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歲.何不萬歲.北涼王親自坐鎮邊疆.千雪大軍不能進的一步.受一方平安.護天下周全.

只不過著萬歲二字.若是一般人聽見了.只怕恐慌不已了.這要是被傳到皇上的耳朵裡面了.自己還不得掉人頭.

但是蕭輕塵安若泰山.面無表情走過北涼城.往北涼王府趕去.

蕭輕塵如北涼城的消息轟然一聲便傳開了.整個北涼官場便是炸開了鍋.北涼城內百姓呼萬歲.嗞嗞.

就連涼道刺史李宇聽得這個消息頓覺的頭疼.閉門不見任何人.大呼萬歲.這可是要造反的啊.自己身為這涼道刺史是管還是不管.管.這北涼.瀧右道都是姓蕭.你不管.你這身份可還是朝廷自己委派的.該效忠的是皇上.李宇無可奈何.只能說自己頭疼了.

不過來這涼道這些日子也看出來了.整個涼道幾乎就只認北涼王.雖然如此可裡面彎彎繞繞也多的很.若不是自己之前被蕭洛河在北涼王府召見過.然後北涼王蕭輕塵又和自己說那些話.只怕自己早就被整死了.

李宇自己知道是騎虎難下了.既然難下那就不下了.李宇也不管什麼了.只是安心將涼道給治理好.他的也算是有口稱讚的一個為百姓的好官吧.

按理來說被北涼王回府了.李宇應該第一個去叩見.不過李宇只是手書一份信讓自己的心腹奴僕從後門悄悄的出去.將這封信交給剛健不陷那處大宅院裡面的劉無知.

劉無知收到信的時候.正坐在前院的搖椅聲.身旁一個小女婢手持一個琵琶為他彈奏.

女婢長得相貌倒是可人.原本不是蕭輕塵給他安排的女婢.而是他自己在一出茶樓看見這女婢和他的爺爺在館裡面唱曲.可是好死不死的呢.被幾個紈絝子弟看見了.上前調戲.劉無知那天聽曲聽得也在興頭上.被那幾個紈絝子弟一打擾.便怒了.文人一般打架來說都不行.但是來暗手可是個頂個的好手.他不出面只找了一個自己熟識的北涼城裡面的巡防軍校尉出面.

等的當天晚上.劉無知手書了萬字的奏章.交於了在北涼出任巡察使的吳明.這個被蕭輕塵邀請來給北涼治病的吳明接過劉無知遞過來的奏章.和其餘幾個在大乾南邊有名的大儒.細細商量.第三天.整個北涼官場掀起了一場風暴.那場風暴比二十年前七王之亂.大乾朝廷的風雲閣之亂更甚.

傳說那場風暴還只是一小部分.風暴真正所指的是整個大乾官場.

當然這些話也只不過是閑話了.劉無知聽得這女婢彈得曲子.不是其他.而是琵琶曲《十面埋伏》.隨之十面埋伏的琵琶錚錚作響.劉無知手指也是輕輕敲動.

這時候一個奴僕輕輕走了過來.對著劉無知耳語一番.劉無知一揮手.示意女婢退下.然後自己端坐身子.先是端起茶杯緩緩喝了一口茶.然後接過那那奴僕遞過來的信封.

那奴僕遞過密信.自己就退下了.

劉無知打開信封.這信足有五頁之多.等的劉無知看完之後.他講手中的密封放在身旁的檀香爐裡面點了一把清火給燒了.

劉無知站起身來.整了整衣袍.對著身後大廳內站在的奴僕喊道「給我準備馬車.」

劉無知整理好了衣袍.嘴角輕輕一笑.笑中帶著一股傲氣.「十面埋伏.我今日倒是彈對了.」

隨後劉無知走到大廳之內.從管家華東手中接過一個方方正正的盒子.

華東站起身來來.聲音沙啞的說道「大人這一程還需小心.」

劉無知大笑.對著華東說道「等夫人回來.你讓她安心即可.這大宅院我就交給你了.」

華東微微躬身.

劉無知抱著方方正正的盒子走出了大廳.踏出最後一步.他抬頭看了看天.說道「十面埋伏.我看埋伏裡面的人.是死是活.」 狂風暴雪中,寧浮生呆立當場,他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也不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走。他只是一個十歲多一點的孩子,雖然平常的時候比較理智,也有些小聰明。但面對這種事情,他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馮不歸的呼吸已經平穩了,可是卻沒有一點醒過來的跡象,他原本就受到了重創,如果長時間在冰雪中,那死掉是遲早的事情。

寧浮生俯下身子,拉起馮不歸,無奈的說道:“你的名字真不錯,見到你就‘不歸’了。”所幸寧浮生的力氣不小,不然他怎麼可能將一個如同喝醉的成人扶起來?

