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數十顆不夠?那麼上百顆?上千顆呢?」羅天冷冷一笑張手便是一甩,及時流光四射那深淵巨口襲來的必經之路上竟是布滿各種靈決。

羅天捏碎手中遁術加持靈符便是一飛衝天,妖珠光亮大作懸在頭頂;腳下靈決加持靈光不斷閃耀,速度之快可謂一致羅天此刻修為的極限眨眼數十丈;若是再快恐怕肉身便無法承受那壓力而崩潰。

轟!

轟!

滋滋滋……

羅天身後那深淵巨口晶獸一路衝撞而來,引得身後身邊一片炸聲一片;各種曝光不斷在幽暗的空間中炸響,眼眼望去便如黑煙中的一串爆竹正在燃放爆炸。


電閃雷鳴間四周那晶石胎盤可謂損失嚴重,在巨大的爆炸下紛紛四散炸開;不少晶石胎盤更是在空中相撞崩裂開來,其中的晶獸幼體擺在狂暴的衝擊中化成晶粉;在爆炸的光輝中綻放出死亡的閃光。

「吼!呼——」

那深淵巨口晶獸眼見四周晶石胎盤的慘狀,嗜血的巨目中閃過無比狂暴的殺意;眼見羅天遁速越來越快,而自己卻被不斷炸開的靈決所阻不免就是一聲巨后,后聲中更是從口中噴出一股漩渦氣流;那氣流一經離開那深淵巨口晶獸的大口,便失去控制的形成一道龍捲之風夾雜無上風勢向羅天奔襲而來。

那龍捲風旋的威力極為驚人風刃便如萬千刀刃殺陣一般,所過之處晶石胎盤崩裂、縱使羅天埋伏的靈決也在風旋中來不及爆開便被絞碎化為一團靈霧,更加令羅天悲觀的是那旋風竟然還能吸收這些靈霧來增加自己的能量。

一時竟是無法阻止轉眼就要追上羅天。

羅天見此哪裡敢停下遁術抵禦,這種狂躁之風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拼了!」言罷羅天雙手指決飛舞,立時身後那些還沒被旋風吸走的靈決紛紛移動改變軌跡;停止向深淵巨口晶獸靠去,反身向龍捲旋風射去不待靠近便轟然爆開;那爆炸的起勁也是驚人,立時向著旋風迎去。旋風威力驚人眨眼便淹沒這些米粒光輝。

不過,急速遁飛中的羅天卻是心中一動;適才試探雖然效果看似甚微但他還是敏銳的感覺到龍捲旋風稍稍的受到阻竭,見此法有效羅天臉上冷峻一片甩手又是一捧靈決飛出;這彭靈決還未飛出多遠,羅天揚手又是一捧。

如此這般整整五次才算作罷,身形飛遁中嘴唇微啟吐出一道道法決一股吸力自虛空中而來;那無數的晶石胎盤便在莫名的吸力下匯聚,眨眼便在羅天身後聚成一道晶牆。見晶牆一成羅天立即喝道:「爆!爆!爆!爆!爆!」眼珠大大睜開,眼中殺意凜然大有拚死之意。

