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人一聽,頓時來了興趣,原本族人心中還在爲爲什麼這次不是林蕭主持而疑惑的疑問因爲林南的話頓時丟到九霄雲外去了。不斷的有着族人在人羣中問道,“什麼事情,”“什麼事情?”

林南雙手做出一個下壓的姿勢,人羣頓時安靜了下來,“首先我想大家介紹一下,”林南右手對着白雪做出一個請的姿勢,道,“這位女子的名字或許有些族人曾經聽說過,她叫白雪。”

果然,林南的話音剛落,人羣中便有着族人發出了驚訝的聲音,“啊,白雪,她就是三邪關關主白霞的獨生女白雪。十年前三邪關被衆多正派實力所絞殺,想不到她既然還活着。”

聽着這一族人的解釋,衆人頓時心頭冒出一股怒火,“林家之地,妖女不得踏足,”

“滾出去,滾出去。”

“邪派妖女,滾出林家,”

“滾出林家,滾出林家,……”兩百名族人齊聲的喊着。

林南雖然也層猜想過族人在知道白雪的身份後的反映,但是沒有想到這反映會如此巨大。一時間竟忘記了阻止。而坐在長老座上的林秋水眼中則是閃過一絲得逞之意。

林越一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眼神冰冷的掃視着下方的林家之人,

道,“閉嘴。”衆人只感覺這兩個字彷彿是從九幽之下傳來一般,不帶絲毫的情緒,卻又給人一種極端的憤怒之感。

衆人的喊叫聲頓時啞了下來,林南眼中閃過一絲奇異的看向林越,

就連林越自己也沒有想到不過兩個字竟然真的將兩百人的人羣給壓了下去,林越在說出那兩個字的時候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彷彿有着一股寒流從丹田處涌向了自己的身體四處。

那一刻,林越只感覺自己纔是這裏的主宰,其餘衆人皆是螻蟻。

“這個小子是誰,憑什麼讓我們閉嘴。”人羣在短暫的停頓後,又開始了對林越的吼罵。

林越回頭看了一眼白雪,此時的白雪淚水早已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身體緊緊的靠在林蕭的懷裏,微微的顫抖着。林蕭眼裏盡是悔恨,他沒想到今日一事竟會造成如此局面。

“好了,都安靜。”林南已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白雪雖是邪道衆人,但他還有着另外一個身份,林家的媳婦。”

這一次倒是沒有引起多麼大的轟動,衆人彷彿已經猜到了一般。只是不斷的還有着一些污言穢語從人羣中流出。

林越上前兩步道,“我母親曾是邪道妖女?那是曾經,而現在我是林家家主與邪道妖女所生之子,若是我母親是邪道妖女,那林家也逃不了這個威名。”

林蕭看着林越瘦小的背影,有些不真實的感覺,這些話真的是一個十歲的孩子說出來的嗎?

“林越,我給你們母子一個機會,若你把握住,便可留在林家。怎麼樣?”林南突然發現白雪生了一個好兒子。

人羣中不斷的有着叫聲,“不行,妖女之子不得如林家。”

林南目光瞬間看向那人,道,“妖女之子?妖女之子擁有的是林家血脈。誰在嘈雜,禁閉一週。”

下方的族人一聽見禁閉一週,頓時一個個安靜的如同小貓一般。 林越冷笑着望着林南,道,“機會,呵呵,我不需要。”林越的一句話頓時將原本平靜下來的族人又激了起來。

林南面色也有些難看。

林越裝作絲毫沒看見一般,接着道,“但是,爲了母親的名聲和名分,我接下了。”

林南目光中透着欣賞的神色,“林越,既然你答應了,那麼就可以反悔了,想要爲你母親掙回名聲就必須通過林家的三重考驗。”

“小越,不要答應他,我們走吧。”白雪臉頰掛着兩行淚痕對着林越喊道。

林越對着白雪一笑,道,“放心,媽媽,我會完成考驗的。我要讓這些人將嘴巴徹底閉上。”最後一句,林越目光掃過林家衆人。

林秋水則是有些不屑,在看向林蕭握着白雪的手時,眼中閃過濃烈的怒意。

林南看着臉色冷峻的林越,微微一笑,道,“剛剛我觀你身上有着一絲靈力波動,想來你也修煉過一些武技。既然如此,第一場考驗便是在我的威壓下支撐一炷香的時間。怎麼樣。”