“應該朝那個方向走呢?”寧浮生看着四周的山林與白雪,一時間竟是沒有了去處。他明白,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個安全而且溫暖的地方。但在這個鬼不拉屎的地方,哪裏有安全溫和的地方?現在天還未黑,自很遠的地方就能發現他們一大一小的兩個人,安全就不必說了,而且這個地方一點都不暖和。

寒風迎面吹過,吹痛了寧浮生的臉頰,也讓他打了個寒顫。呼出一口冷氣,寧浮生決定順着風向逃離這裏,畢竟,順着寒風比頂着寒風要輕鬆一點。走出沒有幾步,他就停下了腳步,喃喃的說道:“如果黑暗伏葬界的小鎮就是順風的方向,我不是自投羅網了嗎?”說到這裏,還沒來得及改變方向,他卻又愣住了,接着想道:“那如果迎風的方向是小鎮的方向呢?”想到這裏,寧浮生心急如焚,但就算他如何心急,卻怎麼也判斷不出自己應該朝那個方向走。

想問問馮不歸,而只要看到他現在的神色就知道他一時半刻還不會醒過來。這一刻,寧浮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無依無靠,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不安。

“我應該怎麼辦?”他不住的問自己,但越問,自己的腦子裏就越是慌亂。直到一團雪花落砸在了他的臉上,他才用僅剩的理智讓自己平靜了下來。

“我一定要平靜下來。”寧浮生告訴自己,或許在某些時候,自我暗示還是有些作用。當他平靜之後,嘴角漸漸的揚了起來,腦袋微微一歪,心道:“在小鎮的時候,風是吹向哪裏的呢?”

閉目思索,片刻後,他毫不猶豫的扛起馮不歸,順風逃走了。因爲他已經記起來了,在小鎮的時候,風是迎面吹來的。直到夜幕降臨的時候,寧浮生才精疲力竭的將馮不歸縫在了雪地中。喘了幾口粗氣,他摸了一下馮不歸的心口,感覺馮不歸還沒有死掉,也鬆了一口氣。

而接着,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擺在了寧浮生的面前。現在他已經很餓了,但身上卻一點吃的東西都沒有。他也沒有在馮不歸的身上尋找,因爲他知道,馮不歸的身上或許比他的身上還要乾淨。

或許是因爲飢餓的緣故,寧浮生感覺更冷了,在這種天氣裏,想要安然活到明天早上,絕對是癡人說夢。

“我該怎麼辦啊?”寧浮生緊握着雙手,很有力,但也很無力的叫道,這讓他的聲音中也帶着一絲絲的哭腔。

寒風暴雪還是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寧浮生也重新站了起來。扛起馮不歸踩着鬆軟的積雪,‘咯吱…咯吱’的繼續前行。不是因爲他想到了什麼辦法,而是就算他沒有一點辦法,也不能停止不前。腳印不深不淺,在暴雪中很快就變成了平整的一片,這也是上天對寧浮生最好的饋贈了。

走出不遠,寧浮生突然驚叫一聲,因爲他見到了一隻在雪地中艱難奔跑的野兔。野兔這東西平時跑的很快,但一遇到大雪就不行了。

“有吃的了!”寧浮生扔下馮不歸就竄了出去。萬幸,他的玄剎力還有那麼一些,是以很快就將那隻野兔抓在了手中。

回到原地後,寧浮生看着手中的野兔,卻猶豫了起來。他沒有吃生肉的習慣,但在這個天氣中想要生火根本就是異想天開。

“吃生肉就吃生肉吧,總比死了的好!”求生的慾望讓他不得不作出決定。

“師父,你喝血吧,肉你是吃不到了。”寧浮生說道。說話間,他將野兔慢慢的撕開了,鮮血瞬間流在了他的手上。接着,他將鮮血灌進了馮不歸的口中。

看着馮不歸有一口沒一口的喝着兔血,寧浮生也放心了。當兔血流乾後,寧浮生咬了一口生肉,呸的一口吐出,叫道:“真難吃。”不過他卻沒有選擇。默默的將吐在雪地中的兔肉撿了起來,和着雪水狠狠的嚼碎、嚥下。直到他吃飽之後,才發現,做一件事情,有時候比想象中的要簡單一些。

“好了,接着走吧。”寧浮生說道。拖着疲憊的身子,帶着死人一般的馮不歸,他又沒入了風雪中。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終於堅持不住了,砰的一聲倒在了雪地中。他想睡覺,但在這個天氣中能夠睡着就奇怪了。

