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你機會了,你不知道珍惜。」呼嘯波冷哼一聲,法則之力蔓延,迅速籠罩了整個土氏府邸,這也是一種法則的簡單運用,和精神力倒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很快,呼嘯波就在一小院落內找到了姬美艷,當即目光大亮。

「好艷麗的少婦。」

姬美艷一身薄紗,朦朧性感,美艷的面頰上有著一抹妖嬈之色。

「居然還是修鍊雙~修武決的,妙哉妙哉。」呼嘯波哈哈大笑,雙修武決,也是一種獨特武決,以雙修為名提升修為,這等武決修為提升是非常快的,而且大多是入骨的女性修鍊。

呼~

呼嘯波身子一閃就消失了,再度出現時,手上便提著那一臉驚慌的姬美艷,很快,姬美艷就看到廳堂上臉色慘白的土明,臉色直接變了。

「轉過去。」呼嘯波上下打量姬美艷那性感身材,邪笑道。

這姬美艷也是聰穎之輩,僅僅一眼就分清了形勢,乖乖轉過身,此刻姬美艷是正面對著土明等人,而呼嘯波卻是站在她身後,從後面懷抱著她,下面的堅~挺也抵上了姬美艷薄紗下的嬌軀。

姬美艷身子一顫,迅速掙紮起來。

「別動。」呼嘯波眼睛一瞪,雙手用力一抓,姬美艷痛哼一聲,再也不敢動了,乖乖站在那任由呼嘯波輕薄,只是那雙眸中有著絲絲春色,雙~修武決,很多時候都是不分對象的。

「你丈夫趟在你面前,而你卻被我侵犯著,美艷,這種感覺怎麼樣?」呼嘯波邪笑著,身子往前一挺,姬美艷頓時嬌吟一聲,死死咬著嘴唇,而呼嘯波臉上也出現一抹舒爽。

「美艷。」土明眥睚欲裂,噗又是一口血吐了出來。

「呼嘯波你不是人,你是魔鬼,大漠域不可能容下你的,啊啊啊。」土明瘋狂怒吼。

「容不下?哈哈哈,小小的大漠域,誰又能阻止我?不僅僅我,日後還會出現更多讓你們痛恨的人,大漠域已經不是以前的大漠域了,哈哈。」呼嘯波哈哈狂笑,動作也越來越大,而在他那狂猛動作下,姬美艷眼中的春色也越來越濃。

嬌吟不止。

「畜生啊。」

「還有你這不要臉的女人,你你你。。」土明手指頭髮顫,噗噗噗吐著血。

至於姬美艷,看著土明那痛苦的樣子,她臉上閃過一抹痛楚,可隨後又被那巨大的快感淹沒了,甚至運轉起了雙修武決,和呼嘯波苟合著,她也就四級武者,呼嘯波比她修為高出太多,這一番苟合,對她好處是極大的。

因為雙修武決。

即便面前趟著痛苦不堪的土明,她也沉淪了。

。。

。。。


府邸外。

黃雲急速掠來,緩緩現出身子,半響,黑毛狗熊也出現了,氣喘吁吁站在黃雲身後。

「不愧是接近大成級的速度。」黑毛狗熊暗暗無奈,它即便速度催到極致,也還是跟不上黃雲腳步,小成級速度幾乎就是它的極限了。

「嗯?」黃雲眉頭一皺。

「這土氏家族怎麼回事?府邸外連守護的人都沒有?」

「有古怪。」黑毛狗熊目光也看向土氏府邸,府邸外空無一人,隨便一人都能輕易進入,土氏好歹也是玄武宗下排名第五的家族了,絕不會如此大意的。

「進去看看。」黃雲臉色一沉。

。。

。。。

此刻,一個個土氏族人盡皆出現在那廳堂外,聽著裡面四夫人那嬌吟動人的喘息,一個個面面相覷。

「怎。。。怎麼回事?」(未完待續。。) 「是四夫人,四夫人的聲音。」

「這這。。光天化日的,怎麼會這樣?」

「而且族長還在外面趟著,那裡面和四夫人的。。。是哪個?」一個個面面相覷,臉上有著駭然之色,這明顯是苟合發出的呻吟聲,堂堂土氏四夫人,居然和其他男人當著族長的面做那事?

