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現在除了讓自己修鍊星力之外,最重要的是想辦法強化自己的身體,雖然這具身體內部潛力極大,但外殼卻太弱,如果不及時開發豈不是浪費資源。

學院門口,思索間貝克正準備跨前一步,忽然感覺一隻手搭在自己的肩頭,貝克身子猛然轉身,凝手於五分力氣,朝後就是一拳頭。

砰的一聲。

「哎呦……」奧布里正準備向貝克打招呼,不想當即迎來了一道閃電般的拳頭,當即就來了一個防禦的姿勢,不過饒是如此還是後退了好些步,捂著肚子疼得齜牙咧嘴。

「貝克,你輕點兒行不?」奧布里揉了揉自己的雙臂。

「誰叫你大清早的,沒事拍人家肩膀幹啥?」貝克翻了翻白眼,幸好他就是臨時一拳,並沒有運上全部力氣。


「以前不都是這樣打招呼的么。」奧布里無語了,忽然他臉色一正,摸了摸自己胸口愣了一下,「不對啊,剛才的勁力很足啊,貝克你的星力怎麼多了這麼多……」

「呃,昨天我突破了。」貝克模糊道,並沒有說突破了多少段,其實在星者之前是沒有神識的,所以沒有人知道自己真正的實力,只有經過星力測試儀來衡量一個人的修為高低。

「你昨天突破了,不是吧!」一連續的驚愕,奧布里下巴都差點兒掉下來了,要是別人他倒是相信,但是貝克他是一百個不信,他的星力不倒退就是好的了,怎麼可能會上升。

奧布里大奇。

貝克見著奧布里的神情,又好氣又好笑,「你小子見不得別人好是不?」

「難道你身體恢復正常了?」身為貝克的好友,奧布里自然知道貝克的一些秘密,見此立即問道。

貝克笑著點點頭,「是啊,我的天賦回來了,你可要小心不要被我趕上了哦!」

聽此奧布里真心為貝克高興,在學院沒有人比他更加了解貝克,雖然在學校他被當做廢物,瘟神,其實這些人哪裡知道暗地裡的貝克到底付出了多少。

別人在修鍊的時候,他也在修鍊,別人在玩的時候他還是在修鍊,他幾乎就沒有停過,這些奧布里親眼所見,他被貝克的毅力所折服,所以他是第一個見不得別人罵貝克是廢物的。

這樣的人要都是廢物,那麼誰會是天才,只是他時運不濟,身體出現了問題罷了。


現在貝克身體好了,再加上他的那份毅力,要是被貝克趕上,他會毫不吃驚。

貝克並沒有告訴奧布里自己身體的真實情況,畢竟這情況太駭人,要是讓奧布里知道了還不把他當怪物。

「呵呵,一個廢物而已,也敢說天賦?真是笑話。」

「走開……」

這是一位身材壯實虎眉劍目的大個子,從學院門口大搖大擺的走進來嘲笑的話就是從他口裡說出來的,同時一手推開擋在他前面的一個學院學生,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兩個一高一瘦的跟班。

貝克淡淡的看了看那道人影,並不想跟他有什麼交際,道:「奧布里,快上課了,咱們走吧。」


奧布里點點頭,跟著貝克朝裡面走去,只是口中氣憤道:「這傢伙真是囂張,不就是達到了星力九十段了么,有什麼了不起的,等我趕上他氣死他。」

貝克一陣莞爾,不過他不得不承認一點,奧布里的天賦確實不錯,他是比貝克後來巨神星力學院的,但是已經達到了星力八十三段了。

比之班上星力級數最高的達姆也只是相差數段而已,而達姆已經來了巨神星力學院近一年了,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兩人的天賦差距。

上次在星力測試之後,得知貝克是二十八段星之力,唯恐天下不亂的達姆見著他就出言譏諷,最後一次貝克終於受不了諷刺,最終在教室就跟他打了一架,不過與達姆九十段之力相比,結果顯而易見,達姆也極為厭惡貝克,所以下手很重,而真正的貝克其實在那一刻就已經死了,而現在貝克的靈魂本為星王級靈魂自然強大無匹再加以融合了這具身體的一些並未消散的殘魂,正因為這樣附在這具身體之上的時候,給了這具身體猛烈的衝擊,很顯然這具身體的天賦忽然變好,跟貝克剛到來的時候有最直接的關係……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沒有達姆那一下的話,這具身體的也不會因為遭受重創死去,貝克也不會重生到這個傢伙身上。

貝克雖然年紀輕,但是心理卻是成年人的心,當然不想跟這些孩子計較。

可是事與願違,達姆似乎有意找貝克的麻煩,他見自己的話沒有激怒到貝克,這讓他臉色很不好看,如果再像那天一樣,他就可以再次揍貝克一頓了,可惜他居然敢無視自己,就這麼走了。

心高氣傲的達姆見此,還了得啊!

