龍浩宇問。

“嗯。”韓子文點點頭,坦言告訴龍浩宇,這裏本就沒什麼大事,本來北盟就是利用這些人牽制自己等人而已,現在幾乎已經鎮壓下來,自己完全可以放心離開。


最後龍浩宇決定帶他回去,在出謀劃策上,龍浩宇確實需要韓子文,不過還是,道:“子文,我不想看到後院起火。”

“請門主放心,我已經擬定了詳細的計劃,只要派炎龍與蒼狼坐鎮兩市,絕對不會生亂。”

韓子文信誓旦旦的保證道,而且還拿出了自己擬定的計劃給龍浩宇過目。龍浩宇不敢大意,接過詳細的看了一遍,看眼爲韓子文的心思縝密而點頭。

這纔多久,韓子文就摸透二人的脾氣,並且針對二人性格,合理的安排了職位。龍浩宇看罷,不吝誇獎了一句。

“子文,你就是張良張子房啊!”



“炎龍、蒼狼,你們要按照子文的計劃行事,切不可衝動壞事。”龍浩宇吩咐,道。

二人自然聽從龍浩宇的安排,炎龍本來也想隨龍浩宇走的,可是聽罷韓子文的安排,到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

龍浩宇看向蒼狼,道:“蒼狼,你妻子的病情怎麼樣了?”

聽到龍浩宇問起,蒼狼臉上閃過一絲無奈,道:“還是老樣子。”

蒼狼自從跟着龍浩宇來到楚門,幾乎天天給他妻子打電話,可是對於她的病情實在是無可奈何,龍浩宇給的錢也到位了,他本來想着等這裏完事了,他回去陪妻子做手術呢,現在看來,估計走不了了。

龍浩宇見他心思重重的樣子,問:“蒼狼,有事你就說,大家都是自己兄弟,不要憋在心裏。”

蒼狼猶豫了一下,終究沒說,只道 :“沒事。”他也知道龍浩宇現在正是用人之際。

見他不說,龍浩宇也沒有多問,突然龍浩宇像是想起了什麼,拿出手機,打給李詩涵。

很快李詩涵就接了起來,電話裏李詩涵調笑道:“哎呦,我們這日理萬機的龍大門主,怎麼會突然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