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什麼太上忘情,可是太上的師父鴻鈞有時候都會發脾氣,聖人都免不了受到情感的困擾,大愛也是,小愛也是,沒有誰逃脫得了。

只不過有些人看得比較淡而已。

他安慰不了別人,只是對龍崎說:“我現在教你一套法則,如果你天賦足夠,將來修煉有成的話,可以得證大道。”

龍崎還沒有從悲傷中緩解過來,但是他現在是龍族的領導者,只能負起責任來:“青大,請傳教。”

“就是你們龍族相傳的,混沌法則。”青辰淡淡地說,“你們老祖宗臨死的時候我也在場,他將所有的修爲和混沌法則都傳授給了我。”

一旁走過來一個年輕的龍族後輩,眼神狠毒地說:“是何人殺死老祖宗,請前輩說出,以後我等後輩有出頭之日,定爲老祖宗復仇!”

“沒有任何人,我當時已經使用十二品功德金蓮的葉子,將他元神挽回了來,但是他還是堅決要走。”青辰看着天邊,“他是早就去意已決了,只是以前放不下你們而已。”

那個後輩還不罷休,“請就請前輩將混沌法則和老祖宗全身靈力歸還給我等!”

“放肆!”龍崎厲害道,“竟然敢對前輩無力,你以爲你是誰?”

青辰倒是有了些興趣,“你叫什麼名字?”

那後輩仍然不服輸,帶着些傲氣說:“敖廣!”

東海龍王?龍崎有些詫異了,沒想到他在洪荒就有了,還這麼早。

“你們先修煉,混沌法則傳給你們沒問題,”青辰懶洋洋的,揹着手離開了,“至於祖龍前輩的畢生修爲,等你們龍族之中,誰以後是最優秀的後起之秀,纔有資格繼承他的靈力,否則就一直在我這裏!”


另一邊,在之前,后土赤着腳,走到海邊找到混沌亂龍。

混沌亂龍那時候正在一邊鞭笞着龍族那些可憐的後輩,一邊罵着督促他們修煉,看見旁邊來了個人,懶洋洋地說:“你誰啊,青辰那小子的婆娘嗎?”

他的心情可不好受,自己好歹也是龍族中的佼佼者,當年被一個燭九陰關押在囚龍谷這個破地方,一關就是幾萬年不說,現在爲了出來還要跟一個毛頭小子訂立主僕契約,真是奇恥大辱。

現在還來了個女人,好嘛,是那小子的婆娘?那小子對他作威作福,結果他還得人那小子的婆娘當女主人是吧?

后土也不羅嗦,只皮笑肉不笑地說了句:“跪下。”

混沌亂龍當即氣炸了,巨大的爪子一把拍在地上,掀起巨浪千堆雪:“你說什麼?你有本事再說一遍?”

后土臉上仍然是淡淡的微笑,說了一句話:“Sti bastardi。”


混沌亂龍的膝蓋立馬不受控制,重重地跪在了后土的面前。

哈哈,后土開心地想着,她可不是傻子,能不動手的事情,她才懶得費那個多事的勁呢,這都得感謝她的記性還算不錯。

不,簡直是相當好,表面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其實早就把那個口訣記下來了。

正當她很滿意的帶着混沌亂龍要對這些龍族後輩進行“人道化修煉”的時候,忽然聽到從青辰那邊傳來一道龍的哀嚎聲,然後幾乎所有的龍族就全都涌到青辰那邊去了。

后土有些鬱悶,難道自己那麼不受歡迎嗎?

緊接着,所有龍族齊聲發出的哀嚎簡直沒把她嚇死,祖龍?祖龍死了?

後來,沒有多久,她還在疑惑呢,就看到青辰從龍族之中,迤迤然走過來了,走路生風的樣子。

只不過那些龍族後輩的眼神可不太友善,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敢怒不敢言”。

青辰做什麼了?爲什麼要得罪這幫龍族呢?

她不知道,只是在海水和陽光下,衝着他燦爛地笑道:“忙完了呀?”

青辰也顯得很開心,“嗯,都忙完了,我們去玩一會兒水吧?”

“嗯?” “人呢?死光啦?有人回來省親了也不接待一下嗎?”

