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賀你啊,這次又要人氣大漲了。”電話裏,孫大美女酸酸的聲音傳來:“大明星還真是忙啊,那麼老遠跑回來,當護花使者啊。”

“我怎麼聞到了一股子醋味啊?!”高宇笑呵呵的說道,今天突然想給對方打個電話了,沒想剛打過去,就被酸到了。

“哼,男人都是這樣,吃着碗裏瞧着鍋裏。”孫藝珍不滿的哼了一聲,卻是沒話說了。

“我好像還沒吃你吧?這話從何說起啊。”高宇鬱悶的說道,女人不講理起來,還真是讓你無話可說啊。

“便宜都被你沾光了,你說呢?!”孫藝珍輕飄飄的一句話,“你可是說了要追我的,不能反悔哦。”

“我…… 好吧,你贏了。”高宇真相抽自己兩下,當時是腦袋發熱了,竟然會產生倒追的想法,現在自討苦吃。

“這還差不多。”孫藝珍得意的笑道,旋即聲音變得低沉:“那你什麼時候來韓國呀,我想你了。”

孫藝珍深情的話,讓高宇剛剛的懊惱瞬間煙消雲散。

“暫時是來不了了,《暮光之城》馬上就要上映了,我恐怕短時期都沒有時間來韓國了。”高宇苦笑道,自己這樣還是壓縮了大量工作都忙着成這樣,每天光是跟着自己的團隊都是十幾二十人,這還是精簡的。國內的一些“大牌”的陣仗可要比這壯觀多了。

“不過我記得你的時間挺多的啊,你就不能來看我啊。”高宇突然響起,這個女人好像空閒時間比自己都要多好一聽吧?

“呃…..那個…..我可是女生唉,不好意思嘛。”孫藝珍愣了,想想好像還真是這樣,不過自己從來沒有想去看對方的想法啊。

“我去…… 這也叫理由?!”高宇已經無語了,這個女人真是什麼理由都能出來啊。

“好啦好啦,我有時間回來看你的。”孫藝珍雖然看不到高宇的表情但還是根據聲音猜到了,“何況現在可以視頻吧,咱們可以視頻嘛,沒必要跑那麼遠。”

“得,又回去,我算是白說了。”高宇捂着額頭嘆氣,女人還都是一個樣啊。

……

兩個月後,11月17日,星期一,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的諾基亞劇院,“暮色”舉辦全球首映,也標誌着高宇在美國的第三個腳步正式落下了。

說是說全球首映,但其實沒有想象的那麼恢弘。這部投資僅僅三千七百萬美元的作品,比起“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這樣動則投資過億的電影來說,絕對是小成本中的小成本。更不用提“暮色”的製作公司頂峯娛樂是一家完完全全的新興電影公司,成立於2007年四月份的頂峯娛樂,這纔是他們更是高宇第一次發行長篇電影。


三千七百萬美元對於大公司來說只是九牛一毛,但對於頂峯娛樂卻是如履薄冰,這是他們孤注一擲的投資,稍不如意便落得血本無歸、公司倒閉。高宇收購,使得頂峯娛樂這沒有了資金的困擾。這也是變相的機遇,如果影片最終能夠成功,它們就能依靠這個金子招牌實現公司的飛速發展,從根本上擺脫自己專門從事過期電影發行和爛片製作的狀況。


而且,這也會是一個跳板,幫助高宇實現內心深處更多想法,這也是高宇收購頂峯娛樂的原因之一。

電影發行同樣是一道難題,沒有任何處理大製作經驗的經歷讓他們在影片完成後倍感壓力,退無可退,只能放手一搏。“暮色”的前期宣傳也僅僅只有三家合作商而已。但就是這小成本小製作,小資本進行宣傳和市場推廣,卻在宣傳前期就取得了喜人的效果。 我不是天王 “暮光之城”的後續之作。

但就目前而言,頂峯娛樂可沒有多餘的資金啓動“新月”的拍攝了,高宇也不可能無限投入,他也沒什麼錢了。只能等“暮色”上映之後,看票房的眼色,才能決定什麼時候啓動“新月”的籌備工作。