懵了~

一個個全部懵了,都不敢進廳堂一看。

「快哉,玄武宗下排名第七的斷氏,排名第四的完顏氏,也都被我一一羞辱了,土氏,還有後面的花氏,烈氏,排名前十的家族我一個個羞辱過去,痛快,誰能奈何我?」虎嘯波抓著姬美艷的肩膀,一邊聳動一邊狂笑。

「你完了,落丹宗絕不會放過你,你完了,大漠域容不下你。」土明指著呼嘯波嘶吼。

「落丹宗算他媽什麼東西?」呼嘯波臉色徒然一沉,手掌發力,姬美艷直接悶哼著飛了出去,衣衫不整砸在一旁的地面上,她連忙拉起薄紗遮住白嫩軀體。

「你以為黃雲多強?他現在自身都難保,還能給你們一個個家族出頭,笑話。」呼嘯波哼道。

土明臉色一變。

自身難保?

這什麼意思?

呼嘯波已經不止一次在言語中小瞧輕視落丹宗了,是真的有所依仗,還是大言不慚?在土明看來,多半是前者,可他實在想不明白,呼嘯波究竟依仗著什麼,敢如此輕視落丹宗。

「我告訴你,大漠域已經變天了,不再是一家獨大了。」呼嘯波盯著土明,冷冷哼道。

府邸外。

黃雲,黑毛狗熊直接進了土氏家族,隨後在半路抓了一個臉色驚慌的族人。

「發生了什麼事?」黃雲抓著那年輕族人逼問。同時法則禁錮直接施展,將那年輕族人禁錮在原地,年輕族人臉色猛然一變,這是什麼力量?他再無知,也知道這是法則的力量,而且,宗派間的豪賭,他也曾參加過。

「黃。。。黃宗主。」那年輕族人目光一亮。

「告訴我,土氏發生了什麼?」黃雲眉頭一皺。

「是呼嘯家族族長,他在廳堂傷了族長。還傷了數個族老,還。。還。。。」年輕族人慾言又止,他實在說不出口,說呼嘯波在一個個族人面前玩弄了土明第四任妻子?這可是奇恥大辱,他怎能說。

「廳堂?怎麼走?」黃雲目光一沉。


「直走,左拐,就在那山巔之上。」年輕族人連道,同時暗暗鬆了口氣,之前宗派豪賭時。他可親眼見識了黃宗主的強大之處,就算那呼嘯波再強,也不可能是黃宗主對手的,他安慰著自己。

「走。」黃雲冷喝

呼~

駕馭風元素直接往廳堂而去。土氏位於一座山巔之上,多有白霧,黃雲急速而行,一道道霧氣也撲面而來打在黃雲面上。黃雲控制著法則之力,將霧氣分散開,其實所謂法則的運用就是這。

以法則控制萬物。

像現在。黃雲以法則控制霧氣,則是『霧氣』法則,以法則控制岩石,就是『岩石』法則,不同的法則,爆發的威力也是不同的,顯然以法則控制兵器為最強,像之前黃雲以三分法則控制純陽劍,大戰玄武宗老宗主四分的『岩石』法則。

照樣大勝~

「霧氣乃氣體,最為柔軟無力,比之岩石法則又弱了幾分。」黃雲默默道,隨後加速趕往山巔上的廳堂。

。。

。。。

很快。

黃雲王八羔子黑毛狗熊就出現在山巔廳堂外,此刻一個個土氏族人已經圍住了大廳,不敢貿然進入,黃雲皺著眉頭分開人群,他直接就感應到了大廳內呼嘯波的氣息,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這是殺了多少人才有這血腥味?隔著上百米都聞得到。」黃雲拳頭緊緊握了起來。

「那枯海應該就在裡面。」黑毛狗熊也以腹語沉聲道。

「嗯。」黃雲點點頭,體內的殺氣一絲絲全部爆涌而出,居然在他周圍形成了一道實質性力量,周圍一個個土氏族人盡皆感應到了,當即大驚,下意識遠離了黃雲,周圍出現一片真空地帶。