青辰差點被這風風火火的一聲大吼炸得精神恍惚,一口自釀的美酒剛進嘴就吐了出來。后土原本在青辰構建的蟻穴洞天之中修煉九轉玄功,被這通天一聲吼,竟然也差點心神不穩,靈氣從蟻穴中泄露出來。


除了女媧,不會有其他人這麼缺心眼的。

青辰立馬也回敬以不輸於對方分貝和功力的嗓門:“嚎什麼呢,怕別人不知道你是白癡啊?”

呵呵,在這個洪荒世界之中,要說起神經大條和嗓門,能跟女媧比拼的,估計也就自己了。

雲霞洞的重建和擴建工程才完成不久,原本在渤海之濱修煉的龍族有一部分和魔族一起回到雲霞洞去了。

由於神界之戰的事情好像被誰傳開了,青辰一下子比起之前“青帝”的事件更加出名了,安務盟這個組織也被越傳越邪乎,一下子最近來雲霞洞的其他種族增加了不少。

訪客絡繹不絕,接待人員也得增加才行,所以龍崎就帶領着一幫人回去了。

而青辰,就和后土留在了渤海之濱,因爲這裏環境真的很好,有沙灘,有海洋,還有美人在身旁陪伴,沒有案牘之勞形,沒有生存的壓力……洪荒世界真是養老的絕佳之選。

這種好日子一直維持到女媧的到來,因爲他現在看這傢伙真的很不爽,好不容易有這種機會和后土獨處,讓兩人的關係更深一步進展,這個電燈泡非要跑來找事。

女媧也絲毫滿不在乎的樣子,“幹嘛啊,就這麼不歡迎我啊?”

青辰心想,算了吧,也用不着跟她計較,搞不好是恨嫁所以被大哥甩了,這樣想想她還挺可憐的,哼哼,自己的想法真是太惡毒了。

“這不剛操練起來有點成色,你們就來了嘛,嘿嘿。”青辰說着就隔絕了蟻穴洞天裏的聲音,“對了,還不快過來,見過你嫂子。”


嗯,畢竟是他的洞天,在那裏他就是神,即使是后土這種境界也無可奈何,嘿嘿,所以在外面說這種話她是不可能聽見的。

女媧自然是不服輸的性格,稱呼上這種便宜是不能輸的。

“呸,應該是你叫我嫂子纔對吧?”

“臥槽?你跟大哥的事兒成了嗎?”這下,青辰倒是對女媧刮目相看了,“對了,大哥呢,怎麼沒跟你一起來?”

剛說起這個,就好像是提到了她的傷心之處,女媧很是泄氣地說,“沒有,他給你去訓練那些龍族去了,混沌亂龍這幾天去了黑暗之淵教導魔族,他說互換着來可能效果會更好。”

青辰看了下不遠處的渤海,果然,龍族一列列的整齊有序,正在互相切磋法術,其中有個明顯修爲非常高深的人,穿着黑色衣服,想必是羅睺了。

看到青辰投過去目光,那邊也向這裏打了個招呼,然後就沒有再理會他們。

什麼嘛,原來女媧是紙老虎啊,分明就是鬧矛盾了。

“嘿嘿,別泄氣啊,其實我跟后土也八字沒一撇呢,”青辰安慰道,“但是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你二哥,這聲二嫂,在關鍵的時候你瞅着眼色,該叫還是要叫的。”

“好好好,知道了。”女媧沒好氣地說,“那行吧,以後咱倆各叫各的,我管后土叫二嫂,你倆管我叫大嫂。”

青辰差點沒被她噎死。

青辰白了她一眼,“真虧你能想得出來。”

“哎。”

“嗯?怎麼了?”

女媧忽然問:“你會不會道法啊?”

“怎麼忽然說起這個?”青辰心裏有些警惕起來,“你不是妖族嗎,而且現在也跟着大哥,問道法幹什麼?”

說起這個女媧就一陣心煩氣躁,沒好氣地說,“你別管,我還不知道呢,總之你就說你會不會吧。”

青辰喝了一口酒,“會啊,當然會,而且正好會一種很高級很正宗的功法。”

女媧興趣缺缺地說,“說來聽聽。”

“天罡三十六法。”

女媧聽到這名字,慢慢地把頭扭過來了,“好像聽說過,而且聽名字就似乎挺厲害。”

嗯?有興趣?

“想學?”青辰睨了女媧一眼,“我教你啊。”

青辰頓時有種自己是功夫男主角的錯覺,只是眼前這個火雲邪神,長得有點好看,除了人頭蛇身有些煞風景以外。


女媧的眼睛都亮晶晶起來了:“真噠?”

