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物?你爲什麼要送我禮物?”我鬆開了朱七七的手。

“你不是救了我嗎?我向來不想欠人什麼。所以就想還你這份人情,既然你不稀罕,那麼就算了。”朱七七說着,起身準備離去。

我在一次將朱七七拉着,誰知她沒有站穩,一下子便倒在了我的懷裏。她溫軟的身子是那麼的迷人,甚至可以聞到一種處子的味道。

我趕緊鬆開了她,爲自己突然的心猿意馬感到慚愧。

“能告訴我是什麼禮物嗎?”我隱隱覺得,朱七七所說的禮物跟衆誠網絡有關。

“你跟我來吧!”朱七七站穩了身子,然後走出了客房。我隨着她走了出去,之後她讓我把客房的房門瑣事了。

朱七七和我一起離開了酒店,之後開車去了另外一個地方。這裏居然是一處民房,朱七七打開了房門,走了進去。

我隨後也跟了進去,打開燈。只見一間小屋裏的一張椅子上綁着一個人,當我看到此人的面貌時,不禁愣住了。

他居然是前幾個小時爲衆誠網絡解除病毒危機的顧子墨…… 第63章對戰,高階星獸泥水鱷

此刻西斯被那頭泥水鱷眼看就要拖進水裡,看著就要沒救了,諾索大急朝著那地兒奔去,就要去救他。

噗嗤!噗嗤!

又是幾頭從泥潭裡面冒出了腦袋,其中一頭朝著諾索張口咬去,鋒利的牙齒一旦被咬中,饒是大星師的諾索恐怕也不會好受。

「畜生,還我夥伴……」諾索大怒,背後的大刀錚的一聲被抽出狠狠的砍在了其中一頭泥水鱷的腦袋上,那頭泥水鱷的腦袋瞬間被劈成兩半,不過諾索也不好受被另一頭泥水鱷的尾巴掃中。

「隊長……」

副隊長見此,怒氣哄哄的奔去,噗嗤,又是四聲,四頭四米長的泥水鱷再次從泥水裡面迸出來,張口朝隊伍人群咬去,一時間兵器打擊在泥水鱷堅實鱗甲上面的聲音絡繹不絕,副隊長以及一杆子隊員被攔住了。

諾索此刻形勢也很不樂觀,兩隻腳已經陷入了泥潭裡,眼看就要陷進去了,而他的另一隻手卻死死的抓住從一條泥水鱷口中奪過來的夥伴……西斯。

兩人異常的狼狽。

「西斯堅持住。」

「隊長,不要管我……」



一條泥水鱷長著血盆大口朝著兩人咬去,眼看就要咬中了,諾索儘管有大星師的實力,可是身在泥潭中,一旦動用星氣瞬間就有可能陷進去,一時間他不由的慌亂了起來。

正當兩人絕望的時候,只聽砰的一聲。

泥水鱷身形被一聲巨響擊偏,只見一道身影在泥水鱷的頭頂來了一個翻身,一隻腳猶如大斬刀一樣狠狠的朝著泥水鱷頭部劈下。

轟,噗嗤,泥水鱷的身子倒在了泥水潭裡。

「諾索大叔。」貝克身子乾脆站在泥水鱷的頭上使勁的將諾索與西斯狠狠的一拉,巨力將兩人朝著中心部位一甩,兩人在半空中一個旋轉,總算落在了安全地區。

「隊長……」

「西斯……」

「諾索叔叔……」


眾人立即將諾索與西斯圍起來,護在其中。

「我沒事。」感受到眾人關切的目光羅諾索一擺手,顧不得身上的泥水,悻然的朝後道,「快給西斯包紮傷口,他被咬傷了。」

眾人反應過來立即幫忙。

「啊,貝克兄弟。」這時瑪德一望泥潭嚇得臉都綠了。

「小兄弟……」

所有人反應過來,正見那塊大的泥潭中,四頭泥水鱷正圍在一位少年四周,而貝克卻站在中間那具被他砸暈過去的泥水鱷身上,目光凝重。

四頭三階高級星獸,在這佔據天時地利人和的家園要襲擊外來人如魚得水。

面對四頭三階星獸一般人更加願意麵對四位三階巔峰星師,因為獸類是沒有語言的……只有冰冷,無情,唯有戰鬥。

貝克捏了捏拳頭,在這泥潭裡星修者的星力排不上用場,一旦用上星力便會被星力掀起的泥潭水淹沒,所以大星師的諾索會這麼慘,儘管他星力強橫,但卻不敢多用星力,而貝克卻不然,他是星力不強,但身體卻超強的強悍,所以在這方面他佔了優勢。

沒有猶豫貝克當即朝著一頭向他衝來的泥水鱷重重的就是一拳頭,此刻貝克已經練成了九星轉體第一層,隨便一拳頭就是一百斤,而運轉九星轉體他隨便能夠揮舞六七百斤的拳頭並不是難事。

