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爲了徹底保證丫頭的安全,曦晨吩咐那煉屍潛伏在幻陣前的土壤中,沒想到卻是誤打誤撞之下立了大功,原本這九陽童子也不至於如此不堪,可是他先是重傷在身,又輕敵在後,這才被那煉屍偷襲成功,一舉殲滅。可能現在九陽童子終於理解曦晨嘴角那一抹微笑的含義了,可是他永遠都不可能再有機會去體會了。

煉屍在將九陽童子的元神吞進腹中之後,身上的屍氣明顯的濃郁了許多,他那微微有些塌陷的胸膛,也在噼裏啪啦的響聲中緩緩凸起,轉眼間恢復了原樣,氣勢上甚至有了進一步的攀升。


“難不成這煉屍憑藉吞噬元神可以變強?怎麼當初玄幽子師叔沒有告訴過我?”曦晨此時依舊擺脫了黑色鐵鏈的束縛,他揮手將煉屍招到身前,仔細地打量了一番,疑惑不解地搖了搖頭,隨手將其收入儲物袋中。

九陽童子如今已經隕落,而那柄萬魂幡卻依舊牢牢地被其握在手心,曦晨伸出手掌,凌空將那萬魂幡攝到手心,臉色陰晴不定,略帶一絲猶豫之色。

若是將這萬魂幡據爲己有,那無疑會多上一件殺人利器,可是作爲修仙界的禁忌法寶,這萬魂幡的存在一旦被外界知道,也會給曦晨帶來數不盡的麻煩,況且這萬魂幡內禁錮着上百萬的靈魂,大部分都是無辜的生靈,被困入其中永世不得超生,雖然並非曦晨所爲,可是也是有些於心不忍。

那鬼王此刻正垂着醜陋的大腦袋,在森森白骨之上走來走去,看起來有些焦急不安,在九陽童子死後,它便是猶如失去了眼睛一樣,漫步目的地到處亂撞,對於先前尚還以命相搏的曦晨,更是視而不見。

曦晨輕嘆了一聲,良知到最後終究是戰勝了心中燃起的貪慾,他手心燃起一團赤紅色的火焰,將那萬魂幡包裹其中,黑色的霧氣漸漸被烈焰灼燒成灰燼,而那在一旁徘徊不定的鬼王,也是在萬魂幡燃起的那一刻,痛苦地抱頭亂撞,將骸骨嶺撞擊的一片狼藉。

最終,在萬魂幡消失在曦晨掌心的那一刻,鬼王的身軀也是漸漸地消散。

曦晨輕嘆了一聲,他這樣做也是被逼無奈,一旦被那萬魂幡吸入其中的靈魂,盡皆沾染上了兇戾之氣,即便是後來擺脫束縛,也是難以再次踏入輪迴之道,只能作爲孤魂野鬼流浪在塵世間。曦晨出手將萬魂幡毀去,這些靈魂自然也是煙消雲散,至少那些鬼魅擺脫了奴役,也算得上是一種解脫吧!

陽光突破了雲層,將常年徘徊在骸骨嶺上空的霧氣吹散,照在曦晨的臉頰上,他微笑着摸了摸丫頭的腦袋,而此時的丫頭纔剛剛從驚嚇之中清醒過來,嗚的一聲撲到曦晨的懷裏,鼻涕眼淚全部抹在了曦晨胸前的衣襟上。

想想這也難怪,丫頭雖然是空靈體質,可是未踏入修仙界的她乃是實打實的世俗之人,更何況那九陽童子的招式太過於陰森恐怖了,滿地的骷髏屍骸肆意地爬動,丫頭沒有當場昏厥過去,已是極爲的了不起。

“好了,丫頭,你現在打算去哪裏?你和你的同伴們怎麼分開了?”曦晨伸手抓住丫頭的肩膀,將她輕輕地推開,伸出手指拭去她臉頰的淚水,輕笑着對其說道。曦晨向來孤身一人,獨來獨往慣了,可不喜歡身後總跟着一條小尾巴,而且丫頭若是跟着他,只會是凶多吉少,還是趕緊將她送到安全的地方,和她的同伴相聚纔是上策。

“啊!對了,爹!”依舊啜泣着的丫頭,在聽到曦晨的話後,突然彷彿被驚醒了,她擡起頭,略帶一絲擔憂地望着曦晨說道:“我找到我爹了,大哥哥快帶我去見他。” 濃濃的夜色,一絲血光衝天而起,然後便是一生吵雜。


