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解下來吧。其不過便是唯命是從爾。」

「是!」(未完待續。。) 那不足遭彼等百般折磨,至最後大劑量佛光凈化功成乃罷。

「喂,兀那三味小沙彌,汝可隨了老衲伺候,等閑老衲有空亦便可以指點汝之佛學也。此汝之造化,快些近前來,重新受戒得是!」

「阿彌陀佛,謹遵法旨!」


那不足低首順眉道。至此後不足便隨了此八修一步一瘸駕了雲頭往大陸另一邊大陣行去,在此黑風谷之另一側有黑河者,乃是此一顆星辰上之最大江河,水流若海,寬廣幾愈萬里,其長几乎不測!亦便是此河海之下游大湖區,有一島,其名大膽島者,廣愈萬里,內中中央有一山黑山,其山巔平削若一大平台,台上有一座蟻穴轉移大陣,可以以此而往去內陸也。不足等便是飛馳往此地而去,佛音寺之八修連同遭不足傳送而來者數百修,盡數駕了雲頭疾馳而去。

復年許,不足等已然登臨大膽島之黑山之巔也。其地有千餘妖族佛修守衛,彼等查驗一干諸修之信物罷,便放開大陣傳送此間一干諸修離開。

不過便是恍惚間,其一眾再睜眼時,人卻然已在妖族繁華之所在,一座名喚作萬聖妖域之星辰上矣。

「咦,此人修也!」

不足等方一離了大陣,行出那大政殿。其外圍正有若干妖修圍攏了一起吆吆喝喝買賣獸寵,猛可里觀得那大政殿行出**人修佛家,有大妖眼尖。叫一聲圍了來。

「我說佛爺,爾等來吾家妖族佛境一趟著實不易,若無有將去吾家特產,豈不後悔耶?」

「阿彌陀佛!老衲等尚有些事兒要做,實實無有時間與爾等買賣,改日吧!」


「啊也,老佛爺,來吾家妖族此地,怎生不得了一些獸寵歸去送了同修之佛徒耶!吾家獸寵實實了得,此決然無有半絲兒相欺處呢!」

那一干妖修圍攏了彼等人修佛家。亦是不得脫身。那大和尚回收謂不足道:

「三味小沙彌,此獸寵之事兒由汝全權負責,且莫要再來糾纏吾八人!」

「阿彌陀佛,弟子遵命!」

那不足上前一步口中高聲稱頌佛號。眾家妖族觀此圍攏了不足水泄不通。俱各推銷自家獸寵。不足正忙不迭一一打發彼等妖族。

「喂。人族小子,常言道不看僧面看佛面,如今僧佛俱在此間。汝便兩家都看上一看,收了數道獸寵去吧。」

不足遭糾纏的急了,無奈何,忽然坐地高聲頌唱佛號。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啊也,汝傻瓜么?」

那一眾觀得此修痴傻般模樣,盡數大聲抱怨,而後漸漸散開,往原處去坐地等候。

「大人,汝何時做了和尚耶?」

忽然一聲傳音響徹不足耳側,那不足驚得幾乎跳起來,只是緊緊兒閉了雙眼,不停息念誦阿彌陀佛。

「啊也,大人,汝做了和尚,汝三位夫人可如何耶?」

「哦!天也!」

那不足只是頭一仰,暈死過去。

「啊也,大人,汝怎得死也?」

過得半晌,那不足哼哼唧唧醒來,四下里觀視,只見此地並無有何修眾注視,只遠遠兒數位同行之低階妖修僧侶監視罷了。

「吁!」

其長長出一口氣,嘆息道:

「怎得此妖境之佛家亦然有認識某家之修?此到底何人?怎得知道某家底細如是清晰耶?」

「啊也,大人,汝總是眼睛長在頭頂上么?怎得不低首瞧一瞧汝家暖獸耶?」

「嗯?暖獸?」

那不足詫異低首而望,只見一長大若匹鼠,渾體破敗幾如死屍之暖獸,正自卧了在自家腳邊。

「啊也,汝怎得在此?早先某家不得已拋棄汝在兩界元能之海中,以為汝早已是死也!」

「嘿,莫說拋棄之語,大人乃是迫不得已,援救某之一命也!不過吾亦是不知如何,便是那等飄飄蕩蕩、飄飄蕩蕩就來到此間也。其實某家已然大能也,只是怕遭了那等佛光之凈化,不得已潛身妖族禁地也。待得脫身,便成就如是模樣也。」


「如此汝隨了某家,勿得再離開遠了。」

「嗚嗚……是,大人。嗚嗚……」

那暖獸嗚嗚咽咽道。

「嗯,記得勿得再叫某家大人,只是叫做三味和尚可也。」

「是!」

那不足將那暖獸抱了在懷中,慢悠悠往前邊追了八修而去也。

「為,兀那三味小沙彌,汝怎得擺脫了那等纏人之傢伙耶?」

「阿彌陀佛,貧僧不過是遭彼等避得急了,忽然暈死過去罷了,結果彼等便自遠去也。」

「妙!哈哈哈……不過此小獸是何?這等骯髒也!」

「此乃是遭人遺棄之小獸爾,今吾再收羅了他,好讓他往後可以尋覓其長兄去也!」

「何話語?這般生澀難解也。呵呵呵……」

那八佛修盡數嘻嘻呵呵大笑乃罷。

后那暖獸漸漸皮毛換去,油漬漬好生亮澤也。其靈動可愛,在此八修之四圍隨意往來,漸漸得此八修喜愛。於是其日里隨了那八修玩耍,夜來卻然緊緊兒靠了不足睡眠。

「大人!」

那暖獸每每夜來,跳上不足懷中,彼仔細傳音不足,將其一日所查知之秘辛全然道出。

「果然,彼等來此非是為佛祖之大陣,乃是為查視此萬聖妖境之凈化之狀況,好報之佛祖知悉也。如此看來,此地乃是佛祖之一處佛光普照而凈化萬眾生靈之嘗試之地也。然彼等每每臨一地,彼仔細講出佛門法器測試何耶?」