“暮色”在11月17日這一天,僅僅會在洛杉磯的諾基亞劇院一個地方舉行首映式而已,算是給小部分影迷的優先福利。20日,將在俄羅斯展開全球正式的播放;21日週五的時候,包括美國本土的全國範圍、加拿大、意大利、瑞典等地將全面開始放映。

雖然是小成本小製作,但因爲原着“暮光之城”在美國範圍內的大熱,現在也在近四十個國家發行,在世界範圍內也掀起了復古的吸血鬼風潮,所以首映式現場應該還不會太過冷清,原着小說的書迷肯定都會到現場表示支持。

今天斯蒂芬妮·梅爾並沒有走首映式紅地毯的打算,她將直接從後門進入電影院。走紅地毯的包括了導演凱瑟琳·奧利維耶裏,阿什麗·格林尼、傑克遜·拉斯波恩等一衆配角,泰勒·洛特納也有幸出現在紅地毯之上,當然,高宇和克里斯汀·斯圖爾特這對主角肯定是不可或缺的。


高宇等人早早地就準備好了,在離諾基亞劇院不遠的酒店裏等待着,陸言去前方打聽了情況,回來只說了一句,“人太多了……”就讓大家是又驚又喜。

喜的是來的觀衆居然爲數不少,驚的是一會自己走紅地毯該如何走呢?不過高宇倒是一直都是一副沉穩的模樣,《黑暗騎士》的鍛鍊,使得高宇對於這樣的場面已經是輕車熟路了。

不過,嚴格意義上來說,這是克里斯汀·斯圖爾特和泰勒·洛特納第一次走紅地毯,雖然兩個人都是童星出身,比起泰勒·洛特納跑龍套居多,克里斯汀·斯圖爾特還曾經在“小鬼神偷”裏擔任女主角,但這卻是克里斯汀·斯圖爾特成功從童年邁向成年演員之後,第一部正式的電影。所以,這次紅地毯對於克里斯汀·斯圖爾特和泰勒·洛特納來說,可以說是緊張到手心冒汗。

高宇已經是紅地毯上的常客了,所以倒還正常,投資的第一部電影,心裏還是有一些緊張的。本來高宇是打算和克里斯汀·斯圖爾特、泰勒·洛特納調侃開玩笑,緩解一下緊張的氣氛的。但顯然兩個人都有些心不在焉,高宇也受到了影響,有些提不起興趣,就放棄了。

一時間,房間內的氣氛有一些壓抑,猛然高宇的手機響了起來,打破了房間裏的沉默。高宇連忙把手機拿了出來,泰勒·洛特納卻是調侃到,“嘿,奕,一會走紅地毯的時候你手機響起來,那就有趣了。”因爲一會就是電影首映式了,大家此時都被手機調靜音了,所以高宇手機會突然響起來,自然十分突兀。不過,這個小插曲也成功地讓大家都笑了起來。

高宇接起電話,一邊往外面走去,看來他也無法避免地緊張了,居然把這茬忘了。看看來電顯示,高宇錯愕了一下,緊接着露出一個微笑,“小賢啊,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來電話的人正是徐賢,“我……我慶祝OPPA的電影首映啊,希望歐巴的第三部電影依舊能去的好成績。”不禁徐賢,接着電話裏還傳來了一羣嘰嘰喳喳的少女歡呼聲,顯然就是少女時代的其他成員們。大聲嚷嚷着,“國際巨星,巨星。”

也不知道這都是誰的聲音,不過聽着倒是挺歡樂的。 高宇不禁莞爾,那聲音實在太過喧鬧,讓人不得不把手機離耳朵遠一些。好不容易纔安靜了下來,“你們在幹什麼,一羣人都在?”

“我們在爲MKMF的舞臺彩排,剛剛休息下來。”回答的是徐賢,聲音裏也充滿着活力,“西卡姐說你今天電影上映,所以……我……就給你打國際長途啦。祝‘暮色’票房大賣啊”

