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又往後推移了五天之久,石洞中傳來了非常隱晦的波動,讓人感覺就像一道春風拂過地面,但好景不長,一種極爲爆裂的波動,自洞中發出,好像海嘯之音,又像羣魔在咆哮。

外面的竹子和草木都在波動中,一個個的折斷,洞口有碎石滾落,此地好像發出一場小型地震相似。

一聲舒服的**從洞中傳來。

蘭德斯靜靜的站在那,眼神微閉,神態安詳,好像一個雕像一般的安靜,但給人一種安詳向上的積極感,仔細感覺上去,好像整個人多出了一種神韻,一種內在的東西。

“想不到黑竹林還有這等好處,恐怕我還第一個知道的呢。”蘭德斯心裏有些小得意,但更多的是高興,從心裏高興。

本來如果煉化掉那個魔核,只能讓蘭德斯從亡魂初級長到中級,用了黑珠花,效果有所增加,也不可能在提高!

但在煉化過程中,有一絲絲的死亡氣息融進了身體,蘭德斯還一陣後怕想要用鬥氣把死亡氣息趕出體外,但意外的是,這屢死亡氣遇到煉化的魔核還有黑珠花,使得他們的效能翻了幾乎一倍,這讓蘭德斯一下子從靈魂一級亡魂初級,升到了高級。

本來不應該有什麼動靜的,但蘭德斯一次提高兩個小層次,引起了空間內的死亡氣息的震動,所以動靜還是有點大。

“幸虧沒有不死生物被招來,要不死定了!”蘭德斯感覺到有點後怕,現在更希望能早點學會《天地無極》踏上魔法的路途,才能修煉和《天地無極》配套的靈魂修煉術《神魂六變》,更重要的可以練習魔法陣一途,對於閉關的守護可是非常有用。

蘭德斯走出石洞外圍,看見一片狼藉,就知道和自己又莫大的關係,傳音給暗夜君王,但都沒有迴音,看來君王還沒有煉化完那些龐大的能量。

展開魔法地圖觀看,“我現在應該是在,中間區域,裏最後的黑點還有很遠的距離,要不要冒險呢?”蘭德斯沉思了半晌,“以我現在的能力在現在的區域都是很危險的,往前走五百米要是遇到敵人,我扭頭就跑!”


蘭德斯下定了決心,十分小心的往前摸去,可意外的是,既沒有碰到不死生物,也沒有遇見人類,不知道都去了哪裏。

蘭德斯有冒險的前進了五百米,可結果還是老樣子,連個帶活氣的都沒有見到。

“奇怪了,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好像全世界就省我一個一樣!”蘭德斯聽着風吹過竹林的聲音,周圍靜的十分可怕,都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現在的蘭德斯到時十分想念成裏,起碼有點人氣啊!

蘭德斯尋思半天,自己的實力恐怕再往裏就是找死,還是回頭,保住小命要緊。

可真在這時,一聲巨大的嘶吼,從黑竹林深處傳出,大地爲之震盪,天空黑雲翻滾,好像在慢慢的壓了下來,給人一種不祥的預感。

在大地的震動中,一道道巨大的裂縫在地上出現,黑洞洞的慎人不已,竹林大面積倒塌,天空好像畫布一樣的扭曲變形。

又一聲巨大的嘶吼傳來,好像鬼王在咆哮,好像地域的使者在宣佈着時間末日,一道粗大的黑色光柱,在密林最深處爆發而出,直通天際。

“不好!”蘭德斯沒有多想,跑字當先,

“那是什麼?”蘭德斯剛剛想轉身,就在這時一個巨大的黑色光罩,好像一個巨大的臉盆,從天上只扣而下。

把黑竹林最裏面一部分,給與世隔絕,不巧的是蘭德斯就在這個巨大的黑色臉盆,籠罩範圍之內。

看着眼前黑色光壁,好像一睹永不倒塌的城牆,給人一種壓抑厚重的感覺,蘭德斯也不再保留,拿出九皇天極劍和解封的金龍的咆哮,雙劍力斬而下。

一道黑色雷電,粗如水缸,在包間還沒有落下之時,就從光壁中竄出,嚇得蘭德斯神魂皆冒,一個大橫移,出去有六米之多,可雷電爆炸的餘威還涉及沒有躲過,愣是把蘭德斯掀翻出去有十幾米遠。

