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觀帕維爾,生命170,護甲53,攻擊力35。

雙方換了兩次攻擊,差距頓時顯現出來! 交換攻擊之下,劉鋒每次被攻擊會減少18生命,加上[多蘭之刃]的吸血效果,兩次攻擊只減少了32,血量掉到了270。而帕維爾則因為沒有[多蘭之盾]和[多蘭之盾]這樣的裝備,每次挨打都會實實在在的減少22生命,兩次攻擊把他的血量減少到了135。

「不!」發現自己血量連劉鋒的徽章護盾都打不掉了,帕維爾大驚之下不由得喊了一聲,掉頭就跑。

見帕維爾逃跑,劉鋒冷哼一聲,緊隨其後——這傢伙之前就跑不過自己,現在在沒有英雄徽章的情況下,自然更加跑不過自己了。

連續被劉鋒砍了3劍之後,帕維爾一臉絕望的回過頭,滿臉猙獰的大撲上來。

換上一副不屑的冷笑,劉鋒徑直跟對方正面換了幾劍之後,最後一劍直接捅破了他的生命護盾,手中[多蘭之刃]直接插進了帕維爾的身體。

嘩啦!

拔出長劍,劉鋒後退了兩步,又朝帕維爾心臟位置補了一劍,待感受到暖流湧出之後,這才放下心來。

12級召喚師,還不能學習【重生】,也就是說,這帕維爾,已經徹徹底底的死了。

返回空地,劉鋒發現拉克絲也已經趕到,在她的【曲光屏障】保護下,蓋倫、趙信和嘉文四世都還完好無損,而厄加特最終被嘉文四世一槍捅進了身體,隨後蓋倫用他的寬刃劍直接把厄加特斬成兩半,戰鬥同一時間結束。

又是一陣熱流湧來了,劉鋒心情大松,徑直跪坐下來,昏了過去。

戰鬥結束,拉克絲也看到了遠處倒下的劉鋒,當即展開身形跑了過去,而蓋倫皺了皺眉,也緊隨其後。

嘉文四世看著地上漸漸變得冰冷的屍體,兩眼有些失神,當即也跪坐了下來,這一天的經歷對他來說太過突然,讓他一時間有些恍惚。

看著陷入迷茫當中的嘉文四世,趙信輕嘆一聲,提著長槍守在旁邊。

不一會,諾克薩斯軍隊湧來,但都是些殘兵敗將,被隨後趕來的「無畏先鋒」軍團攪的粉碎。


戰爭最終結束,「無畏先鋒」也會合到了一起,帶上昏迷不醒的劉鋒,徐徐返回德瑪西亞城邦。

***

待軍隊離開,剛剛爆發戰爭的地方附近冒出一個大腦袋、小個子、渾身毛茸茸的小傢伙。

四下打量了一番,確認周圍沒有人類之後,小傢伙有些心驚的嘆了口氣道:「人類的世界太複雜了,明明都是同一個種族還要打來打去。看來斥候也不是這麼好當的,總覺得我們約德爾人最好還是不要四處亂跑了吧……」

小個子鑽進樹林,不一會就沒了身影。

***

諾克薩斯中心城市,王剛居所內,幾人正在吃午餐,卻見古拉加斯突然站了起來大聲說到:「劉鋒那小子,他激活我的英雄徽章了!」

聽到古拉加斯的話,王剛和傑克面面相覷,隨後突然想起什麼,失聲問到:「是隊長?」

「對,就是他!」古拉加斯點了點頭,一臉的凝重。從徽章上反饋過來的信息,古拉加斯覺得這個徽章似乎有些特別,雖然明明是個4號徽章,但他卻覺得徽章能夠發揮自己近五分之一的實力。

這可真是太怪異了!