全力的話能夠揮舞近千斤力氣,足以砸穿一位星師高手,實力直逼三階高級星獸,所以貝克才敢衝進來與泥水鱷一搏。

從剛才擊倒身下這頭泥水鱷來看,泥水鱷最多能夠承受六百多斤力,相當於六階星師的全力一擊,而貝克拳拳都是六百斤以上的力,饒是泥水鱷也吃不消,他身子在不斷咬向他的泥水鱷中閃躲,時不時的擊倒一頭泥水鱷。

正當這時其中一頭泥水鱷吃痛貝克的拳頭,忽然吟叫了兩聲。

「糟了,泥水鱷在召集其餘的泥水鱷過來,有危險。」諾索不愧是老人立即就聽出那頭泥水鱷發出的聲音不對,立即朝貝克喊道,「小兄弟不要跟它們鬥了,一起逃吧,怕是大批泥水鱷就要來了。」

貝克剛好轟退了一頭泥水鱷,聽此,道:「各位,事態已經不受控制了,你們快逃吧,看來咱們只能在這裡別過了。」

慌忙間貝克扭頭朝著諾索那地兒喊道。

「貝克兄弟。」瑪德擔憂的喊道。

「瑪德,你趕緊跟諾索隊長逃,咱們山不轉水轉,後會有期了……」

說罷,貝克身形一閃,周身的氣勢一爆,「九星九轉。」

貝克大呼一聲,對著迎面來的一頭泥水鱷就是一拳頭,重大九百多斤力,只聽咔嚓一聲,泥水鱷當場被擊飛出去,噗嗤掉入了泥潭中淹沒。

眾人震驚於貝克的實力的同時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小兄弟,後悔有期。」從貝克剛才出手來看他的實力極強,意識到這一點諾索鬆了一口氣,立即一抱手對著周圍人道:「大批泥水鱷就要來了,咱們走……」

「貝克兄弟。」

「走吧,傻小子,你那位朋友會沒事的。」諾索一把抄起瑪德,嘆息一聲,從貝克剛才施展的手段來看,就是他也不一定能夠做到,以此看來貝克的實力是不屑色他的,讓他更加震驚的是貝克的年紀,從外表看他不過就是一個最多不會超過十六歲的少年。

可是此刻可來不及他多想,抄起瑪德之後,他便指揮隊伍快速朝遠而去。

見著眾人走遠,貝克完全放開自己的實力,朝下就是一掌刀,噗嗤,身下泥水鱷的星獸核瞬間被他抓出還帶著點點血跡,星核扔進了他的儲物鐲里。

「來吧,讓我看看泥龍沼澤的星獸到底強大到何種地步。」貝克臉色一狠,他此次來泥龍沼澤尋找幽蟒便是他最大的目的,任何障礙物也休想阻擋他的腳步。

時間流逝很快,貝克使出渾身解數才斬殺了五頭泥水鱷,不過很快他發現了問題,因為剛才其中一頭泥水鱷在臨死前發出一聲嘶吼,便時不時的又不少泥水鱷從泥潭中冒頭出來,正所謂好漢架不住『人』多啊!

此刻貝克已經感覺到了脫力,沒有戀戰,身子一閃,轉身而逃,而後面的泥水鱷似乎記下了貝克殺死同伴的仇,一個個對他窮追不捨,而其中最大的一頭泥水鱷已經對貝克的作為感到憤怒了,好似勢必要將貝克撕碎一般。

從貝克的經驗看那頭追在最前面的星獸應該有三階頂峰的實力,是泥水鱷的王者,只有王者才能夠帶領這麼多泥水鱷朝他追逐過來。

本文由小說「」閱讀。 “顧子墨?”我禁不住脫口而出,更想不到朱七七怎麼會將顧子墨綁在這裏。顧子墨身材魁梧高大,朱七七生得小巧玲瓏。

“周總,快救我。”顧子墨見我跟在朱七七的後面,連聲喊道。

“朱七七,這是什麼意思?顧子墨是我的朋友,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他!”我看着朱七七,一臉怒氣。


“周然,這樣的人還能稱作朋友嗎?我都爲你感到不值。”朱七七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我趕緊爲顧子墨鬆了綁,顧子墨仍然是一臉恐懼。朱七七看似貌美如花,而顧子墨卻視她爲凶神惡煞一般。

“朱七七,倒底是怎麼回事?你今天不說清楚,我絕不會饒你。”我狠狠的瞪了朱七七一眼。

“你讓他自己跟你講吧!我怕污了我的嘴。”朱七七一本正經,我更加糊塗了起來。顧子墨身子的繩子解開,突然撲通一下跪倒在了我的面前。

堂堂男兒,膝下有黃金。我趕緊將他拉了起來,正色道。

“顧子墨,我一直當你是朋友。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顧子墨坐了下來,終於跟我說出了整件事情的經過。原來顧子墨在蓉城的網絡公司並沒有賺到錢,後來去了省城。誰知省城更加難以維持下去,不久他的老底全部被賠了進去。他這個時候,卻深深的迷上了顧琳。

他想給顧琳富足的生活,卻感覺沒有這個能力。於是,他便從自己的所學裏動了歪腦筋。這一次來蓉城,並不是單純的想見顧琳,而是在實施他的計劃。那些所謂的電腦病毒,其實都是他自行開發出來的。

