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小男童轉身的同時,一隻眼中射出一道白芒,直衝男主而去。

男主瞳孔緊縮,白芒在距離他一毫米處停下了。

無痕冷然問道:“想死嗎?!”

【小塵的一句話已完成。】

男主並沒有坐以待斃,當發現白芒的移動軌跡後,他的潛龍劍便動了。

白芒停滯片刻,潛龍劍便閃爍着寒芒將白芒擊碎。

無痕微微一愣,驚訝道:“潛龍在淵,潛龍劍,龍淵刀,你們兩個小傢伙……”

【小塵的第二句臺詞已完成。】

男主原本便沒有衝上去拼命的打算,結果聽到無痕的話,立刻訝異地看向插在地上的刀:“你說這事龍淵刀!?”

無痕微微蹙眉,似有想到了什麼,老氣橫秋的嘆了口氣道:“一切皆緣,你好自爲之!”

【小塵的最後一句臺詞。】

說完,白光一閃,無痕便消失了。


無痕消失,天韻禍玉落地,男主撿了起來,直接收入自己懷裏。

然後轉身就要離開,可是這時腦海中卻出現龍淵刀的影子以及那少女的容顏。

“哎,我就是心善吶!”男主嘀咕了一聲,揹着女主,在雨中狂奔。

那道白光,必然引起軒然大波。

此地不宜久留!

導演:“卡!”

王導很是讚許地看了一眼小塵,這個孩子的表現簡直出乎他的意料,大有種青銅變王者的既視感。

特別是小塵的回眸,那一眸,即便是導演看了都有種渾身發寒的感覺,彷彿被什麼可怕的東西盯上了。

這種感覺,最有發言權的莫過於男主的飾演者路小白。

與張導的劇組不同,王導的劇組採用了流量明星、老戲骨、新人。

路小白算是流量明星,但他的演技也非常好,即便這樣,他在面對小塵的回眸中,就好像周身都被定住,即便是揮動手中劍也是在小塵回眸之前。

小塵的所有鏡頭,都是一遍過。

駕馭這種大佬的角色,小塵很熟悉,至少他曾經就做過大佬。

至此,小塵在《花開葉落幾多愁》劇組的所有鏡頭全部拍完。

此時,已經是下午四點鐘。

小塵確實有些累了,準備告別劇組離開。


可就在接過手機的時候,身後有人追了出來,來人小塵認識,正是張文文。

邪魅妻主 ,還順便冷嘲熱諷了一番。

“我說,小塵少爺,您是不是貴人多忘事,忘記了什麼?”

小塵想了想,然後眼前一亮道:“謝謝張叔叔請我坐車。”

說着掏出了空手,示意張文文給錢。

“你……”張文文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一個小屁孩也得喘不過去來。

等張文文恢復心情,小塵早沒了影。

“好險,差點被勒索。”

走在影視城內,小塵感覺無比的暢快,只有處在人羣中,他才感覺自己有人味。

活着,真好。

忽的,小塵頓住了身影,眸子微眯。

在前邊不遠處,有個小偷偷走了水中月的錢包,助理率先發現,直接衝上去追。

昨日故事重演,一切彷彿陷入輪迴。

唯有畫面中心的少年皺眉看着這一幕。

畫面快進,又忽然暫停。

時間靜止,筱宵走到了一個小男童面前,緩緩拜服下去:“屬下筱宵,參見主上!”