“不過,OPPA你緊張嗎?!”徐賢聲音充滿着擔心的情緒。這兩個月的調整,她們算是好不容易再次走了過來。

聽着徐賢有些頑皮的聲音,高宇嘴角的笑容又大了一些,“緊張,怎麼不緊張。這裏是美國啊”這熟悉的聲音,讓高宇也放鬆了一些,開着玩笑說道。

“OPPA是最棒的的,不用緊張!”徐賢的聲音帶着一些迴音,看來是拿着手機走出待機室了,難怪沒有其他少女們吵鬧的聲音了。


“我相信OPPA是最棒的的,就算是美國又怎麼樣,還不都是一羣人,只是金髮碧眼罷了。”說完,徐賢都不敢相信這些話從自己嘴裏說出去的,電話對面是她最崇拜的OPPA。有些超出平日的性格了。

“哈哈哈哈……”聽到徐賢這樣的說法,高宇肆無忌憚地大笑起來。還好,他剛纔明智地離開了房間,走到外面來了,不然還不被克里斯汀·斯圖爾特等人翻白眼。

“恩,不緊張。”高宇好不容易纔把笑聲聽了下來,“就算緊張,也不能被別人看出來啊,不然還被人家說我沒見識,哈哈。所以,要鎮定自若地去走紅地毯才行。”

“OPPA,加油啊”徐賢滿臉笑容地爲高宇聲援,“我等着看‘暮色’的票房創造奇蹟哦。”

掛了電話以後,高宇看着手機臉上的笑容久久沒有散去,緊張的情緒在徐賢的笑聲之中,漸漸地消散了。是啊,不就是電影首映嘛,有什麼好緊張的,就算是自己投資了,大不了賠點錢嘛,有什麼大不了的。


不知道高宇如此“財大氣粗”的話,被裏面的幾人聽到會是什麼反應。

回到房間以後,高宇的確放鬆了許多。和克里斯汀·斯圖爾特、泰勒·洛特納都說上了幾句話,分散一下大家的注意力。克里斯汀·斯圖爾特是好多了,但泰勒·洛特納還是一臉的僵硬。新人的緊張,這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階段,也算正常。

等待可以是甜蜜的,也可以是煎熬的。但無疑,今天的等待是甜蜜而煎熬的。首映的喜悅夾雜在票房的壓力之下,的確是有澀有甜。

熬過了漫長的等待之後,大家終於開始準備出發了,陸續分批前往諾基亞劇院,高宇和克里斯汀·斯圖爾特在最後壓軸。陸言和泰勒·洛特納一起出發了,畢竟泰勒·洛特納什麼都不懂,還是要有一個人在旁邊提點才行。

終於輪到了高宇和克里斯汀·斯圖爾特的順序了。由於“暮色”是一票新人(除了高宇),紅地毯上並沒有請來什麼大牌助陣,走紅地毯的人也就是電影裏的演員,稍顯寒慘。所以雖然高宇和克里斯汀·斯圖爾特今天也就不一起走紅地毯了,而是踩了一個時間差,克里斯汀·斯圖爾特先出發,隨後高宇再前往現場。

高宇感覺到身邊克里斯汀·斯圖爾特的肌肉有些僵硬,雖然緊張已經緩解了不少,但實際到了即將面對的時候,腎上腺素地突然爆發,還是會讓緊張的情緒再次涌上心頭的。

高宇本來不會被這種場面弄的緊張,所以很快恢復了平時的鎮定,高宇輕輕拍了拍她的右肩,克里斯汀·斯圖爾特反應有些遲緩地轉過頭來,眼睛沒有焦距,顯然腦海裏是一片空白。

高宇露出一個微笑,“表演時間到了”聽到這話,克里斯汀·斯圖爾特雖然沒有理解什麼意思,但肌肉還是不禁放鬆了一些。高宇接着說到,“貝拉,到你上場了。”這一句“貝拉”喚出來,克里斯汀·斯圖爾特終於回神了,撲哧一下笑了出來,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不過因爲高宇這一個小玩笑,克里斯汀·斯圖爾特的確放鬆了不少,動作終於沒有那麼僵硬了。

目送克里斯汀·斯圖爾特上了轎車,高宇在門口輕鬆寫意地看風景,不過就他一個人還真有些枯燥。高宇熟練地站起來,在附近走了幾個來回,心情纔算是再次平靜了下來。

就在這紛擾思緒之中,高宇出場的時間也到了。坐上黑色的轎車,緩緩往諾基亞劇場開了過去。轎車在距離現場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就可以聽到現場傳來的歡呼聲,那震天的喧鬧把深秋的天空裝點地春意盎然。這還是高宇沒有下車之前的感覺,由此就可以想象出現場的熱鬧。