「什麼人?趕在我黑魔的部落內殺人?!」


突然,一聲怒吼響起,旋即,三道蒼老的身影瞬間御空而起,然後便是迅速的飛到了黑魔部落的上空,俯視著下方的清醒。

「人呢?」

「剛剛還在那裡,我能感受到那股氣息……」

「可是……現在他呢?」

三名老者對視一眼,屆時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駭之色。

如此恐怖的速度,而且在自己的部落之中連殺熟人,自己三人方才倍血腥氣息驚醒,但是,這個人,究竟是什麼人?如此強悍的實力,絕對不比他們三人低。

這三人,其中一個是黑魔部落的部長,黑天,實力已經達到了生死玄境圓滿的程度。而其餘兩位,邊是黑魔部落僅有的兩名長老,一個叫秦戰,實力已經達到了半步慟天境,距離參悟慟天境也是不遠了;而另一位,名叫木林,實力已經達到了慟天境初期,是整個荒域之中屈指可數的五位慟天境界的強者之一,排名在第三,一手嗜血神功出神入化。

然而,就是這樣三個即便是放在荒域之中,即便是跺跺腳,都是能夠讓整個荒域都是要抖上三抖得強者,竟然還有人在他們的部落中殺人,而且還是距離自己的營帳那麼近的地方!

三人的警惕,瞬間便是提到了最高,這個敵人,實力絕對不若!

甚至,就連木林自認為,自己是不可能在自己三人所在的地方如此輕易的殺人的。

「噗……」

「嗤嗤……」

「噗通……」

三聲輕響,雖然在這黑夜之中並不算多麼大聲,但是在常德三人尤其是等閑之輩?瞬間他們便是展開了身形,對著部落東北部的某個營帳飛去。

「這怎麼可能?」

然而,在三人趕到的時候,卻是發現,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十多具屍體,全部都是夜間巡邏的部落護衛隊!

「這些人,可全部都是天劫境的實力啊,甚至還有兩個,已經達到了帝階之境。能夠如此的不京東他們的便是讓這幾個人死去,這個人的實力,非同小可啊……」

看著死去的十三個人的臉上,都是帶著一種巡邏時的嚴肅和警惕,很顯然,他們即便是到死的時候,都是沒有發現到危險。而能夠如此輕易便是將這世人斬殺的人,實力,必定已經睾嗆到了某個底部,而且也必定是精通暗殺之術的!不然,就算是普通的殺手,也絕對逃不過他們三人的感知的。

「嗤……」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凌厲的見光確實在他們三人身後衝天而起,頓時,黑夜猶如背著到見光死裂了一半,整片天地之間,都是被銀色的劍光所充斥。

「不好……」

三人心頭暗叫一聲不好,身形瞬間後退,然後便後退便轉身,在自己的深淺設置了一道屏障。

「噗哧……」

「噗……」

「噗……」

「砰……砰砰……」:

然而,雖然三人早便是做好了防護,但是卻依然還是被那凌厲的劍光所致,直接便是被震飛了出去,然後皆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形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咳咳……」

身為慟天境初期的木林,竟然也是無可避免的被波及,然後便是劇烈的咳嗽了起來。相比於其他兩人,他所收到的衝擊,要更加強烈。因為蒙恬從一開始,便是對他特別照顧,可以在他這邊加重了攻擊。

「敢問閣下是何人?我黑魔部落何曾得罪了個下?若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只要閣下能夠就此收手,那麼,我黑魔部落願意成為閣下的一個忠實的朋友,而我黑魔部落的一切資源,也可以供閣下採用,閣下,你一下如何?」

在這一刻,黑天在看到竟然連木林也是如此狼狽,哪還不知道對方的實力絕對不是自己三人能夠對付的?所以,他的腦子迅速一轉,便是急忙出聲。這等強者,應該不會無故便是來找自己黑魔部落的麻煩,要麼是受人所託,要麼是隨心所欲。所以,這種人,應該有緩和的餘地。若是能夠給部落拉攏一個這等強者,那麼黑魔部落絕對可以衝進高級部落!

然而,他的算盤打得倒是挺好,但是可以,算錯了人。

「呵呵……我今天來,就是來殺你們的,以及,覆滅黑魔部落。現在的形式你們也知道,說這些緩和,也沒什麼太大的作用。」

黑天三個人的面色同時一變,心中卻是暗暗叫苦,他們可是一點都不知道,自己的黑魔部落究竟是怎麼惹到人家了?