轟隆隆……

受晶牆所阻羅天並沒有看到晶牆之後的爆炸,但聽那經久不衰甚至顫抖不已的晶牆;便知那邊的爆炸威力是多麽的驚人、四散的能量是如何的狂暴。

徒然,羅天身子一頓根本來不及回頭一看兩手起舞便是兩枚護身靈決被捏碎;這兩種護身靈決顯然不同,一股形成金黃光罩,而另一枚則變成一股旋風將羅天護在中間。

羅天護身靈決剛剛使出,身後腳下的晶牆便在顫抖中轟然炸開;無數的晶石胎盤在空中轟然炸開,不計其數的鋒利晶石向上飛射。

羅天恰好被籠罩在其中,那晶石碎渣的下方卻是那龍捲旋風緊隨而上;不過,威勢確實已經大大減弱不似適才不可一世一副仙擋誅仙、神擋滅神的場面。

呼……

砰砰……

晶石碎渣暴雨隨即便到了羅天身下,幸得羅天反應迅捷提前為自己加持了兩道護身靈決。

那外層的風盾形成的旋轉之力將射來的碎渣化開改變方向,而那金光盾則將漏網或者體型巨大風旋無法抵擋的晶渣擋下;兩道靈盾相互協作幫羅天擋下了紛紛自下而來的流星暴雨。

兩道靈盾威能不俗,可羅天的臉上確實沒有有半分僥倖喜悅;相反臉上的冷凝之色更甚。不下於面臨生死大敵的修士。

只因羅天明白這些碎晶石渣不過蠻力衝擊之物,而那龍捲旋風才是最要命的所在;更別提在那龍捲旋風後面,還跟著更加恐怖的深淵巨口晶獸。


羅天雖是向上疾飛眼神靈覺卻是已是不可都在關注下方,掃探一切威脅力求在威脅到來前便提前做出應變。

呼——

烈風之聲入耳,羅天面色一變心道:「來了!」

人在空中驟然轉身調轉,立時橫立當空整個正面面對那撲面而來的龍捲旋風;手中掐訣狠狠向下一會吼道:「破!」


一聲破字飛出,立時羅天頭頂的妖珠便綻放出驚人光彩。

那光彩不似已知的何種顏色,初始灰濛濛一片下一刻便有五彩繽紛夾雜著無上威能向那龍捲旋風飛去。

妖珠來去如電、旋風嗚嗚凌然瞬時相撞,只見一道灰濛濛的光幕之後;在羅天的眼中那被他寄以厚望當做殺招祭出的妖珠便倒射而回。

羅天臉色一變大驚中連忙伸手一招將妖珠收回手中;低頭一瞧不覺鬆了一口氣。

手中妖珠熒光已久不過光亮不如此前,但珠體卻是沒有絲毫損傷想來是適才撞擊之力過巨;這妖珠內自行積儲的靈力已然耗盡了。

此時此刻羅天哪裡還敢藏拙張口吞下兩粒食靈丹,將妖珠捏在手中瘋狂的灌輸靈力。

剛才的一番硬碰硬從妖珠可一擊將那龍捲旋風劈裂,羅天是已經看出來了。自己此番若想能夠渡過此劫,半成的希望便要壓在這手中的妖珠上了。

至於那另半成羅天卻是實在不願去做,如若真要那麼做便真的到了危死之局;那絕不是羅天願意看到的。

吼!

身下又是一聲巨吼,自然是那深淵巨口晶獸看到羅天化解龍旋之威不甘的發出怒吼。已經有了經驗的羅天那裡會在意這毫無威脅的恐嚇,不過冷冷一笑轉身便向已經變得極近的晶門衝去……

說那晶門極近不過是因為那晶門實在太廣,從羅天的角度感受之詞。

真的算起來那晶門距離羅天至少不下千丈,便是羅天現在全力施為也要一盞茶的時間還要久。這平時看起來不過片刻的時間,此刻到了羅天這裡便是生死之別。

羅天這邊起遁飛向那發出麥芒的晶門,下方的深淵巨口晶獸哪裡肯答應;暴吼連連一道道風勁噴涌而出,攻向羅天卻是沒有適才那龍捲旋風的威能。

可見剛才的龍旋也不是隨隨便便發出的。

然而這些風勁雖然威力不大,卻是波及極廣速度驚人;瞬息間羅天四周便儘是獵獵風勁相阻,羅天不得不分心躲避那道道如鋼刃般的風勁,已是遁速不由得變慢了下來。

很快羅天便察覺出了不對,這顯然是那深淵巨口晶獸的詭計;為的便是將自己拖住,這稍稍一耽擱那深淵巨口晶獸的龐大身軀幾乎已經到了身下。

眼看逃生即將無望,羅天哪裡還能鎮定爆喝一聲便射出五塊靈決;這五枚靈決晶瑩透徹,每一枚的大小、形狀晶石罕見的一模一樣。

五枚靈決飛出羅天張口便噴出一口精血,精血在空中化為五滴血珠射入五枚靈決。

靈決一經精血滋潤立時綻放出道道血光成五行方位分部,將羅天護在其中發出衝天血光形成一個五芒守護星陣。

這依靠靈決擺出的正是陣型之中最為基礎的五行守護陣,這也是羅天情急之中無奈使出的法能;若算起來這還是他從玉簡中研習后首次用處,此前之所以噴出本命精血為的就是防止因為手法生疏,而是陣型無法凝聚不急不能起到守護的作用還要連累自己。

