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德斯在疑惑中行走了一天多,第二天中午,走了密林,一眼就望見了遠處的馬薩成。

不大一會蘭德斯來到了城下,可離近一看,蘭德斯倒吸了一口涼氣,整個城市好像經過一場戰鬥的洗禮,城牆倒塌,城門破損,一片片血跡隨處可見,但屍體一具沒有,應該進過處理了。

蘭德斯看着眼前破敗的景象,心裏一陣感嘆,自己還在這裏生活了許多時日,轉眼間就成了這個樣子,步入殘破的城門,裏面更是被夷爲平地。

蘭德斯想找到一個活口,問問具體什麼情況,可是非常遺憾,除了殘垣斷壁就在也沒有什麼。

“這裏不會是和暗族戰鬥過吧?”暗夜君王到沒有太多感觸,畢竟活的時間也很久了,見怪不怪了。

算了只能去下一個城市了,希望不是這樣,蘭德斯展開魔法地圖,有幾個城市離這裏很近,不過去往陰陽谷的方向,就只有一個叫做艾特成,不斷停留,蘭德斯出城直奔艾特成的方向而去。

蘭德斯依然選擇的是一條近路,需要穿過一座不太高的小山,可以省去一半以上時間,現在蘭德斯抓緊一切時間想要問清狀況,最好找到比爾。

一路行來倒也無事,只是順便解決了兩隻,不長眼的一級巖豬,正好給自己增加了許多幹糧,蘭德斯何樂而不爲呢。

正在樹下悠閒的吃飯的蘭德斯,忽然聽到一陣打殺之音,接着兩聲悽慘的叫聲在不遠處響起,“什麼聲音?有人遇到魔獸了?”

蘭德斯騰地站了起來,冰系鬥氣全力爆發,地上帶起一道冰痕,只像聲音之處,狂奔而去,隱約間好像看到十幾道人影在前面晃動,並不像遇到魔獸的樣子。

蘭德斯多了個心眼,沒有立即現身,而是收斂起息,跳上了最高的一刻大樹,屏氣凝神,觀看着樹下發生的一切。

只見一輛大車在樹下不遠停放,有五六個夥計摸樣的人,在車前圍攏,但神色緊張,一名中年男子身姿微胖,在車前站立,渾身已經哆嗦的體如篩糠,最顯眼的是老頭左右有三具屍體。

在老者對面站着五六個大漢,一看就是窮兇之徒,爲首之人只在怒罵老者,“老不死的,給臉不要臉,三個G級傭兵就能救得了你嗎?塊塊過勞受死!”

蘭德斯一眼就看到三個死者身上,都有這傭兵徽章,瞬時就明白怎麼回事了,“哼!無知之徒想要不勞而獲,竟然再次劫道,可殺而不可留!”

蘭德斯慢慢的拽出金龍的怒吼,這是蘭德斯爲布恩鍛造的那把劍,起的名字,蘭德斯沒有動用鬥氣,而是以肉體力量,竄下大樹,好像一道幻影一樣,掛着恐怖的音爆,瞬間站在幾人中間,似神魔而立。

“啊~!”爲首的賊人一個激靈,當看清是人不是魔獸之時,到時放心不少,不過沒沒敢交手,而是迅速後撤。

蘭德斯冰系鬥氣全力爆發,五米之內的地方全部結了一層薄霜,最令人膽寒是,一個滔天的殺戮氣息混在冰天雪地中,讓人從裏往外那麼膽寒,除了瞬間跑掉的賊首,其餘五人都冷冷的站在原地,被這股殺戮的氣息震懾在原地。


兩米長的金龍的怒吼,帶着無上威勢,左右劈斬,如同打木樁一般,把五人掀翻在地,都屍首不全,死的不能再死了。

蘭德斯如同惡獅一般,狠狠的眼光盯着推出去的賊首。

賊首感到一股寒意和殺戮的氣息迎面襲來,此人也算個人才,頓時全身土黃色光芒爆發,一把大劍甩出一道劍氣,直奔蘭德斯,賊首沒有多餘的動作,轉身就跑。

蘭德斯沒有硬接,而是利用風速步法,劃出一道詭異的弧線,站在了賊首之前,冰天雪地的寒氣如同千萬把利刃向他砍來,殺戮之氣壓得他沒有任何動作。

“噗!”蘭德斯手起劍落,把賊首一分爲二,在屍體上擦乾淨血跡,還劍入鞘,轉身笑呵呵的對那個老人問道,“沒受到什麼傷把?這些人都是劫道之人?”

