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不知道,他的這場擂臺賽就連未來兒媳都在關注,而且看完全過程後心中很不平靜!

“李瑞,看了葉伯父與佐助的戰鬥,你有什麼想說的嗎?”拉菲回到葉府後直接詢問一直跟在身後的李瑞。

“兩人都很強,若是同境界一戰,我有把握勝過佐助,但葉天卻是不好說!”李瑞面色平靜,瞳孔似乎只擁有冷峻這一個神態一般。

“我想問的是,葉天突然達到先天境,實力如此強勁,應該不是用祕法強行提升上去的!難道他原先就在隱藏實力?”拉菲搖頭,她雖然不是武者,無法感知對方修爲,但葉家有多少實力她是清楚的,如今突然多了一個先天武者,這讓她感覺很意外。

李瑞聽後不由蹙眉,心中思索一會後還是決定說出自己知道的“葉家的變化,應該和地下城的鬼麪人有關!”

“鬼麪人?”再次聽到這個神祕的鬼麪人,拉菲不由好奇起來,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爲何諸多是都能與他扯上關係?

李瑞見殿下疑惑,於是就將自己上次去地下城的所見所聞講了出來,當然,他沒有說出自己爲爭奪化陰丹血拼差點身亡的事…

拉菲聽了李瑞的話後不由心驚,她沒想到鬼麪人居然在暗中培養葉家的弟子,而且那些葉家弟子似乎進步神速,沒幾日就達到後天巔峯了。

“去幫我安排下,我明日要去地下城拜訪這神祕的鬼麪人!”拉菲眼中露出精芒,不知她心中在思索些什麼。

但李瑞不可能去盤根問底,接到命令立即就轉身去準備了!想去地下城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每日名額有限,想要插隊,他也得找方正、方圓商量。 第九十三章成功進入天空城

那名強者再度開口,「你們這一千人將會加入天空之城。等到了天空之城,你們選擇自己的分殿。」

隨著他的話語,荒戰台向著天空之城上空緩緩飛去。

「天空之城最高便是聖殿,四個偏殿,四個偏殿之下還設有分殿。」那名強者介紹著,「各殿的殿主都是聖域強者,副殿主是人皇,長老為王者。」

「到了上面,你們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分殿。到時候,長老會選擇自己的弟子。只要雙方都同意,你們就可以結為師徒。」說到這裡,這名強者繼續開口,

「其中的一些幸運兒,甚至可能會被副殿主看中,看你們各自的造化吧。至於殿主和傳說中的那位存在,就要看你們日後的表現了,也有一定的可能。」

北辰宇默默聆聽著,他知道這裡的規矩,但是不知道這幾千年來有沒有變化,故此還是仔細的聽著。

「殿主的弟子都不算很多,至於傳說中的那位存在,更是沒有弟子。」這名強者緩緩開口。

就在這時,金髮青年「帝沖」疑惑道:「前輩,晚輩斗膽問一個問題!」

「問吧!」這名強者之所以態度這麼好,還是因為開口之人是帝沖。這妖族青年的潛力,日後的成就必然不會在他之下。

帝沖鬆了一口氣,又繼續開口,「據我所知,那位存在是有數名弟子的,但是您卻說他沒有弟子,這……」

北辰宇也有幾分好奇,他也記得事情是這樣的,這名天才應該是從長輩那裡聽來的。

「唉……」誰知,那名強者搖了搖頭,嘆息道:「你們作為天空之城的人,也應該告訴你們了。城主在數十年前更換了。」

聞言,眾天才都是一驚。天空之城的城主,一向都是由神靈來擔任的,怎麼會說更換就更換?

只不過,也沒有人敢多問了。這名強者能說這麼多,已經是給帝沖這名絕世天才面子了,如果再問,就是不知好歹。

荒戰台的速度很快,不多時,眾人便浮到了天空之城上方。

北辰宇知道,其實天空之城雖然重新升起,但是卻只是將中央的一小部分給重修了。外圍的大部分區域,還是原來的樣子。

重修的這部分建築,不像外面的建築那樣如同大山般巍峨,而是正常建築大小。

因為上古時期,天空之城中居住的神靈很多,建築才都是那個樣子。

眾人穿越了長長的通道,其實這裡就是天空之城的底座,厚度驚人無比。等到眾人上去后,這一處通道迅速合攏,宛若不存在一般。

來到上面,這裡是天空之城的廣場。廣場周圍是一道道身影,各種生靈都有。

這些生靈都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在他們面前,即使是剛才的那名強者也是恭恭敬敬。