「那麼敢問閣下,究竟是受何人所託?難道是『水月』部落或者是『狼牙』部落的邀請不成?若是這樣的話,我們還可以商量商量,您看怎樣?」

然而,夢天卻是搖了搖頭,對於黑天這句話,覺得可笑之極。現在還想拉攏自己,奶奶個丫丫的,不把你們殺了,小爺就得永遠呆在這裡了!而且對於血月族,他可是一點好感也沒有啊。要不是他們攪亂輪迴波動,自己也不至於跑到亡靈大陸。

「另外兩大部落,我也回去找他們的。而現在,我就先送你們上路。」

說著,夢天便是提著劍,緩緩地走了上來。

「閣下……」

「喝!」

然而,木林卻是一聲大喝,然後瞬間騰身而起,對著夢天撲了過去。

「部長,老秦,你們快點帶著大家走,我來攔住他!快!」

「老木……」

「木長老……唉……秦長老,我們走!」

「老木,你這混蛋,可不能死啊!」


說著,黑天和秦戰一咬牙便是迅速拔身而起,便欲帶著聽到風聲跑出來的組人逃跑。

「想跑?逃得掉么?」

夢天森然的聲音,緩緩響起,然後弒天劍猛地劈出,竟然是依照「坐化枯骨滅人間!」

「嗤……」

「噗哧……」

夢天凌厲的劍氣,直接便是撕裂了空間,轉眼之間便是出現在了木林的胸前。然而木林也只來得及用雙手護在胸前,頓時,鮮血四散飛濺,木林的雙臂,轉眼之間便是化為了森然白骨。

「好強的劍法……」

「還有時間感嘆么?」

夢天的淡笑聲陡然想起,木林岩同一所,只感覺眼前一花,夢天一記鞭腿便是掃了過去。

「咔嚓……」

頓時,木林已經失去了血肉的雙臂瞬間斷裂。

「砰……」

「噗哧……%」

夢天的右腳狠狠的揣在了睦鄰的胸堂之上,木林的胸膛瞬間塌陷了下去,一口鮮血便是猛地噴了出來,然後身體便是狠狠的稻飛了出去。

夢天倒提著弒天劍,一劍揮去,便是用出了一招「何處遺落化塵埃」。本便已經是被夢天的激烈攻擊打的油盡燈枯的木林,更加上失去了一條手臂的原因,現在他體內的能量一片混亂,根本來不及反應,便是被凌厲的劍光包裹了進去,頓時,鮮血四散飛濺。

「啊……」

木林的慘叫聲過後,整個身體都是變成了一團肉泥。

而正在逃跑中的黑天和秦戰聽到這聲慘叫頓時忍不住回頭看去,頓時睚眥欲裂的見到,一到如幽靈般的黑影,迅速飄蕩而來。

「你們,這是要去哪呢?」

淡淡的聲音,卻是猶如死神的宣判一般,凌厲的見光,在兩人的眼中極速放大。

「部長,你們快走……」

「砰……」

秦戰一巴掌便是將黑天的身體推送了出去,然後獨身一人悍然迎上了夢天的弒天劍所發出來的劍光。

「放心,你們一個也跑不掉……」

「噗……」

夢天的聲音剛落,一柄利劍,便是穿透了木林的胸膛,然後向上一挑,一名半步慟天境的強者,便是這般輕易地隕落了。

「秦長老……」

逃跑中的黑魔族人皆是渾身顫抖的看著變成了兩半的秦戰,再次看向夢天的目光中,已經變成了一片恐懼和絕望。在他們的心中,此刻的夢天,已經與惡魔沒有什麼兩樣!

「留下吧……」

夢天咧嘴一笑,然而這看似溫和的笑容,在黑魔部落上千族人的眼中,無異於死神的微笑。

「混蛋!」

黑林大叫一聲,竟是如此莽撞的便是沖了上來。

身為一個部落的部長的他,本應該不是這麼不冷靜的。但是,他親眼的看著與自己從小長大的兩個兄弟死去,精神至上已經受了極大的刺激,如今又要保護族人,所以他的精神已經快要崩潰了。

他要不顧一切的傻了這個惡魔,只要殺了他,自己才能為兩位兄弟報仇,才能保住族人的性命!但是,他根本忘記了兩者之間的實力懸殊!

「嗤……」

「啪……」

果然,不出預料的,黑林僅僅只是在衝上去的瞬間,便是化為了兩半屍體,無力的掉落在地上,發出「啪」的一聲。


「不要害怕,這就解脫了……」

蒙恬咧嘴一笑,弒天劍再次揮舞而去,然後在一片哭天喊地之中,覆滅了黑魔部落僅剩的一千餘名族人!

或許,在明日,黑魔部落中人被全部屠殺以光的消息,就要傳遍整個荒域了。而作為罪魁禍首的夢天,卻是已經前往了另外兩大部落之一「水月」不落的領地範圍,那裡,便是他的下一個目標!

【未完待續】 荒域,乃是血月族如今寄居的這片平行空間大陸的西北邊陲。




Views:
3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