中年男子好半天才緩過神來,蘭德斯從天而降,着實讓他好一陣後怕,而後一人瞬間殺死六人,還有一名大劍士在內,這另他更加震驚。

“我叫康金,是一個遊商,去往艾特成運送貨物,爲了抄近路,險些遇到不測,還葬送了三名傭兵護衛朋友,說到這這個康金有了一絲難過之色。

“不用難過,這就是傭兵的生活,既然他們選擇了這條路,就應該有心理準備!”蘭德斯說完,就動手在一個大樹下,挖了三個大坑,和康金一起把三名死亡的傭兵掩埋了。

蘭德斯十分不解的問道,“走大路,要順暢安全的很多,你爲什麼冒險走到這裏了?”

康金聽到這,口打哀聲,“都是貪心惹的禍!由於馬薩成發生了大事件,那裏原有的居民已經全部撤離到最近的幾座城市,艾特成也有不少難民,生活用品和糧食,價格瘋漲了不少,我也想趁機撈一筆,但不成想成了這個樣子!”

“大事件?什麼樣的事件?能不能跟我說說!”蘭德斯正巧不明白馬薩成爲什麼會成那個樣子,正好可以問個清楚。

“這位老弟,看到你是剛來到此地把!”康金熱情的稱呼起了懶得死老弟,“就在一月之前,突然之間馬薩成黑煙籠罩,把整個城市都包裹了,可後來,號稱什麼什麼執法隊的從天上飛到,闖入黑煙籠罩的馬薩,之後就有大批的難民從黑煙中逃出來,在第五天馬薩成黑煙散盡,誰都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

“也許那裏掏出的難民能知道什麼,可我們一路上走小路,還沒見到一個難民呢!”其中一個小夥計,嘴皮子十分利索的補充道。

蘭德斯點了下頭,就要告辭,可這時,康金出聲叫住了蘭德斯,“老弟啊,看你自己獨自上路,是不是出外歷練的劍士?也是個傭兵把?”

蘭德斯聽他這麼一說,就知道下文了,“你想僱傭我保護你們?”

康金也沒扭捏,直言道,“沒錯,我想僱傭老弟你,這段路程如果沒人護送,恐怕會再生枝節,所以小兄弟要是願意的話,我們可以請你保護我們,當然我會從新發布個任務,是F級的任務,小兄弟你看怎麼樣?”

傭兵等級分爲ss.s.aa.a.b.c.d.e.f.g,用傭兵團也按照這個等級而分,可蘭德斯由於沒有做過傭兵任務,所以他現在還是最低級G,他所組建的英雄傭兵團也是最低的G。

“你是去往艾特的把?要是一路,我就接下你這個任務!”蘭德斯也不能坐吃山空,總要有來錢的路子,跟何況。不論是暗族,或者是永恆之門那頭的人,都需要有人幫忙。

蘭德斯和康金談妥了條件,就一併像艾特成方向進發。 手起劍落,一道血光迸現,一個碩大的頭顱滾落在地,一旁的康金,嚇得魂不附體,身體不由得在顫抖,蘭德斯滿身是血的躺在一邊。

“真倒黴,這裏怎麼會看見三級巔峯的獨角蜥蜴!”蘭德斯喘着粗氣,在他身前躺着一具三米多長的蜥蜴屍體,頭顱和身體兩分,最明顯的的頭顱上長着一個紫色的獨角。

蘭德斯這一路也算有驚無險,斬殺了機頭一二級魔獸,快到森林邊緣之時,在一邊荷塘處,遭到獨角蜥蜴的偷襲,幸虧蘭德斯機警,要不康金就死於非命了。

“多謝老弟想救,到達城內,我還有重謝!”康金說這句話到時沒有任何虛假成分,因爲路上蘭德斯救他不止一回。

“不用!我是一個傭兵!”蘭德斯恪守着自己傭兵的職責,休息了一會就又帶領隊伍往森林外圍而出,當然魔核早就收入囊中。

“小子,要沒我你恐怕早就死了!”暗夜君王的話音在耳邊響起,“你空有一身雄厚的鬥氣,但鬥技和祕法是在太少,連感應周圍敵物的祕法都沒有,你會死的很快的!”

