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雲落天鬱悶的表情,邱落表示心情相當的不錯:“燒已經退了,體溫也恢復了正常,就等他休息好了之後醒過來就好了。”

說完起身去臥室拿了一牀被子,給他蓋上。

其他三人聽到邱落這麼說,也鬆了一口氣。

剛想找邱落問問情況,就看見他對他們擺擺手,指了指窗外:“現在天色不早了,經過之前突圍進入天冬星,已經構建沙盤等等,相信大家也已經很疲憊了,有什麼事還是明天再說吧!”

雲落天三人正是好奇的時候,被邱落這麼一通話堵得問也不是,不問也不是。

打量了一下邱落的臉上,確認他不是在刻意迴避話題,整張臉上都寫滿了疲憊之後,聯想到他今天的工作量。

大家最終決定聽取他的意見,先去休息。

畢竟……明天還是需要保證精神飽滿的!

半夜,迷迷糊糊之間,雲落天恍惚聽到了什麼東西掉在地上的聲音。

“砰!”的一聲鈍響。

並不是特別的明顯,半夢半醒之間,雲落天最終沒有選擇起身。


轉個身,繼續睡。

直到早上的時候,一聲尖叫響起。

“啊!”

這聲音的穿透力,足以讓雲落天懷疑人生!

不過這聲音並沒有堅持多久,就中斷了:“唔……”

聽動靜,應該是被人捂住了嘴。

雲落天來到客廳沙發,發現除了蹲在少年身後,用手捂住少年嘴的邱落之外,洛詩芸和祝贛也已經在客廳了。

不同的是,洛詩芸明顯和自己一樣,是被這一大早的尖叫聲吵醒的,滿臉的不爽。

祝贛則是從廚房裏面探出來查看什麼情況。

從廚房飄出來的香味,就知道他早早的就起來做飯了。

現在圍着一個可愛款的圍裙,舉着一個鍋鏟,看起來相當的萌了。

而被邱落換了女裝、現在也被捂住了嘴的少年,臉都漲紅了,還在不斷的掙扎着:“唔!唔!”

隨着掙扎的加劇,尖叫的換成了洛詩芸:“啊!”

然而,剛剛叫出聲,她就想起了他們現在的處境,慌里慌張的捂住了嘴,轉了個身。

注意到洛詩芸的動作,大家的視線齊刷刷的放到了少年身上,不由得會心一笑。

原來如此!

注意到大家的視線,少年越發的羞憤。

他當然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兒,但是這些人什麼鬼?自己這一身又是什麼鬼。

要不是這女的這個反應,單是這些男的臉上那意味深長的笑容,他都懷疑自己到了什麼奇怪的地方。

要知道,他從小到大因爲自己的長相,惹了不少的麻煩,就連那種組織都綁架過他,要不是自己家族的實力不差,估計弄不好已經……

想到這裏,少年不禁打了一個寒噤。

那件事情,是他從小到大的噩夢。

所以,在他剛剛清醒過來的第一時間,他甚至還來不及慶幸自己死裏逃生被人救了下來,就看見自己身上的連衣小短裙,那一次的記憶瞬間將他淹沒。

這才忍不住尖叫,就算是被人死死將嘴死死捂住,也依然不斷地掙扎着。

在他眼裏,出現在他面前的人都和那個時候的那些“惡魔”沒有什麼區別。

直到他發現洛詩芸的反應,疑惑的神情出現在他的臉上,就連掙扎都停止了。

畢竟,要真的是和那些惡魔一樣的存在,又怎麼會有這樣的反應?

那種地方的男男女女,可不會因爲看到自己的那個地方,而避嫌!

邱落感覺到被自己捂住嘴,扣在懷裏的人停止了掙扎。

稍稍鬆了一口氣,估摸着少年的情況已經穩定了下來之後,輕聲在他的耳邊開口:“大家都是來自《致命遊戲》節目組的玩家,是我把你從海里撈了起來,四七五號機甲內的玩家!”

邱落直接將現在的情況解釋了一通:“但是那個時候你的情況很不好,我只能先帶你回來清理了一番,找了一身衣服給你換上,然後幫你退燒!”

“至於爲什麼是女裝,那是因爲這裏也只有女裝,還有怕你聚的不舒服,所以沒有穿那個了!”解釋道女裝這一點兒的時候,邱落也有些赧然。

不過好歹是解釋清楚了:“我們的情況也不是特別好,所以還請你不要意氣用事,我一會兒鬆開手,希望不要弄出太大的動靜。”

感覺到少年輕輕點了點頭。

邱落這纔將手收了回來。

結果剛剛鬆開對少年的鉗制,就被反手打了一個巴掌。

“啪!”清脆的耳光聲,在安靜的客廳裏顯得尤爲響亮。

沒等被打的人有什麼反應,打人的少年卻驚了一下:“對不起,我……”

“沒事!”沒等少年說完話,邱落大度的起身,擺擺手。

顯然沒有在意這一點。


少年卻顯得格外的尷尬,時不時伸手將穿在身上的小裙子往下扯一扯,希望能夠遮住更多的地方,整個人不知所措到了極點。

“我們一會兒還是出去給他買身男裝吧!”看到事情已經處理完了,被雲落天提醒重新回過頭來的洛詩芸體貼的張開嘴。

“也好,總不能讓人這麼不自在吧!”邱落點點頭,“那我們先吃飯,然後再出去買身衣服,再趕緊回來安排一下後面的事情!”