林南此話立刻便引起了下方族人的議論之聲,要知道,林南可是一名實力達到皇者的強者啊,在一名皇者的威壓下支撐一炷香的時間,這在林家小一輩的族人心中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就算是林家中年一輩的族人也沒有幾個自信可以在林南的威壓下支持一個時辰的。

然而林越的回答確實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來吧。”簡單明瞭的兩個字卻使得林家的族人對林越生起了一絲敬佩之意,

“好,”林南讚歎一聲,眼中絲毫不掩飾的流露着讚賞之意,右手一番,一炷香便出現在了手中,左手對着香頭微微一撮,而後右手對着地面甩去,香尾瞬間便插進了地面中,香身卻絲毫未有損壞。

這一手又是引來族人的一片叫好聲。

同時,林南身上的氣勢開始大漲,一股股強大的威壓對着林越瞬間籠罩,林越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危機感,當下也知道考驗已經開始,一股股精純的靈力從丹田處瘋狂的涌向身體四處,以抵擋林南的威壓。

在場衆人在這一刻全部的屏住了呼吸,目光全部的落在林越身上。

一分鐘,兩分鐘……三十分鐘過去了,插在地面上的香已經燃燒了四分之三。眼看就要燒完了。而林越的身形則依舊挺拔,就連晃動都未曾有過。

林南此時心中的感受是最清晰的,要知道林南此時施展的威壓強度已經相當與練氣第八層了,原本以爲林越只是會一點的武技,實力最多也就是練氣第四層第五層左右,可是隨着威壓的增強,林越所帶給林南的驚喜也就越大。

期間曾有林家子弟以爲大長老是不是故意在放水,便靠近感受了一下,結果剛剛靠近整個人便被強大的威壓給震的跌倒在地,其餘之人不禁有些駭然,要知道,剛剛那位前去試探的族人雖然實力不算強但也是練氣第七層。可想而知場中的林越此時承受的威壓是有多大。

衆人在看向林越的眼中已經沒有了不屑,反而帶着一些敬佩。


而坐於木椅上的衆位長老心中對於林越已經基本上算是認可了,能夠在大長老的威壓下支撐如此之久而沒有任何的不適,足以說明了自身的優秀。

一雙帶着怨毒的美眸正盯視着還在接受考驗的林越,此人正是林秋水,林秋水原本對於白雪的這個兒子並沒有太過注意,在她看來,白雪這十年間根本就是一個廢人,又如何能夠教導林越武技了,畢竟誰也不會想到林越不久前的奇遇,若是沒有那場奇遇的話,現在的林越怕是還不知道修煉一途。

林南手掌微握成拳,身上的氣勢再度的增加了幾分,而一直沒有反映的林越在這一刻也是微微皺了皺眉頭,

“現在的威壓已經達到了初級武者的地步了,不知道小越還能不能堅持住。”白雪依偎在林蕭的懷裏,眸子中有着一縷擔憂。

林蕭輕輕的拍了拍白雪的肩膀,道,“放心吧,小越的實力在練氣第九層,距離那武者也就是一步之遙。”林蕭雖然表面上輕鬆,但是內心卻絕度不是那麼的平靜,對於林越的實力就連林蕭都是有些震驚,林越從小便是生活在破廟內,這一身實力完全的是自己修煉而來的,反觀林巧兒在家族厚實的底子支持下,也不過才修煉到練氣第八層。

若是林蕭等人知道,林越從修煉到現在不過才半年時間的話,那又會如何的驚訝。

衆族人看着林越微微有些顫抖的身體,都不禁捏了把汗,許多人在心裏都是吶喊着,“撐下去,撐下去。”就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會爲林越加油。

“不行了麼?難道我就要支持不住了?不,我一定要支持住,爲了媽媽,我一定要支持住。”林越在心中大聲的吶喊着。

此時林越所承受的威壓已經達到了三階武者的強度,憑藉着練氣第九層的實力硬是抗住了三階武者的威壓。

林南看着林越有些瘋狂的眼神,心中突然生出一道念頭,他想試一試林越的極限到底在哪。

於是右手又是一握,一股肉眼可見的波動對着林越的身體襲去。

“噗”林越張口吐出一口鮮血,單膝跪在地面上,但是腰板卻依舊挺得筆直。

林越在這一刻竟然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就在林南以爲這已經是林越的極限,準備撤回對林越的威壓時,從林越的身體內突然涌出了一股更加強大的靈力波動,這股靈力波動一出現便將林南所施展的威壓強行的驅散開了。

林南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站起身的林越,突然出聲道,“你突破了?”