「大人,這個卻然不知!便是彼等仔細測試罷,而後便是刻畫入一道玉簡中也。」

那暖獸道。

「小小,那玉簡在何人身上?」

「不一定!有時這個,有時那個。」

「哦,此事汝需上心才好。」

「是,大人,小小明白。」

便是這般一地一地往去,雖盡數有妖族之親衛護送,然那等日里蟻穴轉移大陣來去,所耗費之法能亦是不淺,不足雖若無其事,然卻得裝出一副不堪之狀,日里辛苦勤修,以為不足耗費之巨能。不料居然法能溢滿,無奈何唯一點點化而為內中神界中那初生之一縷浩然正氣來。先是生澀幾無多少可以順利助漲其搖搖曳曳之一縷浩然正氣,然不久那不足便尋出一門道,化解日里溢滿之法能終於加快,自此不足便不再焦慮法能之增長過快也。

不過數十年月罷了,那八修終是跑了此萬聖妖境之四圍中央諸地之些許較易行之地兒,收羅了許許多多之計較,刻畫在玉簡上。

「大人,今日那玉簡在汝家大和尚手中,吾等可以設法探微!」

「難!那大和尚機警,幾無破綻可循也。」

「呵呵,汝家人族不是有句俗話,叫做什麼猛虎亦有丟盹時么!」

「嗯?此話兒何人教汝?」

「乃是莫問姐姐和謝婉兒姐姐教授者也。」

「嗯,善,吾等便尋找其丟盹之時候也。」

大約半月之時光,一日那大佛陀忽然行過來道:

「三味,汝可隨了本佛爺往去魔劍星宇一趟。」

「是,佛爺。」

於是那不足隨了大和尚前去。往去一路無事,待至魔劍星宇時,等得大和尚辦妥了事情,二修復預備回歸。二修往去大政殿中,覓得一處往去八修候其來歸之一道大陣,不足二修飛身其上,候那大陣傳送。便在此時,那暖獸小小忽然飛身落了大陣上,不足怒道:

「孽畜,怎得自家落在大陣上,不虞吾家多交費用么?」

那不足一邊這般言說,一邊卻然彎了腰小心抓住那暖獸在懷中,而後對了大和尚歉然一笑。那大和尚觀此沒好氣冷哼一聲不再語。

「小心了,傳送!」

那大陣外一妖修禿了頭大聲道。

那大陣只是一陣強光閃爍,而後倏然一聲,不足等二修消失,而後其陣忽然爆響焚毀以!(未完待續。。) 正是傳送在半途時,忽然那傳輸遭中斷。

「啊也,大佛爺,似乎那大陣遭人設伏,損毀也!」

「嗯,怎麼可能?」

「然此次半途傳送出錯,除此別無他計較也!」

「此時吾等該當如何?」

「大佛爺,或者吾等可以以強力擊破此傳輸之能場,脫身也。否則怕是此大陣之能消耗殆盡時,亦是其塌縮爆毀之時候也!」

「如此吾等哪裡還有活命之機耶?」

那大和尚忽然運使渾體之法能,對了那大陣傳送之能場一拳攻擊而去,而後復攻得數十拳,待其法能耗盡,昏死過去時,不足便自將其玉簡取了,復將其上之文書刻印另一玉簡上,而後將那玉簡仍舊藏好,再施張道訣脫出,那大和尚與不足二人到數日後方才漸漸清醒過來,大和尚觀視得彼等二人無有死去,忽然笑一笑,就手摸一摸身具之玉簡,復笑一笑,起身行過來,對了那不足大聲吼道:

「小子,還不醒來?」

那不足應聲而起,迷迷糊糊道:

「大佛爺,吾等勿得死去吧?」

「哼,本佛爺哪裡有那般容易死去?」

「只是那等傳送陣處定然有修做了手腳,欲滅殺佛爺與小僧也。」

「可惡!待老衲歸去,再好生問上一問。哼!」

「然佛爺,此地何地?吾等在何處呢?」

「莫要心焦,待老衲做法。」

那老佛爺坐地施法。不過半日,其呼哧呼哧赤紅了面頰,額頭上大汗淋漓道:

「原來吾等遭傳送錯落在此地也!」

「大佛爺,此處?」

「此萬聖妖境之東南隅也,相距吾家師弟等之所在大概有近千星宇呢!」

「天也,這般漫長,何日才能到也。」

那不足慨嘆道。

「吾等不必與彼等會齊,可直接往去我佛之道場可也!」

「哦,阿彌陀佛。」


那不足雙手合十大聲唱出佛號不懈。

「好耶!莫要再這般啰啰嗦嗦也!徒惹人煩惱。」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