“死就死吧。”這一刻寧浮生再也起不來了。

第二天,陽光終於出現了。而寧浮生竟然沒有死掉,嘀咕了一聲,活動了一下想象中已經凍僵了的四肢。而讓他奇怪的是,他的四肢竟然一點僵硬的感覺都沒有。

“當真奇怪。”說完這句話,他才發現,自己與馮不歸的身周竟然佈滿了一絲絲青色的玄剎力。

“師父,你醒過來了?”寧浮生驚喜的叫道。不過很快他就失望了,馮不歸沒有醒過來,這些玄剎力不過是自我保護的一種潛在的能力罷了。

兩天之後,寧浮生將那隻野兔最後的一點點肉絲也吃掉了,但無濟於事。看了一眼兩天沒有進食,但氣色卻更好的馮不歸,不由有些羨慕。

找到一個比較乾燥的地方,寧浮生將馮不歸放在了一塊石頭的旁邊,說道:“師父,我找點吃的去,你別亂跑。”或許因爲習慣了,現在,寧浮生已經感覺不到害怕了。

寧浮生的運氣還不錯,沒有浪費多少時間,他就找到了一些可以果脯的乾癟了的野果。而當他回到原地的時候,卻發現一個年輕人正在馮不歸的身前站着。

倒吸一口涼氣,寧浮生絲毫不敢移動。萬幸那個年輕人是背對着寧浮生的,不然寧浮生早就被發現了。

“運氣不錯,竟然見到了這個老頭子,呵呵,這一百兩金幣來的真輕鬆。”那年輕人笑道。雙手謹慎的伸出,雙手之上閃爍着橙色的玄剎力。

“橙色玄宗!”寧浮生又是一驚。但這個時候,他已經沒有多少時間用來驚訝了。當那個年輕人的雙手將要碰到馮不歸的腦袋的時候,寧浮生猛然叫道:“住手!”

下一刻,寧浮生潛意識的動用出了他感覺最爲強悍的玄剎技!

“犀照!”寧浮生喝道。幾道赤色玄剎力驟然涌動而出,下一刻就卷向了那個年輕人的腦袋。

那年輕人在聽到寧浮生的聲音的時候就回過了身子,但當他見到對面是一個小孩的時候,心中的警惕不由降到了最低。剛要嘲諷幾句,卻見到了如同利爪一般的赤色玄剎力。

還沒有來得及分辨這是什麼玄剎技,那年輕人就感覺自己的意識一陣模糊,下一刻,他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而寧浮生見到那年輕人的腦袋如同一個被打碎了的瓷瓶碎裂後,差點嚇暈了過去。深吸了一口氣,他強自將這種感覺壓了下去,飛快的跑到了馮不歸的身邊,叫道:“師父,你沒事吧?”


馮不歸沒有迴應,寧浮生戰戰兢兢的摸了一下他的心口,接着‘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叫道:“師父,我都殺人了,你還不醒過來嗎?”

“呵呵,殺人有這麼可怕嗎?唉,一個無知的小孩子啊。”就在這個時候,寧浮生的背後竟然傳來了一個滿含嘲弄意味的聲音。

“他沒死?”寧浮生猛然轉過了身子。而現在站立在他對面的,卻是另外一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但眼中的貪婪與嘴角的不屑卻像是一個三四十歲刻薄的男人一般。

“你是誰?”寧浮生問道,心中也打起了警惕。

“聽好了,我叫王山,死在我的手裏,不丟人。”王山玩味的打量着寧浮生。

寧浮生驚恐的問道:“你爲什麼要殺我?”


王山哈哈大笑,像是聽到了最可笑的笑話一般。

“哈哈,你真有意思,殺你還需要理由嗎?要怪就怪你帶着的人是馮不歸!”說完這話,王山緩緩的走向了寧浮生,同時,他的雙手與雙腳之上都升起了橙色的玄剎力。

“又是一個橙色玄宗!”寧浮生心道。可能是因爲此前他殺死了一個橙色玄宗的緣故,所以現在他倒是沒有多少緊張,而且感覺自己可以應付。

“你是光明伏葬界的人?”寧浮生問道,說話的同時,他暗中觀察了一下地形,無奈,這裏的地形很簡單,一點可以藉助的地方都沒有。

王山眼中閃過一絲異彩,說道:“不是,我倒是想加入光明伏葬界,但卻沒有那個運氣。不過以後就難說了,如果我將馮不歸與你的屍體帶到懸賞人的面前,或許就有機會了吧。”

寧浮生還要說些什麼來拖延時間的時候,卻見眼前橙色光輝猛然閃動,心中一驚,腳尖微微點地,身形爆閃而退。‘噝’的一聲輕響發出,寧浮生的衣襟就被切下了一塊,而他的胸前也被劃開了一個口子。