厄雷傳 。之後,卻高價出售殺毒軟件,發國難之財。

衆誠網絡不過是衆多電腦用戶的受害者之一,僅僅衆誠網絡,顧子墨就可以純入一千多萬的收益。


只是,顧子墨在攻擊另外一家網絡公司時,不幸露出了破綻。剛好他在和他人交涉之時,被監視他許久的朱七七看到了。

如此,幾個男人一涌而出,將顧子墨就是一頓毒打。之後顧子墨向朱七七交代了所以的事情。再後來,顧子墨便成了朱七七送我的禮物了。

我吃驚的不是顧子墨,而是朱七七。她怎麼就知道衆誠網絡發生了病毒危急,而盯上了顧子墨呢?其實讓安然送顧琳回去,我已經對顧子墨產生懷疑了。

我一向很敬重顧子墨的爲人。尤其是去年,我跟找到了顧子墨。顧子墨利用自己高超的網絡技術,幫我們查到了一個手機號碼的來源。顧子墨精通電腦,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熟料,他將自己的才能用在了歪處。

“顧子墨,你知道你的行爲已經觸犯了法律嗎?”我的目光冷峻,在識人方面我在艾麗的面前恐怕永遠要甘拜下風。

全能千金帥炸了 周總,我已經認識自己的錯誤了。求你原諒我吧!我不想讓顧琳知道,因爲我不能沒有顧琳。”顧子墨此刻還能說出如此恬不知恥的話,我都替他感到害臊。


“你在做之前,難道就沒有考慮後果嗎?”我再一次冷冷問道。

“我只想從中漁利,並沒有想到有什麼後果。周總,我只是初犯,你就看在我幫過你幾次的份上,放我一馬吧!”顧子墨可憐兮兮的求着我,此刻我有一種心亂如麻的感覺。安然爲了顧琳的幸福,極力反對顧琳嫁給安軒。

現在看來,顧子墨還不如安軒。顧琳難道真的就擺脫不了紅顏薄命的命運嗎?

“顧子墨,你就別狡辯了。你其實還另有目的,只是我暫時沒有查出來。如果查出來了,會有你好看 的。”朱七七在一旁說道。

“你倒底是誰?爲什麼要陷害我?”顧子墨看着朱七七,似乎看的不是一位美女,而是一個巫婆。

“我叫朱七七。一個專門愛打抱不平的人。你遇見了我,只怪你的運氣不好。其實我本來不想管你的閒事,誰叫你陷害周然的。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知道嗎?”朱七七將救命恩人幾個字加重了語氣,她似乎想告訴顧子墨,做人要厚道,要知恩圖報。

顧子墨並沒有給衆誠網絡帶來太大的傷害,再者我珍惜他是一個人才。所以有意想放他一條生路。

“顧子墨,我不打算追究你的責任。但你能向我保證,以後不再做蠅營狗苟,陷害他人的事情嗎?”我冷聲問道。

“能,我一定能夠做到。”顧子墨連連回答。我轉臉看着朱七七,笑着說。

“朱七七,你之前說送我一件禮物,可否作數?”

“當然了,我朱七七也是女中豪傑,說一不二的。”朱七七挺起了胸脯,她的樣子顯得極其可愛。

“那處理顧子墨的事情,就交給我了。”我立即補充了一句。朱七七雖然不大情願,但說出去的話又其豈能反悔,也只得咬咬牙答應了。

我拉過了顧子墨,他的身上全是灰塵。那件和我一模一樣的西服早已被造得不成樣子。

“顧子墨,我珍惜你是一個人才。以你的才能,一定會有大出息的。你走吧!希望衆誠網絡公司以後真的出現什麼困難,你還能夠助一臂之力。”同爲男人,我不想顧子墨太難堪。

顧子墨走了,灰溜溜的。朱七七看着他的背影,連連惋惜。

“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你就這樣將他給放了。你也太不在意我的勞動成果了。”朱七七撅起小嘴,不停的抱怨着。

“朱七七,你聰明絕頂。難道就沒有看出來顧子墨剛纔在閃爍其詞嗎?他背後肯定有大東家在爲他撐腰。所以我故意放他走了,之後我的兄弟會在暗中監視他的一舉一動的。”我的臉上顯得有些暗沉。

這世上,有很多難懂的東西。但最難懂的還是人心,比如我眼前的朱七七。她倒底是何人,又有何來歷。除了知道她叫朱七七外,其他的卻是一無所知…… 第64章逃命,三階星獸的追逐

不遠處躲起來的諾索等人,朦朦朧朧的看著轟轟烈烈逃走的貝克,還有後面至少六十頭泥水鱷無一不倒吸一口涼氣,不過好在因為貝克的原因他們都安全了。

「隊長,那小子是什麼實力,太可怕了。」

一位隊員看著被坑了的方向,吞了一口吐沫看向星獵隊隊長諾索。

諾索麵朝眾人苦苦一笑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

「是什麼?」眾人很好奇。

「那小子用的不是星力,而是全憑肉體。」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