剛纔獨角蜥蜴出現時就是暗夜君王提前發現,要不就會是另一個結果,蘭德斯鬥氣是一般人的五到六倍,可苦於沒有祕法,戰鬥起來很是吃虧!

“要是有機會我一定要弄到幾本鬥技和祕法!”蘭德斯也傳音說道,口氣中很是無奈,“老師給我補全了《天地無極》,可那要特殊條件,到陰陽谷才能學,我現在只能用鬥氣,可鬥技方面我真是一窮二白啊!”

“不要着急,等到大城市,有珍寶坊和自由集市,都有鬥技出售,可以去看看!”暗夜君王給出了一個令人興奮的消息。

可是現在蘭德斯既不能拿出,魔法地圖,更不能用玄天祕錄,因爲那要叫永恆之門執法隊知道,自己肯定有死無生!要不就可以找到最近的一座大城,去找找自己需要的祕籍了。

出了密林有走了一天,一行終於又回到了主路上,此時就聽得有人高興的吶喊,“快看,艾特成到了!”

蘭德斯停止了和暗夜君王的聊天,眼神攏住想前方看去,只見一座高達三十米的城牆,立於前方,十米高的紅色城門,像兩方開啓,城門之上金色的大字寫着‘艾特成’!

門口排起了一條長長的隊伍,往來盤查非常嚴格,好像有什麼大事發生一般,在門側站着三男一女,三男顯然是劍士,那名女的身穿普通的黑色魔法袍,黑絲秀髮飄蕩在身後,再看胸前的徽章,這名女魔法師竟然是大魔法師級別地。

“有魔法師在這裏坐鎮,看來有什麼大事發生了!”蘭德斯做出了這樣的判斷,因爲在大陸之上,魔法師要不任何職業都少,因爲天賦要求太高,但達到一定級別的魔法師,可是很吃香的!

過了兩個多時辰之後才輪到蘭德斯等人。

“你們是幹什麼?來艾特是幹什麼?你們去檢查一下貨物!”這個兵頭態度蠻狠,指揮者幾個大兵上來就要搜查。

“幾位大哥!我們是行商的!”康金在人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塞給了並頭幾個大錢,隨後說道“我知道並大哥辛苦,我是老實商人,你們查把!”擺出一副合作的態度。

“哼!看你們也是羣奸詐的商人!”兵頭十分厭惡的看了一眼康金,但大手一揮就放他們進成去了。

“有錢能使鬼推磨!”蘭德斯嘴裏念念叨叨的和康金他們走進了成內。

現在的艾特城,人滿爲患,街道兩邊,城牆下方,只要是空地都已經擠滿了人羣,這些人一看就是難民,衣服破碎,面色難看,但秩序還算良好!

“老弟我隨你去傭兵工會,我補發任務,你去接就好了!”康金吩咐夥計去人多的地方兜售自己的物品,自己則隨蘭德斯來到傭兵工會。

“好多的人啊!”蘭德斯沒有想到這個城裏的傭兵工會,會是如此的景象,來時也沒打聽下,這個城市有什麼特色。

屋子不特別大,也就容納百十來人,中間一塊兩米長魔法水晶屏幕,上面滾動着許多任務,在大廳左右兩邊是,接受委託,和辦理委託的窗口。

“也不知道今天的獵鬼大會什麼時候進行,不知道頭一名給什麼獎勵!”

“應該就在這幾天把,但趕上馬薩成出了大問題,不知道還會有什麼安排!”

蘭德斯從兩名大漢身邊路過,聽到了以上的言論,獵鬼大會聽起來時分的新鮮,蘭德斯就多加了幾分注意,結果有半數的傭兵好像都在等待着那個獵鬼大會。

“老弟等會!”康金來到櫃檯上,發佈了一個F級的任務,蘭德斯順利交了任務,領到了五個金幣的佣金,並有二十分的戰績。

傭兵團升級主要靠戰績,還有強者的數量。

蘭德斯在門口和康金分別,最後詢問道,“康金大哥,那個獵鬼大會是個什麼玩意,爲什麼這麼多傭兵等着?有天大的好處不成?”

