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你找我?」咬的「嘎嘣」脆響,魁梧的身軀微微顫抖,顯然處在爆發的邊緣。他狠狠的怒視著赤眉,如果眼光能殺死人,只怕赤眉已經死了千萬次了。

「怎麼,卡蒙大統領,你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吧,我們一定會接著!」赤眉冷笑一聲,傲然而立,和卡蒙對視著,兩人的目光在空中觸碰,火花四溢。

「好,很好!」卡蒙咬了咬牙,從牙縫裡擠出一絲聲音,恨聲道,「我到要看看,你們能堅持多久!」

「你什麼意思?」赤眉臉色一變。

「什麼意思,哈哈……」卡蒙仰天大笑,隨後沖著空中所有的灰翼族族人,高聲喊道,「從這一刻開始,凡是出城的人,殺無赦!」

「是,統領!!!」

整齊洪亮的聲音回蕩在天穹下。廣場上所有人頓時變色,卡蒙這一下令,直接判了他們死刑。把火瞳一族的人也包括了進去。

出城便是死!

石王城中是有儲糧,可那只是用來防備特殊情況,比如巨型蠻獸攻城。但這隻能消耗一時,並不能打持久戰。

最重要的是,赤眉也被困在這裡,若是這時候灰翼一族其它兩個統領攻打赤火城,沒有赤眉的助戰,必然會被攻破。到時火瞳一族的族人,百分百會被屠戮殆盡。

一想到這裡,赤眉就不禁怒火上涌,咆哮吼道,「卡蒙!有膽的就單挑!玩陰謀詭計,那是無恥小人所為!」

「哼!我就是無恥小人,你又能怎麼樣?」由於激憤過渡,卡蒙的臉龐嚴重扭曲,猙獰的可怕,「我告訴你,不把那個人族交出來,誰也別想離開石王城!!!」

卡蒙咆哮怒吼,天地之間一片死寂。

忽然——

「聽說你找我?」

… 一道淡然的聲音忽地傳入在場每個人的耳中。

頓時。

天空地面,灰翼族人、長耳族人、火瞳族人皆是一呆。不過緊接著,所有人整齊抬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就見遠方天空,緩緩走近了一個身影。

黑髮黑眸,踏步虛空,一步步靠近。

「蕭大哥,快走!」一個身影突然從廣場角落裡跑出來,沖著天空喊道。

「葉兒!誰讓你出來了?快回去!」藍漠面色大變,拉住藍葉就要把她趕回去。

「蕭大哥,快走,他們要殺你!」彷彿沒聽見藍漠的叫喊,藍葉揮舞著雙手,沖空中的蕭易大聲喊道。

關切之情,不用言語來表達。

「心兒,帶葉兒回去。」藍漠緊張不已,對著自己的另一個女兒,冷艷女子快速喊道。

「哈哈……」半空中,卡蒙仰天大笑,「藍漠,你不用再掩藏了,殺我兒子的人族現在已經現身,你女兒也一直在現場,你還有什麼話說?!」

卡蒙氣勢外放。無形的威壓,籠罩全場。

對此,藍漠並未作答,只是將藍葉護在身後,一臉戒備。赤眉更是運轉天地元氣,緊緊的盯著卡蒙,做好隨時出手的準備。其它人也三三兩兩圍在一起,結成小隊。到這一刻,每個人都知道已經沒有了迴旋餘地,唯有放手一搏。

「哼哼,放心,我不會殺你們,我要你們做我的奴隸!」看見這一幕,卡蒙激憤的心情頓時一掃而空,暢快異常,他大手一揮,指著蕭易大聲喊道,「給我抓住他!」

「唰!」「唰!」「唰!」……

霎時,圍住石王城的上萬灰翼族族人展開灰色翅膀,向著蕭易快速衝過來。極快的速度,產生氣勁,切割空氣,發出「嗚嗚」類似切片一樣的聲音。

沖在最前面的灰翼族族人,更是第一時間施展開風刃,擴展形成龍捲風暴,席捲天空地面。

眼看就要衝擊在蕭易的身上——

「嗷~!」

驀然,空中響起一道狂暴的吼聲。這一記獸吼,極具穿透力,鑽入進現場每個人的耳中,恐怖的音波之力,使得定力修為不足的人,當即感覺到自己的腦袋彷彿要爆炸開來。頭痛欲裂,恨不得敲開腦袋。

尤其是沖向蕭易的灰翼族族人,當即抱著腦袋,在空中凄厲大叫,慘嚎痛呼,有幾個更是直接墜落而下,活生生摔死。風刃也好,龍捲風也罷,瞬息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待聲音停止下來時,所有人抬頭仰望空中,就見一個身高超過二十米,渾身上下肌肉疙瘩遍布,只有一隻眼睛的恐怖巨人,凌空而立,站在蕭易的腳底之下。

是的,腳底!