蘭德斯咳血,努力的撐起身體回頭觀看,原來的位置出現了一個十米的大坑,裏面土質焦糊,幾乎成了灰灰。

蘭德斯趕緊拿出一粒白色藥丸吃下,用動用悟道樹在廳內給自己療傷,同時很長時間不用的玄天祕錄,飛在自己頭上,點點銀光把自己護在裏面。

就這樣蘭德斯回覆了一天的時間,傷勢纔好轉。

“這個怎麼辦,這個黑色的護罩,不是我能夠打破的,可往裏也是死路一條啊!”蘭德斯看着自己頭上的黑色護罩,連黑天白天都分不清了,在看看深處讓人心悸的黑雲在來回翻滾,好像活了一般。

正在蘭德斯焦急萬分之時,在黑竹林外圍,有一名身穿紅袍,紅色尖尖的帽子,不怒而威,正凝神盯着巨大的猶如山嶽般的黑色護罩。

“提亞紅衣主教閣下,這個黑色護罩好像沒有一絲徵兆就翻落下來,幸虧前幾天發現有異狀,大部分的都撤了回來,只是···”艾克特戰戰兢兢的站在這名紅衣主教跟前。

“只是我叫的聖子,和前來觀摩的戰神宮的聖子,可多沒有出來是不是?”紅衣主教的聲音聽不出喜怒哀樂,但是有種居高臨下的權威。

“廢物,這個黑竹林出現的鬼物,是往年厲害程度的三倍還多,事先你恐怕東沒有調查吧?”紅衣主教不容艾克特分解,“去把艾克特帶去裁判所報道,那裏會很歡迎他的!”

一聽到裁判所三個字,身爲魔導師的艾克特當場暈倒,有衛士過來把他臺了下去。

“通知戰神宮來人,要共同破除這個黑色光罩的禁止,救出兩教的聖子。”紅衣主教話音剛落,旁邊過來一人也是華服老人,輕聲說道,“提亞紅衣主教閣下,這裏有這麼大的異常,恐怕有神物出土或者莫大的機緣,真要通知戰神宮嗎?”

“親愛的韋克拉姆主教,你認爲這個事情會遮蓋得住嗎?你認爲他們的聖子來這裏試煉,會就一個人?”提亞無奈的搖了搖頭,“要不是有那件天大的事情發生,恐怕世界所有的勢力都會來此報道,但教裏能給我們的支持也減弱的最小。”

韋克拉姆主教主教一聽那件事,也閉嘴不言。

蘭德斯無奈之下,只能向前走去,“希望不要碰到不死生物,現在這裏要是有,指定是六級以上的存在,自己只怕有死無生。”

正在這時,蘭德斯看見對面閃出幾個人形生物,慢慢的像自己靠近。 蘭德斯看到對面有三四個人形,頓時嚇了一跳,這可是靠近黑竹林中心區域,如果出現人性不死生物,將多麼可怕。

蘭德斯身子一矮,躲到一棵高大的灌木叢後面,屏氣凝神向前看去。

人影晃動之下,可以看到對方似乎是兩男一女,其中一名白色衣衫,胸前一個金色太陽,手拿銀色法杖的青年,正是前不久蘭德斯看到過的非休斯,是太陽神教的聖子,地位崇高。

而另外一名男子,長得英武不凡身材魁梧,一身金色的盔甲罩滿全身,一把長劍背於身後,頭帶着一個金色的戰盔,把臉面全都護住,不能辨認分毫,但可以確定的是此人武力一定投非常強大。

最後一人是一名女子,身穿太陽教的神袍,手拿木杖,面目清秀,不算多美麗,但韻味十足,和兩名男子並列而走。

三人走到離蘭德斯所佔的灌木叢還有二十米的時候,非休斯忽然叫停了另外兩人,“兩位停下,我覺得好像有人在這裏,爲了安全讓我看看!”