其中地位最顯赫的幾人,正是不久前在城上的那幾名聖域強者。此時的這些聖域強者都是擺出了強者的威嚴,畢竟這裡有著許多後輩。

這些天才們來到了這裡,也都是一個個服服帖帖的。北辰宇環視四周,觀察著情況。

只見廣場周圍分為四個部分,這是四大偏殿。在每一部分中,又分為多多少少的好幾部分,這是各處分殿。



看著周圍熟悉的景物,北辰宇的心中微微有些發酸。上一世的時候,他和那個女孩兒就是在天空之城相識的,最後能取得那樣的成就也是有她的功勞,可惜……

直到現在,北辰宇心中依舊有著歉意。

穩住心神,北辰宇將注意力放在四周。

帶著他們上來的那名強者向著其中一處分殿走去,顯然也是其中的一名長老,有著王境的修為。

四處偏殿都有著自己的殿主,只不過,他們的目光卻集中在一名中年男子的身上。

這名中年男子的眉宇間滿是威嚴,掃視著下方的人。北辰宇注意到,這人的目光在他和艾爾三人的身上停了一下。隨後,中年男子緩緩開口,「恭喜你們能夠進入天空之城!」

沒有人接話,事實上也沒有人敢接話,都在等待著中年男子把話說完。

「我知道,你們每個人都是一個皇朝最頂尖的天才!」中年男子的聲音宛若驚雷一般,其實他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卻彷彿狠狠地敲在了這些天才的心上,「但是這裡,天空之城,匯聚的是整個東荒大地上最頂尖的天才!」

說到這裡,男子的音調拔高了幾分,「他們之中不僅僅有著來自近百個皇朝的天才,還有著各族祖地的絕世天才!」

聽到這話,下面的一部分人身形一震。

「這裡的每個人都是天才,所以這裡沒有天才!」中年男子繼續緩緩開口,「但是,只要你肯努力,天空之城可以讓你的實力再度飛躍!」

「永生之路,成道之路,是爭出來的!只有變強,才能走下去,不然的話終究是他人路上的一堆白骨!今後你們在這裡不是什麼天才,而是天空之城的弟子!」

說完這些,聖殿殿主也不再多說。他只不過是提醒一下這些心高氣傲的天才而已。

不聽勸也無所謂,真正能成為強者的,不會不聽。至於那些沒有能耐的,死就死了,永生路上不缺這樣的炮灰。

隨後,便是各個偏殿和分殿的長老、分殿主選人。

此時的四名偏殿殿主:神魂分殿的白鬍子的老者、肉身分殿的巫族聖域、看中北辰宇陣道修為的那名生靈正在激烈的神念傳音著。

「那小子是我們的!陣道如此不俗,絕對不能浪費他的天賦!」


「哼!如此人才你讓他去學習陣道!只有神魂一系才是他應該學的!荒者又如何?轉職就好了!」

「兩個老傢伙,都不用爭了!我肉身一脈最適合他!我可以使用巫族最強的法門淬鍊!」

「……」

三人吵得不可開交,都在爭搶著北辰宇。如果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一定會震驚無比,什麼時候三大偏殿的殿主都開始為一名天才這樣爭搶了?

其實三人爭搶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北辰宇是預言中的那人。只有到達聖域,才會知曉一些天地間的隱秘,那個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預言自然也在其中。

「哼!」就在這時,三人的神念傳音中多出了一聲冷哼,「你們都不用爭了,白費力氣!」

「你也來了!罷了罷了,這小子也是荒者,爭不過你!」

「真晦氣,要是這小子修鍊的祭祀什麼的多好!」

「嘿嘿……我可不行,這小子也修陣道,我倒要與你爭一爭!」

「誰和你們爭!」這道聲音冷冷道:「城主大人可能看中這小子了,都不用爭了!」

聽到這話,幾人都是一陣安靜,隨後便是震驚無比。城主大人可是神靈!這小子竟然被一名神靈看中,何等驚人!

「好了,我已經給荒殿的人神念傳音了,他們都不會選這小子。這件事情,你們也都不要說,我們和荒者分殿的人知道就行了。」那道聲音再度響起,隨後便不在言語。

廣場之上,長老們挑選弟子也開始了。


首先是各弟子都選擇了自己所在的偏殿,木風屬於兼修,倒是可以和北辰宇在一個偏殿,可是落影選擇的是兼修,自然是去了神魂偏殿。

北辰宇注意著艾爾等人的動向,只見月荒和自己一樣,也選擇了兼修,而艾爾則是選擇了神魂,帝沖選擇了肉身。

剩下的雜修選擇的人很少,那裡是陣法一道或者煉器、煉丹等等弟子選擇的,人數稀少。只不過其他偏殿的人事後也可以選擇這裡,當做輔修。

北辰宇便準備隨後去陣法分殿那裡掛個名,那裡的任務獎勵中,有自己需要的銘刻法陣的天材地寶。到時候,就可以隨身攜帶法陣,戰力大增!