轎車緩緩停了下來,雖然高宇還坐在車上,但外面的尖叫聲已經把車子包圍了,大有要把車子的頂棚掀翻的架勢,讓人感受到外面溫度的上升。現在主要演員都已經出演完畢了,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輛車裏就是所有人爲之瘋狂的“愛德華”了,難怪現場的尖叫聲足足上升了一個檔次。看來,“暮光之城”原著小說的書迷力量不可小覷。再加上高宇如今在全球積累的人氣,可謂是如日中天,不過今天來的基本都是《暮光》迷吧。

坐在車裏,高宇可以清晰聽到外面的尖叫聲。從車窗往外看,此時天色已經暗下來了,密密麻麻的人羣有些看不清盡頭,之前聽陸言說今天約莫來了有一千多人,這個數字着實嚇人,看來大家頗有不把諾基亞劇院填滿就不罷休的陣勢。

高宇沉着地從車子內走了下來,才下車一下就可以感覺到連成一片的閃光燈把剛剛降臨的夜幕都驅逐開了。再加上那迅速把高宇包圍的尖叫聲,此時哪有一點夜幕降臨的感覺,那宛若盛夏邁阿密沙灘邊上的炙熱,把夜晚的清涼一掃而空。

高宇早就適應了閃光燈連成一片的場景了,透過那刺眼的閃光燈,高宇隱約可以看到就快走完紅地毯的克里斯汀·斯圖爾特,還有在紅地毯盡頭的泰勒·洛特納等人,高宇在原地輕輕跺了跺腳,把因爲坐在椅子上而產生褶皺的褲子抖直,然後就邁開了腳步。

今天的紅地毯算不上壯觀,五六米寬的紅地毯,兩側被黑色的“暮色”宣傳海報包圍着,所有影迷就站在貼着海報的欄杆後面,幾乎人手一件黑色的T恤,上面印着“暮色”的字樣,看起來是電影的周邊了。大家都揮舞着手中的T恤,像瘋了一般地往前擠着,那種捨命的熱情,渾然忘我。高宇還沒有開始走,就聽到那尖叫聲和呼喊聲猶如山呼海嘯一般迎面而來。光從氣勢上看,這待遇,和在回國享受也差不了多少了。

高宇露出燦爛的笑容,往前走去。耳膜經受了最強大的考驗,刺耳的尖叫如同鼓槌一般不斷刺激着耳膜的極限,放眼望去,高宇看得到的人全部都是女性,雖然高宇粉絲也是女性佔多數一些,但像今天這樣清一色女性捧場的局面,還真是罕見。由此可見,“暮光之城”果然就是女性頂起一片天的巔峯之作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四月份上映的“功夫之王”和五月份上映的“功夫熊貓”的影響,讓美國再次颳起了中國風,還是因爲高宇本身就魅力不可擋,總之,當初蓋伊·奧瑟瑞擔心高宇這個中國人的身份是否能夠成爲美國女性心中完美王子的化身,在今天全然沒有出現。

“愛德華,啊啊啊……愛德華……我愛你……”這樣失去控制的聲音充斥着空氣中的每一個氧氣因子,讓人懷疑這聲音的極致是否就會缺氧,然後暈倒一片。高宇的笑容就猶如電擊棒似的,所接觸到的地方就掀起一股瘋狂的尖叫,場面一時間有些失控。

且不說電影上映之後反響如何,最起碼從目前看來,海報上的高宇,出現在紅地毯上的高宇,卻是成功虜獲了所有“暮光之城”書迷的心,開始爲他們心中的愛德華尖叫吶喊瘋狂。

在出席紅地毯之前,蓋伊·奧瑟瑞就交代說,今天場面就全靠演員來撐了,所以大家儘量放慢前行的速度,和書迷、影迷多多交流。所以,這應該是高宇出道以來,紅地毯走得最慢的一次了吧。

“愛德華,我愛你,我願意爲你奉獻一切”旁邊尖叫的聲音幾乎要缺氧一般,高宇微笑地走了過去,看到那位女生手上拿着一個“暮色”的紅色宣傳冊,接過來正準備簽名,擡頭對那位女生燦爛的一笑,卻只見眼前的女生一聲尖叫,“啊……”然後就暈倒了。對,直接暈了。

