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好的!”

楊佳慧說:“上次在茶館,喝的就是這個牌子的咖啡,你還說不好喝呢?”

張軍這纔想起來,是的,上次是不太好喝,這次爲什麼就好喝了呢?他仔細的看看封皮,只見包裝皮上寫着一連串的英語,他大概認得coffee,Brazil。這是巴西的咖啡。

“上次也是巴西的咖啡,爲什麼不一樣呢?”張軍問。

楊佳慧認真的說:“那是純咖啡豆,這個是加了糖的。”

“哦!”

兩個人喝着濃香的咖啡,輕鬆的看盤,果然,一會的功夫張軍的睏意已經蕩然無存了,他覺得咖啡真是個好東西,提神的作用真的明顯,不知不覺中兩個人的額頭都微微的出了一些汗珠,張軍掏出鬧洞房搶的手絹準備提楊佳慧擦拭,忽然發現那邊有人動了一下,回頭一看,卻原來是方霞,精神了起來。

他連忙把手絹收了起來,只聽方霞說:“就你倆精神呀。”

楊佳慧這才說:“你們都是喝酒喝的唄!”

“也是,”

“王俊來什麼時候走的?”方霞好奇的問。

楊佳慧和張軍這才注意,王俊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

說話間,人們陸陸續續的精神了起來,屋子內又開始了熱鬧。

劉老爺子推了推眼鏡,看了看周圍的人,打了個哈欠說:“夏日無煩惱,沒有蚊子咬,睡醒真精神,大盤漲多少?”

“呵呵,這老爺子還怪有才的呢。”王姨說。

方霞更能打趣,她說:“咱們劉老爺子,那年輕的時候也是風流倜儻、人見人愛的帥哥,你們說是不是?”

大家齊聲的說:“早就看出來了!”

呵呵。

“大家看看新聞。”老爺子說:“6月份以來我國的貿易順差增至創紀錄的269億美元,我國的外匯儲備達到1.33萬億美元,同比增長41%,高額的外匯儲備和貿易順差,意味着央行被動投放大量外匯佔款,由於近幾年我國的貿易順差是“前低後高”,因此,未來我國的貿易順差將達到2500-3000億以上,將流動性控制在合理範圍內是首要任務!”

大家這才注意顯示器上打出的新聞。

精通金融的王俊來說:“這個新聞給我的啓示是:1.我國的貿易順差在擴大,說明我國的出口現狀以及未來都很好,這就爲公司的業績提升,打下了基礎,我們炒股票歸根結底的是在炒業績,業績上升了,股價自然而言就要上升;2.我國的外匯儲備這麼多說明我們的國家很有錢,有錢的行情是不會這麼早就結束的,所以我說行情還會很大;3.國家要控制流動性,但是這麼多的錢誰能控制得住呢?因此,我還是非常樂觀的看待後市!”


劉老爺子說:“我最看重最後一條,那就是要將流動性控制在合理的範圍之內,這是首要任務。”

他頓了頓繼續說:“我覺得明年的行情應該是快牛變成慢牛,也許會走的更長更遠。”

王姨也說:“好不容易經歷了五年的大熊市,該讓我們賺點了吧!”

方霞也說:“該讓我們享受股改帶來的樂趣了。”

屋子裏的人們七嘴八舌的議論開了,就連張軍都聽得熱血沸騰,他自己都感覺今年進入股市簡直就是絕妙之筆!他心中暗暗的盤算:今年二十萬、明年五十萬、後年一百萬……,他在幻想着自己也能成爲股神。


他笑嘻嘻的看着各位的高談闊論,他的心裏更喜歡這樣的快樂,誰能喜歡死氣沉沉的感覺呢!

他看了看身邊的美女,發現她依舊認真的看着盤面,沒有參與話題的討論,他心想,楊佳慧可能在思考着下一個獵物吧,這個時候可能是選股的最佳時機。

他的心裏暗暗的佩服,她真是超級的冷靜!