不過回想了一下王剛所說的劉鋒事迹,古拉加斯當即明白過來,召喚師在擊殺英雄的時候會獲得徽章能量,可以提升某個英雄徽章的號別,想來這劉鋒肯定殺死過英雄,這才有所提升。

在感受到英雄徽章是被主動解除的之後,古拉加斯心情一松,笑眯眯的坐了下來。

見古拉加斯這副模樣,傑克當即忍不住了,急忙問到:「怎麼樣了,怎麼樣了?」

「那小子自動解除了英雄徽章,想來又贏了誰一場。管他呢,我們吃飯,喝酒!」古拉加斯呷了呷嘴,把目光放在了餐前美味上。

「他現在在哪?」王剛問到。


「德瑪西亞的方向,估計去德瑪西亞了。」古拉加斯一點也沒介意,他本來就對這諾克薩斯不怎麼滿意,劉鋒去了德瑪西亞,他並沒任何抵觸。

聽到古拉加斯的話,王剛臉色卻有些難看,而傑克則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半晌,傑克突然說到:「我要去德瑪西亞找他!」

「找他?你出的去么?」王剛皺起眉頭,輕聲嘆到:「雖然最近勝利較多,可我們距離自由出入諾克薩斯的10級還有一段距離,短時間內是沒辦法出去了,難不成你想隨軍出發?」

微微一愣,傑克不由也嘆了口氣,無奈到:「還只能等升到10級了,也只有那個時候我才能使用圖齊的技能。」

又閑聊了幾句,一伙人把注意力轉回了美酒佳肴上。

***

「守備官先生,我叫迦娜,要找一個叫卡爾瑪的女孩。」

經歷了三個月的漂泊,迦娜終於踏上這片巨大的島嶼,跟著船員進入港口碼頭之後,找到了一個年長的守備官。

「卡爾瑪?不認識!」守備官搖了搖頭,不過還是給了她們提示:「如果你們想要找人,不如去發布傭兵任務吧。」

順著守備官指明的方向看去,迦娜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建築,隨後沖著守備官笑了笑,快步走去。

就在剛剛,幾人連續感受到劉鋒使用了自己的英雄徽章,但很快都被對手擊破,這讓她們有些擔心。不過在再三確認自己左臂上的徽章印記並沒消失后,幾人這才鬆了口氣。既然到了這艾歐尼亞,她們決定先完成劉鋒交代的尋找卡爾瑪的任務。

「我餓了,我餓了!」聞到旁邊傳來一陣香氣,安妮頓時大叫起來。

「我需要,潤滑油……」蒸汽機器人布里茨也說到。

「好吧,我們先去做些補給……」迦娜有些無奈的捂了下額頭,隨後朝著另一個守備官走去。

在這人生地不熟的艾歐尼亞,每個人都感覺到心裡有些凄涼。

「劉鋒哥哥,你為什麼讓我們來這裡……」迦娜低沉著眉頭,兩眼閃過一絲淚花。

突然,她心裡有了一絲明悟,暗自說到:「難不成,今後劉鋒哥哥會來這裡找我?」

***

軍隊撤離,卡特琳娜一臉的慘然,這次戰鬥雖然贏了,但是她卻輸了,本自以為圓滿的完成了任務,可沒想到,自己竟然被騙了!

狡猾的德瑪西亞人!

看了看德瑪西亞的方向,卡特琳娜刀鋒入鞘,回身鑽進密林。

第一次上戰場,她覺得自己應該帶些紀念品回去,至少能讓自己記住,這初次刺殺的恥辱,為自己今後的進步提供動力…… 看著地上被德瑪西亞人刺透的屍體,卡特琳娜有些費力的按捺下胃裡翻滾的感覺,在戰場上逐一搜尋著。

很快他就發現了另一支部隊指揮官賽恩的屍體,在發現這個指揮官的神識似乎還沒完全散去,她的眉頭皺了皺,將屍體提了起來,收進了英雄空間當中。

看了看戰場動向,卡特琳娜發現了一個明顯的突圍痕迹,好奇之下,她又沿著痕迹搜尋過去。

不遠處,將會有另外一具屍體等待著她……

***

戰鬥結束,劉鋒跟隨幾名英雄來到德瑪西亞知名軍隊「無畏先鋒」軍團,看著這群裝備精良,幾率嚴整的隊伍,他不禁有些感慨:在這種危機情況當中,恐怕也只有這種隊伍能夠完成在主戰場不崩潰、有序撤退的情況下完美增援嘉文四世戰場的任務了。