蕭易此刻站的位置,就是憑空冒出來的獨眼巨人,那光禿禿的腦袋頂部。面色從容,居高臨下,俯視卡蒙和現場所有人。

氣息若有若無,但無形散發出的凌然氣勢,怎麼看怎麼刺眼。

「獨……獨眼巨人!?」藍漠第一個反應過來,駭然失聲叫道。

赤眉同樣吞了吞口水,一臉難以置信,「獨眼巨人!竟然是上古時期的巨人一族!它們也傳承了下來!」

卡蒙沒有說話,只是瞪著一雙充血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蕭易。

對此。蕭易仍舊保持之前的態度,淡然道,「卡蒙族長,你確定要抓我?」

「你……」卡蒙剛想開口。


好不容易被放出來的獨眼巨人,頓時搶先打斷,低吼道,「灰翼族!你們好大的膽量,竟然敢抓我主人?」

主人?

獨眼巨人這話一出口,包括赤眉、藍漠在內,所有人頓時瞪大了眼睛,張大嘴巴,臉上難以置信。

獨眼巨人叫蕭易什麼?

赤眉、藍漠、卡蒙傻眼了。

主人?

堂堂上古時期的巨人一族,居然臣服於一個人類!?

哪怕這個人類是預言中的人,可他到底是一個人類,而且修為還不如獨眼巨人高。這怎麼看,怎麼讓人怪異,甚至彆扭。

不過,赤眉等人沒有深究。他們只聽到獨眼巨人稱呼蕭易為「主人」,三人臉色各有不同。赤眉是震驚。藍漠訝然,眼眸中閃過異色。卡蒙駭然,眼角肌肉不由地跳了跳。

獨眼巨人看似修為不過武皇境界,但它們一族的死亡之光,是灰翼一族的剋星。能將卡蒙壓制的死死的,連抵抗的念頭也被掐滅。

當然,卡蒙若是全力出擊,將力量提升至最高,或許能抵擋住,甚至是殺了獨眼巨人。但那個力量已是武神境界!只怕剛一施展開,就將遭到抹殺,神魂俱滅。


之於此,三人中最憤恨的便是他。本以為藉此機會,滅掉長耳族,奪得熾天之翼。現在到好,赤眉插腳也就罷了,這該死的人族小子居然得到獨眼巨人的臣服,想殺他,只怕自己都得丟掉性命!

混蛋!混蛋!混蛋!

卡蒙在心中大罵,卻不敢流露出來。

而經過短暫的沉寂后,赤眉站出幾步,恢復常色,沉聲道,「卡蒙!你是自己走,還是我們攆你走?」

眼下的局勢徹底改變,前一刻卡蒙佔上風,這一刻卡蒙被卡住,夾在中間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赤眉、藍漠,皆是半步武神,他們兩個聯合在一起,卡蒙最多打個平手。可現在多出了獨眼巨人這個突然插進來的剋星,卡蒙最後的勝算也全然消失。

不過空中的灰翼族人數量著實過多,每一個的戰鬥力,比之長耳族人,強過十幾倍。蠻獸狂潮即將到來,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傷亡,赤眉有心想讓這件事就此過去。

只是可能嗎?

鳥人烏爾被蕭易所殺,仇恨的種子已經埋下,想化解,根本不可能!不是蕭易死,就是卡蒙死,兩者只能活一個!

決定權在卡蒙,是戰,是和,都由他抉擇。戰,雙方必然都會有傷亡,卡蒙自己說不定也要死在這裡。

和?

空中,地面,所有人都在等待卡蒙的回復。似過了一個世紀那般漫長,又彷彿只是眨眼的瞬間。

集所有人目光於一身的卡蒙,深深的吸了口氣,陰冷的目光在蕭易、赤眉、藍漠幾人身上掃視片刻,大手一揮,冷然喝道,「我們走!」

話畢,展開巨大的灰色翅膀,往高空飛去,迅速消失在視野內。他一走,其他灰翼族族人立即跟隨而上,「嘩嘩」翅膀振動的聲音,一時間在空中響徹,久久回蕩不息。

看見灰翼族族人離去,所有長耳族人都不由自主的鬆了口氣,一臉后怕,更有甚者,後背都已濕透。除非迫不得已,否則長耳族人絕不會和灰翼族人打交道,更不用說為敵。

開戰!