「站住廢物,我跟你說話呢,你耳朵聾了。」

貝克非但沒有停下,反而笑呵呵的對身邊的奧布里道,「你聽見有人在叫么?」

奧布里一本正經的搖了搖頭,嘿嘿道:「沒有,只是聽見一隻狗在吠而已,好不煩人。」

「老大,他們倆說你是狗……」一個跟班聽出了意思立即道。

啪的一巴掌,那跟班被打的眼冒金星,「你才是狗。」

那跟班委屈啊,很想反駁一句不是他說的,是他們倆說他是狗啊!

達姆簡直火冒三丈,只見他身子朝前一奔,上前就攔下了兩人,臉色陰沉似水。

「小子,有種你再說一遍。」

「再說一遍怎的?」貝克沒有說話奧布里頓住腳,狠狠的回瞪了達姆一眼。

「奧布里,你小子找死,我要跟你決鬥。」顯然達姆是真心氣到了,在班上他的天賦是公認的,所以養成心高氣傲的性子。

奧布里的話讓他很受不了,他沒有克制直接迸出身體內部的氣勢,似乎有跟奧布里大幹一場的衝動。

貝克用神識一掃,微微一愣,憑他的經驗可以判斷出達姆真實實力是九十九段,而且有歸一之勢,達姆也不愧天才之名,居然也有了精進,而且已經快要成為星者了,這樣的話奧布里很容易吃虧的。

奧布里卻沒有管許多,同樣不甘示弱起來,迸出一股自身的氣勢與達姆相對,他的氣勢雖然不弱,但是比之達姆還要差上一截,不過兩瞬,氣勢就快抵不住達姆的氣勢將被衝散。

貝克面色一冷,這樣的情況也在他的預料之中,不過達姆欺負錯了人,要是別人也就算了,但是奧布里卻是他在學院里唯一的朋友,唯一認可他與他交心的朋友,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他,他身子一閃便已經站在了奧布里的統一戰線。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6章進入星域森林前夕

一秒鐘,這一秒鐘以內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奧布里在接觸達姆的氣勢之後身子猛然朝後一傾,不過容后一隻手掌將他抵住,同時他看見了自己面前站著貝克。

達姆的所有氣勢都被沖向了擋在奧布里前面的貝克身上。

「不……」奧布里眼睛一紅,整個天空一暗,奧布里不難想象九十九段之力的氣勢到了貝克身上將發生什麼。

不過接下來的事情讓在場的幾人都差點兒驚掉下巴。

只見貝克身上也同樣泛起一股氣勢,這股氣勢一出來居然擋住了達姆的那股氣勢,兩者居然僵持了起來。

貝克淡然一笑,雖然達姆的氣勢很強,但是貝克的氣勢卻有神識操控,神識賦予氣勢眼睛,前世的貝克是星藥師,對於神識操作熟練程度讓人無法相信。

呼的一聲,只見貝克手一揮,緊接著砰的一聲輕響,達姆頓時連續後退數步,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貝克。」


兩人一分,奧布里就連忙上前來似乎在檢查貝克有沒有事情,貝克立即笑著道:「我沒事的,奧布里。」

奧布里見此心中鬆了一口氣,轉首一見對面一臉陰沉的達姆,心中驚訝已經無以言表。

貝克居然贏了達姆,這讓他顯然感覺到極度的不真實……

「這不可能,自己怎麼可能輸給一個星之力二十八段之力的廢物,一定是因為自己大意了,該死的貝克……」

貝克逼退達姆顯然讓他出了丑,心中猛生對貝克的恨意,就在他正要再次提出與貝克比試一下的時候……

咚咚咚

貝克臉色一正,奧布里緊接著從驚訝中緩過神來,「院鐘響了?」

巨神學院的院鍾一般情況下都不響的,如果要響那麼一定是有什麼事情發生。

「學院集會,集會,各就各位……」

學院分為數個初級班,中級班,高級班,此刻這些班級的人都出現在了操場上面。

所有的星者修為之下的,都是屬於初級班的人員,貝克當然也是其中一員。

裡面都是還沒有成為星者的學員,是學校修為最低的學員們。

此刻操場上面人數太多,其中高級班的學員不少都在,星者以上都會有神識,隨便找人亂掃那是很不禮貌的行為,甚至會遭到眾多神識的圍攻,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貝克收起了自己的神識,

「哼,算你走運。」達姆冷冷的哼了一聲,便也去集合去了。

「奧布里,咱們也去吧!」貝克搖頭淡淡的道,心中對達姆有了評價,就這胸襟將來也不會有太高的成就。

貝克走在了前面。

奧布里欲言又止,貝克剛才擊潰達姆的那一招,他還歷歷在目,只是面對現在的情況倒是不好問貝克,只得跟上到了初級班的地方集合了起來。


很快,學院高台上,巨神學院副院長拉佩已經站在了上面,拉佩是一位留著淺短鬍子的五十歲老者,一襲白衣隨微風呼起,看起來一副嚴肅,嚴謹的樣子,其實生活中拉佩院長也是有自己的嚴謹的生活方式。

