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眼皮不斷的壓著古葬天的,一陣陣刺心的疼痛不斷的刺激著古葬天現在脆弱的神經。耳邊雖然不斷的傳來慕容婉兒的呼喊聲,但是古葬天努力的想張開自己的嘴,但是這樣原本最簡單的事情現在卻變的那麼的艱難。

古葬天艱難的轉過頭對著慕容婉兒露出了一個對於慕容婉兒來說難看卻又是最好看的笑容。

慕容婉兒看著古葬天的笑容,原本流淚的她不由得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古葬天看著渾身是傷的慕容婉兒,艱難的伸出自己的手,用盡自己最後的精神之力臉上露著痛苦的表情緩慢的取出了一個玉瓶。古葬天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玉瓶向著慕容婉兒笑了笑,直接昏了過去。

「真是一個堅強的男人,為什麼那些師兄之中沒有這樣的人!」

慕容婉兒艱難的向著古葬天昏倒的地方趴爬著,腦海之中不由得回想起自己師門之中那些看上去男子漢大丈夫,但是在重要時刻不斷的後退的是兄弟們。

「我這是怎麼了!」慕容婉兒摸著自己發熱的臉頰,搖了搖頭驅除了自己腦海之中的想法再一次緩慢的向著古葬天爬了過去。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著,原本就幾步的路程在這時的慕容婉兒的嚴重是那麼的漫長,她眼神之中都開始緩慢的流露出絕望的神色。

慕容婉兒不止一次的想要放棄,但是每一次就要放棄時,腦海之中都會閃現出古葬天那戰役盎然的身影,那可怖而又最好看的笑臉。

夜色緩慢的降臨了,慕容婉兒終於緩慢的爬到了古葬天的面前,她緩慢的拿起古葬天面前的玉瓶,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絲放鬆的神色。

慕容婉兒緩慢的打開手中的玉瓶,看著瓶中三顆潔白的丹藥,用顫抖的雙手緩慢的把其中的一顆丹藥塞進自己的口中。

「轟!」

慕容婉兒頓時覺得自己的耳邊一陣轟鳴聲,體內乾涸的經脈就像是注入了一道清泉一樣,經脈上那一道道的裂痕開始不斷的修復,全身的傷痕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回復著。

感受到恢復了一點的慕容婉兒看著天色,又看看昏迷的古葬天,直接想古葬天餵了一顆丹藥之後艱難的站了起來,扶著古葬天走一步跌倒,在艱難的站起來又走一步的向前走著。

夜色之中不斷的跌倒有站起來的身影不斷的向著一旁的山洞緩慢的走了過去。

山洞之中,第一次身處這的環境之中的慕容婉兒眼神之中充滿了恐懼,眼神不斷的向著四周看著,寒冷的風呼呼的吹著,各種妖獸不斷的嚎叫著,孤獨的恐懼不斷的衝擊著慕容婉兒的心神。

慕容婉兒就這樣的在孤獨和恐懼之中度過了第一個夜晚,黎明的陽光緩慢的出現在東方的時候,慕容婉兒都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慕容婉兒看著依舊昏迷的古葬天,緩慢的站了起來拄著長劍一步一步的向著踏天犀牛的屍體走了過去。現在的她知道她必須堅強,在弱肉強食的地方或者的妖獸沒有一個是現在的自己可以對付,現在的她必須快速的恢復自己的實力和照顧好古葬天。

踏天犀牛的屍體依舊在哪裡,滔天的血脈威壓使得一些比踏天犀牛弱小的妖獸都不敢靠近。

慕容婉兒緩慢的走到踏天犀牛的身前直接從踏天犀牛的屍體之中取出了踏天犀牛的花晶,然後緩慢的把踏天犀牛屍解之後再一次艱難的向著山洞之中走了去。

「唉!你要快點醒來啊!我有點堅持不住了,真的有點堅持不住了!」

慕容婉兒說著,緩慢的向著古葬天的口中為了一些水,然後又看著自己手中的踏天犀牛的花晶,緩慢的修鍊了起來,時間就這樣的緩慢的一天一天的走著,孤獨與恐懼的折磨使得慕容婉兒這個原本的天之驕女彼岸的憔悴了許多,真箇人也變的農婦一樣,原本魅惑的氣息這時也消失不見了。

