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曼眼神呆滯,他傻傻地望着天空。

想起了阿三。

那兩個弟弟!

說好了過段時間回老家娶媳婦給弟弟交學費,現在阿三死了。

死在葉君臨手上。

林昆殺的。

可阿拉曼打算把這個賬算在葉君臨頭上,他能看明白今天的事情是怎麼來的,葉君臨拿他們幾個人當嘍囉。

炮灰!

讓他們過來就是爲了被這幾個流寇糟蹋的。

阿拉曼緊咬牙關。

他要保住這條命,今天的事情,他必須找林昆和葉君臨要個說法,不然阿拉曼睡不着覺,也活不下去。

他遲早殺了這幾個人!

得走。

現在這幾個流寇看的這麼嚴,阿拉曼必須賭上一把。

他怒吼一聲,朝其中一個流寇衝了上去,立馬被崩了一弩,胸口被貫穿,阿拉曼指着流寇,眼神悲痛地倒了下去,滿地的鮮血。

那流寇吐了口唾沫,便轉身去殺別人。

地上阿拉曼的“屍體”

緩慢地挪動着。

這事教會他一個道理,出來混,誰也靠不住。

靠山山倒,靠水水竭。

只有去爭。

可他得先活下來。

這羣流寇已經被林昆的架勢,整的興奮了起來,帶來的那點兄弟正在一格格的被殺。

可沒人管地上的阿拉曼屍體。

他挪動着,很快藏在了一個草垛之中。

很細微地呼吸,身體被草垛死死擋住,若不仔細注意,沒法發現。

他心撲騰撲騰地跳動着。

必須得活下去!阿三是爲了救他站出來的,這事情一定得給一個說法!

只要他活下去,一定要手刃葉君臨。

讓他倒在阿三的墳前謝罪!

拿他當炮灰,阿拉曼或許知道,那些商會平白無故失蹤的兄弟們,到底是怎麼沒的了。

葉君臨這個人心狠手辣!

……

林昆暴怒,雙戟揮舞。

打陳劍這種同等級的高手, 是回合制。

對付這羣人,基本上是虎入狼羣,一戟一個,秋風掃落葉一樣,將阿拉曼的人一個個的除掉。


林二狗也狐假虎威,他背後跟着幾個流寇。

都是他大哥分給他的人。

他痞裏痞氣地溜達着,也不着急動手,直奔唐姑娘而去。


臉蛋羊脂白玉一樣溫潤,有氣質。

神秘權爺,請接招!

林二狗望着那豐滿的臀部嚥了口唾沫。

來老鴉荒山這麼久,打家劫舍倒是都做了,癮也過夠了。

唯一遺憾的就是來了這裏之後,已經很久沒有見過葷腥了。

林二狗這麼久的時間,都沒有跟任何一個雌性發生過一點的事情,見到唐姑娘,已經有些飢渴了。


他不知道剛剛角落草垛裏,楚天南跟林昆的事情,只當這羣人地位跟阿拉曼差不了多少。

“大哥,咱們不管?”

耶律飛廣道。

“不管,這事情,誰沾上了誰燙手,在別人地界,別管這些事情。”

“鬧大了影響我們任務,得不嘗試。”

楚天南答道。

葉君臨想坑死他們兩。

楚天南何必幫他救小弟,這羣人都是跟着葉君臨混飯吃的,真救了,也不會感激他們幾個人。

得不嘗試。

林二狗很無賴地吹了個流氓哨:“妹妹,我們又見面了,這次讓哥哥我給你檢查一下身體,再跟我回山上好好嘮嘮嗑?”

“行啊。”

“你要怎麼給我檢查身體?”

唐姑娘拋了個風華絕代的媚眼。

林二狗骨頭一陣**,只感覺混都要被勾走,忍了太特麼久了,這破地方連個店都沒有,更別說什麼會所。

“只要妹妹想,我在這裏給你檢查都可以。”

唐姑娘呵呵一笑,“那就和我去北蠻幫我檢查嘛,去我家裏好不好?”

林二狗咕嚕嚥了口唾沫,“這不是開玩笑嘛。”

“你還知道是開玩笑啊。”

“秋叔,給我掌嘴。”

啪!

秋叔一巴掌,將林二狗甩飛了出去。

林二狗霎時滿嘴鮮血,用手捂着,慘叫一聲罵道:“賤**,你玩老子。”


“弄死他。”

快穿:任務一直持續中 ,一步不退。

“小姐,怎麼說?”

“殺了。”

唐姑娘話音一寒道。

“你吹牛逼!”林二狗大喊一聲,流寇撲了上來。

遠處。

楚天南眉宇間一股寒光,這特麼大小姐真愛惹事。

真讓秋叔把這幾個人殺了,事情就難解決了。

楚天南飛撲過來!

頓時!

幾個流寇瞬間被撂倒!

楚天南一把鋼刀架在林二狗脖子上,寒光閃閃。

林二狗嚥了口唾沫。

雙腿打顫。

他不是流寇,更不是亡命之徒。

林二狗最惜命。

他怕了,語氣顫抖地說道:“大……大哥,有話好好說,別想不開啊,我這麼多兄弟在這。”

楚天南收刀。

一腳把他踹出兩三米遠。

“滾蛋,讓你大哥來跟我談!”

“你幹嘛!”唐姑娘雙手叉腰喝道。

北蠻多少權貴子弟,都不敢在她面前這麼放肆,這個下流小痞子,滿嘴污言穢語。

她本來是打算讓秋叔殺了的。

“這件事情讓我處理,你不許管。”

“不管就不管。”

“兇什麼兇!”

“秋叔回來,不管他。”

秋叔沉默寡言的把刀收了回去,站在唐姑娘身邊。

“等下找到機會,給我砍死這傢伙。”

唐姑娘小聲嘀咕道。

“少打這些歪心思。”

楚天南道。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