五行守護陣祭出,四周的風勁也隨之受到壓制。

身邊阻力一輕羅天咬牙又是捏碎一枚遁風靈決,藉助這紛亂的風勢向上繼續飛去,然而像就在時羅天直覺身下似有恐怖深淵用來來不及向下看去便揮動守護陣護在身下;同時將身體向一旁折去,幾乎在同時羅天直覺身側一道巨大影子轟然飛過;捲起的風勁便將他撞飛,身形一時不穩反轉起來。

待到羅天穩住身形抬頭望去,眼中立時死灰一片。一個龐大的身影就在頭頂,而那巨大身影的別後正是他逃出生天的晶門。

那晶門是那麼的近、又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可惡!」

羅天睜眼望著阻在自己與晶門之間的深淵巨口晶獸,腦中滿是惱怒。

自己費盡周折最終還是被這五級晶獸佔得先機,將自己堵在了晶門之內。

那五行守護陣因吸收羅天精血而與洛天心境相通,那吐芒的紅芒隨著羅天心境的波動的吞吐不斷,時長時短顯示羅天心境起伏不定。

「呼…」

深呼一口氣羅天的心境逐漸平復,眼中堅毅不斷凝實。

心中冷然清明,本來以為不用走到那最後一步;而這五級晶獸的死追不放,此番更是將他徹底封堵。

讓他不得不下定決心和這恐怖的深淵巨口晶獸拚死一戰,此戰是生是死羅天也是無從把握。

唯有拼盡全力而已,不勝則死;這是在明顯不過的事情。

紫雲訣體內瘋狂運轉一周復一周,隨著紫雲訣的運轉羅天體內散發的煞氣越來越強;在周身形成一股颶風氣旋,長發飛舞一臉肅殺。

此刻,羅天一身的修為煞氣沒有半分隱藏,面對如此強悍的對手羅天也不敢再有絲毫藏拙。

嗖!

隨著羅天揮手一灑,立時羅天四周晶光閃閃形成一個虛球。

這虛球正是無數的靈決組成,隱隱將羅天護在中央。外圍的靈決散發著駭人的威力,而內部的靈決則寸光微吐內斂;仔細感悟便會發現羅天這撒出來的靈決形成的虛球,正好是外主攻、內主守的分佈。