今天的陽光顯得不那麼的刺眼,很溫柔的照射到了屋子裏,在這樣的歡快的時光裏,就連太陽公公也來湊趣,真是太有意思了,由於昨夜的一場大雨,使得地面還沒有完全的幹,因此,窗外升起騰騰的水汽,那水汽一條一條的就像現在的行情一樣,在升騰、升騰。空氣裏瀰漫着溼潤的氣息,讓人們感覺到給外的新鮮和清爽。

他趴在窗口向下張望,只見外面的人還真不少,來來往往的車輛踏着水花不停的穿越,在大街的一旁幾個清潔工用掃帚在清掃着汲水,他們努力的把汲水推向下水井裏去,望着勤勞的人們,他的心頭思緒萬千,是呀!有了他們的勞動,環境纔會更加的潔淨、更加的美麗。

他趴在窗口思緒萬千,半晌才轉回頭,看看屋子裏的人們還在高談闊論;還在興高采烈,他自己也覺得樂在其中了。

即將到了收盤的時間,人們這才重新認真的看着行情,目前的大盤還是呈現着上攻的態勢,不溫不火的上漲,人們誰都沒有懷疑行情會噶言而止,因爲這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情。大家喝光了最後的一點茶水,準備回家買上幾個好菜呢。

又到了收盤的時間,今天的大盤漲幅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分別還是蠻大的,銀行、鋼鐵、地產等大盤藍籌股在不斷的上漲,但是好多的被炒上天的題材股低下了高昂的頭,真是兩極分化,冰火兩重天。

在看看自己的重倉股-鋼鐵,呵呵,還在上漲的過程中,從盤面上看、從K線形態上看,距離高點還有很大的路程,正像巴菲特所說的那樣,一隻好的股票只有長線纔是最賺錢的。

一直沒有說話的楊佳慧默默的收拾自己的物件,收拾停當纔看了一眼張軍,意思是:該下班了,咱們也該走了。

在歡笑中,人們踏上了回家的路……。 他們最後走出大戶室的,在大廳裏的時候,就發現不原意離去的股民還大有人在,他們在討論着、期盼着,有的在開心的說笑、更多的在惴惴不安,他們站在大廳之中靜靜的聽着他們的言談。

“哎,大盤這麼好,我的跌了很多!”

“我的也是!”

“爲什麼呢?”

聽着、聽着,楊佳慧的臉上突然多了一絲的微笑,只是這個微笑很含蓄,沒有特意的誇張,張軍也就沒有看出來。

人們議論紛紛,沒有個頭緒,他們在一旁站了一會,發現沒有什麼意思,就悄悄的走了出去。

他們來到公園的一個僻靜的地方,坐在小凳上,看着公園裏歡歌笑語的人們,心情也格外的好了。

張軍說:“佳慧,我看你下午沒太吱聲,想什麼呢?”

楊佳慧這才說:“你知道有一句話嗎?”

“什麼話?”

“在歡樂中死亡,在絕望中爆發!”

張軍自然知道這句話的含義,他看着心愛的美女,心裏不免緊張了起來,便驚恐的問:“我看現在都在高興,是要死亡的表現嗎?”

“不會的,我只是先做好準備而已。”楊佳慧說。

楊佳慧接着說:“你分析沒,今年是股改的第二年,而且是連續的加息,大盤之所以這麼漲,是因爲在不停的發售基金,如果現在停止發售基金了,你說還有行情嗎?”

張軍低着頭,認真的分析着她的話,他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便非常佩服的說:“我就信你的。”

楊佳慧咯咯的笑了起來。

那邊的一陣悅耳的樂曲聲吸引了他們的目光,哦!在不遠處有一堆人,在那裏唱着評劇,他們互相看了一眼,就拉着手走了過去。在東北有兩個劇目是非常惹人看的,一個是評劇一個就是二人轉。在城市裏愛看評劇的人要多一些。

他們站在人羣的外面,找了一個高坡的位置,靜靜的欣賞。只見一位女演員在唱着小女婿的選段,後排的樂師給她伴奏。伴隨着音樂之聲那演員唱的是聲情並茂,曲調優美,引來不時的陣陣掌聲。

張軍自言自語的說:“好!非常好!”

楊佳慧看着她,撅起小嘴說:“我看你也快神經了呀!”