“好!”邱落的這個決定,顯然得到了大家的一致支持。

只有祝贛小朋友,將飯菜端上來之後,總是時不時的朝着少年的方向看一眼。

這樣的小動作,換來雲落天在他的腦袋上面敲了一記:“這是做什麼呢?沒看見人家不樂意?”

“嘿嘿,我沒有別的意思呀,我就是好奇,怎麼會有男孩子穿女裝這麼好看!”撓撓頭,乾笑了兩聲,祝贛在即將被雲落天再敲上一下的時候,趕緊埋頭吃飯。

其他人無奈的看了祝贛一眼,對少年解釋了一句:“他也就是直腸子,其實沒有什麼惡意!”

“沒事……”不太自在的扯了扯嘴角,少年搖搖頭,表示自己不在意。

只是,那模樣卻完全不像是不在意的樣子。

“對了,你怎麼會在海上飄着,連機甲都沒了?”看出少年對女裝這件事情不願意多說,神情也相當的警長,邱落轉移了話題。

被問到這件事,少年忍不住苦笑起來:“也是我倒黴,往天冬星這邊突圍的時候……”

少年將自己的經歷,在吃飯的過程中講述了一番。

包括他其實已經向他的同伴們求助,卻沒有等來救援的事情。

聽到這裏,大家都沉默了。

反而是祝贛刨乾淨碗裏的最後一粒米,走到少年身邊,大大咧咧的拍在他的肩上:“沒關係,不管是什麼原因,總能知道的!而且現在你也沒事了,還遇到了我們!你完全可以跟我們一個組嘛!”

彷彿理所當然的語氣,讓少年有些恍惚…… 因爲本身也確實需要人手,其他人對祝贛的話也沒有進行反駁,相反還齊刷刷的點了點頭。

“是呀,都是玩家,現在還沒有其他的命令,我們在這裏也要千萬小心,抱團行動反而比較安全!”大家這樣表示到。

最後,大家在吃完飯後,互相通告了姓名,順利的臨時組隊了。

出乎預料的是,少年的名字還挺好聽,叫做月華。

月這個姓氏可是相當的少見了,整個聯盟也只有那個家族的人才是這個姓。

不過,知道的人都沒有什麼表示而已。

邱落心裏卻比其他人多了一層疑惑。

因爲只有他知道,自己並不是因爲探查情況,發現了海面上飄着的月華。

而是特意被夢魘交代了,甚至發了座標、照片等資料,有目的去救人的。

到現在爲止,他也只是去救了人,剛剛在飯桌上,暫時和他組成一隊。

至於爲什麼要救這個人,他卻完全沒有弄明白。

畢竟,就算他是月家人,和大家也沒有什麼交集。

尤其是和龍翼大人更沒有什麼交集,到了這裏,甚至還是雲落天的競爭對手。


哪怕是賣好,等到最後決戰的時候,也不會願意放棄生命。

但是想不通歸想不通,邱落還是知道什麼應該說什麼不應該說的。

等到大家都吃好了,這才起身主持工作:“好了,趁現在既沒有新的任務安排,也沒有要求我們立刻返回飛船,難得清閒!”

“我們先和月華一起出去買衣服!大家也可以一起買一些來穿。”邱落一邊說着一邊將桌上的碗筷和祝贛一起收到了廚房。

“好!”這個提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贊同。

就連穿着連衣小短裙的月華也露出了感激的目光。

他是真的一點兒都不想繼續穿着身上這一身了,趕緊買好衣服趕緊換掉纔是真的。

然而,他忽略了一個問題……

那就是他只有身上穿着的這一身衣服可以穿,要出門一起購物的話……就代表他也只能穿着這一身衣服一起出門。

就算是換,也是換其他的女裝。


不僅僅是他忘記了這件事情,就連其他人也一樣忽略得徹徹底底。

洛詩芸倒是感覺到了哪裏不對勁,但是面對月華穿着女裝依然毫無違和感的畫面,她也一時間沒有想出到底是哪裏不對來。

於是一夥人就這樣出門了。

剛剛走到街上,一陣微風拂過。

月華:“……”

“怎麼不走了?”其他人還一無所覺的走在前面,突然發現月華竟然掉隊了,站在原地沒有動彈。

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將自己現在的處境描述明白的月華小同學,不敢吱聲的同時,伸出手拉扯着裙襬,感覺格外的驚慌失措。

看到月華這麼不自然的模樣,粗心的大家,恍然大悟。

一時間,五個人面面相覷。

半晌,邱落才強裝鎮定一般的開口:“要不,你現在趕緊回去換一身衣服?”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