身為首領的赤眉和藍漠對視一眼,各自從對方的眼睛里看出了無奈,臉上滿是苦澀的笑容。

「蕭大哥!」

藍葉從角落裡跑出來,氣喘吁吁,俏臉通紅,緊張的看著蕭易,半響,鬆了口氣。

「猥瑣男,你可回來了,俺的藍藍媳婦擔心你半天了,你可不能對不起她,不然……哼哼!」熊貓小寶站在藍葉的肩膀上,揮舞著一截竹子威脅似的看向蕭易。

「呃……」蕭易張嘴,半響無語。這小東西,還真是什麼話都說啊。

藍葉也是微微臉紅,熊貓小寶的話,可是把兩人的關係挑明了。對此,藍葉有些羞澀又有些期待。不過蕭易對此,彷彿沒聽到一般,保持原有的神態。

不是他不喜歡藍葉,而是根本沒那個心思。魔窟開啟時間只有三個月,現在已經過去一個半月,不能再拖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想辦法離開摩天秘境!

蕭易不表態,藍葉看在眼裡,俏臉略微慘白,抱著熊貓小寶低頭不語,黯然神傷。邊上的藍心則狠狠的瞪了眼蕭易,冷哼一聲,隨即拉著藍葉往回走。

對此,赤眉和藍漠只能苦笑。頓了頓,赤眉看向蕭易道,「蕭小友,之前的事對不住了。」


「族長客氣。」 邪王難寵,醫妃難撩

赤眉也不生氣,他光是看著獨眼巨人那小山一般的身體,就沒來由眼角跳動。

雖然他的修為境界,比獨眼巨人強。但他很清楚,真要開打,獨眼巨人並不比他弱。這不是修為因素, 蜜寵不乖:總裁情難自控

獨眼巨人一族的死亡之光,鮮有對手能抵擋下來!

「蕭小友,經過這件事,大家都是同一條繩上的螞蚱,都想早日離開這裡。因此,我想邀請你去一趟赤火城,我火瞳一族,有一件事物,或許能幫到你,讓我們早一點離開這裡。」赤眉商量著道。

「離開這裡的事物?」蕭易眼睛一亮,沉思片刻,點了點頭,道,「可以!」

他在石王城,也無事。之所以回來,是看看卡蒙是否真的攻擊長耳族,現在危機解除,留下來只會增加和藍葉的尷尬。如果赤眉不邀請,他都打算回蠻獸山脈,接受虛空神雷的洗禮了。

當下,蕭易腳踏獨眼巨人,隨著赤眉前往火瞳一族的居住地,同樣是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古老城池,赤火城!


……

血色下,摩天秘境彷彿一個夢裡世界,給人一種淡淡的朦朧美。遠處高山,河流,樹木,給人活過來的錯覺感。危機四伏的同時,又給人溫馨的寧靜。

飛馳在血色下,迎面吹來悶熱的暖風,使人微微喘不過氣。空氣中,瀰漫著血腥野蠻的氣息。隨著暖風,吹拂在天地之間。壓抑沉悶的氣氛,像一塊巨石般,堵在每個人的心頭上。

遠空傳來陣陣獸吼,那是蠻獸在咆哮。妄圖衝破禁制,在大地上肆虐,屠戮生靈。四個種族每一人,都倍感壓抑。上到族長,下到剛出生的嬰兒,都在積極的備戰。

赤火城位於石王城東北方向三萬里處,坐落在萬年火山群中,常年熱炎高溫,一般的生靈無法生存。唯有火瞳一族,以吸收濃郁的火元素,增強修為,得以存在幾萬年。當然,也有其它的火屬性生物。

一行人在空中飛行片刻后,蕭易忽地一怔,下意識的通知獨眼巨人停下來,偏過頭,看向正北方。

一股奇異的心電感應自北面透過層層空間,傳遞大腦深處,和靈魂起了奇異的感應,遙遙相對。

絕世巫醫 這是怎麼回事?」蕭易暗暗吃驚。

魂珠第三層,吞天虎沉吟片刻,分析道,「想必是有什麼寶物出世了,這種突然間的感觸,最為神奇。小子,去看看!」

去看看!

簡短的三個字,在蕭易的心底里,久久回蕩不息。緊接著,一股強烈的念頭在促使他,感應他,在心底大聲吶喊,去看看!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