“老弟,這可是一次機會,每五年舉辦一次。”康金對蘭德斯嘿嘿的笑道,“這是由太陽神教組織的,在城西兩百里外,有一黑竹林,裏面棲息了很多不死族的邪物,每五年就大規模爆發一次,太陽神教知道此事之後,就派下了人員組織了這個獵鬼大會,殺得多的還有重獎!”

蘭德斯謝過了康金,兩人在門外分開了,“不死族?應該是些骷髏生物,屬於黑暗系,但他們的魔核很特別,屬於後天形成,但威力強大,賣出去也比一般魔獸的貴上一半,也趕得上我也來湊個份子!”

“我提醒你,我再次感覺到了幾股強大的氣息,你最後不要讓人知道你那麼多祕密!”暗夜君王神識無疑是強大。

蘭德斯點點頭自己也知道,想玄天祕錄、九皇天極劍、悟道樹等等,太多東西不能面世,一旦讓行家看到,等於給自己找來了天大的禍端,財不露白蘭德斯怎麼會不明白,只是九皇天極劍不能收到空間中,着實有些煩惱!

蘭德斯拐過一條大街,找了一個難民聚集地,對這一位中年男子問道:“大叔,你們是從馬薩成過來的嗎?那裏到底出了什麼事!”說完蘭德斯給了男子兩枚金幣。

“哎!真是身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就在一個多月前,城中來了幾十個身穿黑衣的賊人,佔據了整個城市,並把城主和衛兵殺了個精光,後來在淫威之下,大家也都老實下來,認爲自己死定了,可事後第二天,就有劍士工會的執法隊來到城市和那羣賊人,展開大戰,我們就趁這個時候跑了出來!”

蘭德斯總算明白了事情的經過,但暗族爲什麼佔領馬薩成?他們沒有一點好處啊?蘭德斯百思不得其解。

“小夥子等等,我逃出城門之時,聽見兩名執法隊員說,中了暗族的調虎離山之計,要速戰速決。”中年男子,補充的說道。

“調虎離山?他們的目的是求出布恩這個魔王,可他們已經成功的進入了墓穴,還用什麼調虎離山?”蘭德斯覺得此事非常怪異。

突然在街角一處酒家,看到一個粉色的身影,“咦!愛麗絲,怎麼他在這,德不老爺子是不是也跟了過來。”

蘭德斯所看到的,就是之前不久的愛麗絲,但找了半天,也沒有看到德不的身影,到時在其旁邊看到了一個少年的身影。


純白色的長衫,紫色的長髮,臉色白皙,有種丰神如玉的感覺,但仔細一看,眼角眉梢帶着淡淡的脂粉氣,舉手投足更是魅影十足,原來是男扮女轉。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說我是騙子,我門診的是被人把錢偷走了,要不你說怎麼辦?”愛麗絲臉色氣的粉紅,倒是多了一分千嬌百媚。

一個體型入豬的中年人,他恐怕都看不見自己的腳面在那,“我說小妮子,吃飯不給錢還給在這罵人,我非要懲治你下你不可。”

胖子掌櫃說完,手臂高舉招呼過來點鐘五六名夥計,“給我打,打死這兩個吃白食的小痞子!”

話音剛落,六人爲主愛麗絲兩人,說着就要動手行兇。

蘭德斯一個慢字還沒有說出口,就發現和愛麗絲同行的那位女扮男裝的少女有了動作。

原來媚意十足的眼角,突然多出了一股股尚武之氣,之間此人,不知從何方抽出一條金色的軟劍,金色的鬥氣在劍身上流轉,一道金線劃過,三人哎呀一聲皆都倒飛出去,金線往回一拉另外三人也都是同樣的下場。

“啊··你們!”掌櫃嚇得魂不附體。

“喬娜姐···”話音沒有說完,就意識到自己嘴吳,後來突然改口,但好在場中所有人都在震驚沒有注意,“喬安大哥你真了不起!”