要知道,從一個戰場趕往另一個戰場是需要大量的時間的,即使是士兵也會在長途奔襲后產生勞累感,對比起諾克薩斯之前派來的部隊,劉鋒覺得「無畏先鋒」軍團的士兵確實都很強大。

那隻諾克薩斯軍隊的士兵大約只有30左右的血量,3點左右的攻擊力,而這隻「無畏先鋒」軍團的士兵應該起碼有50點生命和5點攻擊力。

看起來差距似乎不明顯,但仔細分析過後,劉鋒知道如果雙方進行對抗的話,「無畏先鋒」軍團士兵差不多可以連續擊殺2名諾克薩斯士兵后依舊還有不俗的戰鬥力。如果算上武技,「無畏先鋒」軍團應該可以連續挑落3名諾克薩斯士兵!

要知道斯維因和德萊厄斯安排的諾克薩斯軍隊,在正面對抗能力雖然算不上頂尖,但也不會太弱,畢竟他們要執行的是一個相當重要的任務,不可能安排太水的軍隊。

當然,他們也不太可能安排太過精銳的部隊,畢竟把這種精銳部隊拉到這麼遙遠的德瑪西亞戰鬥,萬一有個閃失全軍覆沒的話,那麼饒是諾克薩斯軍事力量強盛,也會感覺到心疼不已。

就好像這次戰鬥的「無畏先鋒」軍團,雖然陣亡士兵數量不足一成,可實際上僅僅這一成士兵的陣亡損失,就足以重新組建一支普通的軍團了!

仔細算來,雖說諾克薩斯陣亡的士兵數量在「無畏先鋒」軍團士兵的2倍左右,可他們這種稍稍強過常規部隊的軍隊想要組建起來並不困難,至少要比挑選「無畏先鋒」軍團士兵要簡單的多。

雖說任務沒能完成,但諾克薩斯的損失卻是小了那麼一些。

在返回德瑪西亞的路上,劉鋒為了避免賽恩和厄加特被卡特琳娜帶回諾克薩斯復活,減少諾克薩斯入侵戰爭的壓力,提出把他們兩人的屍體再次進行粉碎。

但這一提議當即遭到了所有英雄的反對——鞭~屍,這在任何城邦都是不被允許的,劉鋒這話一出,就連一直對劉鋒有著不錯印象的拉克絲都不禁皺起了眉頭。

「如果你們不這麼做,那麼他們兩人今後還會出現在戰場上,對德瑪西亞貨艾歐尼亞的軍隊造成更大的傷害。」見所有人都持反對態度,劉鋒眉頭一皺,心裡有些無奈。

說實話,如果自己碰上別人鞭~屍,只怕也會出手阻止吧,更何況這些擁有強大力量的英雄們了。

冷眼看了看一臉無奈的劉鋒,蓋倫忍不住冷哼了一聲,沉聲道:「作為一個諾克薩斯軍人,居然要粉碎自己城邦軍人的屍體,真不知道你腦袋裡都裝了些什麼東西!」

聽到蓋倫的話,趙信撇了劉鋒一眼,悶不做聲。他曾經在諾克薩斯待過,對諾克薩斯的了解自然比蓋倫多的多,那裡有著數量龐大的魔法師和英雄,而且又跟祖安那個魔法、科技之城有些關聯,如果有人把這兩人的屍體帶回諾克薩斯或是祖安,或許還真的能夠把他們復活。

當然,作為一名隱藏在暗處的侍衛,趙信需要等待命令,而能夠下達這個命令的人,自然就是同樣悶不做聲的嘉文四世。

感受到趙信遞過來的目光,嘉文四世也是微微皺眉,那劉鋒雖然在關鍵時刻幫他拍了一個治療術從而避免了他的死亡,可歸根結底他依舊是諾克薩斯軍人,而作為光盾族的後裔的他天生對諾克薩斯軍人有著強烈的抵觸,而對這種在陣線上臨時叛變的叛國者有著更強烈的不滿。