第五天!五天沒有睡的慕容婉兒終於堅持不住了,整個人栽倒在了古葬天的懷中。

日落日又升,第六天早上古葬天緩慢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古葬天看著自己懷中的慕容婉兒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感動,他雖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幾天,但是看著女孩憔悴的臉頰,他就知道這幾天對於這個宗派的少女是多麼的艱難。

古葬天隨手梳理了一下懷中少女的頭髮,輕輕的把懷中的額少女放了下來,緩慢的走出了山洞,看著已經被屍解的只剩一些廢料的踏天犀牛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不為人知的微笑。

「活著真好!」

古葬天大聲的向著天空喊道,然後整個身影快速的消失在了森林之中,不一會兒就抱著一對木柴回到了山洞旁邊,緩慢的架起了篝火,然後緩慢的從空間戒指之中拿出了一個鍋緩慢的熬起了肉粥。


不一會兒一股誘人的香味就從鍋中飄了出來,古葬天聞著鍋中飄出的誘人的香味,眼神之中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色。

山洞之中慕容婉兒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看著自己身上的蓋著的衣服,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喜色,快速的站起來直接向著洞外走了去。

「你醒了!」

古葬天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慕容婉兒笑著說道。


「你沒事了吧!這個幾天我真是好擔心啊!你知道我這幾天是多麼的孤單和恐懼嗎?」

慕容婉兒說著一滴滴的淚水又掉了下來。

「好了都過去了!我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不過會留下一點暗傷而已,只要過些日子我好好的修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古葬天伸出手柔和的擦掉了女孩臉上的淚水,笑著說道。

「啊!忘了!我的肉粥!」

古葬天說著就快速的向著自己的鐵鍋跑了過去。

慕容婉兒看著古葬天的樣子不由的笑了起來。

「來!快嘗嘗!這是專門為你準備的,也是為了報答你這幾天對我的照顧所做的,你可是第一個嘗到我這種手藝的人啊!」

古葬天說著直接端著一碗肉粥走到了慕容婉兒的面前。

「騙人!也不知道你用這個手段騙了多少女孩子了!我姨娘說過,要抓住一個男人就必須先抓住那個男人的胃,這句話對男人也是一樣的。」

慕容玩兒紅著臉頰向著古葬天說道。

「額!」

聽到慕容婉兒的話古葬天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能靜靜的看著慕容婉兒,等待著她的下一句驚人之語。

「怎麼這樣的看著我!我是不是丑了?」

慕容婉兒一邊吃著肉粥,一邊看著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古葬天問道。

古葬天默默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想著慕容婉兒給了一面鏡子,示意到你自己看。

慕容婉兒快速的衝到古葬天的身邊一把拿過鏡子,直接看著鏡子之中的自己。

「啊!」

古葬天突然之間被一聲尖銳的喊叫聲直接下了一跳,古葬天算是再一次理解到了容貌對於女孩的重要性了。

平靜下來的慕容婉兒直接回頭看著古葬天說道。

「我這樣子都是你造成的,你必須對我負責!」

「負責!」

古葬天愣愣的看著慕容婉兒說道。

「噗!什麼負責,是你必須讓我的容貌恢復,不然我和你沒完,我就直接招商你的老婆直接向著她們說你始亂終棄。」

「啊!你這也太毒了吧!你得不到我也不能這樣做吧!」

古葬天也不知道是怎樣想的,直接想和慕容婉兒說道,不過說完之後古葬天有一種想要抽自己的想法。


「什麼?你這個自戀狂!」

慕容婉兒說著直接轉過身子紅著臉頰不敢看古葬天。

「好了!我又辦法!你是不是還有一顆造化丹,你只要把這粒丹藥溶入水中之後把自己的全身洗一遍之後你就會變得更加的迷人的。」

古葬天無所謂的說道。


「什麼那麼珍貴的丹藥,你竟然讓我去洗澡用,你是不是腦子秀逗了。」

慕容婉兒回頭一副看白痴的樣子看著古葬天。

「放心吧!這種丹藥我還有很多的,你就放心的用吧!等件事情完了之後我給你幾個讓你救命用,當然我希望你一直不要用。」

古葬天一邊說著一邊直接跑到鍋面前狠狠得吃了起來。

慕容婉兒看著快速的吃著肉粥的古葬天,也不再想自己的容貌直接跑到鍋面前和古葬天一起吃了起來。 時間就在兩人的瞎胡鬧之中緩慢的流逝了,第二天清晨的潮氣還沒有消散,古葬天直接把山洞之中的火熄滅之後緩慢的走出了山洞,看著將要升起的朝陽深深地洗了一口氣。