非休斯嘴裏唸唸有詞,法杖高高舉起,一圈圈銀色的光圈,以非休斯爲中心向外擴散,越往外光圈越暗淡,但也籠罩了將近三十米,同樣把蘭德斯所在的地方給籠罩在內。

非休斯眉頭一擰,高聲喝問,“何方朋友,何不出來一見,非休斯再次等候!”

金甲男子和白袍女子一聽此言,都全神戒備,好像如臨大敵。

蘭德斯本意,不想和這些人有任何交集,自己的祕密太多,怕一個不小心,走漏風聲,可是現在被他們堵個正着,也是沒有了任何辦法。

“非休斯兄弟,你應該對我有點影響,先前不是你提醒,我就被那幽靈巡主吃掉了,我還要感謝你呢,只是一不小心迷了路,來到這個鬼地方,進也不是退也不是!”蘭德斯報腕當胸,笑嘻嘻的站了起來,一邊解釋這自己到了來歷,一邊向三人走去,爲了示意友好,蘭德斯沒拽武器。

“原來是你!”非休斯記起了蘭德斯,當日在和幽靈巡主大戰之時,不敵逃走,善意的提醒了一下蘭德斯,沒想到在這裏又相見了。

“你怎麼沒逃出去,反而進到核心區域了?”非休斯沒有放鬆警惕,有追問了下去,可是另外兩人一探測蘭德斯,只是個劍士級別,就完全不放在心上,用輕蔑的眼神看着蘭德斯。

“是這樣的,幽靈巡主追的我四處躲藏,後來被一羣老者幹掉了,但一路上碰到不少厲害的不死生物,連追帶逃,就越來越往裏了!”蘭德斯一臉擔驚受怕的樣子,還有幾滴冷汗從額頭流下。

“這也算合情合理!”非休斯想了想點了下頭,轉頭和另外兩人傳音幾句,又對蘭德斯說道,“我們也是有着想透的經歷,如不嫌棄跟我們一起同行可願意?”

表面看去非休斯和善友好,但眼角精光四射,殺氣瀰漫,不想他自己說道那麼簡單,這三人到此來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祕密,邀請自己不是當炮灰,就是殺掉。

眼下自己勢單力孤,只能走一步說一步了,“既然非休斯兄弟不嫌棄再下,我就跟着三位,出去的希望就打了很多啊!”

蘭德斯故意裝的欣喜若狂,連連的道謝,最後經過非休斯的介紹,那個金甲男子竟然是戰神宮的聖子名叫法納爾,已經同是劍師級別。

而那個女的是太陽神教掌教之孫女,名叫卡芬,修行的是太陽神教特有的職業,牧師,又叫神職者,具體分級蘭德斯還不清楚,但卡芬已經有四級水準。

“你們都是四級的職業水準,這一路上要多照顧我一點啊!”蘭德斯自來熟一般,和非休斯三人勾肩搭背,說笑自如,在談話中,三人都對蘭德斯不冷不熱,有種歧視的態度,但出於某種目的有像帶着蘭德斯一起走,感覺十分怪異,蘭德斯怎麼會不明白。

“說別的是假,蘭德斯你試過這個黑色護罩沒?可以打破嗎?”很有磁性的聲音次從法納爾金屬面具後傳來出來。

蘭德斯指着地面坑坑窪窪,十分苦惱的說道,“三位看看吧,這幾我攻擊的後果,也許三位站立強大沒準可以打開個缺口”


非休斯看着眼前十米的大坑,久久不語,沉思好久才說道,“跟之前預測的一樣,這個魔法結界,不是我等可以用蠻力破壞的,還是另找它途把!”

三人交換完眼神,非常有默契的轉身向深處進發,沒有在理會蘭德斯的意見,蘭德斯皺眉看去,三人並不是一直向裏,而是以一條傾斜的角度想深處走去。


“哼!不一定誰吃定誰呢!”剛想到這,非休斯轉身催促道,“蘭德斯快點,一個人落在後面可是很危險的哦!”

看非休斯的樣子十分友好,可蘭德斯根本不信,他們是在找尋出路,忽然想起了,魔法地圖上面標註的那個黑色圓球,會不會是去往哪裏,可是按照這個方向走下去,根本到不了啊!