寧浮生見此想要大聲叫喊,因爲他害怕。沒有人不怕死,況且他還是一個孩子。但他也知道,現在如果不平靜下來,那麼他就真的要被殺死了。就在寧浮生愣神的瞬間,他就感覺自己的肚子好似被萬鈞重的鐵錘擊中一般,絞痛中,他的身子也遠遠的落在了地上。

“一個廢物,呵呵。”王山輕輕的笑道。說話間,他見寧浮生的身子在泥濘的雪地中抽搐,知道他已經不行了,於是也沒有理會,徑自走向了馮不歸。

“你說誰是廢物?”就在王山想要將馮不歸的腦袋摘下的時候,卻聽到了一個充滿了憤怒與殺意凜然的聲音。這個聲音竟然讓他一陣心驚,緩緩轉過身子,卻見剛纔還在泥濘中抽搐的寧浮生已經站起了身子!

“他怎麼能夠站起來?”王山感覺不可思議,又見寧浮生的眼中帶着一種瘋狂的意味,他的心中也是驚動不已。


“難道我在害怕這個小屁孩?”王山自問,接着他深吸了一口氣,笑道:“就是說你,怎麼,你不服氣嗎?”

“找死!”寧浮生咬牙嘶聲說道,說話的時候他的雙手之上也帶起了赤色的玄剎力,身形更是如同一團烈火似的衝向了王山。 蕭輕塵帶著自己的千名親衛直接穿過北涼城.然後走向北涼王府.那裡聞人清淺帶著眾幹人等已經等候多時了.

蕭輕塵到達北涼王府山下.身後千名親衛轟然下馬.只有蕭輕塵一人騎馬而上.而在通往北涼王府門前的斜坡之上的士卒皆是一一跪拜而下.

等的蕭輕塵一人駕馬來到北涼王府門前.一名校尉替蕭輕塵拉住韁繩.蕭輕塵反身下馬.

其餘皆是行跪拜禮「參見王爺.」


「王爺.」

「見過王爺.」

聞人清淺和太子妃則是施半身禮.

蕭輕塵虛扶聞人清淺.讓對著太子妃說道「見過太子妃.」.葉飄香微微頷首.

隨即聞人清淺便走到蕭輕塵的身旁.蕭輕塵微微一笑.走入北涼王府之中.

蕭輕塵先是回到墨雨閣沐浴一番之後.換上蜀錦金絲白袍.蛟龍騰雲靴.懸挂泫然玉佩.然後身上再噴上熏香.

蕭輕塵伸了一個懶腰.走出墨雨閣.坐在前庭的搖椅上.水榭這個幾個丫頭就過來伺候在一旁.水榭替蕭輕塵捏肩.其餘的則是給蕭輕塵端茶送水.時不時的喂水果給蕭輕塵.

蕭輕塵此刻倒是舒坦.他笑說道「哎呀.本少爺今天也是能得到你們幾個伺候了.」

水榭淺笑道「少爺這也是趁著小姐不在的時候享福了.」

蕭輕塵撇撇嘴.說道「她啊.」

說完.蕭輕塵回頭看了看.問水榭道「煙顏呢.怎麼沒看見她.去哪了.」

水榭給蕭輕塵捏肩的手瞬間一僵.「這.」

「好了.你們先下去吧.」這時候聞人清淺從墨雨閣裡面走出來.也聽的蕭輕塵問到此事.知曉水榭幾人不大好說.便出言讓幾人退下.幾人極為聽話的退入了墨雨閣中.水榭微微對著聞人清淺默默點頭.其意思不明而語.

蕭輕塵此刻卻是面色沉了下來.

等的聞人清淺走進.自己給蕭輕塵捏肩.聞人清淺便說道「有些事你就不要為難她們了.雖然你們關係極好.但是有時候有些事情她們不好說.」

蕭輕塵哼了一聲說道「然後你來說.」

聞人清淺淺然一笑.拉過椅子坐在蕭輕塵身旁.握起蕭輕塵的右手.用玉搓給蕭輕塵修理指甲.

聞人清淺淺然笑道「煙顏她出去了.是姐姐叫她出去的.說是有些事有煙顏她才放心些.」

蕭輕塵看了聞人清淺一眼說道「等於是說你也不和我說什麼事.」.聞人清淺說道「這些事我也不大好說.畢竟是姐姐做主.」

蕭輕塵眉頭一皺.口中說道「隱塵.」

「奴婢在.」.隨著蕭輕塵一聲輕喊.一名身穿白袍的人突然出現.跪拜在蕭輕塵身後.這人是隱塵當中頂尖的高手.也是蕭家最頂尖的死士.時刻跟隨在蕭輕塵的身旁保護蕭輕塵.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