“宇的微笑電力太大,直接把人電暈了。”想必,這會是第二天娛樂報紙十分喜歡的一個標題。

高宇也被嚇了一下,他見過的粉絲那麼多,還真沒見過反應如此直接給力的。不過旁邊的警衛立刻就跑了過來,示意高宇不用介意,他們會處理。高宇點了點頭,但還是在宣傳冊上簽名之後,塞到了那位女生的手裏。

可還沒有等高宇走開,就看到旁邊一個人衝了過來,手裏舉着一個巨大的牌子,穿着“暮色”的宣傳黑色T恤,直接一下就把高宇抱住了。說抱其實也不準確,應該說是衝擊、撞擊。一個人加速衝了過來,除非被撞擊的人重心很穩,不然鐵定會倒退幾步的,嚴重的還會摔個屁股墩。高宇就是慣例中的一員,還好高宇強悍的審議素質,只是晃了晃身子,並沒有產生其他的事件。

高宇只來得及看到眼前的女生,手中舉着的牌子上書“我是從委內瑞拉過來的書迷,愛德華,我愛你,我們結婚吧”

這個女生朝高宇失控地尖叫着什麼,但被卻周圍的歡呼聲埋沒,高宇只隱約聽到了一句“結婚……”巴拉巴拉的,然後就看到兩位警衛過來把女生拉了出去。

這,確定是暮光之城首映而不是《黑暗騎士》的?!現場的失控甚至比國內還要嚴重。高宇纔剛剛走上紅地毯,就徹底體驗了一把,美國少女們爲“暮色”的瘋狂。

高宇這一段紅地毯走來,速度算不上快,走走停停,時不時停下來和兩側的影迷照片、爲影迷簽名,雖然有不少人失去了控制,除了昏倒的、衝出來的,還有不少人試圖把高宇整個人抱到懷裏,還好,高宇反應迅速,沒有陷在這一片熱鬧的溫柔鄉里。但其實大部分影迷還是“冷靜”的,只是瘋狂地尖叫而已。

一段紅地毯走了足足十分鐘,高宇才和克里斯汀·斯圖爾特、泰勒·洛特納等人匯合,站在背板前接受媒體的拍照和簡短採訪。

今天泰勒·洛特納穿了一件灰色的條紋襯衫,搭配黑色西裝外套,總體看來是中規中矩的,但比起泰勒·洛特納平時穿的T恤牛仔褲來說,已經是精神了不少。

克里斯汀·斯圖爾特選擇了一身黑色的平口小禮服,不僅把她消瘦的鎖骨露出來了,而且把她玲瓏有致的身材完全襯托出來,細膩的黑色更是把“暮色”之中吸血鬼鬼魅的氣質帶到了紅地毯之上。可以說,克里斯汀·斯圖爾特今天是完全驚豔的。

至於高宇,海軍藍的西裝褲,搭配了一件米色的圓點襯衫,外面套了一件灰褐色的毛線夾克,最外面是一件菸灰色的單扣劍領修身西裝外套,如此一身服裝看起來十分簡單,但輕易地就把層次感勾勒出來,更重要的是搭配上高宇全部梳起來的沖天髮型,帥氣得讓人窒息。難怪剛纔紅地毯上的影迷都陷入了瘋狂。

紅地毯上的採訪頗有些無聊,畢竟一羣新人、一部小投資小製作,還能問出什麼問題來。無非就是“出演暢銷小說改編的電影,有何感想”、“合作期間有什麼趣事”、“對電影的票房有什麼想法”之類的,對高宇的問題也離不開作爲第三部電影還是,第二次擔任男一號會有什麼感想之類的。

不過也有些記者問出了:“作爲《黑暗騎士》的小丑扮演者,您已經在電影中證明了自己非凡的才能,爲什麼後來又會接拍這部投資小,有沒有保障的電影呢?!”