蘭德斯看模樣大大咧咧的走着,可走動之間,雙眼警惕着前方的三人。

在黑竹林間小心的前行,但沒有任何驚險的走了兩天,相同的景色,開始還說笑幾句,後來幾人都在沉默中行走,到了第三天中午,非休斯叫停了幾人。

開始和法納爾兩人傳音說了幾句,三人都有點小小的興奮,但很快的就又壓制了下去,一路上卡芬話甚少,幾乎可以用不苟言笑來形容,但此時也有點失態,雖然很快壓制了下去,但怎麼能逃過蘭德斯的眼睛。

這時非休斯對蘭德斯說道,“蘭德斯兄弟,我們得到過一塊古地圖,據說這裏有一處通道,可以通往林子外面,我們快點趕去把!”

非休斯很好的解釋了自己三人的動機和目的,但這時三人一起閃開了道路,並示意蘭德斯要先行,法納爾甚至露出了兇惡的目光,有點威逼的味道。

雖然話語還算客氣,但目的很是明顯,就是讓蘭德斯當炮灰,去前面探路,蘭德斯沒有立刻前進,而是臉上帶有沉思之色。

蘭德斯表面沒有立刻發作,心裏一陣不爽,“翻書都沒你們翻臉這麼快,看我還怕了你們不成!”蘭德斯剛想發飆,就聽得久久沒有說話的暗夜君王出言,“切勿感情用事,此三人都有重寶在身,不是你一人能惹得起的,況且這地下有好東西,和不混說摸魚?”

正在這時一個清冷的聲音傳出,“到了現在,也無需在隱瞞蘭德斯了,再笨的人都看出個眉目了,還是實話實說吧,要不他要不小心觸摸了什麼厲害的禁止,你我三人跟着一起完蛋。”

說話的正是那個卡芬,樣子清冷,聲音更是帶有幾分寒意,好像所有人都不能接近一般,但兩教的兩位聖子沒有反駁,而是認真的思考着,可見卡芬的地位何其高。

“卡芬妹妹說的對,要是不嚴明,恐怕們咱們都進不了,恐怕在門口就被抹殺個乾淨了!”非休斯說話時對卡芬微笑以對,眼神露出溺愛和關切,但卡芬好像恍若未覺。

“那好辦,我現在就殺了他,以免到時後分我們的寶貝!”法納爾一聲暴躁的吼叫,身體中爆發出一股龐大的金系鬥氣,金燦燦的好像戰神一般,從身後拉出四尺長劍,一道金光直刺蘭德斯。

“我還怕了你不成!”蘭德斯一樣沒有用九皇天極劍,而是拉出了封印狀態的金龍的咆哮,通體爆發出冰系鬥氣,溫度隨之降低了十來度,但蘭德斯沒有用處自己的殺戮劍意,因爲那是自己的的殺手鐗。

“法納爾,你殺他也成,到時候死亡之淵你探路就好,我們二人並無異議!”又是卡芬一句清冷的聲音在四人之間,來回傳播。

剛開始法納爾劍光沒有停頓,到聽到死亡之淵的時候,臉色驟然一白,拉長劍,停住了,狠狠的瞪了一眼蘭德斯,憤憤的站在一旁不再言語。

法納爾依舊笑眯眯的走了過來,好像什麼事都不能讓他憂愁一般,慢條斯屢的說道,“蘭德斯兄弟,以前瞞你實屬無奈,因爲關係重大不能有一點閃失!”

非休斯接着道,“我們是揹着教裏的長輩不知道,來這裏的!這裏埋藏這一個很久以前的古代王國,傳說當中這個王國因爲國王的原因,被一人之力消滅的一乾二淨,被深深的埋葬在這裏,成裏無辜的百姓也死於非命,所以纔有那麼多不死系生物在這裏誕生,我們來這裏的目的是爲了尋找一本失傳了的祕籍,我都入神相告了!”

蘭德斯表面沉思,心裏卻和暗夜君王商量着,“見他們個鬼,恐怕他們連一半實話都沒有,要不你問聯手斃掉這三人也就算了!”

“也不盡然,可以肯定一樣,這裏面肯定埋着寶貝,能讓兩位聖子和一名掌教的孫女親至,肯定有天大的好處。”暗夜君王分析這說道。

“那就這樣,走一步說一步,看看他們賣的什麼藥,有好處我們先得!”兩人在暗地裏聲量完畢,大聲的對非休斯說道,“可以答應你,不過你要告訴我那個死亡深淵是什麼?是不是要我自己進去闖?”