說完,咯咯的樂了。

曲目一個接着一個,一會又是一段的長笛獨奏,演奏的也是那麼的優美動聽。他們在山坡上看的如醉如癡,忽然,楊佳慧看見一個熟悉的面孔在另一頭出現了,她拉了一下張軍,說:“咱們走吧!”

“怎麼了?”張軍有點莫名其妙。

他們順着山坡走了下來,楊佳慧說:“今天晚了,我想回家?”

張軍有些疑惑不解,但是也很順從的跟着她走,他們走到不遠處的涼亭附近,只見一個人也衝着他們走了過來。

“佳慧,你好呀!”

來者是個年輕人,他身高體胖,長的倒也英俊,身上的衣褲、腳下的皮鞋和挎着的皮包,都顯示出這個人有一定的身份。

他們站住了,楊佳慧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你挺好唄!”

那人說:“挺好。”

那人說着,上下打量着張軍,半晌才說:“這位是……。”

楊佳慧把頭髮輕輕的一甩,仰着頭說:“我的朋友。”

那人一陣狂笑說道:“你在市裏的哪個部門?”

張軍聽了這話覺得非常的刺耳,就想說句什麼。

楊佳慧搶先說:“他在省裏直屬研究所工作。”

“哦,那挺好的!”

張軍看着那個人直勾勾的看着楊佳慧的樣子,心裏就一陣的反感,他心中暗想,這人難道是他的什麼人吧?

楊佳慧冷笑了一聲說:“我們有事,再見!”

說着拉起張軍就走。

“再見!”

那人說着,和楊佳慧打個招呼,就快速的離去了。

看着他遠去的背影,張軍有許多說不出來的話,哽咽在喉,他木然的站在那裏,他真的想知道爲什麼?

楊佳慧拉着他來到涼亭,坐了下來,她看出他的心事就說:“想什麼呢?”

“沒什麼?”張軍支支吾吾的說。

“我們處過一段時間的對象,你不介意吧!”楊佳慧小聲的說。

張軍摟住她,輕輕的說:“我只關心現在和將來,以前的事情就別說了。”

張軍嘴上這麼說,可是心裏巴不得知道前因後果。

楊佳慧低着頭,想了好一會說:“我還是告訴你吧。”

“別,不用說。”張軍試圖捂住她的小嘴。

楊佳慧掙脫了說:“不說出來不好的!”

原來,那個人在市裏的某個機關工作,按理說單位不錯,也顯貴,他的家庭也很有背景,在媒人的撮合下,他們確立了戀愛關係。

一次,楊佳慧接受了他的約請,來到他家做客,老遠就看見他家的二層小樓,進屋更覺得寬大氣派,室內的陳設豪華考究,他的父母很熱情的招待她,在飯後的時候,來了兩個人和他的父親在客廳嘀咕了很長的時間,臨走扔下了好大的一個包裹,他的父母將客人送到了門外,這個時候,他走了過去,打開包裹發現是大把的鈔票。

他順手拿出一捆揣進了自己的腰包,轉回身和楊佳慧說:“我們出去走走喝杯咖啡,好不好?”

在咖啡廳裏,他們要了最好的咖啡、最好的服務,消費當然很驚人。


楊佳慧回到家中,把事情和自己的父母敘述了一遍,就有心不在交往。

楊佳慧說:“我看見那麼多錢都有些害怕,不會是貪污吧!”

她的母親說:“也許人家是親戚送的錢呢?這不就正常了嗎?”

就這樣,交往了一段時間。

因爲有幾件事情,楊佳慧就發現這個人的骨子裏不是好的,便鐵下心分手了。

聽到這裏,張軍不禁問:“什麼事情不好的呀!”

楊佳慧笑着說:“反正,沒欺負我。”

張軍心裏當然明白她的意思,他也願意相信她的話,在楊佳慧的表情上可以看得出來,她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所以,他也樂於接受這樣的結果。但是,張軍覺得在楊佳慧的身上有太多的疑問,他至今也無法得到答案。

張軍便仗着膽子問:“佳慧,你的父母是做什麼的呀?”

楊佳慧樂着說:“就是很普通的打工者。”

“那爲什麼住那麼好的小區?”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