林越在衆多族人的目光注視下,緩緩的開口道,“僥倖而已。”

全場一片寂靜,就連林蕭和白雪此刻都是長大了嘴巴,一臉的不可置信。

林越蹲下身,將已經燒完的香頭捏在手中,掃了一眼衆族人,最後目光落在林南的身上,道,“這場考驗我通過了。”

林南畢竟不是一般人,很快便整理好了自身的情緒,眼中帶着讚賞之意的看向林越,道,“這場考驗,林越通過。先休息半個時辰,進行第二場考驗。”

第二十二章

林越也不嬌做,直接在原地坐下開始恢復着體內的靈力。

林越心中清楚,接下來還有着兩場考驗等待着他,一定要將自身狀態調整到最好,只有這樣,才能在接下來的考驗中最大可能的通過。

半個時辰轉瞬便過去了。

衆族人也是開始坐在了地上等待着接下來林越的考驗,

林南閉目的雙眼陡然睜開,看着還坐在地上的林越,道,“時間已到,”

林越自然的睜開雙眼,看向林南,林南看着站立的林越,心中又是一陣驚訝。

林南的眼光是何等的老辣,只是掃一眼便以看出林越在剛剛短短的半個時辰內竟然已經將突破後的靈力調整至了一個異常穩定的狀態,一般在突破後,都需要對自身的一個熟悉的過程,而這個過程的時間長短,則是根據每個人的自身資質而定的,而林越不過突破才半小時便已經將自身的狀態調整至了最佳,這靠的並不是自身的努力,而是完全憑藉自身對修煉的理解和天生的資質。

由此可以看出林越的天資是多麼的妖孽了。

“接下來需要考驗的是你的心性,一個人的心性如何纔是最爲重要的,若是你此次沒有通過的話,那我林家可不敢要一個心智不健全之人。”林南頓了一下,右手對着林越面前輕揮了一下,頓時爆發出一道絢麗的白色光彩,光柱近三米寬,呈現着一個圓盤的形狀,不斷的在地面上旋轉着,在光柱外圍有着一道道晦澀難懂的符文不斷的流動於上。爲這原本有些神聖之感的光柱添加了一絲神祕之感。

本書已簽約,求鮮花,求收藏, 林越也不嬌做,直接在原地坐下開始恢復着體內的靈力。

林越心中清楚,接下來還有着兩場考驗等待着他,一定要將自身狀態調整到最好,只有這樣,才能在接下來的考驗中最大可能的通過。

半個時辰轉瞬便過去了。

衆族人也是開始坐在了地上等待着接下來林越的考驗,

林南閉目的雙眼陡然睜開,看着還坐在地上的林越,道,“時間已到,”

林越自然的睜開雙眼,看向林南,林南看着站立的林越,心中又是一陣驚訝。

林南的眼光是何等的老辣,只是掃一眼便以看出林越在剛剛短短的半個時辰內竟然已經將突破後的靈力調整至了一個異常穩定的狀態,一般在突破後,都需要對自身的一個熟悉的過程,而這個過程的時間長短,則是根據每個人的自身資質而定的,而林越不過突破才半小時便已經將自身的狀態調整至了最佳,這靠的並不是自身的努力,而是完全憑藉自身對修煉的理解和天生的資質。


由此可以看出林越的天資是多麼的妖孽了。

“接下來需要考驗的是你的心性,一個人的心性如何纔是最爲重要的,若是你此次沒有通過的話,那我林家可不敢要一個心智不健全之人。”林南頓了一下,右手對着林越面前輕揮了一下,頓時爆發出一道絢麗的白色光彩,光柱近三米寬,呈現着一個圓盤的形狀,不斷的在地面上旋轉着,在光柱外圍有着一道道晦澀難懂的符文不斷的流動於上。爲這原本有些神聖之感的光柱添加了一絲神祕之感。