「殺氣,好濃的殺氣,這人不是我土氏的。」有族人連道,更多目光落在了黃雲面上,之前的宗派豪賭,這土氏也是去了上十人的,很快就有一族老認出了黃雲,老臉上露出驚喜之色。

「黃宗主,是落丹宗的黃宗主。」隨後他連走進大廳,將土明扶了出來,激動道:「族長,黃宗主來了,我們有救了。」

土明被這族老扶著,捂著胸口走出大廳,走到黃雲面前,他雙目無神看著黃雲,忽然雙膝一軟,直接跪在黃雲身前,臉上出現了痛楚絕望之色。

「土族長。」黃雲一驚,連扶起土明。

「黃宗主,您貴為玄級門派宗主,我土氏則是落丹宗麾下一小小家族,您定要為我做主,定要。」土明咬著牙,隨後胸口一盪,又是一口血噴出,直接昏了過去。

「土族長。」黃雲皺著眉頭。

這是多大的恨意,才能氣昏過去?黃雲皺眉詢問,很快,就從周圍的族人口中了解了事情經過,尤其剛剛那族老,更是將前因後果都講了一遍,黃雲身上的殺氣也越來越濃,森然目光看進大廳內。


「你是說,呼嘯波當著眾人族人面,凌辱了土明第四任妻子?」黃雲面無表情道。

「正是,黃宗主,請為我土氏做主。」那族老連聲道,老淚縱橫,他也是之前廳堂內的一位,差點就死在呼嘯波手上,被嚇得不輕。


「好一個枯海。」黃雲深深吸了口氣,隨後看向大廳猛然大喝。

「虎嘯波,給我滾出來。」

「虎嘯波,給我滾出來。」

「虎嘯波,給我滾出來。」

聲音被黃雲灌注進了元力,不僅僅在四周,更是在整個山巔一遍遍回蕩,經久不息,不少隔得近的年輕族人,盡皆被震得臉色發白,胸口震蕩不已。

大廳內。

「落丹宗,黃雲?」呼嘯波臉上出現一抹玩味之色,隨後嗖的就從原地消失了,再度出現時,已經站在了黃雲對面,彼此相隔上十米,呼嘯波目光直接落在黃雲臉上,玩味笑道:「你就是被大漠域無數武者敬仰的黃宗主?」

。。

。。。

飄渺支域。

一雪山之上,此山名為白雪山,終年積雪,常年不化,溫度更是奇低無比,厚厚的積雪掩蓋住了整座山峰,而此刻山峰上,正站著兩人,這兩人很是古怪,他們肉身站在那,身後半米處卻魂魄卻站在虛空之上。

宛如分了兩體。


這正是魂魄的修鍊方式,他們霸佔武者軀體,修鍊時魂魄卻必須要脫離肉身,吸收天地靈氣,這兩人一高一矮,高的那位僅僅論容貌,正是飄渺門下排名十一的雲氏—雲中天,旁邊那個則一副陰冷模樣。

則是飄渺門下排名第四的孔氏族長–孔元。

咻咻~

魂魄入體,兩人同時睜開雙眼。

「師傅,您魂魄又長進了?」孔元看了雲中天一眼,恭敬問道。

「嗯,三魂三魄,多了半魄,不出半年必突破三魂四魄。」雲中天點點頭。

「三魂四魄?那就是法則七分的武者了,到時候這大漠域將無人能阻師傅你。」孔元連聲道。三魂四魄的凶魂,可比法則七分武者強得多,須知凶魂生前可是天地尊者。

「不得大意,封魂陣下還有一些我忌憚的傢伙,他們一旦逃出來,連我也要退避三舍。」雲中天搖搖頭,隨後看了孔元一眼,皺眉道:「讓你發展孔氏家族,發展的如何了?我堂堂全仙老祖,全仙尊者,難道在這小小的大漠域也得屈居人下?」

「放心吧師傅,弟子正在全力發展,遲早取代那落丹宗之位。」孔元連道。

「嗯。」雲中天點點頭。

「還有一事。」孔元欲言又止。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