在美國電影分學院派和偶像派,學院派也是看不起偶像派的。奧斯卡也是握在學院派的手裏,他們的評判直接影響奧斯卡的得獎情況。不過高宇已經有《黑暗騎士》證明自是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只是覺得劇本很有趣,就參加了。當個實力偶像派還是不錯的。還有,我要糾正一點,有這麼多粉絲,怎麼會說沒有保障呢?!”高宇犀利的回答讓現場掌聲一片,也讓這個記者啞口無言。高宇當然不會說是因爲自己投資了。

臺下的粉絲更是一陣尖叫,當中有不少看過《黑暗騎士》的,本來就對高宇非常的欣賞,現在是更喜歡了。

問題是無聊,但高宇的回答卻是讓現場一片笑聲,“哦,我想斯蒂芬妮十分樂意把‘暮光之城’的銷售記錄變成票房數字的。當然,後面的單位應該是‘百萬美元’,不然我們整個劇組都應該哭了。”這話一說出來,不要說記者了,就連旁邊的克里斯汀·斯圖爾特都撲哧一下笑了出來。

主演們進入電影院之後,有幸買到首映式門票的觀衆們也開始入場。今天首映式的票一共也就八百張,早就被一搶而空。而其他到達現場的觀衆,雖然沒有辦法進入電影院觀看,但也都希望可以參與紅地毯,見見“暮光之城”的主角們,滿足一下自己的期待。週五全美首映的門票今晚過後就會開始預售,到時候就可以預見一番熱鬧了。

電影院裏燈光全部熄滅之後,“暮色”就在伊莎貝拉的獨白之中,拉開了帷幕。

本來,“暮光之城”系列就是以伊莎貝拉爲第一視角所寫的書,所以電影自然也是通過克里斯汀·斯圖爾特的視線展開的。

在陰雲密佈的福克斯小鎮的天空下,伊莎貝拉的臉龐顯得有些蒼白。離開鳳凰城,伊莎貝拉來到了父親所在的福克斯小鎮。大片大片的翡色、清幽、朦朧的綠海,故事還沒有開始,就讓所有人緩緩進入了童話般的世界。

纔開場不過四分多鐘,泰勒·洛特納飾演的雅各布就出現在了屏幕上,這讓泰勒·洛特納有些興奮,拍了拍高宇的手臂。

很快,吸血鬼家族的出現就讓電影院裏出現了第一個小**,當高宇飾演的愛德華出現在大屏幕上的那一刻,挺拔的黑髮,蒼白的臉龐,分明的五官,那散發着致命誘惑力的金褐色眼眸和紅脣,讓現場的觀衆們失聲發出了歡呼。

對,歡呼。“哇哦……”這樣的聲音居然還不小,打破了電影院裏的寧靜。隨後,全場觀衆默契十足地傳來了一陣低笑,想必是在爲剛纔的歡呼忍俊不禁,也是在爲高宇的魅力心有靈犀。

不可否認,愛德華的初登場,平凡卻又華麗,立刻捕獲了現場無數女性的芳心。

隨後,伊莎貝拉和愛德華那稱得上“劍拔弩張”的相處,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這一切平靜,在愛德華從一場車禍中解救下伊莎貝拉之後,都被打破了。接着,愛德華在天使港又從流氓手中救下了伊莎貝拉。故事在這裏,已經進入了所有人熟知的軌道。

伊莎貝拉發現了愛德華吸血鬼的身份,愛德華那在陽光之下如同鑽石般閃閃發光的皮膚,向伊莎貝拉展示着他的與衆不同。至此,獅子愛上了綿羊,那讓無數女性瘋狂的愛情故事,終於生長出了幼苗。

電影開始之後,沒有好萊塢青春愛情題材節奏緩慢的弊端,從電影的一開始,愛德華和伊莎貝拉就互相吸引,省卻了乏味的從陌生到熟悉的過程。僅僅用了幾堂生物課和愛德華消失的幾天就直接鎖定了兩人對雙方的關注,進而發展出這段讓人癡迷的非現實戀愛。僅僅用了一個小時的篇幅,就把故事代入了“暮色”最重要的片段。電影的處理簡潔明快,節奏的把握十分精湛,這也成就了本片細膩的風格,既能將故事說的圓滿,又不顯出一絲拖沓,娓娓道來一個看似遙遠卻又熟悉的初戀故事。