當然,不滿歸不滿,他依舊欠著了一條命,如果劉鋒當時不幫他拖延時間,不幫他拍治療術,或者說在戰鬥開始之時就指揮英雄對付他,那麼他應該是撐不到蓋倫的到來,直接就被殺死,或者押送會諾克薩斯了。

即使對劉鋒有著再強烈的不滿,嘉文四世也很清楚,這劉鋒的所作所為完全是在為德瑪西亞服務,只是他根本就想不通,這劉鋒作為一個諾克薩斯人,為什麼不熱衷血腥殺戮,為什麼會叛國,他叛國的目的是什麼,讓他居住在德瑪西亞真的安全么,他會不會是諾克薩斯派來的姦細?

一連串的問題搗的本來心情就不太好的嘉文四世更為糾結,從外表上來看,這劉鋒確實有心歸順德瑪西亞,可他是真心歸順,還是諾克薩斯演的一出苦肉計,想方設法打進來的姦細?

不過看他年紀輕輕,又是個召喚師,如果諾克薩斯以堂堂德瑪西亞皇子作為代價安插姦細,這也不太和情理啊?

沉思一陣,嘉文四世搖了搖頭,否決了劉鋒的提議。

見皇子大人都搖頭了,劉鋒也就不再勸說,他知道如果自己再堅持己見的話,只怕會找來更多的反感,於是嘆了口氣說到:「好吧,我就是說說,只不過你們今後要做好好再次面對他們的準備了。」

此話一出,蓋倫當即又冷哼了一聲,理也不理劉鋒,大步走到隊伍最前。

「哥哥!」拉克絲輕嘆了一聲,看了一眼劉鋒,最終朝著蓋倫追了上去。

隊伍陷入寂靜,在晚上時分,劉鋒度過了在德瑪西亞「無畏先鋒」軍團的第一個夜晚。

擊殺12級召喚師帕維爾讓劉鋒獲取了300點經驗值,雖說還沒能夠讓他直接提升至8級,但也讓他從剛入7級的狀態闖進了7級高端。

躺在草地上,時不時的拍打著飛起的蚊蟲,劉鋒一臉疲憊的看著天空中的星星,思緒逐漸飄到了艾歐尼亞。

迦娜,你過的還好么?

***

劉鋒哥哥,你過的還好么?

感受到劉鋒停在了德瑪西亞的方向,迦娜輕輕的撫摸了一下手臂上的印記,臉上寫滿了憂愁。


不過很快,他就笑了起來,從最近一段時間的改變來說,劉鋒哥哥似乎對這諾克薩斯並不感冒,反倒是對德瑪西亞和艾歐尼亞比較感興趣,不然當初自己離開諾克薩斯的時候,劉鋒並沒有任何的不快,反倒覺得有些慶幸。

看著這個愛好和平的民族,迦娜的嘴角微微掀起:這裡的人溫和友善,樂於助人,跟劉鋒哥哥還真很想象啊。

看了看天空中的星星,迦娜思緒飄的很開,嘴裡喃喃道:「劉鋒哥哥,你會來這裡找我,對么……」

***

一邊的戰鬥剛剛結束,另外一邊,諾克薩斯大將銳雯帶領軍隊終於抵達任務目標附近區域。

部隊在蠻族勢力邊境,在查探周圍情況的同時安營紮寨,同時也在做著做發起進攻的準備。

蠻族這次的作為徹底惹惱了軍部重臣斯維因,似乎還對他的力量造成了一些影響,身為英雄,力量一旦受損,那他的名望自然會隨之下降不少。或許正因為如此,斯維因才派出了大量的部隊征討蠻族。

當然,斯維因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沒人知道……

軍旅中,將軍營帳內。

褪下一身戎裝,原本冷冰冰的銳雯臉上再也沒有了之前的肅穆。她把黑色符文之劍輕輕的放在身邊,在一個簡易木桌旁坐了下來。


用那隻充滿力量感卻不失柔和的右手從懷裡取出一個懷錶模樣的小盒子,銳雯的眼神變得有些迷離。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