虛球就為羅天在一拍額頭,那吸足了的靈力的妖珠順勢流光一閃便到了羅天頭頂;灑下一抹蒙蒙月光散發著混沌氣息,將羅天包裹其中。

面對深淵巨晶獸,便是身邊精血靈決組成的五行守護陣也不能讓羅天安心,這才讓妖珠發出威能再加一道保險;以便為下一步的計劃加上一道保險。

深淵巨口晶獸佔據高位,一雙赤紅巨眼斜視身下渺小的羅天;縱使看到羅天不斷放出靈覺也只是毫無動作,就像在看一個跳樑小丑無畏的掙扎。

待到羅天準備妥當,這深淵巨口晶獸才巨尾一甩一股氣勁便向羅天轟去;甩尾便能引起風暴可憐這五級晶獸的恐怖。

羅天一直關注那晶獸動作,那深淵巨口晶獸剛剛抬起那魚鯽大尾羅天便立刻做好了迎擊的準備;風暴如滔天駭浪捲起一股狂潮,夾雜一路上捲起的晶石胎盤如流星雨般向羅天轟來。

羅天絲毫無懼對付著風刃已有經驗,法決一吐便有數十道靈決衝天而起在空中組成道旋轉的鑽頭;到了那風頭浪尖便猛地炸開。

羅天那靈決鑽頭卻也隱含玄妙,鑽頭頂部是數枚威力驚人的火龍靈決。

而在中間位則是數量較多的御風靈決,再往後便是數量更加恐怖的風刃靈決。

這些靈決在羅天的指揮下轟然炸開來,便在那風暴前形成了一條旋轉的巨大火龍;加之羅天巧妙的結合這火龍周身更是附著一層御風之力。


所為火借風起本該氣勢洶湧的風暴在此刻不及沒能夠這火龍造成傷害,相反還助長了火勢有御風之力相助。

這火龍更是在風暴之中如魚得水,每一次捲動火軀都將大片的晶石胎盤碾成碎渣;失去了向羅天轟擊的可能,為羅天降低了不少的威脅。

不過,羅天召出這火龍自然不是為了阻擋這些砸下晶石胎盤心中自有另一番目的。

見自己組合出的這火龍威力不俗,羅天嘴角露出笑意仰頭冷視那藐視自己的深淵巨口晶獸;手指一掐厲聲道:「去!」狠狠的指向數百丈空中的五級晶獸。

火龍巨大身軀在風暴中旋轉仰頭大張巨口似在咆哮,御風向那晶獸衝去。

這時,那狂躁的風暴也恰好到了羅天跟前,風暴之勢雖在那火龍面前是無甚威力。

但在羅天面前可就不同了,一時間羅天設置的防禦陣型變格格作響,在那風暴的肆虐下大有崩潰之勢。

羅天眼中厲光一閃,立即將妖珠召到身前向前方風暴發出道道靈光,妖珠發出的靈光夾雜混沌之氣的威勢,本就有無堅不摧的威能;面對著風勁更是毫無阻隔。

但羅天的目的只是將風刃切開以護自身安全,所以羅天並沒有弄出多大的動靜。

只要自身沒有了威脅,羅天便一臉冷視雙手抱胸靜看那深淵巨口晶獸如何破解自己拿組合火龍陣。

同時嘴中法決也是暗暗準備,只要火龍發揮出作用,羅天其後的殺招便會隨即跟上殺出。

火龍大有衝天之勢,一路上可謂威風凜凜無論是那晶石胎盤,還是那看起來威力莫測的風暴都不能阻止它哪怕一分一毫,初始那深淵巨口晶獸還不怎麼把他眼中小不點的火龍看在眼裡。

但隨著火龍接近一路吸收了那無數晶石胎盤殘留靈力的火龍,已經成長了一條恐怖游龍體積比起深淵巨口晶獸的體積都不遑多讓。

吼!


深淵巨口晶獸一聲巨吼,便不避不讓的向火龍衝去。羅天見此來不及興奮,連忙捏碎一塊遁身靈決閃身迎風衝去;心中簡直難以相信這幸運的一幕就這般發生了。

「分!」羅天向火龍追去,口中低喝。在羅天的控制下那火龍一分為五,成五個方位向晶獸撲去;而五條火龍的尾部卻還相連,形成一道火幕恰好將羅天飛射而來的身影擋住。

轟——

火龍與晶獸相撞,把發出驚天的撞擊;五級晶獸果然不愧那五級之名,一瞬間羅天分出的五道火龍便潰散其三。

這火龍乃羅天控制之物,雖無法直視但心中自有感應。

感覺到三條火龍失去控制,羅天在不遲疑大吼一聲:「破!」

轟轟轟…

下一刻,火幕與那僅存的兩條火龍轟然爆裂,漫天流火鋪天蓋地如天降火雨一般。

羅天早有準備這火雨自然對法毫無威脅,但崩散開來的火雨對那深淵巨口晶獸也一樣沒有威脅。

羅天自然也不會寄希望於這火龍,能將深淵巨口晶獸降服,他的目的是藉助火雨將那巨獸的視線遮住。 羅天在火獄之中如墜天流星一閃而逝,剎那間便到了那晶獸身旁。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