克里斯汀·斯圖爾特飾演的伊莎貝拉,身上那種淡定、沉靜而清新的氣質,讓人忍不住就想去關注她,去疼惜她。更重要的是,克里斯汀·斯圖爾特把女孩懷春的羞澀,發現吸血鬼的惶恐,愛上吸血鬼的矛盾,蜻蜓點水般點到,並集中爆發在樹林對愛德華進行告白這一段,光華之奪目,強烈地喚起觀衆對於初戀的回憶,讓現場觀衆是發出一陣陣感嘆,隨着劇情的波動而上下起伏。

而高宇飾演的愛德華,在初登場時就吸引了全場的目光。其外形上正如斯蒂芬妮·梅爾所說,就是小說中愛德華的化身,活生生地出現在所有觀衆的面前。高宇不僅把吸血鬼的“形”展示了出來,更是把“神”的精髓也融入了身體裏。 我叫江不讓 ,目露兇光,面目猙獰;溫柔時,含情脈脈,柔情似水。把“暮光之城”中那個幾乎完美的愛德華,演繹地入木三分,樹立了一個標杆式的初戀情人形象。同時,在影片中,凱瑟琳·奧利維耶裏可沒有放棄高宇在歌唱上的才華,愛德華和伊莎貝拉在天使港共進晚餐的時候,就讓高宇親口演唱了他自己作詞作曲的“Never. Think”。除此之外,電影中的另外一首插曲“Let. Me. Sigh”也是出自高宇之手,之後還讓愛德華秀了一段鋼琴,在把高宇的音樂才華充分發揮的同時,也讓愛德華的形象越發完美起來。

影片才過半,現場的所有觀衆幾乎都陷入了那一片綠海深山之間,籠罩在林間漫霧之下,猶如暮色般的唯美愛戀,讓所有人如癡如醉。凱瑟琳·奧利維耶裏很擅長使用光線之間的層次感,還有冷色調和暖色調之間的衝突感,再加上靈活的鏡頭堆砌出的空間感,來製造出唯美的意境。

特別是愛德華爲伊莎貝拉彈奏鋼琴的那一段,那如詩的畫面,搭配上高宇和克里斯汀·斯圖爾特美麗不可方物的組合,讓所有人不由就進入了這個屬於吸血鬼的故事之中。

當斯蒂芬妮?梅爾客串的鏡頭出現時,由於鏡頭閃得實在太快,觀衆都還沒有來得及反應,所以只有電影的演員和工作人員們,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接着,拍攝時讓劇組所有人都臉紅心跳的吻戲出現了,剎那間,電影院就變得安靜了起來。不是說之前就很吵鬧,是因爲所有人在這一剎那都屏住了呼吸,所以電影院居然出現了幾秒的真空。克里斯汀·斯圖爾特下意識地看了高宇一眼,發現高宇也看了過來,兩個人很有默契地露出了一個微笑,然後轉過頭,繼續看向了大屏幕。無疑,這個片段瞬間秒殺全場。

故事進入後半段之後,節奏逐漸加快,從棒球比賽開始,再到維多利亞、詹姆士等三個吸血鬼的出現,愛情故事進入了不可避免的災難部分。此時節奏猛然快了近一倍,當愛德華和詹姆士交手的時候,緊張氣氛到達了巔峯。即使所有觀衆都知道,伊莎貝拉最後會沒事的,愛德華也會沒事的,但心還是無法控制地被高高拉了起來。

當所有事情都塵埃落定之後,故事再次回到了最爲浪漫的部分。在晚會上,那個俗套而夢幻的亭子裏,愛德華和伊莎貝拉相擁起舞,伊莎貝拉要求愛德華把她變成吸血鬼,只有這樣兩個人才可以永遠都守在一起。但愛德華卻不願意,不願意剝奪伊莎貝拉享受作爲正常人生的權利,他希望伊莎貝拉可以珍惜自己作爲正常人的生活,因爲那是他渴望、卻無法得到的人生。

一直到最後,愛德華還是保持住了心中對血的渴望,深深地吻在了伊莎貝拉那如玉的頸子上,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和伊莎貝拉廝守一生,僅此而已。

影片的最後,愛德華吻住了伊莎貝拉那閃爍着櫻桃色的雙脣,不管未來會如何,也不管世界會變成什麼樣,最起碼,這一刻,愛德華和伊莎貝拉是幸福的。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