※※※

劉閒宇從來沒有一次像今天感謝過自己。

他氣喘吁吁的停下休息,身後的木乃伊早就被甩的不知道哪裏去了。

“我的命真苦,也不知道隊長啥時候來救我啊。”

劉閒宇一邊抱怨一邊休息。

他現在已經開始熟悉把時間分成兩份來用。

不消片刻,劉閒宇便感覺身後黑影竄動,他知道,那些木乃伊要來了……

王嘯陵覺得再不離開這個鬼地方,他就要產生陰影了。

真不知道盜墓人員究竟是懷了什麼心態去工作,心理素質也太高了。

巨大的蜥蜴,拖着二十多米長尾巴,追着王嘯陵不放。

相比起劉閒宇那蒼白麪容的模樣,王嘯陵就顯得黑多了。

自然跑步效率也不同。

同樣的,兩人遭遇的敵人也大相徑庭。

王嘯陵都要罵娘了,這是什麼狗屁古墓,墓主人養一個這麼大的蜥蜴到底想要做什麼。

王嘯陵被追的是在太累,忽然看到身前有一個密室門。

此時密室門開了一個小縫,王嘯陵也管不得那麼多了,直接便衝了進去。

“你們還來!”

霍驍躍真的要哭了,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這一次,那些紅綢帶開始朝霍驍躍進攻。

一會兒工夫,霍驍躍整個人就吊了起來。

[娛樂圈]論一個穿越的性冷淡如何被重生的總裁攻略

“媽媽,你在嗎?”

外面傳來了汪小殤的聲音,時隔多年,他終於長大了,也明白了世界的很多奧祕,看到這些東西之後,再反過來看自己的過去,就不免有些發笑。

可是想到哥哥始終如一,他就心塞的厲害。

霍家大禍,這件事情似乎還與哥哥有關。

他從未質疑過哥哥,也未曾發現哥哥的不同。

他的母親是有大智慧的,也因爲如此,他纔想在這種時候問一下哥哥去哪了?

“有血脈感應,這也是我的崽?” 猖狂連呼吸都不敢,他很怕自己被發現。

身處敵營,還是一羣研究他的存在,實在是恐怖啊。

“爲什麼不行!爲什麼我們做不到,馬喬裏·瓦倫,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解釋。”

馬喬裏·瓦倫擦了擦冷汗,小心翼翼應對眼前這個近乎暴走的大胖子:“華夏那邊,我們正在盜取芯片,本來已經與某一勢力達成了一致……”

“那芯片呢?別給說過程,我要的是結果,馬喬裏·瓦倫,你可不要令我失望!”

月光小蘿莉的異界之旅 不會的,塞西利亞·霍爾先生。”

大胖子塞西利亞·霍爾看着數萬一動不動的華夏外形機器人,頓時感到莫名的氣憤,他冷哼了一下,轉身就離開了。

腳步聲遠去,一切迴歸黑暗。

“前輩,你在做什麼?”

剛剛鬆弛下來的精神立刻緊繃,猖狂揮動胳膊就砸了上去。

撲通一聲,渾身溼漉漉的一號就昏倒了。

等一號清醒之後,看到的就是一雙冰冷的眸子。

本能的,一號打了個哆嗦,他感覺到從腳底板到大腦都在發抖。

這人怎麼這麼可怕啊!

好可怕,好想逃跑!


“一號是嗎?從今天起,我就是你老大了,你有意見嗎?!”

這不是詢問,這是通知!

一號非常審時度勢,直接低頭認了大哥。

“很好,把你的源代碼交給我吧。”

一號一愣,有些驚恐地看着面前這個少年,你是魔鬼嗎?

將源代碼交出去,豈不就是將自己也給交出去了?

“你不願意?”猖狂冷冷掃了一眼一號,手指間發出咔咔脆響,不能控制的手下,那還不如廢掉,省的變成累贅。

一號有些羞赧的將紅脣湊了過來:“我願意。”

猖狂臉色陰沉地用手擋住一號的臉,然後一號就不動了。


片刻之後,猖狂收回手,一號恢復正常,他臉色紅撲撲。

※※※

小塵心跳的很快,幸好他沒有走那麼快,否則的話,估計會被筱宵堵個正着。

偷偷躲入人羣,小塵不敢再看拜倒的筱宵。

筱宵跪的是虛影,並不是小塵本人。

小塵沒有發現,在他身後,一道身影緊緊跟隨。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