“這是我在突破至皇者的時候獲得的天賦技能,夢幻空間。可以使進入之人產生幻覺,這產生的幻覺都是一些較爲邪惡的念頭所生出的,所以用來這場考驗是最好不過的了。你若是能夠從我這夢幻空間內走出便算作通過。”林南蒼老的聲音中帶着一絲期待。

衆族人都有些懼怕的後退了一步,對於林南的夢幻空間,族人還是比較瞭解的,所以對於其中的可怕之處也比林越更多一些。林蕭臉上露出擔心的神色,若說林家之內誰對林南的夢幻空間最爲了解的話,林南是第一個。也正是因爲對於夢幻空間的瞭解讓得林蕭的擔憂更多了幾分。

只要進入夢幻空間,自身的各種各樣的雜念便會以一種場景的方式呈現在眼前,越是痛苦和不堪的回憶,越是清晰。

林越沒有答話,而是在衆人有些擔憂的目光下一步對着白色光柱踏了進去,

林越在踏進光柱內後,突然發現眼前的景象竟然奇異的開始變化着,慢慢的,畫面開始定格。


夜幕,燈火輝煌,一座百米高的大廈,出現在林越的視線裏,慢慢的,大廈不斷的在林越的眼中放大。

“林躍,你不過一個小小的公司職員,竟然敢和我槍女人,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強子,做了他。”話音落下,一道強壯的身影出現在畫面中,強壯男子將林躍輕鬆的提起,一把將之拋向了陽臺下。

林越眼神呆滯的看着面前熟悉的一幕,在畫面中林越被摔向陽臺下的時候,林越仰頭對着天空大叫,“啊,楊天,我要殺了你。”

林越在光柱內雖然看不見外界,但是從外界卻可以清楚的看見林越的每一個動作,只是呈現在林越視線中的畫面卻不會被看見。

光柱外的衆人看着林越有些發狂的動作和悽慘的叫聲,都不禁有些失神。

白雪緊緊的拉着林蕭的手臂,淚水 忍不住的又落了下來,道,“蕭哥,小越他。”

林蕭安慰道,“放心,小越不會有事的。”雖然嘴上這樣安慰着,但是心中卻也如同白雪一樣的擔心。

大廈消失,一道曼妙的身影又出現在林越的面前,望着面前的倩影,林越伸手摸向她的臉龐,

“柔兒,我是林越。”林越此時竟忍不住的落下了淚水。

柔兒看着林越,眼中多出了幾分決然和冷漠,一把退開林越,道,“不要叫我柔兒,從今天開始,我和你不再有任何的關係。”說完,柔兒轉身走去。

望着消失的倩影,林越無力的跪坐在地,喃喃的道,“我沒用,我給不了你幸福。”

看着光柱內跪坐在地上的林越,林南忍不住的嘆惜了一聲。

就在衆人都認爲林越這一關失敗的時候,在林越的右手上的戒指突然閃爍了一下,一股清涼之力流入林越的丹田,林越瞬間清醒過來。

“這事幻境,”林越抹去臉上的淚水,心中忍不住一陣發寒,旋即站起身來,甩了甩腦袋,輕聲自語道,“林嶽,從現在起我不在是林嶽,我叫林越。”

林越閉上雙眼,雙手不斷的在胸前變幻着,一道道晦澀的手印不斷的結出,丹田處的靈力源源不斷的向着林越的雙手處匯聚而去,每次手掌翻動間便會有着一縷靈力與之交融,衆人眼見林越突然的清醒過來,還做着如此奇怪的動作,不禁想着到底是在做些什麼。

而坐於木椅上的衆人則是一副吃驚的神色,他們沒有想到林越在大長老的夢幻空間內竟然能夠清醒過來,而看林越手中的動作,明顯的是一中武技的前奏。這已經足以他們吃驚了。


林南望着光柱內還在繼續結着手印的林越,不禁苦笑,“這個小子當真是會不斷的讓人驚喜啊,他真的只是一個十歲的孩子?”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