蘭德斯對三人有恃無恐,主要還是有底牌在手,暗夜君王雖然是靈魂體,不能持久作戰,但一擊之力還是很強大的,再加上解封之後的金龍的咆哮,勝算起碼有八成,蘭德斯不在意非休斯三人,可還是很在意的還是那個所謂的死亡深淵。

“到時候我在詳細解釋給你聽吧,但絕對不是什麼決死之地!”非休斯笑呵呵的說道。

隨後法納爾蠻橫的說道,“快走把,不用他跟一個小小的劍士廢話!”隨後冷眼看了蘭德斯一眼,有補充道,“天黑可就麻煩了!” 蘭德斯感覺到莫名其妙,被巨大如山嶽的黑色護罩反扣在裏面,怎麼分清白天黑夜?黑夜代表了什麼?忽然間覺得好像忽略了一個問題。

蘭德斯凝眉橫目臉色沉重的問道,“各位的意思我已經瞭解,你我心知肚明,但我有幾個問題想偉哥清楚,可否啊?”

卡芬清冷的聲音不帶有任何感**彩,“你問吧,但我們會有選擇的回答!”

非休斯依舊在笑,可法納爾重重的哼了一聲,轉身不再看蘭德斯,雖然看不見面貌,但可以猜想出,此刻臉上是什麼樣子。

“我想問, 我有一枚建城令 ?黑竹林深處肯定有種某種威脅或者強者,還有死亡深淵到底是什麼存在,爲什麼你們不敢進去?”蘭德斯毫不客氣的連續問出了幾個至關重要的問題,眼睛死死盯住卡芬,反而忽略了兩名聖子。

因爲蘭德斯知道他們三人真正的核心其實是卡芬。

卡芬沒有任何表情的面部,顯然扭曲了下,好像在做着至關重要的決定,好一會之後,看都沒有兩名聖子,開口說道,“黑竹林內部究竟有什麼我也不知道,不過應該是某個死去的大人物在復活,或者屍變中,一時半刻不會顧及到你我,我們要去的地方也不是最深處,所以還算安全。”

卡芬轉過身子,眼睛直視着前方的小土山,很隨意的說道,“我們的目的就是這座土山,土山之下埋葬這一個遺蹟,而死亡深淵是遺蹟的一個關鍵所在,裏面死亡氣息瀰漫,待時間長了有實話的可能,不過開啓最後密道的鑰匙掉落在其中,所以總要有人進去,這個死亡深淵等級越高,死亡氣息影響越大,所以反而你是罪合適的人選,再加上我們的密保萬無一失。”

日久成婚:豪門老公太霸道 ,“有玄天祕錄在手,你們怕死亡之氣我可不怕,再說這個死亡之氣可以助長靈魂,恐怕他們還不知道把!”

“你不要答應他們,我有辦法整治這三人,你設法騙取掉好處!”暗夜君王邪惡而帶有蠱惑的聲音在蘭德斯腦中響起。

來自地球的旅人 ,“哼!那我當炮灰了,不奉陪了,你們自己屍變去把!”

說完蘭德斯大踏步,晚來是方向走去。

可這時一道金光後發先至,攔截住了蘭德斯的去路,二話沒有,一道金蛇直取蘭德斯的眉心,來時剛猛用心狠毒。

蘭德斯金龍的咆哮,往上一擋,只覺得好像一塊巨大的岩石撞上了自己,但對於蘭德斯魔獸一般的身體,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蘭德斯在這一剎那想到了一個問題,“要讓他們知道我的重要性,從而好湖水摸魚!”

金光還白芒交織在一起,彼此毫不相讓,但卡芬耳畔響起了醫生也能夠爆吼,接着金光只像倒退出去,只到撞上了一個大岩石才停了下來。

金光和白芒都很快斂去,白芒自然是蘭德斯的冰系鬥氣,蘭德斯身體挺拔,有種將帥之風,名晃晃的寶劍絲毫不見破損,臉上也只有點潮紅,再無異色。


Views:
2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