“本來是金系鬥氣,但能把速度練到這般境地也數不錯了,二級以下應該算個高手,但力量不足,下手猶豫是個大問題!”蘭德斯在心中這樣評價這位女扮男裝的少女。

喬安一拉愛麗絲,“快走!不要惹麻煩!”兩人快速的消失在人羣中。

“嘿嘿有個意思!”蘭德斯沒有去追,多個陌生人在身邊,是個很麻煩的事情。就在這時,一個洪亮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太陽神教五年一度的獵鬼大會正式召開,有意者請拿好自己的傭兵徽章,前往東區的光明廣場!”聲音重複幾遍,城中好像沸騰了一般,如多人都結對一起奔光明廣場而去。

“我倒要看看,能有什麼重寶,可以吸引這麼多人!”蘭德斯算着人流也一同前往光明廣場。 蘭德斯現在站在一個寬大的廣場,天藍色的地磚,四周有花圃圍繞,最中間有一個高大的主席臺,上面還空無一人。

蘭德斯就是再有力氣,在無邊的人海的淹沒下,也沒能翻起多大的浪花,淹沒在人海之中,蘭德斯突然一愣,在他前方二十多米處,愛麗絲一席粉色魔法袍格外顯眼,那個喬安當然就跟在身側!

“你別踩我的教啊!”蘭德斯奮力的從一個壯入蠻牛的大汗腳下把自己的腳抽出來,“這個鬼地方,我真是鬼迷心竅纔來,真是活受罪!”

“獵鬼大會,也許真的對你有大用處,你玄天祕錄記載的地中祕學,天衍大傀儡術最重要的就是抽取靈魂,不死生物靈魂都已經扭曲,而且邪惡無比,正好作你聯繫抽取靈魂的基礎教學!”暗夜君王給蘭德斯出了一個主意。

“哦也對,正好練習靈魂抽取術,不過我現在連最簡單的傀儡都煉製不了,因爲要的材料太多,太偏門了!”蘭德斯也準備參加這個獵鬼大會,主要是想練習天衍大傀儡術,多一份實力就多一份自保能力!

“大家安靜,我是擡眼神教的艾克特,是這次獵鬼大會的主持。”一個雄厚的聲音在過場中響起,所有人都矚目觀看,一時間偌大的過場三千來人,鴉雀無聲。

“這應該是擴音魔法陣的作用吧!”蘭德斯也仔細往中央的主席臺看去,上面站定一名老者,身披太陽神教的制服,胸口繡着一個金光四射的太陽,在在胸前還掛着魔導師的徽章,站在一個小型的法陣中央,身後還有五名老者,但等級顯得低了一些。


艾克特藉助法陣之威,繼續的說着,“五年一度的獵鬼大會又開始了,和往常一樣,只邀請個人蔘加,無論什麼集體都不可以,但這次和以往不太一樣,大會取前十名,不是前三名了,並且有豐厚的獎勵,還有一個不同之處,就是不是集體一起出發,而是藉助法陣傳送進去,位置都是隨機的,成績靠不死生物的魔核來確定,時間定爲三日後的中午,也在此地開始!”

老者笑容滿腹的說道,“第一名給予相應本屬性武技或魔法書一本,等級爲精良上級,但這次獲勝者必須進入到太陽神教內任職!大家有什麼疑問可以提出來,我可以回答!”


“我還以爲真是慈善事業呢,原來是爲了給自己招手有能力的弟子,擴大自己的影響!”蘭德斯對着這種做法到時沒有反感,畢竟什麼組織都要活下去,但有個疑問,蘭德斯一直縈繞到心頭,“暗夜前輩,按照我神往老師的說法,魔幻大陸就是監獄,怎麼可能有所謂的神呢?太陽神教的來歷很神祕!”

“這個教派的發展是近一萬年的事,在我哪個年代還沒有聽說過太陽神教和戰神宮呢,我真還不知道他們,不過他們兩個教派的來歷的確是非常神祕!”暗夜君王對太陽神教也是一臉的茫然,當然肯定不相信這個世界有神了!

“啊!”蘭德斯感受到一股十分強烈的殺意,從自己左方發出,搖搖的鎖定了自己前面的愛麗絲,要不是蘭德斯通曉殺戮之道,恐怕也會毫無察覺。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