等到弟子們站好之後,眾多長老便開始選擇自己的弟子。這些長老們彼此之間也有著實力的差異,平日間也有著排行榜。

挑選弟子,都是由最強的長老先來挑。當然,如果那名副殿主看中了某位天才,也會提前打個招呼,這名天才就不會有人問津。

首先是一些長老,這些長老們都挑選著自己看中的弟子。很快,所有的長老都挑完了,此時還剩下的弟子,加起來也不過十幾人。

北辰宇向著周圍看去,只見現在還剩下的,有著自己、帝沖、月荒、艾爾四人,還有著一些天才,估計是修出了一道高等至尊力。

各殿的副殿主也站起身來,開始找自己剛才看中的人。並不是每一位副殿主都會選擇弟子,只有其中的一小部分會。

北辰宇此時卻感覺不對,他剛才變發現了,這些長老們挑人,從自己身邊經過之時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很奇怪。

很快的,剩下的弟子一個個被挑走。

又是一名副殿主站了起來,這名副殿主是神魂分殿的,其他人看向他的目光中都帶著幾分敬畏。北辰宇前一世知道這名人皇,也是赫赫有名,在這天空城都算得上強者。

他將艾爾挑走,引來了一干弟子艷羨的目光。隨後便是帝沖,也被一名皇者挑走。

隨後,兼修偏殿下的一名分殿副殿主走出,這是一名女子,將月荒挑走。

現在,只剩下了北辰宇。 佐家駐地,就在佐青龍爲葉家事所煩心時,一人闖了進來!

“長老,佐宇少爺的事新的消息了!”一位跪在地上弟子進來稟告。

佐青龍眼瞳中露出精光,當即開口“說!”

“少爺在死前去過刺客聯盟,而磐石城刺客聯盟的代理者如今正在門外。”


佐青龍聽後立即讓人將刺客聯盟的代理者帶了進來,心中雖然不喜這些陰暗的刺客,但如今關係到孫子的死因,他也顧不了太多了。

對於孫子的死因,佐青龍一直都爲放棄調查,他下令,掘地三尺也要找出蛛絲馬跡,不能讓他佐宇死得不明不白。

原本葉家會是個極好的突破口,不過梅菲特的干擾讓不得不放棄,若是葉家不說,他沒有證據時也不敢用強。當然,若是有證據指出佐宇是葉家所害,就算梅菲特爲葉家撐腰他也要滅掉葉家!

磐石城刺客聯盟的代理者戰戰赫赫走進房間裏,看到坐在首座的老者時眼中露出驚懼之色。

他沒想到自己居然還有見到王族長老的時候,還有幸見到神魄境的高手,這讓老刺客心中驚懼時又有激動!

“三刀拜見大人!”老者進來後直接跪在地上恭敬拜見佐青龍。

磐石城刺客聯盟的代理者叫做牛三刀,這是別人送他的外號,至於真名…只知道他姓牛。而且牛三刀每次出任務都只出三刀,無論成功與否都會立即退走,所以外人就送他牛三刀這外號,也正是這樣謹慎的性格他才使他存活到現在。

“說!佐宇去了刺客聯盟做了什麼?”佐青龍直接開門見山,眼中露出兇光。

牛三刀自然知道佐宇是誰,來這裏之前他就被佐家人持畫像詢問過。

不過他看見佐青龍兇戾的目光時還是不由縮了縮脖子,心中不由打鼓有些害怕,但還是說了出來“他來刺客聯盟懸賞刺殺葉家家主之子——葉銘!”

佐青龍眼中露出喜色,但更深處卻是無盡兇光,他感覺自己離孫兒身死的真相已經越來越近了!

“他到刺客聯盟還見過誰!說…”佐青龍大喝,如同牛三刀敢有半句謊言就殺了他一般。

牛三刀被嚇了一跳,耳膜都被震破了,流出一絲血跡!“還…還見過,白銀刺客——易!”

轟…佐青龍突然出手,一掌蓋下,直接將牛三刀排出血霧。而他自己則是滿臉猙獰的起身,他或許已經知道殺害佐宇的兇手是誰了!

“派人去滅了刺客聯盟!其餘人全部派出去抓捕‘易’,我要活的…”佐青龍滿目猙獰,臉上露出殘忍的冷笑。

雖然是易殺害了他的孫子,但磐石城所有刺客佐青龍都不會放過,這就叫連株!

若是前幾日他或許不敢這麼做,因爲外來者太多了,其中也有刺客聯盟的人,甚至暗藏傳言帝國第一刺客都來了,這可是讓他都忌憚不已的傢伙。

不過兩日前梅菲特基本將外來刺客全殲,就連第一刺客都身死,幾乎沒有漏網之魚。所以佐青龍如今可以毫無顧忌的出手…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