青辰嚇了一跳,“幹嘛?怎麼突然這樣,剛纔還沒什麼興趣的樣子,你該不會是誠心騙我功法的吧?”

好嘛,這女人變臉真快,之前還死氣沉沉跟誰欠她錢似的,彷彿要給她幾百萬才肯學你這破東西,現在又這麼積極。

女媧跟他置氣似的,撅着嘴說:“不願意教就算了。”

青辰看這傢伙,也是好笑,只能老老實實地規勸她。

“當然可以,不過這天罡三十六法與之對應的其實還有地煞七十二法,地煞之術相對來說更容易掌握也更加實用,天罡之法修煉不易,要使用出來,也相對比較困難。”

女媧嘴裏小聲嘟囔着,不屑地說:“有多困難。”

“至少得混元大羅金仙水平才能開始顯現出它的優勢。”

她立馬兩巴掌一拍:“這不正好!咱就是啊!”

青辰滿臉都寫着“我很冷漠我沒有感情”,“哦,其實你只是初階,恰好符合條件,你得至少成準聖纔夠格。”

“那你先教我,教會之後我不就成準聖了嗎?”

“那也行吧,”青辰想,自己教她天罡三十六法,總比她叛變之後鴻鈞教她要好,“還有就是,它排名靠前面的幾種法術,威力都是很大的,你要慎重。”

“有多大?”

青辰表情極爲嚴肅:“毀天滅地那種。”

“就比如說這第一個法術,其實就是非常適合你的一種,”青辰說着,從之間捏出一片星空來,“你看吧,叫斡旋造化,因爲它是道家的造化神通,以無生有,以死爲活。”

女媧摳了摳臉蛋,“有點不懂,難以理解,死的怎麼還能活過來?”

這傢伙,青辰想了想,關於這一點還是找后土來現身說法比較好解釋清楚一點,於是就把在洞天之中修煉的后土拉出來了。

“關於這一點,你不懂不代表沒有,好歹這裏還有後土娘娘在這裏,”說着青辰把一臉莫名其妙的后土拉了過來,並且毫不客氣地摟住了她的腰,“還有作爲后土的唯一傳人,超度法則的繼承者青辰在此。”

作爲代價,是青辰剛摟住她的腰,就被九轉玄功的護主被動技能打懵了。

女媧對后土還是有點敬畏的,怯生生地問:“那個,真的死物能活過來?”

后土點點頭,“理論上是可以的,不過那是大造化大功德,而且施爲起來非常困難又得慎重,不能破壞天地間的陰陽平衡,從來沒有人這麼做過。”

“基本上啊,我這麼跟你解釋。”青辰暈乎乎地爬起來,感覺天地都在旋轉,這並非他的修爲已經登峯造極了,而是被動護主這個技能太bug了。

九轉玄功果然厲害,看來以後得鑽研一下能不能剋制這個,要不然連香帳都鑽不進去,那也太窩囊了。

腦袋清醒之後,青辰將眼前的一寸土地形成一片洞天,然後使用呼風喚雨之術,將地面潮溼後,掘起一塊溼土。

他朝着女媧展示那塊溼漉漉的泥巴“如果將來有一天,你一輩子也沒找着對象,一個人寂寞地安度晚年……”

“爲什麼會有這種如果?”

“請不要打斷我的話!”青辰擺了個住嘴的手勢,“好,這時候你學會了我們斡旋造化,你就算坐地掘起一塊泥巴,你也能把它捏成一個生靈的樣子,讓它活過來獲得生命力,從而陪伴你消遣寂寞。”

“靠!”女媧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這句口頭禪還是她跟青辰學來的,“那我也太慘了吧,我至於寂寞無聊到那種程度嗎?”

這句話說出口,她發現連青辰和后土都在看她。

青辰和后土很是欣賞和同情地……點了點頭,然後又瞥了一眼在不遠處自顧自訓練龍族,完全不解風情的木頭人羅睺。

剛剛想必在蟻穴洞天修煉的時候,后土除了被青辰屏蔽的那一段,應該也聽見了他們的對話,猜出來是怎麼回事了。

女媧很是泄氣地手託着腮幫子,“我也想啊,可是我真沒辦法,那個傢伙太笨了,我一個女孩子都說到那種份上了——要不然我還是捏泥巴陪自己玩吧。”




Views:
4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