「你在幹嘛?」

慕容婉兒走到古葬天的身後,奇怪的想著古葬天問道。

「沒什麼!只是感覺這裡的空氣好清新,想要多吸幾口而已!」

古葬天笑著回頭看了慕容婉兒一眼,緩慢的的說道。

「我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還要去郝天草的地方嗎?」

慕容婉兒看著古葬天忐忑的問道,畢竟經過這次和踏天犀牛的戰鬥之後慕容婉兒知道了皇者之境妖獸的厲害了,心中想著還要去和兩隻皇者之境的妖獸去戰鬥,不由的感到害怕,那種面臨死亡的感覺真是太不好受了。

「去啊!為什麼不去,我們都已經走到了這裡了,為什麼不去,不就是兩隻皇者之境的妖獸嘛!有什麼好怕的,我們不是已經殺過一隻了嗎?再說現在你放棄你覺得不可惜嗎?「

盤龍

「殺過了一隻!就拿一隻我們差點急死了你知不知道!你還好意思說不就是兩隻皇者之境的妖獸。」


慕容婉兒看著古葬天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鄙視的說道。

「你就不想要郝天草了,你要知道我們現在走到了這裡要回頭很簡單隻要回頭我們就是安全的,但是你以後你會保證你不後悔嗎?」

古葬天突然臉色一轉認真的看著慕容婉兒的眼睛說道。

「我當然想要!但是那是不是有點太冒險了。」

慕容婉兒看著古葬天認真的眼神有點膽怯的說道。

「沒事我們現在就去看看要是事不可為的話,我們就快速的撤回,反正我們一心想要逃跑的話還是沒有什麼皇者之境的妖獸可以拖住我們的。」

古葬天看著遠處的森林向著慕容婉兒說道。

「好吧!我聽你的, 透視狂兵 。」

慕容婉兒說著露出了一副無所謂的神情。

「好我們現在就出發!不過在這之前我們還要去一下踏天犀牛的洞穴,裡面一定友好東子這些可都是我們的戰利品不能便宜了被人或者別的妖獸。」

「好吧!聽你的財迷!」

兩人說著就邁開步伐直接想著踏天犀牛洞穴的方向走了去。兩人七擰八拐的走到了踏天犀牛的洞穴面前,古葬天看著四周的幽靜的環境向著慕容婉兒說道。

「這踏天犀牛也真是會享受啊!照這樣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作為他的洞穴,你看看著一片湖泊,感受感受這裡濃郁的靈氣真是一個好地方,要不是這裡是亘古之森我都想在這裡修一個院子住在這裡了。」

「好了不要感嘆了,還沒有成老不死的了,就已經想著老不死的應該考慮的事情,你一天過的不累嗎?」

慕容婉兒看著還在一旁感嘆的古葬天鄙夷的說了一句之後就要直接想著踏天犀牛的山洞走了進去。

古葬天看著走進山洞的慕容婉兒鄙夷的看了慕容婉兒一眼,心中心中感嘆的說道,真是不懂的欣賞的丫頭,難怪魅惑之力不到家。

「古葬天你快進來看看,我們發財了,不過裡面有好多我不認識的草啊!他們都長在這裡好像不是什麼靈藥,真是奇怪踏天犀牛為什麼不把它們拔了出來。」

就在古葬天心中鄙夷慕容婉兒的時候,山洞之中傳出來了慕容婉兒吃驚的呼喊聲。

「我來看看!你可千萬不要把它們扒出來啊!」

古葬天一聽到慕容婉兒不認識的草還和靈藥長在一起,古葬天連忙跑進去,他可不想讓無知的慕容婉兒毀掉那些有可能是靈藥的草。

季先生,吃完請負責

「東西在哪?」

古葬天走進山洞直接想著站在那裡的慕容婉兒問道。

慕容婉兒看著焦急的古葬天直接隨手指著一邊的葯田說道。

「在那!不過真的好奇怪啊!你說只要是靈藥我一般都是認識的,但是這裡面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我不認識的。」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