「大家安靜。」拉佩院長見到任然有些動靜的場面立即做了一個壓低聲音的姿勢。

這招果然管用,只一下,場面就安靜了下來,落針可聞。

見眾人都沉默了下來,拉佩雙眼橫掃了一下,緊接著咳嗽一聲才說道,「事情是這樣的,今天叫大家一起是有一件大事要宣布。」

大事,在場的所有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這大事是何意。

拉佩當然不會賣關子,直接道:「學院高層經過商討一致決定,由我帶領一些人去星域森林外圍歷練一番,當然這次歷練,並不止咱們學院一方,還有萊特城阿奇伯德家族的人,和婭魯家族的人。」

拉佩停留了一下繼續道:「我們三方都達成了共識,讓三方的子弟能夠進入那裡進行試煉增長學員們的實戰力,不過因為星域森林的特殊地理位置,院方決定這次試煉大家自由報名,不過醜話說到前頭,星域森林是什麼地方大家應該很清楚,這次雖然隨行的學院高手不少,但是也不能每一個學員都能夠保護周全,沒有實力的學員最好獃在學院不要盲目隨行,剩下的這些學員們在我離開之後,學院的一切事宜都將交給星力教導主任阿道夫,你們將由阿道夫安排上課,大家聽明白了么?」

台下貝克聽到耳朵里,大大的嘲諷了一聲,巨神學院真會給自己留後路,這次的星域森林之行給弄成自願的,也就是說在星域森林裡出了事情也沒有人能夠找的上學院的麻煩,這招很高,學院高層看樣子也對這次試煉沒有太大的把握。

到底去不去呢?貝克眼神一凝,他還是決定去,就目前而言,他幾乎就一無所有,去了星域森林,一方面能夠想辦法提升實力,另一方面找個隱秘之地修鍊一番,現在看來星域森林是一個不錯的去處。

與貝克的想法不一樣,當不少學員聽說去試煉的時候,都一個個睜大了眼睛,開始蠢蠢欲動,振奮不已,不過當最後說是去星域森林的時候一個個就變得畏手畏腳,顯然他們知道星域森林的厲害。

不少學員都退卻了,不過也有一些膽子大的,比如初級班星力第一的達姆他就當先第一個報名,同時還挑釁般的對奧布里跟貝克挑挑眉,意思是有種跟他去不?

奧布里自然氣不過,身為八十三級段之力在班上已經是不錯的天才了。

「誰怕誰啊!」

見到奧布里跟了上來達姆臉上一抹得逞的笑意,只是讓他更加沒有想到的是後面貝克居然也跟了上來,這讓他大為詫異。

「天啊,貝克那小子也要跟著去?」

「不是吧,那廢物,去送死還差不多。」

「可是他真的去了。」一名學員看著貝克走進了報名的隊伍中,眼睛睜的老大。

「這小子鐵定被是昨天磕傷了腦袋,變得不正常,算了,別理他,要這廢物死在了星域森林裡從此學院倒是少了一個害群之馬。」

所有人都以為貝克瘋了,一個連三十段之力都沒有的傢伙也想去出風頭,不少人都笑死了,當心被星獸一口吐沫給淹死啊!

一個傢伙甚至對他豎起了中指,傻逼。

「貝克,你真的要去。」排在貝克前面的奧布里擔憂的朝後對貝克道。

貝克對那些人的話視若無睹,毫不遲疑的對奧布里點點頭,同時笑道:「你不也要去嘛?」

「可是……」

「呵呵,放心吧,我去星域森林可不是為了去發瘋,也不是因為達姆挑釁的話,而是經過考慮的。」貝克笑道。

本文由小說「」閱讀。 我和陳龍走出了包間,而是去了另外一家客房。我不知道陳龍想作什麼妖,之前他將靶子逼入江中,若不是彪子求情,靶子是不會原諒他的。

而前段日子做的事情更是匪夷所思,居然勾結謝染的手下張三一起陷害謝染。當然陳龍也是爲了報謝染的那兩記無情的耳光之仇,所以謝染也就沒有再深究下去。但是陳龍因此也花去了兩百多萬去善後,或者這也是陳龍咎由自取了。

我對陳龍依然還是有些反感,現在不過也是看着艾麗和陳媛的面子。

我冷冷的看着陳龍,甚是不悅。

“陳龍,我剛纔也是給足了你面子了,你可別好了傷疤忘了疼。之前孫少是怎麼脅迫你的。你又想打什麼餿主意?”

“周總,你是誤會我了。我剛纔也只是給自己顧一點面子而已,我讓你借一步說話,實際上是有事求你。你還記得你跟我說的那件事情嗎?”陳龍滿臉堆笑,甚至極力的討好着我。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